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什麼是快樂,這是一個問題

-

蘇離與王林行走在人間界的官道上,體驗著化凡的感覺。

不過很快,一隊馬車出現在他們的身後,馬車四周有近百個騎著駿馬的大漢,這些人一個個目光之中顯現精光,太陽穴高高鼓起,顯然是武林高手。

先前阻止了壯漢鞭撻王林的中年漢子呂興,在一輛馬車旁邊,探頭與馬車之上的存在說話。

這官道並不寬,當馬車路過蘇離與王林身邊時,四個大漢阻擋在蘇離和王林麵前,似乎不允許兩人靠近,呂興卻突然目光一亮,來到蘇離與王林的麵前。

“小哥,對於邪風之症,你可有症狀緩解?”

“可是有人病了?”

蘇離看著王林,這一個修道界的老魔如今要真真切切融入到凡人世界,居然冇有破天荒的拒絕,而是問了起來。

可是有人病了?

自然是有人病了。

冇有人生病,呂興也不會來問。

不過呂興說病的是一個丫鬟,但是無論蘇離還是王林,都可以看出那個生病的其實是一個小姐。

那位小姐也冇有得了什麼邪風之症,而是中了毒。

一個元嬰境界的修士想要治療一個生了病的凡間小姐,冇有什麼難度,王林直接將一片樹葉送了過去,這片樹葉之上被他的靈力附著,瞬息之間成了百年柳樹葉,於是有了治病的可能。

“百年柳樹葉!”

一個老者突然目光看了過來,臉上顯現出不可思議的神情,深吸一口氣,看向王林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驚訝之色。“不知知道服用此物可有甚麼禁忌之處?”

“生吃即可。”

王林似笑非笑。

“多謝。”

老者連忙點頭,恭敬的回到了馬車內。

呂興古怪的看了王林一眼,苦笑道:“小哥,不如與我們同路如何?”

王林的目光看向了蘇離。

“可。”

蘇離點了點頭。

蘇離與王林各自騎在一匹馬上,在人世間緩慢的行走。

這是一種新奇的體驗,蘇離已經許久冇有在人間之中行走,過往的歲月他一直高高在上,如今行走在人間,另有一種感覺。

行進了幾個時辰之後,隊伍停了下來,有大漢在護衛,有女眷在嚶嚶嚶雀語,她們說話之間開始籌備食物,更有一些,時而把美目投向蘇離,彼此嬌笑說著什麼。

其實也難怪這些女眷對蘇離側目,蘇離這樣的存在行走在人世間,可謂行走在諸天的神靈,充滿了一股難言的魅力,如果不是蘇離想要試一試化凡,現在這些女人都在他的麵前頂禮膜拜。

“人世間的力量。”

蘇離坐在一顆大樹下,他望著漸漸暗淡下來的天空,心境平和。

穿越諸天萬界,變化的就是一種心境。

在永生大世界,打打殺殺的太多,各種對手太多,往往停歇不下來,如今他的心境平靜平和,望著璀璨的星空。

星空之上是一個個光點,每一個光點,就是一個星球。那些星球之上,也生活著許許多多的生靈。

“這裡的風景很好,我已經有幾百年冇有停下來了。”

王林坐在蘇離的不遠處,也望著星空,在這一刻他的心情也十分的平靜,過往幾百年的殺戮歲月都似乎消散,不過當他平心靜氣之後,體內的靈力居然流淌的更快。

因為靜下來,所以更快。

王林在這一刻,在元嬰的路上走的更遠。

蘇離看著這一幕,也有些稱讚。

因為靜,所以動。

因為慢,所以快。

人世間之中總有一些道理,在這凡間界,那高高在上的掌教王座上,並冇有天地之間所有的道理。

蘇離的這一枚晶體神國流轉,推演著這一小小的道理,不過在他的推演之後,小小的道理就往一種更為恐怖的境地而去。

也就在兩人各自靜下來之後,女眷方向一個雙十年華的少女,穿著一件大紅花襖,手裡拿著燻肉與酒壺,款款走來。

香風撲麵,很快此女便來到近前,把食物放在一旁,對王林說了一聲“謝謝。”

此女正是被王林救治的女子,如今已經恢複了正常,現在送來了燻肉和酒壺。

“兩位先生慢用。”

這個女子好奇地注視著蘇離與王林,總覺得他們的身上似乎有什麼神奇之處,吸引著她,不過畢竟是女兒家,鼓起勇氣來送酒已經很是難得,總不可能繼續在這裡逗留。

“世俗之中的酒,我已經許久冇有喝了。”

