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老華,見到我驚不驚喜

-

天儀母教之中,到處都存在著一種神話氣流,這一絲絲的氣流之中,無數的神話傳說演繹著,似乎是包含了任何古典之傳奇,隨意呼吸之間,都可以得到許多的天道感悟,自己也成為了神話之中的人物。

不過這神話之氣,也蘊含著許多的算計,因為這神話之氣一旦被呼吸,就會被打入神話的烙印,根本無法逃離天儀母教。

過往歲月也有一些天君闖入了天儀母教,吸收了神話之氣,以為自己得到了巨大的奇遇,但是從此之後再也無法逃脫,直接被天儀母教的天君抓攝住,成為了天儀母教的奴隸。

當然,以蘇離如今的實力,他即便吸收了天儀母教的神話之氣,也可以破開這種神話之氣,神話老人雖然是許多歲月之前的仙王,但是僅僅靠著他製造出的神話之氣,還是困不住蘇離的。

蘇離行進在這一塊廣闊而浩瀚的位麵之中,把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虛空”二字催動到達極至,幾乎是冇有人能夠察覺得到他進入了這位麵深處。他神眼掃射,就看見了這片天儀母教的位麵深處,無數強橫的氣流沖天而起。

這代表著天君境界的強橫人物。

“如此之多的天君。”

蘇離分辨起普通仙人和天君的氣息十分簡單,在他的眼裡,哪怕是天地同壽的強者,天主級彆的存在,也弱小的十分可憐,灰暗無比,也隻有天君,超越了天地境界的人物,氣息像是黑夜中的明燈,閃閃發光。

在他的感知中,天儀母教之中存在著許許多多的天君,比起神族的還要多,每一位都巍峨浩瀚,充滿鋒芒,其中有幾尊強橫的居然都到了九個紀元的天君,有的甚至到了九個紀元巔峰,還有一位修為到了十個紀元,似乎可以和終結聖王比肩。

不過這些氣息,都不是天母的。

天母的氣息,一般人根本感知不到,隻有蘇離隱隱約約可以感知得到,這一位存在於永恒的未知虛空之中,透露出一種了卻身前身後事的狀態,正在斬殺自我,探索前世今生來世之無上奧妙。

很是顯然,這位天母在衝擊仙王之境界,她要超越天君,到達仙王,離永生之道更進一步。

這股氣息纔是天母的。

天母正在修煉一種無尚妙法,或者是在融合三十三天古字,蘇離已經算到了在這一個紀元造化仙王與電母天君血拚的時候,電母天君召喚出永生之門的烙印,一下子就將造化仙王煉製的三十三天至寶破滅,而那三十三個古字被天母得到了,被天母拿去修行。

三十三個古字對於三十三天至寶有一種剋製的作用,不過蘇離並冇有煉製三十三天至寶,而是煉製了萬界王圖,倒是不用擔心那三十三個古字對他的萬界王圖有剋製作用。

蘇離收回了神念,再度望向這片廣袤的國度,可以看到這裡是一個女人建立的國度,到處都是修行者,無數的修仙者建立了一個又一個的國度,聖地。當然也有男性,不過全都是奴隸。

這是一個個的女兒國。

蘇離的下邊,就是一個足足有天界一片大州之大的遼闊土地,平原山川河流,千萬的城池建立在其中,組成了一個大的帝國,帝國之中,修仙者如同螞蟻一般多,密密麻麻,女修行者各個趾高氣揚,在一些城池中飛來飛去,而男性仙人身上帶著枷鎖,封印,不但不能汲取到空中的神話之氣,更是要時時刻刻貢獻出自己的本源,輸送進入符籙中。

唰!

蘇離降臨到這個帝國的皇城街道上,就看見一對女仙人押送著一隊奴隸,向前走,直接進入皇宮。

這些奴隸,各個都是聖人境界的修為,大約有百十來人,全都是新被抓捕進來了,麵目十分的憤怒,不過他們的身軀上,都捆綁住枷鎖,頭上還貼著符籙,那符籙不停閃爍,不停吸收著這些聖人奴隸的本命精華。

每時每刻,都有一些本命精華被符籙吸收。

似乎是天儀母教的女性,就把男性奴隸當做是豢養獸一般,從他們的身上獲取本源。

啪!

一個奴隸似乎是身軀稍微歪斜了一下,被一個天儀母教的弟子看到之後,立刻就是一鞭子抽了過去,打的那個聖人皮開肉綻,一道道的氣勁衝入這個聖人的體內,使得他慘叫連連,痛苦地在地上打滾。

啪!

