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我天君境界,穿越新世界!

-

“什麼,還有這樣的事?”

無論是法界之主,還是洪荒天君,麵色全都一變。

他們這些天君加在一起圍攻羽化門,足以攻破丹界的壁壘,哪怕是多一個混亂天君,也冇有什麼影響,但是如果加上一尊終結聖王,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終結聖王這尊太古殺神,如果手持造化神器自然之斧,與蘇離一道聯合,那基本上**成這一次進攻的天君都會死於非命。

雖然說傳聞之中造化神器自然大斧在砍斷世界之樹的過程中遭遇了鴻蒙道人的天元一擊,已經破損,但是殘破的造化神器依舊是造化神器,仙王之下,隻怕都冇有人能夠抵擋。

“戰爭之主有甚麼好的意見?”

混沌話了。

“我師傅說,現在終結聖王正在和他搶奪冥冥之中的仙王大道氣運,如果終結聖王晉升為仙王,必定要掠奪冥冥之中的氣運,所以在碧必要的時候他會親自出手,解決終結聖王,而那個時候諸位可以聯手,一道毀滅蘇離,也可以阻止蘇離去解救終結聖王。”

應天情侃侃而談,在諸多古老天君之中說話不急不慢,有一種大家態度,顯然得到了戰爭之主很好的培養。

“至於各位前輩,則可以在這段時間之中,聯合更多的高手,為毀滅蘇離,羽化門做更多的準備,比如忍界之主,最為強橫的武界之主,還有其他諸天萬界的主人,合縱聯合,對了這一次獵殺混亂天君,為什麼書界之主冇有到來。”

應天情的目光看向了災難天君。

書界之主,是一本造化仙王書寫的《諸皇武經》,早已經是天君的修為,麾下也有許許多多的高手。

“書界之主正在參悟一門大道,不日也要出世,來日與我們一道進攻羽化門,也不是什麼難事。”

災難天君淡淡地看了一眼應天情,道。“諸位,既然是戰爭之主不日親自出手,要解決終結聖王,那我們也就暫時忍耐,這一段時間積蓄更多的力量,再一舉破滅羽化門。”

“不錯,正是如此,我們這麼多的高手聚集一起,倒是完全可以摧毀羽化門,不過想要殺死那蘇離,隻怕最多有六七成的把握,就算是最後的關頭,他也可以抽身而退,諸天萬界之中,冇有人可以阻攔。一旦他反撲回來,各個擊破,我們也都將隕落。所以對付這一個無限天君,不動手則已,一動手必須要讓他隕落,是隕落,而不是封印!”

混沌天君開口了。“不能讓他和終結聖王一樣,重新歸來,必須直接殺死。這樣,我們必須邀請武界之主,忍界之主,還有其他的世界之主,可以一舉將他阻攔住,不讓他逃離。”

“不錯,為了毀滅羽化門,我們諸多天君就前去天庭好好商討結盟之事,如何。”

永恒天君笑著,邀請在場的諸多天君。

“蘇離已經成為了大敵,在場的修為,如果單對單,隻怕冇有一個正麵可以和他抗衡。”

殺戮天君一身鎧甲,手持殺戮之劍,蘊含出可怕的氣息。

現在造化天庭的四位天君,已經在聯盟之中占據了主導地位,不因為彆的,就因為他們煉製成功了三十三天至寶,聯合在一起的力量,就算是眾妙之門這件諸天神物都抵擋不住。

這倒也不是說眾妙之門不強橫,而是因為他們都不是仙王,根本無法催動諸天神物的力量。

諸天神物就是這樣,十分強橫,但是發揮出的威力與個人有關,使用之人強大,這諸天神物才能夠發揮出鎮壓諸天的作用,若是落在不強橫的天君手中,甚至要被陣圖反噬。

而聖品仙器就不一樣,自身就具備十分可怕的力量,等於一尊天君,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催動,就可以橫掃諸天。

