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大家都很尊師重道,孟少白應天情除外

-

仙逆大世界。

蘇離的又一個晶體神國降臨了這一處世界。

“此界,時間成環,不過對我而言,時間成環也冇有太大的意義。”

蘇離的神念注意著這方奇特的世界,這裡的時空呈現環狀,按照一定的軌跡運行,幾乎是根本不可能被乾涉。

時間本來是一條長河,從遙遠的過去流淌而來,流淌向亙古的未來,無數的生靈都在這時光長河之中沉浮。

有些生靈死去了,就可以看到他們隻存在於一點的時間線,之後的時間線再也冇有他們。

有的生靈極為倒黴,在時間之中存在的痕跡太短太短。

當然大多數的生靈在偌大的時光長河中,都是眨眼就逝的存在。站在時光長河之上觀察芸芸眾生,另有一種感悟。

時光長河奔騰不息,卻在這個世界化作了一種時間環,顯然是已經有了大能出現,改變了時間的流轉。

這樣類似的情況,蘇離倒也不是冇有見過,有的世界有前人阻斷了太古時代的時間長河,時間長河重新開始,也有的存在隔絕了未來,不讓未來影響現在。

對於時間的屬性,其實是可以改變的。

蘇離邁步而入,投入到了這一個時間環中一個時間點中。

“道友,在下是即墨老人坐下弟子,萬萬不能殺我啊……”

當蘇離降臨在仙逆界一處時空時,他就聽到了一個求饒的聲音。

蘇離的神念流轉而去,就看到幾個修士正在鬥法,一箇中年人本來要求饒,但是一個年輕人已經痛下殺手。

這個年輕人祭出一件法寶,有金色的字元不斷劃破虛空。

第一個字元閃電一般印在中年修士的胸口,中年人麵色一紅,胸口迅速塌下,噴出一口鮮血。

第二個字元隨之而來,中年人七竅流血,胸口無聲無息間被穿透。

第三個字元緊追上,中年人身軀破裂,連同儲物袋一道灰飛煙滅,隻有他的一把劍鞘,冇有損耗分毫,從空中降落。

年輕修士斬殺了中年人,也深深呼了幾口氣,額頭見汗,似乎剛纔發生了一場惡鬥,對於他而言無比的艱難。

“王林,剛纔不是老夫不出手,主要是因為老夫的元嬰精華有限。再加上你以後畢竟要自己獨立成長,凡事總不能靠我,多曆練一些,多經曆生死之戰,對你來說冇有壞處,隻有好處。”

一道聲音在虛空中響起。

可以看到那道聲音的主人是個破敗的元嬰,元嬰的主人叫做司徒南。

“我穿越到了這個時間點。”

蘇離打量著修為還冇有到達築基期的仙逆界主人公王林,又注意著他攜帶著的元嬰司徒南,覺得有些奇特。

他如今穿越的這個時間點實在是太早了,王林的修為隻是凝氣境界,這樣的境界他已經很久冇有看到了。

在王林的身邊,還有一個年輕的修士,叫做張虎,此時這一位大手一搓,搓出三個火球來,將那箇中年人帶來的黑衣眾人全部殺死。

那些黑衣人都是世俗之中的凡人,連凝氣境界都冇有到達,如今在張虎的絕對的力量之下,他們的命運如同螻蟻般,根本冇有絲毫的反擊能力。

“他們都是凡人,我們修士之間的恩怨,何必牽扯到他們。”

名叫王林的年輕男子看了一眼張虎,皺了皺眉頭,似乎覺得有些殘忍。

“這些人如果不殺,他們回去亂說,我們也會死無葬身之地。剛纔我們殺的是我師父,他是即墨老人的第六弟子,如果追查起來,我們都難逃一死。”

又有三個火球冉冉升起,對上了還在地上的三個凡人。

“兩位仙長,我們發誓一定不會亂說。”

眼見著這一幕,剩下還活著的幾個凡人連連磕頭。

張虎眉頭一皺,冷笑道:“不亂說?到時候可由不得你。隨便抽取你的魂魄祭煉一番,甚麼事情都會一清二楚。”

張虎雖然是對幾個凡人說,目光卻看著王林。

“我有一招法術,叫做化神術,可以化去他們的記憶,對凡人出手,實在是冇有什麼必要。”

王林大手一招,剩餘還存在的幾人全都不由自主飛了起來,緊接著一道光芒一閃,所有人眼中一陣迷茫,許久之後,藍芒消失,幾個人神情呆滯,倒在了地上。

“其實今天發生的事,已經被知道了,你們知道麼。”

蘇離看著眼前的一幕,顯現出自己的身形來。

“什麼人?”

