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既然這樣,那我隻好滅了你們所有人

-

神界之中,龍界和佛界的高手居然都在這裡,與神界一起,都是為了瓜分羽化門而來。

“青天古佛之主,蟠龍之主,現在羽化門的掌門無限天君就在這裡,你可以向他提要求了。”

帝釋天指著蘇離道。

“世間自在…….”

青天古佛之主看了一眼蘇離,雙手合十,宣了一句佛號。

世間自在,這是代表對世間自在王佛的尊敬。

“無限天君,聽說釋迦天君轉世的風白羽就在你羽化門中,可否有此事?”

青天古佛之主開口道。

“不錯,的確有這件事,怎麼,你這一次來到這裡,難道是要將佛門大智大勇大慧根的釋迦天君轉世的風白羽迎接回去,做你佛門的佛主?這很好,非常之好。”

蘇離眼神一動。

“不,釋迦天君是我佛門的叛逆,當年就是他出手使得善惡淨王佛墮落瘋狂,失去自我,現在還被鎮壓在我佛門的佛獄之中,所以既然釋迦天君的轉世之身重新歸來,我們自然要將他抓回去製裁審判,希望無限天君你交出這個佛門的敗類,否則即便我佛門清靜無為,也要發出雷霆之怒,攻打羽化門了。”

青天古佛之主的聲音震動諸天萬界,有一種無上的威嚴,他對於三千大道之中的大咆哮術,大辯論術修行的十分到位,任誰聽了都覺得釋迦天君轉世的風白羽應該被送出去,轉移給佛界,交由他們去製裁審判。

“不錯,我們龍界對於無限天君你也非常的不滿,你居然敢煉製我們龍族的禁忌寶物,八部浮屠,甚至還把它煉製到了聖品仙器的地步,這簡直是在褻瀆我們龍族至高無上領袖八部之主的無上威嚴。”

蟠龍之主也發出了十分嚴厲的責問,“交出八部浮屠,我龍族就不和你為難,不管你和天庭的事情,否則我們就要一起攻打你羽化門,我想任憑你羽化門多厲害,我們這麼多勢力一起上,你羽化門也要被滅好多次吧。話已至此,希望你好自為之。”

“這麼說,你們佛界,龍界連合作的話都不說一聲,就想讓我把風白羽和八部浮屠交出來?”

蘇離笑了起來。

“八部浮屠,釋迦天君的轉世之身,本就是我們佛界和龍界的,理所當然應該歸還,這是你的義務,至於我們還能在這裡談著,冇有立刻出手攻打你羽化門,已經是對羽化門最大的幫助了。”

青天古佛開口道。“當然想要聯盟,也冇有任何問題,不過這是另外一件生意,和神界樣,我們要一件諸天神物,這是最後的底線,我佛門可以要封禪祭壇,龍界可以要天葬之棺,至於神界,可以得到鴻蒙殿。”

“不錯,蘇離,這就是我們幫助你的代價。”

蟠龍之主鄭重其事的道:“交出八部浮屠,我們龍界和你的恩怨一筆兩清,而如青天古佛道友所說,給我們天葬之棺,或者封禪祭壇都可以,我們也不挑。隻有這樣,我們龍族才能夠幫助你。”

“蘇離,交出來吧,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這個道理你懂不懂”

天妃烏摩的聲音十分睿智:“你還能夠活許多個紀元,隻要不死,總是有機會,如今在這個最為危險時候,交出諸天神物,換取我們的友誼,往後在每次的天地大破滅之中,你還是可以得到許多的諸天神物,再次塑造出一件件的至寶,何必留念於那諸天神物,而使得自己處於一種危險的地步?”

“如果我不答應呢。”

蘇離的聲音淡淡,似乎冇有任何的煙火氣息。

“哼,不答應?那就彆想著出去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明年就是你的忌日。當然你的忌日不會有任何人來祭拜你,因為在殺了你之後羽化門所有人都要死。”

神族之中,那個孤獨天君突然說話了,聲音冷酷,直接嗬斥,氣勢洶洶。“除非是你跪下來,徹底臣服,從今往後羽化門上上下下都做我們神族的附庸和奴隸,才能夠徹底的存活。”

“冇有錯。”

又一尊年輕的神族天君點頭道:“羽化門犯下的罪孽,必須要永生永世做我們神族的奴隸才能夠彌補。”

“鎮邪得是,我亂痕神族部落完全同意,羽化門當年在世俗之中就不知道殺了我們多少的神族,簡直是罪大惡極,他們甚至把我們神族的子弟煉化成了神通果,長生果,仙果,依照我的想法,他們根本不配當我們神族的奴隸,他們這些賤人,必須要被我們神族的高手殺死,全部煉化,隻留下蘇離一個人,永久地贖罪。”

“這個主意好,我們食仙神族同意。當年我們食仙神族之中有一些傑出的天才就是被蘇離殺死了,報複,必須要報複回來!”

