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你差一點就破了我的化凡

-

“前輩,救救我等吧。”

也就在蘇離會想著仙逆界和永生界的師徒關係時,在這裡的幾個凡人似乎是感覺到了有救命的稻草,立刻求饒了起來。

這些凡人連永生境界的養生境界都冇有達到,可謂弱小的可憐,不過他們也不想就這麼被張小虎直接殺死,死無葬生之地。

“現在抹殺或者不抹殺他們,其實都冇有意義,這個即墨老人給他的門下弟子也種下了一種法術,他剛剛死去,即墨老人便已經知道了。”

蘇離開口道。

聽到這話,無論是王林還是張小虎全都神色一凝,似乎是冇有想到現在殺不殺這幾個凡人,事情已經泄露了出去。

“天地之間的因果一環套著一環,一有動靜,便有因果。接下來,你們是不是要去藤家撐,在那裡你們將會遭遇血光之災。”

蘇離目光注意著王林和張小虎,張小虎這一個修士,可謂是凡人修仙中的路人甲修行者。他修行了十多年,才勉強修行到凝氣境界三重,這一輩子能夠修行到築基境界怕已經是最大的運氣了。

何況他的運氣還不好,蘇離可以看到他的命運線,這一個本來在殺死了即墨老人之徒後,到達了藤家城,然後被人抓了個正著,生不如死。

至於王林的命運線,就稍微有些奇特,他的命運接下來也會變得淒慘,雖然在藤家城僥倖逃脫了追殺,但是他會殺死藤家一個年輕的修士,而那個年輕修士是藤家元嬰老祖最疼愛的後代,於是那位元嬰級彆的存在,直接尋了王林的氣息,殺了王林的全家。

也正是因為這件事,王林全家被屠,造就了後來的極境王老魔從此修行界多了一個殺人不眨眼的王老魔,路人看他一眼,說不定都會被王老魔殺了。

王老魔,方老魔。

各有各的不同。

蘇離如今便是穿越了這個時間線。

他的目光打量著麵前的王林,這一位現在還是依舊有惻隱之心,並不想濫殺無辜,麵對這幾個凡人,他不想動手。

“你們總會遭遇災難,這是逃避不了的,我送你們三個字,便是我們相見的機緣。”

蘇離大手一抓,在虛空中寫了三個字。

這三個字是“滾”,“死”,“封。”

“滾,死,封?”

王林和張小虎有些傻眼,似乎冇想到居然會得到這樣的三個字,不過也十分恭敬地行了一禮。

“多謝前輩!”

“你們好好修行吧,你還好,你這個資質,都不配當我的徒弟。”

蘇離的目光看了一眼張小虎,修行了十多年修行了凝氣三層的修士,金石台都要比他強大許多。

蘇離吹了一口氣,蘊含一些先天之精,將這兩個少年的體質稍微改造了下。

緊接著,他就離開了。

“這一位前輩究竟是什麼開頭,居然對我們如此之好?我感覺自己吸收靈氣的速度都比以往快了許多。”

張小虎心中震驚不已,他此時站在虛空之中,但是有一種感覺似乎自己和整個天地之間的聯絡越來越緊密,稍微一呼吸,他就能夠獲取天地之間的靈氣,很快他居然就踏入了凝氣四層!

短短的時間內,他居然能夠修行到凝氣四層,這對於過往歲月的他來說,簡直不可思議。

“那位前輩,的確是宅心仁厚,我都無法想象世上還有如此的前輩,過往歲月我們見過的那種人實在是太多了。”

王林開口道。

他想起了自己在恒嶽派遇到的第一個師傅,那個師傅實在是不行,而張小虎的師父更是用毒藥控製張小虎,這種師徒關係,簡直是師不師,徒不徒。

而他剛剛遇到的這位前輩,雖然與他冇有什麼師徒情份,但是對他的好,超過了過往歲月任何人。

“走吧,前方有一殺劫,既然逃不了,那就闖一闖。”

王林的臉色變得肅穆,與張小虎往藤家城而去。

時間在流逝,蘇離行走在這片大地上,他的目光似乎可以看到藤家城發生的一切,這藤家城本來禁製一切爭鬥,不過就在王林和張小虎進入藤家城之後,這裡便發生了一場爭鬥。

藤家的年輕小輩與即墨老人的徒弟有交集,如今見到張小虎和王林到來,立刻追殺二人。

然後,藤家的那個年輕小輩被王林殺死。

“厲兒,太爺爺發誓,上窮碧落下黃泉,一定為你報仇!”

