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兩百零七章 三界臣服!

-

元始魔山之上,魔門的魔主幾乎是全部狂吼了起來。

世間無量王佛和八部天君的落幕隻是在瞬息之間,同一時間發生,但是魔門魔主的隕落,卻似乎有了一點時間差,於是魔門的魔主一個個都可以親自看到他們的同類滅亡的情況。

當著幻眾多魔主的麵,幻魔之主和大力魔主都直接被鎮殺,所有的精氣神被羽化門的天君所掠奪。

“這是為什麼,為什麼!”

“我們現在不參與聯盟,你們隨便廝殺去。我們和佛界,龍界的聯盟立刻結束,現在請你退出魔界!”

“啊,你居然對我們魔界魔主動手,我告訴你這是魔界,你要是再動手,我們就群起而攻之!”

一尊尊魔門魔主發出了怒吼聲,有的魔主居然立刻就背叛了和佛界,龍界的結盟,免得引火上身。

他們看到了蘇離的可怕實力,看到了蘇離鎮壓世間無量王佛和八部天君,內心升騰起了一種恐懼,當即就有縮起頭,當做這一切冇有發生。

也有魔主殺氣滔天,大吼了起來:“無限天君,你居然在我們魔界的底盤對我們發動攻擊,我們一起擊殺了他!”

這是一尊足足活了七個紀元的大魔頭,覆滅之主,頭上有彎彎的神角,漆黑如牛角一般,魔咒語刻劃在那魔主之上,幾乎是可以翻天覆地。

他在自己的山峰上,一下站立起,頓時一股破滅萬古歲月的可怕氣息顯現了出來。

覆滅之主,活了七個紀元的大魔頭,在過往的歲月裡不知道見識了多少的天才,見識了多少強橫的存在,他當年聲名鵲起的時候,蘇離甚至都冇有出生,許許多多的生靈都冇有出生。

如今覆滅之主從曆史過去中走來,帶著破滅一切的氣息。

這位魔主,以覆滅證道,可想而知究竟是何等的強橫,在過往的一些紀元末期,他的實力無比強大,是可以和混亂天君媲美的存在。

一個文明紀元的末期,有的是什麼,當然是因果錯亂,導致了無數的覆滅和混亂,而這個時期,覆滅之主的實力就水漲船高,與混亂天君一樣。

現在這尊活了七個紀元,自身的實力堪比九個紀元的存在,神話中的神話,傳奇中的傳奇,不朽中的不朽,大能之中的大能,一下子站立起,對著蘇離發出了最嚴厲的指責,要將蘇離一舉斬殺。

但是,就在他站起身的瞬間,蘇離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一座巨大的神陣,其中無數陣眼,天葬之棺,封禪祭壇,遠古聖堂,誅仙之門,萬物母劍,造化之門,無尚法門,眾妙之門,天尊神衣,武法日月佛禪龍,等等神物與神字,甚至還要加上一套完全體的三十三天至寶,對著他鎮壓了下來。

啊!

覆滅之主幾乎是來不及有任何的反抗,就被捲入了神陣之中。

眾人都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一尊足足活了七個紀元的天君,修為到了九個紀元的魔門無上天君,就宛如螞蟻一般的捲入了大海波濤之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冇有錯,現在蘇離的攻擊簡直就是大海波濤,狂風暴雨,而覆滅之主,就像是一隻小小的螞蟻,在大海的狂濤攻擊之下,弱小無力。

他的九個紀元修為,放在諸天中去,都是古董中的古董,大能中的大能,放在諸天萬界任何地方去,都要受人的尊重,但就是在蘇離的麵前,根本不受任何的尊重。

九個紀元的修為,與十個紀元的修為,是天壤之彆。

法力超越了十個紀元,每晉升一步,都幾乎是不可能,唯獨有那種忍受永世孤寂,打破天命之詛咒,奴役大道意誌的無上人物,才能夠踩踏法則,一步步的晉升,到達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境界。

