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我這方寒師弟,簡直就是個反派

-

蘇離如今的修為到了九個紀元,這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

因為他是在這一個紀元才誕生天君的存在,但是僅僅過了一些日子,他就到了九個紀元的修為。

這簡直是從古至今都冇有發生過,像是春秋之主,洪荒天君這些人物,他們的修為都是一個一個紀元積攢起來的,以無窮的壽命積攢起來的。

而蘇離卻在很短的時間之內,修為到達了九個紀元的修為,這十分好,省了九個紀元的壽命,可以更快的衝擊仙王之境。

他這一次的收穫非常之大,得到了遠古聖堂這件諸天神物,還有春秋史筆,血腥之斧,墳墓,春秋,血等字,標誌著他正式踏入天君之中老古董的圈子。

天君也有圈子。最弱小的自然是這一個紀元,剛剛晉昇天君,還冇有經曆一次天地大破滅的天君,其次就是一些普普通通的世界之主,度過了三四次天君大劫,像是火界之主,毒界之主之類的存在,再往上就是洪荒天君,恐怖天君,永恒天君,災難天君這樣的天君。

當然像是法界之主,多寶天君,終結聖王這樣的天君,還要在那些天君之上。

蘇離如今的修為就到了法界之主這樣的層次,不可謂不恐怖。

“方寒師弟,我為你壓陣,親自處理應先天,孟少白,蘇秀衣這三個傢夥,他們擁有很強的氣運,日常打不死,不過這一次也應該要死了。”

蘇離伸手一動,直接將方寒,羽皇,火界之主送進自己的無限神陣之中,於是人人都可以看到這種無限神陣之中,鎮壓著兩個人。

一個是蘇秀衣,一個是應先天。

而當蘇離運轉天葬之棺,就將半死不活的孟少白吐了出來。

孟少白可謂是倒黴到了極點,這一個拜師認爹狂魔在這一次遭遇了巨大的危險,被他剛拜的師傅法界之主打了個半死,甚至差一點就打死了。

畢竟當時蘇離以天葬之棺應對法界之主,而孟少白當時正好在天葬之棺中。

現在三人都在無限神陣之中掙紮,卻根本逃脫不了。

雖然三人修成了無尚天君,但是蘇離的無限神陣,威能大的不可思議,鎮壓還冇有成就大氣候的三人,也不是什麼難事。

“蘇離,方寒,你們殺不了我的,我天生有大氣運,不可能死亡。我走在路上都能夠撿到地皇書,怎麼可以被你們殺死!”

蘇秀衣咆哮著,仇恨的目光直接刺入蘇離的眼神,似乎是要用無比詛咒的目光把蘇離擊殺。

“蘇離,我也不會被你殺死的,我始終要逃出生天,你不可能殺死我,我要殺死你們證道。”

孟少白牙齒緊咬,絕不屈服。

“蘇離,我們之間冇有深刻的仇恨,你和我兒子爭鬥的時候,我也冇有出手殺你。原來我依舊會轉世,你又何必費心思殺我呢?冤家易解不易結。我這一次輸了,遠古聖堂你的就是了。你放我走好不好,或者我也可以留下來,為羽化門立下功勞。”

應先天的臉上露出笑容。

“對付你們,不需要蘇離師兄出手,你們通通都要死,你們已經註定要死,不要廢話,不要掙紮。”

方寒出現在了無限神陣之中,他的臉色冷漠,似乎在宣告三人的命運。

“蘇秀衣,我是黃泉大帝的傳人,你卻成為了黃泉魔中的宗主,現在你居然口口聲聲說要滅我羽化門滿門,我現在就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隕落。”

方寒大手一抓,好像老鷹抓小雞一般就把蘇秀衣抓了過來,他的五指掐住了蘇秀衣的脖子,看著剛剛修成了天君準備吐氣揚眉的蘇秀衣在自己手上掙紮的模樣。

“方寒!你這個螻蟻,你這個卑賤的存在,你居然敢殺我!跟你拚了!”

蘇秀衣的身軀極速變化,想要脫身而去,但是。

啪。

方寒一個耳光,狠狠抽打了過去,打得蘇秀衣暈頭轉向,嘴角之中,都流淌出鮮血來。

“什麼?你敢打我的臉!”

蘇秀衣憤怒的幾乎是要炸裂,他的怒火幾乎可以燃燒諸天。

啪。

話語剛落,方寒又是一個耳光,甩在他的臉上,蘇秀衣本來秀美的臉蛋立刻紅腫起來,變成了一個豬頭模樣。

“方寒,放過我好不好?我保證從此之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我們畢竟是老鄉,玄黃大世界都已經不在了,我們何必在天界自相殘殺?”

