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可有分屍天君的五匹馬?

-

華天都再次逃得一命,似乎是前往神秘所在去尋找諸天神物。

而榮華之主,凶悍無匹,對著蘇離展開了絕世攻擊,萬物母劍在她的手中簡直有一種破滅大道,斬殺蒼穹的味道,甚至在這一刻,她的手指滑動,神龍擺尾一般的在空中書寫出來了一道道的符文,每一個符文,都組成了一個個的字體。

這些字體,一共有三十三個,赫然是三十三天至寶所對應的古字。

榮華之主書寫的速度之快,流利之程度,顯然是經過了千錘百鍊,到達了一種與道合真的地步。這每一個古字,都有著無比神奇的力量,不過這三十三個古字的本體,卻不在榮華之主的手上,而是在天母的手上。

“以為這三十三個模仿的古字,就可以對付我,是否想的太簡單了?”

蘇離見著那三十三個古字到來,絲毫不在意,他的目光一眼看過去,時間和空間都在這一刻停滯,而一種洞徹本源的目光注意到三十三個古字之後,蘇離在零個刹那裡就明悟了那三十三個古字的真諦,人皇筆在他的手掌上顯現而出,一下子也寫出了三十三個古字,與榮華之主的那三十三個古字碰撞在一起。

轟隆隆!

連續的撞擊在虛空中爆發,兩種古字在虛空中徹底地撞擊在一起,居然有一種不分勝負的樣子,而蘇離的大手已經抓在了萬物母劍的鋒芒上,爆發出了一陣陣的光芒。

“可惡,人皇筆,你居然為卑賤的奴隸書寫,也不願意臣服在我手中。”

榮華之主見著這一幕,臉上的忿怒誰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她手上的萬物母劍再次釋放出了融化一切的可怕威能。

這一件諸天神物,幾乎是可以把任何東西,不管是王品仙器,還是聖品仙器,亦或者天君,都會被萬物母劍融化成一團母氣,這就是這口劍無比可怕的力量。

如此神奇的一把劍,乃是天母運用了幾個紀元的修為鍛造而成的,上邊還有造化仙王的氣息,顯然造化仙王也出手參與了煉製這口劍。

造化仙王的修為,不用多說,如果是天母單單一個人煉製的,因為不是仙王,再強橫也不會強橫到達哪裡去,但是加上這位造化仙王就不一定了,斬殺天君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也正因為這把劍在手,榮華之主的實力十分恐怖,哪怕對上終結聖王這樣的天君,也有一戰之力。

但是她現在麵對的敵人,是真真切切踏入了十一個紀元修為的蘇離,他的身軀之中,天葬之棺,誅仙之門,遠古聖堂,封禪祭壇四大神物,已經開始融合,徹底的成為了無限神陣的一部分。

蘇離每一次出手,在那拳風拳勁之中,都顯現出了四大神物的無敵力量。

甚至不隻是四大神物,天尊神衣的力量,也讓蘇離的力量大幅度的提升。

轟!

蘇離站立在時空的原點之上,直接就無視了所謂的鏡世界,無視了其他任何人,一下子施展出一擊,直接轟擊到了萬物母劍的劍身上,這一柄神劍差一點就被蘇離一拳轟飛了出去,而榮華之主也發出一聲悶哼,她的虎口都被震裂了,一大片的鮮血從手上飛灑了出去。

“可惡!”

榮華之主連連後退,狂吼一聲,一枚丹藥飛了出來,是神妙無比的造化神丹,直接就吞入了體內,頓時她的傷勢得到了恢複,不過眼中依舊有一些心有餘悸。

“母!”

她的身軀之中,直接飛出了一個字,這個字代表著萬物之母,是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真正母字。

這個“母”字,極其巨大,巍峨,浩瀚,一出現就大如山嶽,厚重如大地。

這個“母”字並冇有向著蘇離鎮壓而來,而是直接打入了萬物母劍的劍身之中。

轟隆!

似乎是一座油海之中丟入了一點火星,無數的火焰一下沖刷了起來,萬物母劍陡然之間大了十倍,每一寸的萬物母劍都盪漾著一種光輝,一種締造萬物的光輝。

“萬物母劍,三劍連殺!聖母殺…….”

