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我的萬界王圖漸漸和萬界珠一樣了

-

孟少白真的跪了下來,發出狗的聲音。

不過隨即,他就被方寒一把破碎,所有的精氣,智慧,神通乃至天君本源,都進入了方寒的身軀,到了最後,一個大大的戮字,也被抽取了出來。

方寒這一次又得到了一個從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字。

殺戮的戮。

到現在為止,他已經得了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象”“墨”“戮”字,每一個字都提升著他的實力。

而孟少白的一切,也讓方寒的實力大大提升,濃鬱的天君本源在進入三十三至寶之後,三十三天至寶我發生了一種變化,有向聖品仙器晉升的可能。

至於孟少白,這一個擁有絕世奇遇,有許多大氣運的人就這樣徹底的煙消雲散,化作了灰塵。

死的不能再死,連轉世的可能都冇有。

最後,就剩下了應先天一個人。

應先天,現在全身都是白色聖光,身軀之中可以看得出來,幾乎是接近了晶體神國的地步,可以看出他的身軀完全是由一道道的白色符文構成,每一枚符文都自成世界,構成了堅固的防禦。

這樣的軀體,近乎於不朽。

在應先天的體內,還有龐大的力量,並冇有消化,那是遠古聖堂之主留下來的肉身在他的體內,醞釀積蓄下去,還冇有徹底化為自己的力量。

不過,現在這尊聖堂之主的轉世,在世俗之中魔門第一人,先天大帝,曾經彈指之間就可以毀滅八荒四海的無上人物,身軀都在顫抖。

“蘇離,方寒,你們要怎麼樣才能夠放過我?”

應先天目睹了蘇秀衣,孟少白的慘狀,生怕自己也被變成狗,而且還暫時不殺他,讓他在許許多多的人麵前變成狗。

他知道蘇離的羽化門中收納了當年魔門七脈的許多魔門大帝,有一些曾經的道友現在也在羽化門修行,如果他變成狗,在這些人麵前,那他簡直生不如死,還不如現在就去死。

“放過你?你想為我效力麼”

方寒搖了搖頭。“你和我之間並冇有什麼深仇大恨,不過你和風白羽之間有仇恨,我們羽化門不可能收了你。我既然信不過你,那你最好的歸宿就是被我吞噬,而且你已經繼承了聖堂之主的身軀,我煉化了你,可以大大提升我的力量。”

“這麼說,我要必死無疑了”

應先天的臉上,顯現出了悲忿的神色來。“我在世俗之中,就是絕世天才,拜入先天魔宗之後,如同星辰一般冉冉升起,冇有人是我的對手。飛昇天界也迅速崛起,現在終於修成了天君,卻要死在你的手下。不過,你也不要得意,我應家的人還冇有死光,我現在就算死了,也有兒子會為我報仇。”

“你的兒子,魔帥應天情,他是被我見一次打一次。這一次也不會例外。”

就在這時,蘇離開口道。

“哈哈哈,蘇離,方寒,你們知道那個老古董是誰麼?你們絕不是他的對手。”

應先天笑道。

“無非是戰爭之主,不過戰爭之主收了你兒子為徒弟,隻怕遲早被他所害,你們這些人總喜歡噬師。”

蘇離神色平靜,似乎早已經知道了這個。

“戰爭之主?傳聞之中很多紀元之前他就隕落了,他居然還活著,這怎麼可能。傳聞之中在許多紀元之前,他大戰一尊仙王而隕落。”

羽皇已經甦醒了仲裁之主的記憶,知道了很多遠古的事情。“戰爭之主,領悟戰爭之原動力,早在五六個紀元之前就已經是仙王之下第一人,不過和一位仙王大戰許久,傳聞之中已經隕落了,好幾個紀元都冇有他的訊息,怎麼他居然還冇有隕落,還在世間。”

“哈哈哈,我兒子就是拜了戰爭之主為師,那被蘇離你擊殺的元始魔宗的逆魔之主,也得到過戰爭之主的指點。”

應先天見到羽皇色變,似乎是抓住了希望。“怎麼樣,隻要你放了我,我們就可以化乾戈為玉帛,你羽化門就能夠和戰爭之主這尊老古董結下善緣,從此之後高枕無憂。”

“高枕無憂?”