“好,那我們就去天庭商量結盟之事,結成一個獵殺羽化門的聯盟,同時等待戰爭之主的轉世。而且既然釋迦天君修成天君,重新歸來,那就對佛界之主,現在的世間無量王佛造成了巨大的威脅,我們也可以和佛界聯盟,不需要再起乾戈。”

法界之主開口了。“聽說那蘇離還煉製了八部浮屠,都將八部浮屠煉製到了聖品仙器的地步,那現在的龍界之主,八部天君也會十分不爽。如果蘇離手中的八部浮屠成了造化神器,八部天君必然會被剋製,所以龍界也是可以利用的力量。”

“龍界和佛界與天界的關係可以改善改善了,讓他們先出手,可以減少我們力量的損失而我們現在去天庭商量一下,順便交流交流經驗,我有一種感覺,這一次的天地大破滅,要遠遠超過以往的天地大破滅。”

鬼界之主身軀一動,在無底深淵之中衝了起來。

頓時之間,在場的諸多天君,紛紛衝了起來。

此時此刻,蘇離和混亂天君,方寒則在一處神秘虛空。

“冇想到天庭四大天君還有法界之主冇有追來,看來他們還在積蓄力量。”

蘇離神色微動。

“的確,蘇離你如今的修為,已經差不多要到了十個紀元,和終結聖王的修為差不多,他們這些人或許可以擊敗你,但你要是想走,他們根本走攔不住。顯然他們要召集更多的人,直接擊殺你。”

混亂天君一下子就猜測出了真相。

“這一點我早就知道了。而且應天情居然帶來了戰爭之主的話語,要對付終結聖王。”

蘇離手指彈動,道道的圖畫凝聚成形,竟然回放出來了諸多天君交談的畫麵和聲音,那應天情的形體,居然也直接顯現在麵前。

“戰爭之主,的確是一個巨大的威脅。他如果出手非同小可,不過終結聖王如今也恢複力量,又擁有造化神器,自然之斧,也有抗衡之力,兩個人要在這一次天地大破滅中,爭奪晉昇仙王的氣運,未來一定會搏殺一場。”

“這個世界的老古董太多了,我也必須提升力量,徹底到十個紀元。”

蘇離神色一動,天界實在是太大了,許許多多神秘之地,以蘇離現在的修為,都無法探索完全。

諸天之中,一些強橫的存在,隱藏了幾個紀元都不出世的人物,也無法完全推算。

更彆說,永生之門中還有一片新的天地。

蘇離現在要做的,就是不停的增加自己的實力,把自己的修為推到十個紀元,一但踏入這個境界,那將又是一片新的天地。

如今的局勢大為不妙,戰爭之主將在不日之後對終結聖王動手,那個時候天庭四大天絕,法界之主,鬼界之主,洪荒天君,恐怖天君,道德天君,等也將對自己的羽化門展開最後的攻擊,自己如果還是現在這個修為,那肯定抵擋不住。

要知道,他們還準備邀請“武界之主”等人,隻是一個武界之主,實力就可以比得上他,如果再加上一些凶神惡煞,恐怕還真的有大禍。

蘇離知道自己現在已經麵對無數高手的衝擊,遭遇滅門大禍,必須要再次晉升,才能夠橫掃諸多天君。

“走,我們先回去。”

蘇離準備要回到羽化門。

方寒卻搖了搖頭。

“蘇離師兄,我感覺到我似乎還有一些奇遇,我想出門遊曆遊曆,不過在羽化門最危險的時刻,我一定會回來。”

方寒目光之中,露出幾分深沉的神情,開口道。

“好,方寒師弟,你向來有大氣運,你在外邊遊曆,比起在羽化門中修行要更好。”

蘇離聽著方寒的話語,點了點頭。

“嗯,方寒,你去吧,我也相信你會得到許多奇遇。”

混亂天君的目光望著方寒,似乎在推測,又似乎在感慨,不過他對方寒充滿了希望。

“好。”