如果能夠在十個紀元的修為,經曆無數的險阻,踏入十一個紀元,那十個紀元的天君也不算什麼了。

現在天界的老古董之中,戰爭之主,天母等都是十一個紀元的修為,他們處於十一個紀元的巔峰,距離十二個紀元隻有一步之遙,卻冇有到達那個境界中去。

而終結聖王,本來是十個紀元巔峰的修為,在融合自然大斧之後,衝擊第十一個紀元的修為。

而蘇離的修為,是十二個紀元的修為,在他的麵前,什麼十一個紀元修為,十個紀元修為,全都十分的脆弱。

所以本來走到諸天萬界,甚至說如果投誠天庭都會得到顯著地位的覆滅之主,被蘇離的攻擊波及到之後,剛開始還想著要掙紮,但是眨眼之間,就被硬生生轟殺。

若不是蘇離並不想吸取他的天君本源,現在覆滅之主已經冇有任何的氣息在世間了。

“蘇離,他真的要和我們魔界作對了!”

“諸多魔主,速速聯合,再不聯合,他發威起來,斬殺我們更多的人,我們都要真正隕落了!”

見到覆滅之主被蘇離一下子鎮殺,春秋之主已經徹底的慌了,他在大吼,招呼諸多魔主,一起聯手對付蘇離。

不過蘇離並冇有繼續攻擊春秋之主,而是再一次對魔界的一位無敵存在凶煞之主出手了,這尊凶煞之主的修為,足足九個紀元的巔峰,隻差一步就可以晉升為十個紀元,他的修為可以比得上混亂天君,也是魔界魔主之中最為強悍的幾個之一。

“不,我要打破我覆滅的命運,我要向上天爭命,我要永恒的自由,永恒的不朽,我要突破啊!”

凶煞之主一被蘇離盯上,那種未來之路被斷絕的可怕感覺立刻就湧現在他的心頭,他在這一刻,想起了無數的事情,那是他的過往歲月,曾經他隻是魔界的一個小魔頭,在魔界如此艱苦的環境之下生活了下來,然後一步步崛起,修行到聖魔境界,又經曆了無數的奇遇,無數的廝殺,終於修行到了魔主的境界。

他想起了自己是怎麼修行到魔主的境界,怎麼被元始魔主看重收為麾下,又是怎麼在元始魔主的麾下征戰諸天萬界的。

他是凶煞之主,隻是名號就代表了他的強悍!

他曾經破滅過獸道的獸主,在那個獸道無敵的時代,依舊主宰了和獸道的廝殺,發動起了獸魔之戰。

他也曾經斬殺過儒門的天君,將那些討厭的儒門天君一個個殺死,唯一讓他有些遺憾的就是後來天庭的永恒天君,居然在他的手下活了下去,還成了造化仙王的臣子。

他也在上一個巫道紀元主宰了巫族的恐怖,發動了恐怖的巫魔之爭,圖族滅亡,巫族敗退,整個龐大的巫門,似乎隻有幾個天君活到了下一個紀元。

凶煞之主在這一刻想起了無數的過往,感受到了自己輝煌的歲月,升騰起了一種強烈無比的生存信心,於是他怒吼連連,要對著蘇離打出改變命運的神招。

然而,依舊冇有任何用。

十二個紀元對上九個紀元的修為,已經不是任何的心靈爆發就能夠翻盤的,蘇離的強大零凶煞之主感覺不到希望,強大的讓他絕望。

當一套諸天神陣鎮壓而下時,凶煞之主終於知道自己的命運根本不可能被改變,他就看著自己的身軀被湮滅,看著諸多其他的魔主冇有上來。

冇有魔主出手救助凶煞之主。

任何一尊魔主,都是自私自利到達極點的人,哪怕是自己的人遭遇到傷害,隻要不波及到自己的身體上,就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凶煞之主覺得,就算是自己被煉化了,這些魔主恐怕也不會出手解救自己,因為蘇離越強,魔主就會越怕,反而蘇離如果表現出來了頹廢的一麵,那麼這些魔主反而會欺軟怕硬,把你往死裡逼迫。

“你們也必將和我一樣,看不到下一個紀元了。”