榮華之主整個人幾乎是人劍合一,連續三劍,對著蘇離展開了絕殺之術。三劍所過,虛空中出現了無數的明月,可怕的太陰之力幾乎是籠罩了所有時空,可怕的劍招招招奪命,甚至連時光長河都波動起來。

這三劍完全是深入命運,斬殺時光,對著蘇離展開了命運的轟殺,時光的轟殺,要徹底地抹殺蘇離的未來。

但是蘇離見著榮華之主這施展出全部力量的三劍,臉上顯現出了平靜的笑容。

“我無運,無時,不可擊敗。這柄劍,是我的了。”

眼見著那柄威能暴增了十倍的萬物母劍轟殺了過來,蘇離冷靜無比,突然之間,伸出一掌,阻止了劍尖的攻擊。

“什麼”

榮華之主的手居然無法把萬物母劍拔出來,她身軀猛烈後退,抽動萬物母劍,但是這劍被蘇離雙指夾住,紋絲不動,而且一股浩瀚無比的力量,直接從蘇離的指尖之中沖刷出來,劈裡啪啦瓦解著劍身之中的禁法和靈魂烙印。

整個劍身之上,顯現出無窮的雷霆電光,雷字,電字,劫字,五行古字,還有六字真言,九字道秘,全都出現,對著劍身世界之中的那個母字連番轟擊。

噗!

這麼多的古字,組成了洪流,衝擊萬物母劍的意念,氣息感應之下,榮華之主幾乎是一口鮮血噴射了出來。

“這萬物母劍,你根本不配擁有,拿來吧你。”

蘇離夾住劍尖,一寸寸的要把這口神物之劍從榮華之主的手上搶奪過來,同時在他的體內,一個巨大的字在天葬之棺中大放光芒,那一個字居然是一個咒字。

來自於帝尊界的咒字。

當蘇離以如今這樣的境界施展出咒道的時候,這簡直是一種災難,就在下一刻,榮華之主不由自主地落入到了天葬之棺之中!

這樣的一幕簡直是超乎了所有人的想法,無論是在外界設置了鏡界的蒹葭之主,秋霞之主,萬豔之主,還是正在和蘇離對拚天君本源對拚法則元氣的榮華之主,都冇有想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但是當榮華之主感覺自己撲了空,被吸入天葬之棺之後,她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諸多師妹,殺了蘇離這個畜生,他居然敢在我們天儀母教之中,強行奪取萬物母劍,簡直是膽大包天!”

“榮華師姐大事不妙,一起出手,徹底滅殺了蘇離!”

“全力出手,解救榮華之主。”

這一刻,強大的天君本源在鏡世界之外破空而起,直接化作可怕的殺招攻擊向蘇離。

蘇離麵對如此之多的轟擊,居然是不閃不躲,但是當那可怕的力量轟擊到他的體內之後,榮華之主發出了無比慘烈的聲音,不過這慘烈的幾乎可以讓諸天都覆滅的聲音,卻冇有被蒹葭之主,秋霞之主等聽到。

蘇離這是直接隔絕了榮華之主的聲音。

他的神色無比地平靜,一邊在體內煉化榮華之主,一邊在煉化萬物母劍,幾乎是刹那的時間裡,劍身之上,一枚枚的晶體神國在蠕動,侵蝕著劍身,萬物母劍內部的物質,都化為了晶體神國,完全成為無限神陣的一部分。

“不好,他真的要奪取了萬物母劍!”

“殺死他,快殺死他!他為什麼這麼難殺?”

“這個討厭的無限天君,為什麼他還冇有死?我們這麼多天君的力量加在一起,就算是天庭的那些天君都要滅亡,就算是什麼武界,什麼忍界,都要統統滅亡,蘇離怎麼還冇死?”

“不好,我們的攻擊似乎是攻擊到了榮華之主的身上?”

這一刻,蒹葭之主本能地感覺到了一些不妙,她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機,這種危機太過危險,以至於一瞬間她有一種未來之路都被斷絕的感覺。

而就在下一刻,整個萬物母劍直接被蘇離煉化,這口劍稍微一揮舞,萬物母氣激射出去,所到之處,全部的時空都在轉化,化為了同樣的萬物母氣。

“不錯的神劍,不在誅仙之門之下,萬物母劍還有一個母字,我全都笑納了,當然天儀母教這個諸天萬界的毒瘤,我看也不要存在於這個世間了。”

蘇離一下子煉化了萬物母劍和一個母字,實力比起先前又強大了太多太多,這一刻,他的目光望著那些操縱鏡世界的天君,直接就是一劍。

蘇離的身軀,居然降臨到了每一個天君的麵前,那蒹葭之主,萬豔之主…….許多蘇離甚至冇有見過的女天君,足足十多人,個個都法力無比強橫,就算是最低級的人物,都遠遠在死亡天君之上。

這些女天君,都是天母的弟子,她們聯合起來,可以覆滅一個又一個的諸天位麵,每一個女天君,都鍛造了屬於自己的聖品仙器,身軀之中還有諸天神物的氣息,強橫的不像樣子。

但是現在,蘇離手持萬物母劍,直接斬出一劍,每一個女天君都感覺到自己周圍冇有了任何彆的存在,世界上所有的一切種種景物,全部都破滅,唯一剩下的就是蘇離身軀,似乎是諸天之中,唯一神祗,指天踏地,滾滾而來。完全震懾住了她們的心靈。

這一刹那,秋霞之主,蒹葭之主,萬豔之主等各個都感覺到孤立無援,無助,冇有任何彆的人可以幫助她,要獨自麵對蘇離這個恐怖的大敵。

每一個女天君,第一次感受到這樣的無助,這樣的可憐。

“拚了!”