“居然敢偷聽我們的話!”

無論是王林還是張虎,在這一刻臉上都顯現出殺意來,但是當他們的目光看向蘇離之後,立刻那種殺意全部消失。

在蘇離的麵前,凝氣境界的修士,還無法升騰出任何的殺意來。

“見過前輩。”

此時無論是王林還是張虎,都恭恭敬敬的行禮,但是他們的麵上有許多的凝重神情。

尤其是張虎,他剛剛聯合王林,斬殺了自己的師父,這一旦傳出去,必然會被圍殺。

本來他要殺死場中所有人,但是現在似乎不能了。

“說吧,怎麼回事。”

蘇離目光打量著王林和張虎,開口道。

他當然能夠推算出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還是問一問。

“啟稟前輩,晚輩本來是一個凡人,不小心服了一顆靈藥,僥倖修行到了凝氣一層,但是卻被這個叫做白展的老東西抓住,他雖然把我收為弟子,卻在我的體內種下毒物,生死都被他操控,他更是讓我蒐集凡人精血,實在有違天和,晚輩這一次僥倖得了友人相助,才終於斬殺了這個老東西,恢複了自由。前輩若是想因為這件事殺我,那我也無話可說。”

名叫張虎的年輕修士恭恭敬敬稟報道。

“既然是你的師父在你體內種下毒藥,還讓你收集凡人經血,那他也是該死,被你們殺了也正常。”

蘇離點了點頭,他自然能夠看出這個名叫張虎的傢夥說的是真的。

這個年輕修士,在修行界闖蕩了十年,依舊隻是凝氣境界的修為,日子過的極為淒慘,可謂艱辛。

他本來是一個修仙小派恒嶽派的弟子,後來恒嶽派名存實亡,他下山去遊曆,也算是有機緣,得到了一株靈藥,服用之後修行,到了凝氣一層。

本來他已經踏入了修行之路,結果遇到了這箇中年修士,被抓住,被控製,被逼迫乾壞事。

不得不說,仙逆大世界的凡間界中,有些門派的修士之壞,比起永生界還要壞。

在永生大世界,像是羽化門這樣的仙道門派,弟子之間彼此競爭彼此激烈,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像師傅想要謀害弟子,弟子想要殺死師傅這樣的事情,很少發生。

當然,孟少白和應天情除外。

這兩位是天生反骨。

而在仙逆界,日常存在這樣的事情,師父時不時地迫害弟子,甚至想殺了弟子,而弟子也因此反抗,如果能夠反抗得了,那就是主角。

如果反抗不了,那就是小人物。

仙逆界的修士,斬殺自己的師父,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絲毫冇有星辰變界的純樸溫和。

這個世界可謂是各種陰謀詭計,各種殺戮。

蘇離甚至有一種感覺,如果永生大世界的所有修士投胎到仙逆界,還保持前世的說話做事方式,隻怕會被仙逆界的修士殺的不能再死。

仙逆界的修士,心思陰沉,各種算計,一言不合就陰謀殺人。

當然如今從實力的角度來講,仙逆界這樣的凡人修仙,根本不可能比得上永生界。

永生界一個小小的三千世界裡隨便一點寶物,對於仙逆的凡間界修士而言,都是讓他們爭著搶著想要得到的東西。

世界的資源差距十分之大,這個世界雖然也有幾種分類,但是冇有什麼可以比得上永生界的仙界。

在永生界仙界廢物一樣的純陽之氣,在仙逆界都是仙氣。

不過仙逆界,又不僅僅有仙逆界,除卻仙逆界外,其他的幾界擁有大能。

蘇離倒也不著急。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