兩個耳光,把蘇秀衣打得清醒了一些,他的雙眼仇恨光芒一閃而過,隨後語氣破天荒的緩和了下來。

“放過你。”

方寒笑了。“倒也不是不可以。”

“什麼。”

蘇秀衣臉色一動,隨後鎮定下來,“你要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你。甚至我還知道一些奇特的寶藏,我們都可以一起去取。合作,我們可以合作,隻有合作才能取得共贏。”

“是嗎。”

方寒彈彈手指頭,“不要想的那麼遠,現在隻要你學兩聲狗叫,做我的狗,我會考慮放過你一次。”

“什麼。”

蘇秀衣聽著方寒的話,本來有了一絲希望,他的心中在那一刹那更是醞釀出了無數的詭計,但是接下來方寒的一句話就戳破了他的所有幻想。

方寒居然要他做一條狗,跪在地上才能饒恕他的性命!

這是無法承受的屈辱。

蘇秀衣是什麼人?曾經的阿育魔主轉世,現在終於修煉到了前世的境界,成就了天君,無上天之君王,方寒居然要讓他跪上來當狗,這簡直是不可承受之恥辱。

“方寒!你這個狗東西!我要吃掉我的肉,喝了你的血。我要將你碎屍萬段,五馬分屍!”

蘇秀衣整個人都差點跳了起來,要不是被方寒捏得死死的,他立刻就要展開驚天動地的廝殺。

“哦?既然你不願意,那你隻好死了,我已經給過了你機會,要你跪下當我的狗,你卻不願意。”

方寒的臉上,顯現出來了冷冷的笑容,全身一震,一股力量直接沖刷進入了蘇秀衣的身軀,使得這個邪惡的對手立刻膨脹了起來。

這一刻,方寒的身軀之中燃燒起了熊熊火焰,把蘇秀衣的精氣燃燒的獵獵作響,化作了自身的滋補,融入了三十三天至寶之中。

蘇秀衣這一個天君轉世,如今剛剛晉昇天君,他的所有天君本源,所有神通,所有記憶,全部都吸納,成為了方寒的積蓄。

蘇秀衣,就這樣徹底的隕落在諸天之中,化為了塵埃,成為曆史。

“蘇離師兄,這蘇秀衣居然還知道這麼多寶藏的秘密,他還知道曾經元始魔主最強法寶三生石的下落。”

方寒消化了蘇秀衣的記憶之後,沉默的片刻,然後開始說話。

說話之間,許許多多的記憶流淌在虛空之中,被無限神陣吸收了進去。

然後蘇離也知道了三生石的下落。

蘇秀衣的前世,阿育魔主曾經是元始魔主最為得力的屬下,就相當於華天君在造化仙王麾下的地位。

在蘇秀衣的記憶之中,居然有元始魔宗最強法寶,三生石的下落蹤跡。

三生石也是一塊諸天神物,是永生之門中噴射出來的最強神石,上邊蘊含著前世,今生,來世的力量,可以掌握過去現在未來,號令三生,元始魔主煉製成了最強的寶物,造化神器,甚至超過了三十三天至寶,還有那造化神器大斧。

基本可以說,三生石是永生之門之下第一神物,哪怕九九至尊仙王的九九八十一城,都比不得三生石這件造化神器。

傳聞之中,元始魔主隻要把人的名字銘刻在三生石上麵,就可以完全把握任何一個人的前生,今生,來生,就算是天君也不例外,仙王都要受影響。

也因為元始魔主煉製了這三生石,遭遇到了當年許多仙王的忌憚,一場仙王圍攻戰就此展開。

雖然不知道當年那一戰究竟包含了多少仙王,但是這一戰過後,元始魔主這位仙王之中無比強悍的存在隕落,而三生石就此下落不明。

“好東西,的確是好東西。如果我們能夠得到三生石,那諸天之中冇有多少人會是我們的對手。”

蘇離也感覺到了幾分歡喜。

也就在這時,方寒又將目光看向了孟少白。

孟少白身上殺氣沸騰翻滾,沖天而上,他的風度翩翩,雖然在囚禁之中,仍舊是要斬蘇離,方寒證道,永遠也不妥協。

“方寒,你這個畜生,你想殺就殺,何須廢話。想讓我跪一下給你當狗,那是休想。我孟少白秉持殺戮之道,斬儘天下萬物…”

孟少白在這一刻,似乎明悟了什麼道理,“隻要我不死,總有一天我會在殺戮之中再度誕生出來。”

“是嗎”

方寒搖了搖頭,突然浩瀚的力量,衝入了孟少白的體內。

孟少白全身僵硬,似乎已經被方寒控製住了。

噗通。

他居然不由自主的跪了下來,跪在方寒的腳下,死死的匍匐在地上。

汪。

汪汪。

隨即,他發出了屈辱的狗叫。

“你以為你領悟了殺戮之真諦,就可以肆無忌憚?我說要你做我的狗,你就得做我的狗。”

方寒聲音冷酷,卻又帶著羞辱,浩瀚的力量直接鎮壓了孟少白,孟少白居然無比屈辱地再一次汪汪叫了起來。

他被方寒以無上法力壓迫,學起了狗叫。

“啊啊啊!”

應先天看見這一幕,全身都哆嗦起來,他非常的害怕,害怕到達了極至,生怕方寒也這樣對待他。

“我這個方寒師弟,的確更像反派啊。反派都冇有成功過,他成功了……”

蘇離看著這一幕,心裡嘀咕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