蘇離的口中吐出了四個字,麵上帶著幾分笑意。

“是高枕無憂!結下這個善緣,對你們好處無窮。”

應先天巧舌如簧,“你們的處境,現在十分的危險,起碼天庭的五位天君一煉製成功三十三天至寶,力量就不是你們可以抗衡的了的,而且起源王朝,真理聖地的天君都會聯合出手擊殺你們,你們還得罪了法界之主,法界之主和你們勢不兩立,這些人聯合起來,難道不能將你們徹底剷除。你放了我,就得到了戰爭之主的友誼,最起碼戰爭之主的名頭,還是可以震懾一部分人的。”

“戰爭之主的友誼?哪有那麼容易得到,方寒師弟,這一次放了應先天,回過頭去圍攻我們羽化門的,又會多一個戰爭之主,所以敵人多了不怕癢,殺了就是。”

蘇離聽著應先天的巧舌如簧,早就知道如果真放了應先天離開,他一定會鼓動自己的兒子說服戰爭之主,對羽化門出手。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斬殺。

羽化門不怕危險。

“蘇離師兄說的極是。我輩修行中人,如果怕彆人的威脅,那還修什麼道。”

哢嚓。

在應先天的驚恐眼神之中,他看到了方寒出手了,隻是一掌就將自己的身軀打成了碎片,靈魂意誌都在泯滅。

隨後,他身上的聖光,符文,神通,聖堂之主的身軀力量,都百川歸海似的流逝向了方寒。

“啊啊啊!”

應先天慘叫連連,縱然他巧舌如簧,也依舊冇有改變方寒斬殺他的想法,方寒絕不留情,徹底斬殺這個世俗之中令他仰望的先天大帝。

無數渾厚的天君本源,湧了進來,方寒感覺到自己在得到這濃鬱的天君本源之後,修為快速的提升,紀元神陣不斷地提升威力,他整個人的修為,都開始向著七個紀元的天君修為邁步而去。

實在是聖堂之主的前世身軀力量太雄渾了,讓他的實力不斷提升。

“多謝蘇離師兄。”

方寒全身都湧現出十分可怕的力量,他現在的修為,已經可以比得上一些極為古老的天君,諸如洪荒天君,恐怖天君,當然對上法界之主,佛界之主等還有些底蘊不夠。

不過他現在已經毫無懸唸的成為了羽化門第二大高手,即便是風白羽,玲瓏,羽皇,也都不是他的對手。

“很好,非常之好。方寒師弟你的修為也到瞭如此地步,我們現在也應該去深淵底層去尋找混亂天君,他已經被法界之主盯上了,法界之主雖然殺不死他,但是配合天庭五大天君還有三十三天至寶,還是非常危險。”

蘇離開口道。

“師兄說的是。我也煉製了三十三天至寶,我有一種感覺,天庭的三十三天至寶快要煉製成功,我們必須搶在它出世之前,融入我的三十三至寶之中,才能夠一舉獲勝,甚至我們可以把雷帝,殺戮,永恒,混沌,災難,五大天君聯合他們的聖品仙器一起煉化,那個時候戰爭之主都無法奈何我們。”

方寒的眼中升騰起萬丈戰意。

天庭五大天君,個個深不可測,就算是修為最為弱小的雷帝天君,修為隻怕也擁有好幾個紀元,因為大家都可以用諸天神物來增加修為,雷帝天君當然也可以。

當年電母天君也是這一個紀元之中誕生的存在,照樣橫掃天下,打碎造化神器,使得仙王都差點隕落。

五大天君,五件聖品仙器,加起來,等於十大天君。

方寒現在升騰起將他們一網打儘的想法,以前這個念頭他想都不敢生出,但是現在煉化了三大天君之後,如果再配合蘇離這位師兄,也不是冇有可能。

惡向膽邊生。

乾一票大的!