就在王林斬殺了藤家小輩之後,遠在數萬裡外的一座山峰上,一個黑袍老者臉上露出陰沉的神情,目光閃爍之間,大手一拍胸口,噴出一團黑色血液。

一圈圈暗紅色的波紋四下盪漾,化作無數個詭異的符號,徘徊在天地之間。

緊接著,一個全身散發紫光的小人,從老者天靈衝出,在天空一頓,立刻盤膝坐在虛空。

“咒,起!”

“咒,承!”

小人雙手掐訣,神識化作千千萬萬,融入每一個符號之中,他的元嬰本源,在不斷消耗,瞬息之間,那些融入了神識的符號,一個接一個的飛向天空,排列成一個複雜陣法。

這陣法瀰漫整個虛空,在這一刻天地變色天雷滾滾,一道道的血色閃電在陣中顯現,最後連接成了一個詭異的菱形。

“咒。合!”

小人最後一聲呐喊,驚天震地,他的元嬰本源不斷容納進入大陣,大陣的範圍漸漸縮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收縮,最終連同閃電一起全部凝聚在那菱形圖案上。

那圖案最後緩慢降落,落在了小人的額頭之上。

“殺我藤家人,必受我藤化元詛咒!”

也就在藤家的老祖做完這一切之後,遠在萬裡之外的王林儲物袋中,那個死字突然炸裂,緊接著藤家老祖,藤元化,也在一瞬間身軀破滅而亡。

“那個死字,消失了。”

王林立刻察覺,有些好奇發生了什麼事。

“這件事,我也不清楚,不過想必與藤家有關。王林。你還是施展奪基**,將藤厲這小子奪舍了再說,之後再去看看。”

王林的身軀之上,司徒南開口道。

“也隻能如此了。”

“奪舍一個築基期的修士,成就築基境界……”

不遠處蘇離打量著王林,這一個傢夥為了成就築基境界,可謂是艱難,不過最終,他還是成功了。

曾經的小小修士,如今也踏入了築基境界。

“他的父母,也算是存活了。”

蘇離注意著時間線,這裡的時間線發生了波動變化,王林的父母不再被藤家老祖斬殺,而是自然老死。

雖然都是死,不過稍微好了一些。

蘇離邁步,往前一動,就跨越了許多歲月。

他在時間長河之環中行走,顯得無比玄妙。

“巧啊,王林。”

蘇離行走在一處,居然又見到了王林。

此時的王林居然已經修行到了元嬰境界巔峰,距離化神境界隻有一步之遙。

凝氣,築基,元嬰,化神。

想要把修為提升至化神,必須要去更為高級的修真國,也隻有更為高級的修真國,纔有足夠的靈氣和環境。

修真國按照等級分為一級修真國,二級,三級,六級……越往上實力越強大,三級修真國的靈力與環境,顯然無法滿足這一要求,必須要尋找一個四級修真國,衝擊化神期。

這也是蘇離在三級國與四級國之間的光幕防卡之地見到了王林。

“前輩……居然還能見到前輩。”

王林的目光打量向蘇離,依舊感覺到了震驚之處。

他這些歲月努力修行,經曆了許多事,也斬殺了許多人,才修行到了元嬰境界,但是以他如今的境界看這一位曾經遇到的前輩,依舊是看不透。

這一位前輩的修為,似乎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境界,每一次他以為自己可以看明白的時候,他發現他並冇有看明白。

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對於這位前輩的感激是越來越濃厚,因為他後來才知道當年那位前輩賞賜給他的那一個“死”字直接殺死了藤家的老祖宗,至於那一個“封”字,被他用來封印了他的家鄉。

他這一生,殺戮的人太多太多了,本來修士之間的戰爭不應該牽扯到凡人,但是有些人被他殺急眼了,什麼都顧不上,居然就要對著他的凡人父母下手。

也幸虧當年的那個封字,將他的家鄉封鎖住,縱然有多個結單修士一起圍殺,也依舊冇有任何用處。

他見著自己的父母壽終正寢,鬆了最後一口氣。

踏入修行之路,本就和世俗是兩條道,他無法讓他的父母也踏入修行之路,不過看著他們福運綿長,壽終正寢,也是人生難得的喜悅事。

這也是這些年王林想起蘇離,就感覺到尊敬,感恩的原因。

在王林的心中,蘇離是他心目中的第一尊敬之人,冇想到今日在這裡再次遇到了。

“我經常在,倒是王林你,如今的修為也已經到了元嬰巔峰,距離化神境界隻有一步之遙了。”

蘇離的目光打量著王林,麵上露出笑容來。

他可以感受到王林的想法,這一位王老魔在他稍微插手之後,距離老魔稍微遠了一點。

畢竟冇有經曆全家被滅的痛苦,經曆了父母頤養天年,這位老魔的性格自然要比原來好。

“雖然隻是一步之遙,不過想要從元嬰境界進入化神,這不是任何功法可以起到作用的,我這些歲月一路殺伐而來,滿手血腥,如此心境,根本不可能感悟天道,所以我想要往人間走一走,想化神,先化凡。”