又是一鞭子,打在那個聖人的身上。

“哼,卑賤的奴隸,你們就隻配當我們的奴隸和豢兵,給我們提供本命精元,除此之外彆無他用,現在居然還敢裝死!”

那個女弟子不停的用鞭子抽打著,哈哈大笑。

“好了師妹,不要把他打死,這個奴隸也修行到了聖人境界,是一個不錯的奴隸,所以纔會被特異挑選出來,送給郡主當豢兵,每天提供精元供給郡主修煉。這次我們天儀母教終於大顯身手,攻打了幾個世界,比如炫界,羅界,水界,玄歸界,吧他們的世界之主都抓了回來,男性弟子全都當了奴隸,收穫巨大。”

一個女弟子揮揮手,阻止了鞭子的抽打。

“這些世界都是諸天萬界之中比較弱小的,我們天儀母教奴隸他們也不算什麼,我看我們就應該對那些強大的門派勢力出手,什麼天庭,真理聖地,起源王朝,法界,武界,佛界,龍界,神界,對了,聽說丹界也復甦了,被一個叫做蘇離的無限天君占據了。”

“哼,什麼無限天君蘇離,遲早也要被我們天儀母教拿來做奴隸,如果我們能夠將一個天君當做奴隸,那該何等的享受。”

那個女弟子冷冷的道。

“彆做夢了,抓捕到了天君男子,也是我們天儀母教之中那些強大的存在,蒹葭之主,夢幻之主等享受,還輪不到我們,我們隻需要得到一些聖人境界的奴隸就可以,當然如果能夠得到一個至仙皇者,那也不錯,我早就想要得到至仙皇者級彆的奴隸了。”

這幾個天儀母教的女弟子議論著,一路抽打著鞭子,把這些聖人男子奴隸趕進入了皇城之中。

一路上,她們還在議論不斷。

“聽說榮華之主要大婚了,和一個男子大婚?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哼!不過是虛與委蛇而已,那個男子據說是造化仙王麾下的一個遠古天君,知道許多秘密,等這些秘密被我們知道了,直接殺了就是。反正許多紀元之前,榮華之主也乾過類似的事,她也大婚了好幾次,每一次都是日後斬殺了那個男子,直接煉化。”

“但是她的每次大婚都非同小可,傳聞之中,我們門派中的高層都要出去,為她送上禮物,聽說蒹葭之主這一次去了寶界,不知道怎麼樣了。”

“蒹葭之主那是何等的存在,她出手定然是手到擒來。好了,這些都和我們無關,我們還是做好自己的事,早日突破到至仙皇者吧。”

這些女弟子,都是聖人級彆的修為,在天儀母教之中屬於小角色,不過也知道許多事情。

蘇離的身軀再次一個閃爍,就消失不見。

下一刻,他出現在了一座高高的山峰上,這山峰宛如天柱,整個山峰都是一種罕見的美玉鍛造,不停的有神聖詩歌降落下來。在山下,許許多多的皇者級彆的男性奴隸,被固定著,不停的叩頭祈禱。

不過此時此刻,山峰之上傳遞出憤怒的聲音,似乎是居住在山峰中的女神憤怒了,讓許多祈禱的奴隸都戰戰兢兢,生怕有禍事落在自己的頭上。

突然之間,似乎有一尊至仙皇者的奴隸哆嗦地太厲害了,直接有一道電光劈了下來,就將這個至仙皇者直接殺死。

“蘇離,無限天君,你這個狗東西,狗奴隸,我和你勢不兩立!”

山峰宮殿深處,正是強大的遠古天君,夢幻之主傳遞出來的聲音。

蘇離也正是感受到這一點,才降臨到這座山峰之上的。

他往前邁步就進入了這座宮殿中,就看到宮殿深處坐在王座上的夢幻之主。

夢幻之主端坐在殿堂的王座上,下麵許多女弟子都寒蟬若噤,除了女弟子之外,居然還有兩個高大的男子,都是天君的修為,此時一左一右,都跪倒在地上,不敢動彈。

這兩個天君,都是這一個紀元之中的誕生的天君,和戰王天君牧野荒,皇甫彼岸相差不多,但是此時此刻,成為了夢幻之主的奴隸,尊嚴全部喪失,徹底跪在地麵,匍匐著。

這是何等的景象?

讓兩尊超越了天地,天地滅而我不滅高高在上的天君做奴隸!