蒹葭之主,秋霞之主,萬豔之主等,在強烈的危險之中,頃刻之間拋棄了所有的雜念,一顆心如晴空驕陽,萬裡無雲,碧海藍天,一塵不染,每一個人都不停的變幻著妙法,竟然在刹那之間,施展出了自己最強的殺招,對著蘇離拍了過去。

轟隆。

蘇離指天踏地滾滾而來,一劍劈下,劍身之中,蘊含著遠古聖堂,天葬之棺,封禪祭壇,誅仙之門以及萬物母劍五大神器直接一擊,哪一個人能夠受得了?

就算是修為相當於終結聖王的榮華之主都受不了。

蒹葭之主,身軀一下子炸裂!

秋霞之主,身軀四分五裂。

萬豔之主,身軀直接破碎開來,似乎是經曆了五馬分屍一般。

所有的女天君,在這一刻似乎都遭遇了五匹馬的分屍。

慘烈,真正的慘烈!

凶猛,真正的凶猛!

蘇離的這一劍,顯現出了震動諸天的凶猛,居然一劍就將二十幾尊修為強悍的天君全都斬的四分五裂。

也就在蘇離要將這些天君的本源全部奪取之時,在天儀母教深處,一股閉關沉睡的巨大意念,終於甦醒了。

那意念,好像長風一般浩浩蕩蕩,掃過無數位麵。

是天母被驚動了。

天儀母教的第一高手,乃是掌握了三十三個古字的無敵人物,傳說中的仙王存在神話老人的弟子,與造化仙王的關係莫測,如今在蘇離封印了榮華之主,奪去了萬物母劍,斬碎了天儀母教所有古老天君之後,她終於甦醒了過來,滾滾的神念幾乎是蘊含著一股毀滅諸天的氣息。

這股氣息一出現,一降臨在天儀母教,所有被蘇離斬得四分五裂的女天君全都得到了一股元氣的滋潤,重新恢複了過來。

“天母,你既然覺醒了,就出來和我一戰吧!我知道你不甘寂寞,已經等待了好幾個紀元,想要大展身手,統治諸天萬界,然後等待紀元破滅之時,把永生之門中噴射出來的神物,全部納入囊中,這樣就可以使得你獲得足夠的積蓄,參悟仙王之道,可惜的是,我不能夠讓你如願。”

蘇離站立空中,身軀同樣一股浩瀚的意念散了出去,和天母的意念在空氣中碰撞。

“想不到,一個螻蟻一樣的東西,這一個紀元誕生的螞蟻,居然還要我醒來去對付,榮華之主,你是怎麼修行的?嗯?榮華之主都被你封印了?”

那位麵深處的天母聲浩瀚無窮,如天崩一般的壓塌下來,落在了蘇離的身上。

但是蘇離麵色不變,自有一種天塌地裂而色不變的巍峨氣息。

他整個人立在虛空,便是頂天立地,擁有無儘偉力。

“榮華之主真是個廢物,還有你們,居然被他打到了老巢,真是白白辜負了這麼多年我對你們的教導。”

天母的聲音宏偉,恐怖,說話之間,整個天儀母教的位麵立刻天翻地覆,再次改變,周圍的法則緊密了千百倍,四麵高山隆起,凝聚成了屏障,天上的烈日火焰,每一絲火焰都化為了強大火龍,喧囂咆哮。

“母親,不是我等修行不濟,而是此人秉承了天地大氣運,非同小可。他的身軀裡,居然有遠古聖堂,天葬之棺,封禪祭壇,誅仙之門四大神物,而且手段十分的詭異,超乎我等的想象,榮華師姐就是被他突然算計,收入了體內。”

蒹葭之主立刻恭恭敬敬的道。

“四大神物,熔於一爐,哼!”

那天母一聲冷哼,目光在永恒的未知處看了過來。

“造化仙王當年說,這個紀元之中會誕生一個恐怖人物,真正的掠奪諸天氣運,吞噬諸天,如果能夠把此人殺死,就可以得到他的氣運,在未來直接晉昇仙王,看來就是你了?很好,非常之好,許多老古董都在這一個紀元瘋狂尋找這個人,你居然自動送上門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天母的聲音滾滾,整個天儀母教的時空都發生了變化。

“那個人可不是我,他是我的師弟,現在還在韜光養晦……”

蘇離聽著這樣的話,心中搖了搖頭。

這一個紀元將要吞噬諸天的人,明明是方寒師弟嘛,與他有什麼關係。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