“走。”

蘇離點了點頭,與方寒,羽皇,火界之主等一道快速往下穿梭,四周的風景不斷變化,有的空間美輪美奐,有山有水。有日月運轉,有山川草木,有靈脈生靈,蘊含著美麗的風景,而更多的位麵,死氣沉沉,一片朦朧,凶神惡煞之氣從其中散發出來,蟄伏著凶猛無比的太古猛獸。

除了這些位麵之外,在那虛空之中,蘇離還可以看到一尊尊足足有星球大小的心臟,在不停的跳動著。

這些心臟就是無邊煞氣凝聚而成的深淵之心。

蘇離如今看過去,對於這深淵之心的認識更加清楚,無數詭秘的煞氣,汙濁之氣,居然凝聚成了最堅固的實體,足以讓度過幾個紀元的天君都徹底毀滅。

傳聞之中,深淵之心是永生之門中噴射出來的最為汙穢,最為墮落的物質,任何人都不能觸碰,曾經有天君想要收取深淵之心,結果深淵之心爆炸。化作齏粉,連帶著自己也隕落了。

有一些深淵之心內部,甚至隱隱約約可以看到諸天神物的氣息,是永生之門中噴吐出來的物質,被墮落之氣包裹著,這樣凝聚進入了深淵之心中。

不過一般的天君,隻能眼饞這些諸天神物,根本冇有機會取得這諸天神物。

畢竟像是牧野荒這樣的天君,根本不可能接近深淵之心,一旦接近,就會天人五衰,壽命消亡,直接隕落。

這就是無儘深淵。

危險,絢麗,卻有無窮無儘的奧秘,寶藏讓人探索。

唰。

路過一顆巨大的深淵之心麵前,蘇離直接就看到那顆深淵之心中,蘊含著一塊巨大的鋼鐵,鋼鐵呈現出銀白色聖潔的光芒,被我無邊的腐朽墮落之氣包裹,依舊永恒不朽,並冇有受到汙染。

“不染神鐵?”

蘇離認出來了那是什麼東西,突然一抓,一道無形的力量深入深淵之心,化作一種腐朽寂滅,終結破滅之氣,居然冇有讓深淵之心感覺到任何不對,隨即將那塊不染神鐵抓攝了出來。

深淵之心依舊無動於衷,好像冇有知覺一般。

這看得羽皇,火界之主是心驚肉跳。

如果剛纔深淵之心爆炸,就算是他們都抵擋不住,要被徹底殺死,這也是天君界的常識,深淵之心裡麵可能蘊含有好東西,但是冇有誰真的能夠得到。

畢竟,已經有許多天君死了,用自己的隕落為後來的天君做出了榜樣。

“不染神鐵,這就是傳說中的不染神鐵啊,號稱一塵不染,這一塊奇珍如果鍛造成鎧甲,神兵之後,諸多因果,業力,邪惡,詛咒都不會加身。可惜以我的實力,根本不敢去采。”

火界之主羨慕的眼睛都要紅了,望著那一塊煥發出柔和光澤,無論什麼時候,都一塵不染的“神鐵”,十分的羨慕。

這塊神鐵之上蘊含著一種世俗之中冇有的光澤,讓人有一些在夢幻中的感覺。

“的確是個好東西,這裡也是個好地方。方寒師弟,你可以試著也得一些。”

蘇離一笑,就將這塊神鐵煉化進入萬界王圖之中。

他的這件聖品仙器在融入了不染神鐵之後,立刻就發生了一些變化,有淡淡的夢幻光澤顯現了出來,被不染神鐵加持,往後這件聖品仙器幾乎是做任何事情,都可以不染因果,業力,一切詛咒,邪惡都不會加身。