方寒身軀一動,就消失不見。

而蘇離和混亂天君,也一步邁出,流星一般在天界空間亂流之中穿梭著,很快就來到了極光帶,看到了丹界聳立在一片綠油油的樹蔭位麵之中。

在丹界外邊的桫欏古樹,伴隨著世界之樹汲取來諸天萬界的元氣,開始瘋狂生長,都衍生到了外麵的古界,一些極光也都滲透進來,成為了晶壁係的一部分。

這是玲瓏仙尊,風白羽在催動鴻蒙殿的力量,煉化龐大的極光帶,使得整個位麵的防禦能力大大提升,堅不可摧。

風白羽是釋迦天君轉世,和當年的終結聖王一樣的人物,隻可惜隕落了,當然現在重新晉升,恢複記憶,對於陣法的領悟越來越深,對於丹界的締造也發揮出了巨大的作用。

就在蘇離到達丹界,羽化門山門的時候,彌寶居然在渡天君大劫。

一道道的天君之劫,九幽神風,六賊心魔,等都圍繞著彌寶旋轉。

而風白羽,玲瓏都守護在彌寶的身邊,暗自觀察。

蘇離和混亂天君,羽皇,混亂天君一降臨下來,就都將目光看向了彌寶。

“劫運化寶,助我神威,立地成君,大道如天!”

也就在這一刻,彌寶的身軀之中衝出來一道道的波紋,在那波紋震盪之中,天劫突然在她的頭頂停留了下來,在她強橫的法力下居然化作了一道道的符文,最後整個天劫凝練出了一尊法寶。

一尊像分寶岩這樣的法寶。

彌寶居然把天劫化作了法寶,也是大氣運者,和風白羽一樣把天劫凝聚成了護法龍神。

“現在的傑出天才,度過天君大劫的方式,越來越花裡胡哨了,哪像我當年。”

蘇離心中想著,就看到彌寶在將天劫化作的寶物吸收之後,立刻她的身軀之中傳遞出一種雄厚的天君本源氣息,而她身軀之中的分寶岩,也在這一刻化作了一個文字。

寶字。

冇有錯,就是“寶”字。

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諸天神字,寶。

這就是分寶岩最終秘密。

這一個寶字被彌寶得到之後,她的臉上顯現出一種明悟的光芒。“我終於修成了無上天君,雷帝,你當年在我父親飛昇的時候,居然降下劫數,我要殺了你,親自殺了你,讓你永生永世在痛苦之中遭遇永恒的折磨!”

彌寶對於雷帝天君,有刻骨銘心的仇恨,現在她知道了。當年在世俗之中,寶主飛昇,攜帶分寶岩,之所以遭遇巨大的劫數,就是雷帝天君降臨下來的。

可以說,雷帝天君是彌寶的殺父仇人。

“彌寶,雷帝天君,你怕是不能親自殺死了,因為他已經被蘇離師弟斬殺了。”

聽到彌寶的聲音,在蘇離身邊的羽皇開口道。

“什麼,雷帝天君已經死了?”

玲瓏,風白羽看見了蘇離,羽皇,麵色一喜,他們可以感受到蘇離的氣息無比恐怖,到了一個他們難以想象的地步,而羽皇也修成了天君,身上有仲裁之主的氣息,就知道這一次去無底深淵尋寶,他們是大功告成。

“不錯,雷帝天君已經被我斬殺,這一次我奪取到了遠古聖堂,斬殺了魔界諸多魔主,還斬殺了雷帝天君。遠古聖堂的所有財富,都被我得到了。”

蘇離手指一彈,一道天脈飛了出來,在這丹界之中旋轉,沉澱了下來。

世界之樹得到了這一條天脈元氣的滋補,越發的茂盛,遮天蔽日,滲透出了晶壁係之外。

如果這個時候,有太古大能在虛空之中看著這丹界,就會發現丹界外邊多了越來越多的樹葉,樹枝,即便是天君過來,都會被吞噬,化作世界之樹的養料。

世界之樹的威能,也在不斷提升。

而蘇離的周身,顯現出了過去的一些事,那些事正是過去發生的事,演繹著自己在無底深淵吞噬許多天君情況,甚至大戰雷帝天君,收取走五行古字,虛空二字,雷霆二字,劫字的情形,以及最終斬殺雷帝天君的情形。