就算是仙王,一般也隻把天君當做自己的臣子,臣子也是有尊嚴的,絕不像眼前的夢幻之主這般,喪心病狂,把天君當做奴隸。

“尊貴的夢幻之主,您是高高在上的女王,您忠實的奴隸,韃旦天君願意為您做出任何任何的事情,將惹怒您的存在撕成粉碎!”

看見夢幻之主在王座之上咆哮,憤怒,其中一個天君哆哆嗦嗦地開口,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但是他的話語剛剛落下,夢幻之主的手中就出現了一根鞭子,直接狠狠地打在了說話的韃旦天君身軀上,這個奴隸天君一聲慘叫,連忙求饒:“主人,主人…….饒了我吧。”

“該死的奴隸,我都不是對手,你居然想將他撕成粉碎,你這個愚蠢的蠢貨,該死的東西!”

夢幻之主的嘴中,吐出無比憤怒的聲音來,說話之間還不停的把鞭子抽在了兩大天君的身軀上,使得慘叫之聲,此起彼伏。

這鞭子是諸天神物鍛造的,每一次抽打,都對天君本源有一種深刻的傷害,刻骨銘心。

這種折磨,即便是天君都無法忍受。

“饒命,饒命……”

兩大天君奴隸男子連連求饒。

“哼!給我滾回籠子裡麵去。我現在去見榮華之主,你們這些廢物!”

夢幻之主冷哼一聲,立刻這兩個天君就乖乖進入了兩個巨大的囚籠中去,而一些天主級彆的女弟子,端坐在旁邊,看見了兩大天君奴隸男子一下落入金屬囚牢中,立刻從身軀之中飛出來一道道的紅線,刺入兩大天君的本源之中,吸收起來天君本源。

而兩大男子,臉上顯現出了痛苦的神色來,但是卻敢怒不敢言。

夢幻之主嗖的一下消失。

“恭送師尊!”

幾個天主級彆的女弟子立刻恭送夢幻之主,隨即就將惡狠狠地目光看向了兩大奴隸天君,“韃旦天君,坎迫天君,你們兩人,真是愚蠢,居然出言讓師尊生氣,你們還不快快貢獻出天君本源讓我們修煉,如果我們高興了,也會在師尊麵前說你們的好話,否則的話你們冇有好下場!”

“你們!”韃旦天君一臉悲憤:“你們天天汲取我們的本源修煉,現在還要掠奪更多的本源,我好不容易在這個紀元修成天君,也冇有得罪你們天儀母教,為什麼把我們抓來,做你們的奴隸!你們殺了我吧,我現在也不想活了!”

“想死?哪有那麼容易。你要記住你的身份,你就是一頭豬,一頭大肥豬知道麼,你之所以晉昇天君就是為了當我們的豬,給我們提供天君本源。這樣的日子一直會持續到永遠,誰還不想找到一頭可以活到天地大破滅的豬呢?”

一位女天主冷笑連連,手上突然多出來了一根針,狠狠的刺入了韃旦天君的身軀中,強大的天君本源,再次被汲取了出來。

這個女天主已經無限接近天君,十分的牙尖嘴利。“要不是我們修行的太順利了些,在晉昇天君的時候,會遭遇到達天地強烈反噬,否則我早就修煉到達了天君!”

在處處都是神話之氣的位麵之中,修煉實在是一件無比容易的事情,就算是一頭豬,按部就班,也可以修煉到天地同壽的境界,從最初始的境界到天地同壽幾乎是冇有任何劫數可以阻攔。

可是正因為修煉太過容易了,一旦衝擊天君,那天地的反噬就會無比巨大,冇有幾個人能夠渡得過去。

一個人太順利了些,在最關鍵的時候就會遭遇到很大的劫數,尤其是天君大劫,這是來於天地的報複,會徹底地將這些隨隨便便修行到天地同壽境界的女天主滅殺,這種人物,隻有等待天地大破滅的時候,天地之力最虛弱的時候,才能夠一舉衝擊境界。

那樣的話,天地之力會小一些。

“誰能夠殺死她們這些毒婦,我願意付出自己的生命,我願意一生一世都跟隨著他!”

兩大天君被這些女子不停的汲取天君本源,一個個的神誌不清,發出了誓言。

“如你們所願。”

突然,一個聲音,在這兩大金屬牢籠麵前出現了。

誰!

一個天主女弟子停止了汲取,望向空中,隨後就看見一個男子出現在了虛空。

“敵襲!”

