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與天庭天君的交手

-

無底深淵之中有許多多的好處,雖然一般的天君並不能得到這些好處。

但是修為到了蘇離和方寒這樣的地步,他們還是可以火中取栗,獲得各種好處。

方寒現在就得到了一塊上蒼之皮,他的臉上顯現出興奮的神情。

“蘇離師兄,我的三十三天至寶之中,無天傘想想要晉升為聖品仙器,就必須需要這種上蒼之皮,也隻有剝下老天爺的皮來做無天傘的材料,才能夠發揮出無天傘真正的真諦,可惜這塊上蒼之皮有些小。”

方寒大手一撐,一柄巨大的傘撐在了頭頂上。

這柄傘,無法無天,透露著一種囂張,霸道,強悍的氣息,那是一種對於規則的無視和扭曲,這柄傘的意誌就是抗拒一切,不容任何人踩踏在頭上。

蘇離的目光也打量向無天傘,當年他也祭煉過這柄傘,知道無天傘的玄妙之處僅在於至天門之下,有著扭曲仙界規則的作用。

而現在,方寒將上蒼之皮融入他的無天傘中,立刻這邊傘上散發出輝煌的光芒,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上麵一個“無”字若隱若現,幾乎是要破傘而出。

可惜的好是,這“上蒼之皮”太少了,遠遠不夠無天傘晉升的力量,否則無天傘晉升為聖品仙器,方寒的力量又要增加不少。

“方寒師弟不必憂慮,我們如今斬殺了宿敵,氣運正旺盛,說不定下一刻就會得到更多的上蒼之皮。”

蘇離笑道,伸手一動,又抓攝了幾件神物。

這裡對於他來說簡直是一個寶庫,可惜過往歲月修為太低,根本來不了,如今他的修為到達了九個紀元,頓時感覺自己來到了無邊的寶藏之中。

“蘇離,方寒師弟,我現在也已經完全覺醒了仲裁之主的意念和記憶,對於傳說中的三十三天至寶,造化神器,也想起了一些秘密。因為當年的遠古聖堂就是在造化天庭的插手下隕落的,三十三天至寶造化神器曾經轟擊過遠古天庭。”

羽皇在此時開口了。

“哦?羽皇師兄又想起了甚麼秘密?”

“方寒師弟如果要把三十天至寶煉製成造化神器的地步,除了要煉製成天地一體的境界之外,還要尋找到失落的三十三和個古字。傳聞之中造化仙王之所以製造了三十三天至寶,就是因為他得到了永生之門中噴吐出來的三十三個古字,正因為如此,他才鍛造成了造化神器,三十三天至寶。”

羽皇一個字一個字的道。

“什麼失落的三十三個古字?”

方寒心神一動,隨即露出一副明白的樣子。“原來如此,無天傘的就是一個無字,而至天門是一個至字,至於周天儀,是一個周字……”

方寒立刻就明白了,三十三天至寶代表的三十三個古字,隻不過這個三十三個古字究竟在什麼地方他還不知道,也許是在天庭五大天君的手中,也或許他們冇有,也或者他們隻有一部分。

這一點,方寒都推算不出來。

在緩緩消化神物的過程中,蘇離與方寒等在密密麻麻的深淵之心中繼續穿行,所過之處,深淵之心中所有的諸天神物都投入到他們的身軀中。

蘇離身軀之中的至寶都在發生緩慢的質變,而方寒身軀中的至寶也在發生質變。

也隻有羽皇和火界之主看的十分眼饞,但是冇有任何的辦法。

在又下降了千百個位麵之後,這裡的深淵之氣變得無比恐怖,就連羽皇都無法忍受,突然之間,被深淵之心的強大力量影響,羽皇的皮膚都變得有一些皺紋起來,頭髮也開始蒼白,鶴髮雞皮,居然也開始了天人五衰的症狀。

蘇離看到這樣的情況,隨手一巴掌,將一團力量注射進入羽皇體內,頓時羽皇體內被侵蝕的力量全部被驅逐了出來,然後被無限真火燃燒的乾乾淨淨。

羽皇再度恢複了青春,依舊有些心有餘悸。

“你看前麵,好大的一顆深淵之心!”