眾人看得是心神搖曳,不能自持。

他們看著蘇離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尊無所不能的神。就連混亂天君都暗自吃驚,冇有想到蘇離居然如此恐怖,直接一下就將雷帝天君打的落入下風,最後全部煉化吸收。

“我們的掌教至尊,真是天底下無敵啊!”

“可怕,可怕,雷帝天君這麼強的存在,傳說之中掌握劫數的存在,也隕落了。”

“那我們的天君大人得到了劫,豈不是以後我們羽化門眾人再也冇有了劫數?”

“這也未必,我們羽化門的敵人太多了,都是天君級彆的存在……”

一個個弟子在議論著,而風白羽的目光看向了混亂天君。

“混亂天君。”

風白羽望著混亂天君,開口道。

“釋迦天君,你終於轉世歸來,想當年你是佛界中人,我是天界之人,我們是交戰的雙方,想不到歲月變化,時光變遷,我們都成了同盟。”

混亂天君的聲音幽幽,說話之間有一種紀元歲月在他的口中流逝的感覺,眾人聽著他的話語,都有一種轉眼之間過去了幾個混沌的滄桑感。

“我現在也不是佛界的釋迦天君,我是羽化門的風白羽。”

風白羽開口道,雖然依舊老神在在,但是風白羽不為釋迦。

“事情現在很糟糕,這件事情已經不可收拾,天庭,法界之主,鬼界,真理聖地,起源王朝,還有武界,忍界,幸虧是終結聖王的威名牽製住了他們,否則我們隻怕現在就要處於滅門危機之中。”

玲瓏仙尊看著這一幕,皺起了眉頭。

“我當年與寶界有很深的關係,倒是可以把自由之翼,傳說之杖兩人叫過來和我們結盟,商談大事,讓寶界和我們聯合一體。”

混亂天君開口道。

“極道天君那裡,我也得去一趟。”

蘇離在此時開口了。“極道天君是古老天君,我與他有些關聯,也該去拜訪拜訪他。當然,時代一變,或許我還可以去神界一趟,得到世界之樹的主乾。”

“去神界”

羽皇,彌寶,混亂天君,風白羽,玲瓏都震驚了一下。

“神界是你的敵人,當年你就是靠神族發家的,而且世界之樹的主乾,傳聞之中已經被神界的高手煉製成了一件法寶,想要取回來隻怕冇有那麼容易,而且始祖聖王雖然在沉睡,但是隨時有可能醒來,他的實力,隻怕很難抵擋。”

風白羽搖了搖頭。

“神族如今的領袖,天妃烏摩是個聰明人,應該會知道怎麼選擇。”

蘇離的目光看向了混亂天君。

“天妃烏摩的確是個聰明人,蘇離你也的確可以和她談一談,其實如今看來,神族並不是我們的敵人,天庭纔是,天庭不僅是我們的敵人,也是神族的敵人,如果我們有足夠的實力,倒是可以和神族合作。”

混亂天君點了點頭。

“我們的確可以爭取爭取神界,我想不定會爭取佛界和龍界,說服他們對我們出手,現在的佛界之主是世間無量王佛,我當年的隕落,與他有很大部分關係,如今我重新歸來,他必然會對我動手。同樣的情況,龍界之主也是如此。”

“這一次註定是一場大劫,度過去了,我們羽化門真正無敵於諸天萬界,度不過去,那我們就會萬劫不複。”

蘇離心神微動,佈置下許多安排,與此同時他的體內諸多晶體神國也通過萬界珠,向著多處大世界穿梭而去。

“該穿越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