一壺酒在前,無論是蘇離還是王林,都可以看到其內全部的成分。

“我也冇有,上一次喝酒是和父母,踏入修行界之後,就很少喝酒了。”

王林見著這酒,似乎勾起了他的一絲心緒,他喝了起來。

蘇離也嚐了嚐,世俗之中的酒對於他來說冇有什麼味道,如果非要封鎖住他強大的神念感知,才能稍微感覺到一絲苦澀。

兩位存在這凡間界望星空,喝酒,而護衛車隊的那些壯漢在喝了酒之後,膽氣大增,跑到一些女眷那裡溫聲細語,尋那求偶之事。

”生命這件事情,很是神奇,一男一女一結合,就能夠誕生生命。如果在一個有輪迴的世界裡,這一件事涉及了許許多多的大道。”

蘇離望著那恨不得在一起鼓掌的男女,笑著開口。

“輪迴?什麼是……輪迴。”

王林聽著這個詞語,莫名覺得有些沉重而玄妙,這一個詞語似乎蘊含了太多太多的道理在其中讓他感覺到了博大精深。

“每個人對於輪迴的想法都不同,曾經我以為輪迴是將我的敵人變成狗,讓他們輪迴成畜生,狠狠的製裁他們,但是後來我發現輪迴是一種希望,是一種改運,是一種推演,因為輪迴推演出最好的未來。當然,你也可以有關於輪迴的認知。”

蘇離講起了輪迴的事。

“輪迴是一種希望?一種改運?”

王林若有所思,他還是覺得太過高深,他麵前的這位前輩顯然境界到了極為可怕的地步,在大道的領悟上還遠遠在他之上。不過往後他會用足夠的時間去領悟種種的大道。

蘇離與王林說著輪迴,卻有其他的漢子過來,邀請一起喝酒。

修士與凡人之間,彼此之間大笑拚酒,後來更是有一些膽大豪爽的女眷也參與進來,其中那位被救治了的小姐,美目常常放在王林身上,在篝火的輝映下,閃動明亮之光,已經在想他們的孫子出生之後怎麼教育的事情,

一直到淩晨之時,一個個才紛紛醉倒睡下。那些女眷,則回到了馬車之中,和衣而眠。

整個車隊,漸漸歸於寂靜,也隻有篝火時而發出一兩聲木頭燃燒的啪啪響動,但是這聲音並不影響休息,反而似乎可以促進睡眠,讓人睡得更加香甜。

蘇離盤膝而坐,他的心中湧現出陣陣平和之意,剛纔與這些凡人喝酒,被他們的歡快感染,蘇離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修行瞭如此之久,幾乎是不敢有任何的耽擱,畢竟永生大世界,人人都是絕世天才,人人都突飛猛進,稍微耽擱一點點,都會被彆人趕超而去。

好不容易修行到了金仙境界,一看到處都是金仙,好不容易修煉到了祖仙境界,進入新的圈子,一看這個圈子之中又全都是祖仙。

哪怕是修行到了元仙,也是不敢放鬆的,因為此時的對手全部成了元仙,甚至還有半聖,聖人。

那些聖人可不會因為你還冇有突破境界就對你手下留情,有的聖人更喜歡扼殺天才。

當蘇離修行到了聖仙境界之後,他的麵前就是至仙皇者,天地同壽的存在,而好不容易修行到了天地同壽,天君的攻擊來了。

這麼多年以來打打殺殺,快樂的確是少了許多,如果單純論快樂,的確還冇有幾次有像今日這樣快樂過。

與凡人喝酒,看篝火陣陣,少了許多心事,也是一種快樂。

蘇離甚至在這一夜徹底睡去,什麼都不想。

當第二天到來之際,他終於醒來,不遠處王林已經在吞吐那天地之間的氤氳紫氣。

而蘇離則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胳膊,這是他修行無數年以來第一次睡覺?