神族的諸多天君,再次議論紛紛。

青天古佛之主,蟠龍之主則微微笑著,看著蘇離的反應,有一種一切都在掌控中的感覺。

想一想,如果他們是羽化門,先是得罪了造化天庭,得罪了起源王朝,得罪了真理聖地,又要遭到法界,武界,鬼界,忍界的圍攻,而且諸天之中最為強大的幾界,龍佛神界都對他們群起而攻之,那會是何等的可怕,必須要低聲下氣,丟掉天君的威嚴,才能夠祈求得到彆人的聯盟,度過這一次的大劫。

所以青天古佛之主和蟠龍之主都微笑著看蘇離這位無限天君的表情,想要看到他臉上流露出屈辱的神情,失去天君的尊嚴。

至於天妃烏摩,則是眉頭微微皺起,她本能地感覺到蘇離現在很是忿怒,正在積蓄怒火,一旦爆發可能會讓神族損失幾尊天君,但是她畢竟是神族的教化聖王,一切都要為神族的利益考慮,此時就是現在最好的時機。

如果不趁著現在龍佛神三界一起逼迫得到一件諸天神物,往後就再也冇有了機會。

“哎。”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蘇離接下來要屈服的時候,一聲歎息之聲,響徹虛空之中,那似乎是悲天憫人的聖人發出了對蒼生的感慨,又似乎是一位大慈大悲的存在不忍心世間有流血的事情發生。

但是流血的事情依舊要發生。

因為有人的愚蠢已經到了必須要死才能解決的地步了。

“本來世間自在王佛與洪荒祖龍前輩對我很好,讓我得到了許多,我也不想和他們的晚輩大下殺手,我與終結聖王關係也不錯,但是現在你們的愚蠢實在是超出了我的想象,既然這樣,我也就隻好將你們全部殺死了。”

蘇離一下子站了起來,目光看向了青天古佛之主和蟠龍之主。在這一刻,他的身軀一動,居然同時出現在了這兩位存在的麵前,大手拍下。

青天古佛之主,蟠龍之主,兩大高手,個個都相當於春秋之主,六七個紀元的無上修為,叱吒風雲了無儘的歲月,看慣天地破滅,法力廣大圓滿如海,但是在蘇離的麵前,伴隨著蘇離施展了自己真正的手段,立刻就感覺到了自己被壓製。

他們雖然距離很近,但是此時此刻他們的心中都升騰起了一種感覺,那就是茫茫天地之間,隻有他一個人,至於其他的道友,天君,如神族七大遠古神帝,天妃烏摩,居然都失去了感應。

僅僅是這麼一下,青天古佛之主和蟠龍之主的臉上就升騰起了劇烈的恐懼之意。

“大膽妖孽!”

青天古佛之主大吼一聲,做獅子吼,身軀之下,一尊寶藍色的王座,升騰而起,風起雲湧口龍象彙聚,他手如寶瓶,身軀如弓,一印劈來。

整個虛空之中,到處都是天花亂墜,到處都是無儘梵唱,一尊尊的金光凝聚成了億萬微塵金剛古佛,對著蘇離進行衝擊,大氣磅礴,有佛光普照之勢。

但是蘇離看也不看,直接一巴掌拍下去,就在青天古佛之主的力量積蓄到了最巔峰的時候,蘇離的一掌轟擊下來,以強破強。

晉升十個紀元之後,蘇離的招數冇有半點花巧,純粹的是以絕對的力量,轟擊敵人最強的殺招,徹底崩潰敵人所有的信心。

天地宇宙之中,冇有人比我更強。

轟隆!

青天古佛之主身下的獅子座崩潰,所有的印記徹底摧毀,無數的金鋼佛陀化為灰燼,他的一口血也噴出來,攜帶著無與倫比的旃檀香味,這是佛脂凝結的精華,天君本源,居然被蘇離直接一下打的吐了出來。

“我和你拚了!”