就在這時,羽皇的目光看向前邊,就發現前邊有一尊巨大無比的深淵之心,足足相當於平常的數十倍,一股一股濃烈的深淵之氣幾乎都化為了固體實質,沉重無比。

“好大的深淵之心,難怪我剛纔都抵擋不住這種力量。”

羽皇頓時明白自己為什麼剛剛會被深淵之氣入侵,他現在的修為也相當於三四個紀元的天君,居然也抵擋不住那深淵之氣的侵蝕,可見那團深淵之心的恐怖。

不過無論是蘇離還是方寒,都點了點頭,各自伸手一抓,就將這巨大的深淵之心中的諸天神物抓攝了出來。

蘇離又得了一些神族,而方寒抓到了一塊巨大的上蒼之皮。

又一塊上蒼之皮!

這一塊上蒼之皮,不知道比先前的那一塊大了多少倍,幾乎是相當於一塊大陸那麼大。整個上蒼之皮鋪墊開來,化作了一個位麵。

濃烈的上蒼氣息,老天爺的氣息在上麵翻翻滾滾,幾乎是要讓天君都心驚膽顫,無法自拔。

如果這塊上蒼之皮被抓攝到仙界,絕對可以演化出一個上蒼之界,演化成諸天萬界。

這塊神物,實在是太值錢了,哪怕隻是其中小小的一點,都可以演化出諸天萬界的天道。

其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落入神墓之類的世界,都可以演化恒河沙數一樣的天道。

“好好好,有如此之多的上蒼之皮,我就可以真正把無天傘變化為聖品仙器了,無天傘一變成聖品仙器,那我的身體之中就多了一尊天君,無天傘演化的天君可要比一般的天君強橫無數倍!”

方寒感覺到了自己的命運跳躍,生命到達了最濃烈的時刻,他一把就抓出了這一塊有大陸大小的上蒼之皮,直接煉化進入無天傘中,立刻無天傘發生變化一尊上蒼演化的虛影在上麵,高大巍峨,冇有麵孔,俯視蒼生。

無天傘在方寒的頭頂上,隨意一旋轉,諸天萬界都開始旋轉起來。

一道道的天劫氣息出現在了無天傘的上邊,聖品仙器的天劫降臨了,就好像是至仙皇者想要晉昇天君,必須要度過天劫。

可怕的天劫降臨,毀滅性的神光照射下來,似乎要徹底破滅這把傘,不過現在無天傘已經不是區區天君之劫可以破滅得了的,一道道的天劫擊打在傘上,卻被吸收,成為了傘上一個個代表天道的符文和文字。

最終,無天傘冇有任何壓力,度過了大劫,一股聖品仙器的氣息傳遞了出來。

“無法無天的氣息。”

那種氣息雖然在方寒的身體之中傳遞,不過蘇離如今的境界也可以感受到那股神奇的氣息,他的無限之道運轉著,推算著,自身的晶體神國也得到了一種洗刷,對於冥冥中的仙王之道有了一種瞭解。

三十三天至寶,好處無窮,每晉升一次,都可以大大提升法寶主人的實力。

不過蘇離並冇有完全煉製這套仙器,當年他也隻是煉製了幾件。

蘇離感覺到方寒如今的修為,在突飛猛進,再這麼下去,隻怕他的修為要達到八個紀元,實在是匪夷所思。

而他自己的修為,現在在九紀元之中沉澱,想要短時間突破到十個紀元,這有一些難度。

十個紀元的修為,那就是終結聖王那個級彆的修為了,擊殺無數古老天君易如反掌,在天君之中稱雄,仙王不出,誰人能敵。

他想一躍而到這個境界,似乎還需要一定時間的積累。

不過如果能夠斬殺天庭五大天君,對於他突破到十個紀元修為有大大的好處。

蘇離的目光看向了方寒,與此同時,方寒目光也看了過了過來。

“蘇離師兄,我感覺到了三十三天至寶,其他的存在,我們現在距離絕望位麵已經不遠了。”

方寒開口道。

三十三天至寶之間可以互相感應,如今無天傘成就了聖品仙器,可以感應到其他的無天傘,而五大天君也可以因此感應到這裡的無天傘。

“絕望位麵,我也感受到了。”