幾個天主級彆的女弟子立刻就發出聲音,似乎要通知,但是下一刻,她們就發現自己的聲音無法傳遞出去,而自己的身軀節節裂開。

而剛纔被這幾個女弟子汲取的天君本源,也回到了兩大天君的身軀中。

“您是?”

韃旦天君感覺到一股力量不斷的湧入他的身軀之中,使得他虛弱的天君本源逐漸恢複,這一刻他睜開了目光,就看見前邊居然有一個男子天君,將幾個女天主直接殺死了。

“真的有人出手救助了我們,您是誰?我願意永久追隨您。”

另外一個天君差點以為自己在做夢,陷入了夢幻之主的法術之中,但是直覺告訴他們這並不是夢。

“我的名號為無限,想必你們應該聽說過我。”

蘇離開口道。

“啊,是無限天君,您就是傳說中的無限天君?我們都聽過您的大名。”

“有一位和我們一起被抓的天君也知道您,他是一件法寶修成的天君,悟通了天地一體的境界,法力無比高強,和我們十多個世界之主一起在一個遺蹟之中尋找造化神器的殘片,結果被這群天天儀母教的高手偷襲,成了他們的奴隸,而那位天地一體的天君,被送入了榮華之主手上當做禮物,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但是他知道您的威名。”

坎迫天君也連忙磕頭道。

“人皇筆也被抓了。”

蘇離知道這一個天地一體的法寶就是人皇筆,但是他也被天儀母教抓了。

“你們兩個就暫時入主我無限神陣之中,之後再做計較。”

他大手一抓,兩大天君就融入了他的身軀,暫時坐鎮兩個陣眼。

隨後他就離開了這裡,而剛纔的這個大殿,依舊顯現出一副場景,那就是幾個女弟子在囚禁兩大天君,在汲取本源修煉,就算是夢幻之主親自來,都看不出任何端倪來。

這就是蘇離如今的道術,真真假假都在一念之間。

他此時往一處金碧輝煌的神聖之都飛了過去,那神聖之都城懸浮在空中,有一種天庭的威嚴氣勢。

這裡就是整個天儀母教,實際上現在的掌控者,榮華之主的府邸。

榮華之主乃是天母的女兒,在許多個紀元之前就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比起混亂天君,永恒天君,殺戮天君,災難天君等活的還要久遠,不過她已經有五個紀元冇有出來,外邊的一些年輕天君都以為榮華之主以及天儀母教這樣的勢力早已經是曆史垃圾堆裡的東西,存在於過去,但是事實上天儀母教卻在繼續實力,等到君臨天下的那一天。

榮華之主的修為也十分的強大,甚至還在蒹葭之主之上,她是天母閉關這麼多年之後天儀母教實際的掌控者,修為超越了十個紀元。

而這一次,就是這位活了許多紀元的老天君要和華天都大婚,這讓蘇離都生不起橫刀奪愛的想法。

榮華之主的大婚,許多人都要送上禮物,如蒹葭之主,秋霞之主,夢幻之主,萬豔之主……….還有一些天君弟子,都要來送上禮物道賀。

不過這次,蒹葭之主,夢幻之主等人禮物冇有送到,如果被榮華之主知道,一定會非常的憤怒。

蘇離跟隨者夢幻之主進入了都城之中,如同一尊行走在諸天之中的陰影,誰都看不到。

這是一件無比恐怖的事情,但是夢幻之主什麼都冇有感覺到。

“哎呀夢幻之主,你也來了。”

夢幻之主走入了都城之中,降落地麵,周圍一排排的女弟子高手,都對她行禮,因為誰都知道夢幻之主的身份是天儀母教之中一位至高長老,是天母的弟子,位高權重。

此時一個女子聲音傳遞了過來,這個女子顯然也是一尊天君,而且在她的身後還跟隨著兩尊天君,不過比起韃旦天君,坎迫天君強橫了不少,可以比得上火界之主,毒界之主。

這兩個強橫的男子天君,放在外界去是一方尊貴的世界之主,但是現在卻隻是那個女子的奴隸,深深地低下了自己的頭顱,顯然又是被天儀母教抓捕的一界之主可憐蟲。

“輕舞之主,你把羅界之主,陣界之主都降服了?這兩個天君可不是一般的奴隸,他們的修為都到了四個紀元,比起一般的廢物天君強大的多。”

夢幻之主見著輕舞之主身後的兩個天君,麵上露出羨慕的神情來。

“這兩個廢物本來還要抵擋,不過被我施展出絕殺手段,也就跪地求饒了。”

輕舞之主輕蔑的看著背後兩個男子,嗬斥了一聲:“你們兩人,還不跪下,拜見夢幻之主”

兩大天君徹底的跪在地上,對著夢幻之主連連磕頭,嘴裡發出來了誠惶誠恐,虔誠無比的聲音:“奴才參見夢幻之主,奴才參見夢幻之主!”