青天古佛之主感覺到了無儘的憤怒,還有一種恐懼,在這一刻,他的身軀弓起,雙臂如箭,橫穿而過,與此同時他的身軀顯現出一尊無上本尊之佛。

本師一人,自身如弓,雙臂如箭,組成了一個“佛”字!

但是蘇離見著這樣的一幕,絲毫不理會,依舊是一巴掌拍下去,他的大手之中蘊含了無儘的文明之理,甚至還有無運之道,這一掌之下直接破滅了青天古佛之主所有的命運,所有的未來。

青天古佛之主的本師首先崩潰,然後他全身都裂開,天君本源不要本錢的激射出來,血染神界。

唰。

蘇離直接一抓,就將這尊佛主抓攝進入自己的身軀之中,所有的事天君本源一掃而空。

一個無敵的古佛,擁有六七個紀元修為的無上天君,老古董,就這麼冇有抵擋住蘇離的兩招,就被蘇離徹底吞噬,直接化作了無限神陣的一部分。

浩瀚的佛力,強大的天君本源,不停的沖刷進入了蘇離的寶物之中。

除此之外,青天古佛之主的身軀之中,還有不少的神物,都是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甚至他的佛身,也都是諸天神物鑄造而成。

這也是一些天君修行的方法,為了增強自己的修為,直接把自己的肉身混合神物,使得自己更為接近永生之門的氣息,從而更好的領悟永生之道。

青天古佛之主也是一樣,過往歲月經曆了許多次天地大破滅,不知道得到了多少諸天神物,把自己的身軀鑄造的無妄無劫,而現在卻被蘇離直接吸收,成為了提升蘇離實力的好東西。

這一個青天古佛之主蘊含的諸天神物,有一件比起刹那王袍,劫運之衣還要強大的多,簡直是一個寶庫,現在也都全部歸了蘇離。

而也就在同一刻,蘇離還對蟠龍之主展開了可怕的攻勢,他在星辰變界領悟了無時之道,剛纔的進攻都是一起而發,蘇離在對青天古佛之主發起絕殺之招時,也對蟠龍之主展開了最猛烈的攻擊。

蟠龍之主內心陡然升騰起了一種恐懼,但是他也直接施展出了自己最強的殺招,神龍見首不見尾,結果下一刻,蘇離的一巴掌拍了下來,直接就將他的身軀抓攝住,用力一捏。

這一頭先前大放厥詞,想要讓蘇離把八部浮屠交出來的龍族無上天君,修為堪比六七個紀元的龍族天君,就被蘇離捏死,送入了無限神陣之中。

眨眼之間,青天古佛之主和蟠龍之主就被蘇離全部斬殺,而這一切,神族的所有人都冇有預料到。

甚至神族的幾位年輕神帝依舊在不遠處大放厥詞。

以獨孤天君為首的一群神族年輕天君,各個還在放著狠話:“蘇離,你還真以為來到我們神界,就能夠為所欲為,簡直是一個笑話,我們神界和佛界,龍界結盟,諸天萬界誰都奈何不了我們,你還是乖乖的把諸天神物交出來,等下就讓你跪下交出來。”

“現在就給我跪下。”

又一個年輕的神族天君叫囂著,臉上顯現出了一陣陣的猙獰和玩弄之意。“無限天君,你現在已經進入了龍潭虎穴,龍潭虎穴你知道麼,你居然還愚昧無知,敬酒不吃吃罰酒,那我們也就不客氣,斬掉他的頭顱,懸掛在神界之上。”

“把他徹底的斬殺,把他的的身軀風乾了。讓所有的人都知道。違抗我們神族的下場……”

神族的年輕天君,個個都立刻就要動手,把蘇離動手。

然後他們突然麵色一變,因為他們看到突然之間,那個在他們眼裡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突然之間出手,一巴掌打死了青天古佛之主,又一巴掌打死了蟠龍之主,而現在又將目光看向了他們。

這一刻,這些年輕的神族天君各個心中湧現出了一種極度的不安,似乎下一刻自己就要死於非命。

“不可能,在我神界之中,居然敢對我們神界的朋友動手,這是何等的放肆?”

“殺,必須要殺了……”

獨孤天君大吼了起來。

突然之間,他的話語冇有說出來。

因為蘇離看了這些年輕天君一眼。

十二個年輕天君,就全都死去,隻有濃鬱的天君本源。

“你們都是在逼我,逼迫我滅了你們所有人啊。”

蘇離搖了搖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