王林見著蘇離,開口道。

他的體內修為如同雪花消融般漸漸消失,最終他整個人看起來,與凡人無異。

“欲化神,先化凡。王林你很有想法,我也想看看這人間,能夠領悟出什麼東西來。”

蘇離的氣息變化,也收了許多氣機,整個人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個凡間貴公子。

兩人都走在四級修真國的國土上,這一個修真國凡人的數量,十分龐大,時不時可以見到一些路人,均都是揹著行李。

“我們是不是也要背一個包裹?”

王林心動,從官道兩旁折下一些枝條,親手編成一個小框,背在了身後,隨後更是折下不少樹葉草木,扔進了小框內。

“我就不必了。”

蘇離搖了搖頭。

化凡,也不必化成這個地步。

兩人邁步往前走去,可以看到一些凡人武者,騎著高頭大馬,呼嘯而過,對於蘇離和王林,都不看一眼。

在他們的眼裡,兩個普通的凡人,根本冇有任何資格讓他們多看一眼。

就在蘇離與王林行進一會之後,又有數匹駿馬,呼嘯而至。

其中有一匹,眼看就要撞在王林身上,就在這時,那馬上的壯漢,飛快一拽馬韁,一聲急促馬嘶,那馬兒的前蹄頓時高高抬起,向著旁邊斜去。

“哪裡來的瞎子,冇長眼睛?”

馬上的壯漢奔騰過來,手上的鞭子就要對著王林打下。

王林眉頭一皺,就要殺人,卻有一箇中年漢子製止了那壯漢。“你耍什麼威風,快快離開!”

那壯漢輕哼一聲,收回馬鞭,惡狠狠的瞪了王林一眼後,一拉馬韁,疾馳而去。

“兩位小哥,剛纔可曾嚇著你了,我等有要事在身,還望見諒。”

中年漢子對著王林和蘇離開口。

“無事。”

王林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搖了搖頭。

至於蘇離,饒有興趣地看著這些差點就涼涼的凡人。

欲化神,先化凡。

化凡也冇有那麼容易,畢竟總有一些不長眼的傢夥找上門來送死,似乎不死就要自己再作死。

一個凝氣境界都不到的武者居然要鞭打元嬰境界巔峰的王林,這是何等的愚蠢。

好在那箇中年男子還算聰明人,製止了這一切,否則王林的化凡現在就結束了。

“嗯?”

中年男子目露訝色,打量著蘇離和王林,在他看來,王林和蘇離隻是普通人罷了,冇有任何練武的痕跡,但他們的膽色,卻是頗為過人。

中年男子仔細看了蘇離,王林一眼,笑道:“在下呂興,此道隻有一個方向,那就是京城,不知道兩位小哥去京城有什麼事。”

說完他的目光看向王林背後的小框一眼,驚訝道。“莫非小哥是行醫的大夫?”

王林也不辯解,點了點頭。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又一抱拳,隨即向著後邊馳騁而去。

“你現在的身份,成了一個大夫?這聽起來有些奇特。”

蘇離笑著開口,伸手一抓,將王林身體外一點紅色霧狀氣息抓在手裡。

這氣息極為濃重,但卻並不外漏,而是凝聚在王林身體四周,久久不散。

“好多的殺氣。”

蘇離注意著這種紅色的物質,這就是王林這麼多歲月以來殺人產生的殺氣,殺氣日久天長,漸漸化作了戾氣,最終經曆了一番變化之後,成為了對於任何修士而言都讓他們心驚膽戰的煞氣。

這煞氣,一旦可以自主的使用,將會有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力量,甚至在煉製某些法寶的時候,摻雜進去一些,都可以讓法寶的威能大大增強。

“人在修行界,身不由己。殺戮有時候難免會過多。”

王林看著自己周圍的紅色煞氣,神情平靜,對於蘇離這位前輩能夠看出他的煞氣,他倒是不驚訝,因為哪怕到了現在他也看不透這位前輩,說明這位前輩的實力在他之上,能夠看出他的體外煞氣也十分正常。

“我有一道,叫做大殺戮術,倒是能夠完美利用這些煞氣。不過我更期待你自己能夠控製這種煞氣。”

蘇離伸手一點,一些煞氣落入大殺戮術符文之中,這一幕看的王林心神一動,他感覺到自己如果能夠明悟那種符文,或許就能夠踏入化神之境。

化神,化神,化神境界究竟需要怎麼樣才能夠突破,王林突然覺得化神不一定要完全化凡。

“殺戮意境……”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