萬界王圖,也有了一些萬界珠的樣子。

現在以蘇離的實力,也漸漸感知到了萬界珠的一些神秘之處,這一件至寶也是有許多奇特神物鑄造而成,穿梭諸多世界可以不染因果。

而他的萬界王圖,在加入一件件的神物之後,往後就算是落出去,落到彆的人手中,讓那個人穿越諸天萬界,都可以不染因果。

哪怕是飛行到洪荒,完美,吞噬星空這樣的大界,也完全可以遮蔽未來時光長河,不沾惹任何因果。

因為萬界王圖是他這個九個紀元的天君不斷鍛造的,那些世界基本上冇有誰比他更牛逼。

不可能存在有人跳出時光長河,從未來歲月對他的萬界王圖出手。

這根本不可能,不被允許。

“好,蘇離師兄,這裡的確有許多好玩意,我也要抓攝一些來提升我的三十三天至寶。我也算是明白天庭五天君為什麼要在這裡煉製三十三天至寶,本來他們想要把三十三天至寶晉升為聖品仙器,隻怕殺三百的天君都不夠,但是這裡到處是寶物。”

方寒說話之間,又經過一座深淵之心,就伸手一抓,也把一塊奇珍抓攝了出來,融入了三十三天至寶之中,讓至寶得到了補充。

三十三天至寶的晉升,材料需要造化神器碎片,不過造化神器的鍛造,也是靠永生之門中噴射出來的物質最終凝練成功,也正因為如此,用神物就可以鍛造三十三天至寶。

一路往下,蘇離和方寒各自施展手段來得到神物,看的羽皇和火界之主是震驚羨慕不已,但是他們並冇有手段來得到那些神物,也隻能羨慕。

無底深淵,簡直是一個擁有無數寶藏的地方,這滴地方也十分之大,星羅棋佈,就算是以蘇離和方寒的修為,來到這裡也好像是一隻螞蟻來到了大海沙灘之上。

麵對著無底深淵,蘇離都有一種自己是螞蟻的感覺,而那些深淵之心,就如沙灘上的沙礫。

要知道,現在的蘇離修為,一眼之間,幾乎是可以看穿諸天萬界之外的無儘虛無,但是卻看不穿這無底深淵,那無底深淵到達了什麼程度?

這裡有恒河沙數一般的深淵之心,包裹著許多的神物。隨著蘇離的法力滲透出去,那些神物都得紛紛飛了出來,有神鐵,有神石,有絲麻,還有各種各樣的光華。

甚至蘇離還得到了從中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幾個古字。

一個“失憶”的“失”字,一個喜歡的“喜”字,還有一個“白”字。

三個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古字,雖然比不上巫字,但是也有幾分威能,讓蘇離在九個紀元的修為上越發的穩固,甚至要隱約到達一種巔峰。

而方寒,也得到了許許多多的奇特物質。

其中一朵神火,叫做不滅明焰,傳聞之中的神火,比起天界淨火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也是永生之門中噴射出來的火焰神物之一。

這不滅明焰,如果經過祭煉,祭祀出去可以和日月爭輝,蘊含不滅之真諦。

有人修煉火係神通,得到了這一朵火焰,甚至就可以淬鍊全身雜質,直接衝擊天君大位。

還有一滴水珠,是無量真水,也是諸天神物。

又有許許多多的神物,諸如天道柔絲,亙古銘文,永久神符,還有上蒼之皮,居然也被方寒得到了。

在蘇離收取神物的時候,方寒也抓攝住了一塊皮革,這皮革好像獸皮,又好像龍皮,上麵密佈了符文一般的鱗片,天然凝聚成形體,堅不可摧,蘊含著一股不可摧毀的強大意誌。

在這塊皮革上的紋理鱗片,有的凝聚成了山川河嶽,有的凝聚成了日月星辰,河圖洛書,八卦九宮……

這就是傳聞之中的“上蒼之皮”,上蒼身上的皮,也是永生之門中噴射出來的最強物質之一。

永生之門中噴吐出來的東西,有強有弱,也分為三六九等,諸如時光之沙,就是一種弱小的東西,而上蒼之皮,是強大的神物,時光之沙在上蒼之皮麵前,簡直相當於平民之於貴族。

當然,也有比上蒼之皮更強橫無數倍的神物,那就是三生石,元始魔主得到之後,可以掌握任何人的前世,今生,未來。

那塊最強神物也成了他隕落的源頭,因為太強,許多仙王來圍攻,直接將他打的隕落。

“上蒼之皮,好東西,可以融入我的三十三天至寶無天傘中!”

方寒笑了起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