蘇離突然一個加速,就衝過去了許多個位麵,緊接著他立刻就看到在無窮的深淵之心遠處,一個巨大的位麵若隱若現,這個位麵比起深紅位麵還要大千百萬倍,全部都是絕望之氣。

羽皇,火界之主還冇有完全靠近,就感覺到了深深的絕望,深骨髓。

這簡直不是天君來的地方,危險重重。

不過這一帶的深淵之心中,冇有一點神物的氣息,似乎全部被人掠奪走了。

很是顯然,這裡的神物全部被天庭的五大天君奪取走了,用來煉製三十三天聖品仙器,也隻有這些諸天神物煉化進入三十三天至寶之中,這套至寶才能夠恢複原先的樣子,想要指望著殺死天君,用他們的生命本源讓三十三天至寶再度恢複。那根本不可能。

唰。

蘇離的腳步降落到了一片世界。這是一片土黃色的世界,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淒涼景色,冇有任何的動物植物,冇有任何的生機。

尤其是那地麵的黃土,並不是普通的土地,似乎是某種絕世魔頭留下來的絕望之土,不會衍生出任何的生機來。

這種土地,甚至還會掠奪人的生機,火界之主踏入這片土地都感覺到自己的精氣在猛烈的流逝著,若不是他還在無限神陣之中,隻怕這一瞬間他就有可能被這黃土地奪走所有的天君本源,徹底隕落。

“我們這種天君就不應該來這種地方,讓人一點都冇有超越天道,超脫一切,與天地了結因果,無妄無災的感覺。”

火界之主的眉頭深深蹙起,他好歹也是度過幾次天地大破滅的無上天君,在天君圈子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但是在這裡他冇有任何的安全感。

天君是在天之上,但是這裡的一切也都在天之上。

天君也會隕落在這裡。

“這裡的確有一些神奇。”

方寒也來到了絕望平原之上,他感受得到這絕望平原位麵比起源之地要霸道得多,在這裡存在著許多扭曲的力場,本來在外邊,他還可以感受到三十三天至寶的氣息,但是現在進入之後他什麼都感覺不到,自己整個人就好像進入了一個荒原之中,舉目茫茫,四處無所依。

“蘇離,方寒,你們現在感受到了三十三天至寶的氣息冇有,天庭五大天君的氣息?”

羽皇問道。

“到時還冇有感覺到,不過很快有個人就要出現了。”

也就在蘇離話語落下,一聲巨大的霹靂響起,在那土黃色的土地生深處,突然之間一隻蘊含最強滅殺之力的雷霆大手,猛的對著羽皇抓了過去。

整個大地塌陷,要把羽皇陷落進入。

那雷霆大手,力量強橫,居然越了春秋之主,其中閃爍著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先天雷霆”。

羽皇,被這雷霆大手一壓,似乎就要被抓攝住。

但是蘇離的身軀,以一種扭曲的任何規則的方式,到達了羽皇身前,他重重的一腳踩了下去,就把那尊雷霆大手踩的粉碎。

與此同時,地下的黃土紛紛裂開,顯現出了一個位麵深處的存在。

天地之間,隻有一個人纔有這等雷霆的操控手段,那就是雷帝天君。

雷帝天君,天庭這一個紀元之中誕生的強大存在。

雖然雷帝天君被許多的老古董鄙視,不把雷帝天君當做一回事。但是蘇離卻知道雷帝天君並不是想象中的那樣弱小,而是深藏不露,實力十分的強橫。

他的力量,甚至不在一些天界老古董之下。

想想當年,雷帝天君這個人,都要追殺叛逃的混亂天君,就可以看得出來。

他在當年並不是找死,而是真真切切有這樣的實力。

天界的天君圈子之中,像是皇甫彼岸這樣的天君。甚至都瞧不上雷帝天君,而戰王天君牧野荒也有一種感覺,他跟雷帝天君不分上下,然而雷帝天君剛剛露的這一手,就表明他想要捏死皇甫彼岸,牧野荒,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不過如今在蘇離的麵前,他並冇有得逞。

“雷帝……”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