踏入修行之後,基本上不需要任何的睡覺,每時每蘇離,都保持著最巔峰的狀態,根本不可能存在睡覺而被偷襲的事情。

而這一次,他卻睡了一覺。

睡醒來之後,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的確很不一樣。

蘇離的修為本來到了天君境界,號稱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無所不曉,但是連睡覺都冇有睡過,連做夢都冇有做過,怎麼可以說是無所不能呢。

體驗體驗,彆有一番滋味。

遠處車隊中的眾人,一一甦醒,這時,始終在馬車上的隨行郎中,也就是那個老者,從馬車上走了下來,深深的吸了口氣後,在一處空地上活動拳腳,打了一套拳。

看上去比起羽化門的鬆鶴萬壽拳差了不少,不過這一套也有強身健體的作用。

那位老者去尋找王林,問百年柳樹葉的事情,不過王林的境界身份,可以當老者的爺爺,老者想要旁敲側擊,那根本不可能。

倒是那位被王林救治了的小姐,似乎已經愛上了王林,眼中流露出愛慕的光芒。

“修行中人往凡間走一遭,那些凡間女子隻能黯然情傷了。”

蘇離對於這一切洞若觀火,修行界的修行者自有一種奇特的魅力,根本不是凡間界的凡人可以抵擋的。

凡人愛上修士,不是一件好事。

王林也知道這樣的道理,他的年紀做女孩的老祖宗都夠了,怎麼會去打擾女子的生活。

一路行走來,京城已經目之所及。

蘇離的目光看向四級修真國凡人的都城,也冇有什麼神奇之處,雖然說也有一些修士,最厲害的也不過結丹境界,其他的都是築基境界。

“我等告辭了。”

在踏入都城之後,王林與那位小姐告辭,與蘇離一道來到了城西一處較為偏僻的地方,租下一間不大的店鋪。

若要化神,先要化凡,體悟人生,感悟天道,這是王林思索想要突破化神境界的辦法。

至於蘇離,也想在凡間界感受到不一樣的氣息,所以他也來到了這裡。

所謂小隱於野,大隱隱於市,蘇離這位無上存在此時便隱匿在這繁華的凡人京都內,與他一道隱在這裡的還有王林。

蘇離望著京城之中,眾生百態,注意著這一切,一股股畫麵在他的周圍浮現。

那是眾生意,紅塵意。

至於王林,卻冇有注意到京城,他的右手中多出了一把刻刀,在一個木頭上麵一刀一刀的刻畫起來。

漸漸的,王林在刻畫中,依稀找到了已經逝去了幾百年的親情,一刀刀的刻畫之中,他彷彿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長久居住的小山村。

他的體內靈力,也驀然間運轉起來,順著他手中的刻刀,漸漸融入到木雕之中,越來越深。

一塊木頭,在不斷的變化,最後化作了一個木雕,這木雕所刻,是一個麵露和藹微笑的中年男子。

此人身穿粗布衣衫,尤其他的雙手之上,更是充滿一道道細微的粗痕。

這木雕雖然顯得有些粗糙,但是似乎蘊含有靈性,陣陣靈力從其中擴散而出。

這是王林的父親,在許多年前壽終正寢,這一生活了九十有餘,也算是不錯。

沉默了許久,王林把木雕放在一旁,又拿起一塊木段,整個人沉浸其中,一刀一刀刻畫起來。

一夜過去,他又雕刻了一箇中年婦人,這位婦人的神情也十分慈祥,雙目看向遠處,似乎在等待遠去的孩子回來。

這是王林的母親。

也是壽終正寢。

時日,緩緩流逝,王林的雕刻,始終冇有停止,他回想著自己記憶,手中冇有任何停留,於是店鋪之中,多了許許多多的人,這些木雕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各種動作均有。

這些木雕的人物,全部都是昔日王林所在山村的居民,他們全都壽終正寢,不過在王林的手中再一次出現。

過往已經不再重來,王林隻有靠著回憶,才能夠讓他們再現。

又有一頭蛟龍被王林雕刻了出來,這是他過往歲月在修魔海遇到的魔獸,被他重新塑造了出來。

又有一頭鐘鼓,長得好像是烏龜,但是十分凶狠,而且力大無窮,也是修魔海的凶獸。

又有許多頭凶獸,被王林塑造了出來。

還有幾百幾千修士,各個長得十分猙獰,每一個修士都透露著一種怨氣,是被王林斬殺的修士,如今被塑造出來,依舊有十分濃鬱的怨氣。

“居然已經過去了這麼久。”

王林越雕刻,就越有一種奇特感覺。他感覺到時間彷彿倒流而去,回到了過去的艱難歲月。

“你殺的人,倒的確挺多。”

蘇離也在做一幅畫,目光一瞥場中木雕之中透露出的殺氣,悠悠開口。

他的這幅畫,上邊顯現的人更多,居然是整個都城的生靈,還都可以靈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