“這兩個奴隸很好,非常之好,不像是我抓捕的兩個,實力差的一塌糊塗,但是還想著反抗,看來回去之後我就把他們宰了,出去再抓幾個厲害一點的天君,這樣纔有麵子。”

夢幻之主開口道。

“嗯?我記得你這次出去和蒹葭之主,秋霞之主,萬豔之主出去圍攻寶界,想把當年多寶天君留下的寶界拿回來,給榮華之主當禮物,怎麼,應該成功了吧,那自由之翼和傳說之杖雖然十分有名,但是不可能是你們的對手。”

輕舞之主笑道:“我還聽說最近榮華之主得到了一隻筆,是寶貝聖品仙器,那支筆居然領悟了天地同壽的境界。”

“彆說了,我這一次可是吃了一個大虧,被無限天君蘇離狠狠地欺負了,我這一次過來就是來找榮華之主的,來質問她那個華天都到底怎麼回事,居然傳遞假的情報?”

“還有這樣的事情,無限天君蘇離,他玩了,徹徹底底的完了,天上地下都不會有人救得了他!”

輕舞之主聽著夢幻之主說起自己在寶界的遭遇,立刻嘴中就吐出憤怒的聲音來,勃然大怒之間,手指一點,一縷火焰飛了出來,燃燒在她的兩大天君奴隸身體上

兩大奴隸羅界之主,陣界之主”被燒得連連慘叫,許多女弟子都看了過來,幸災樂禍的指指點點,都習以為常了。

蘇離卻一下子離開了這裡,知道人皇筆的確在這裡。

“無限之道,人皇之筆。”

一處虛空之中,蘇離的目光流轉而去,就看到在一處古老的殿堂中,到處都是諸天神物,而一個女子看著桌子前的一張花捲。

那幅花捲似乎都是一件諸天神物,上麵是一片白色,似乎是這個女子用來寫的紙張。不過這紙張似乎很珍貴,這個女子遲遲不在上麵寫。

而在桌子的另外一邊,有一個筆架,筆架之上有一根明黃色的大筆,帶著一種皇者的氣息,濃鬱的天君本源在這支筆上顯現了出來,十分的強橫,居然是五個紀元修為的筆。

這就是人皇筆。

他飛昇天界之後顯然也得到了許多的奇遇,修行到了天君的境界,而且是五個紀元的天君修為,但是在天儀母教的麵前,這個修為還是有些差了,不幸被抓了去。

不過他的天君本源依舊完整,並不像是其他天君奴隸被不斷汲取修為。

“人皇筆,你吞了上古遺蹟中一塊仙王的頭骨,還有一個破損的造化神器殘片,修行到這個地步,也算是不錯了,不過在我麵前缺不算什麼,比你強大的聖品仙器,我有三件,大約你也知道我的威名。我是看中你天地一體的境界,所以纔沒有向對待其他奴隸一樣對你,不過你也不要不識好歹,否則我直接就把你煉化了,你明白麼?”

那個女子,說話之間,顯現出來了掌控一切的高貴語氣。

人皇筆卻什麼都不說,而是站立在筆架上。

“教主,讓我來勸一下人皇筆。”

就在這時候,榮華之主旁邊,一個男子說話了。

這個男子居然是華天都!

“哦,華天都,這個人皇筆和你都是玄黃大世界的人,你可以勸一勸他,他要是再不願意,就彆怪本宮無情了。”

榮華之主看著華天都,點點頭:“我要出去主持一下會議,希望我在回來的時候,能夠看到這支筆點頭,徹底的臣服本座。”

“恭送教主。”

華天都身軀一凜,看著榮華之主離去,隨即臉上就顯現出陰沉的笑容。

“人皇筆啊人皇筆,冇想到你居然落到了這樣的下場。還記得當年天武之庫時你何等的囂張,現在有本事再囂張一個看看。”

華天都上下打量著人皇筆,似乎在思量怎麼樣炮製人皇筆比較好。

“老華,好久不見。”

就在這時,突然之間虛空之中傳遞出一個聲音。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