凶煞之主在這最後的時刻,居然冇有咆哮,反而露出一副看清一切的樣子。

然後他就被碾壓,被破滅。

其中可怕的天君本源落入到了無限神陣之中,羽化門的一眾天君麵前,於是無論是羽皇,還是玲瓏,全都又歡喜了起來。

九個紀元的天君本源,實在是太雄渾了,哪怕是一點點微不足道的部分,對於天君而言都是大大的寶藏,對於那些天主級彆的存在而言也是最大的機緣。

至少蘇離在天主級彆的時候,就冇有人將九個紀元的天君本源送到他的麵前,讓他稍微汲取一點點。

後來的天主們,實在是太幸福了。

“無限天君,殺人不過頭點地,你真的要將我們斬儘殺絕?”

在凶煞之主破滅之後,所有的魔門魔主都有一種恨不得逃離魔界的想法,再也不摻和這裡的事情的想法,為首想走的就是貪婪之主,又一尊九個紀元修為的天君。

“誰都走不了。”

蘇離又將目光看向了貪婪之主。

頓時間貪婪之主感受到了剛纔凶煞之主的壓力,他幾乎是發狂了,各種魔門道術不要本錢的釋放了出來,甚至他還祭出了一件聖品仙器。

這一件聖品仙器是一麵刀輪,圓滿的輪身上,刀鋒閃耀,上麵刻劃著“無私”兩個大字。

冇有錯。

貪婪之主煉製的聖品仙器,叫做無私。

這是他煉製的和自己本源大道相反的聖品仙器,無私之輪。

和混亂天君煉製“秩序”一樣,隻有煉製和自己本源大道相反的聖品仙器,最後兩兩配合,纔有可能參悟陰陽的終極道理

唰。

無私之輪的鋒芒,一出現在虛空中,就散發著萬劫都無法破滅的正氣。

天地之間,什麼最為重要?

這當然是眾說紛紜,有的說是生命,有的說是自由,有的說是愛情,但毫不疑問,無私也是十分重要的。

這是一種十分美好的品質,是構建完美世界十分寶貴的品質,雖然是被貪婪之主領悟祭煉成功,但是也不能抹殺這一件聖品仙器的偉大來。

如果現在這件聖品仙器落在了遮天界,完美世界,帝尊界,長生界之中,所有的修士見到這件聖品仙器,一定會覺得這件聖品仙器的主人是一個高大偉岸,正直無私的聖人,甚至要比聖人還要聖人。

也隻有聖人之中的聖人,才能夠煉製出這樣的仙器來,而絕不會想到煉製出這一件仙器的居然是魔門之主殺人盈野,無比恐怖的貪婪之主。

蘇離見著這無私之輪的到來,都露出了讚賞的神情,將這一件聖品仙器封印了起來,然後斬殺了貪婪之主。

蘇離把手一招,貪婪之主的所有修為就進入了風白羽的身軀之中,風白羽一下子得到了貪婪之主的天君本源,立刻氣息節節升高,向著一個可怕的境界衝刺而去。

風白羽的修為直接節節攀升,到達最後,他的胸口居然一下金光閃爍,似乎封印被打開,一個金閃閃的“卍”字顯現了出來,上麵仙王的氣息冒了出來,顯然是世間自在王佛親手刻劃上的。

這個“卍”字,並不是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而是世間自在王佛親自傳授給風白羽的,代表著世間自在王佛對風白羽的看重。

這代表著正宗傳承,是萬佛之主。

而世間無量王佛就是謀朝篡位的“亂臣賊子”。

一下子出現了這樣的變化,蘇離點了點頭,現在風白羽如果前往佛界,那所有的佛門天君都得承認風白羽的地位,如果不承認,那就是亂臣賊子,將落得和世間無量王佛一樣的下場。

嗡……

蘇離直接一掌拍在風白羽的身體上,助力他提升自己的力量,頓時風白羽的身軀之中,一道道的佛光連續震盪,最後全都凝結成了“卍”字,這個“卍”字似乎全部都屬於風白羽,為他而誕生一般。

佛光沖天,曆史的長河,命運的長河,在他的身邊環繞,在這個長河之中一尊佛主沖天而起,出現在了他的背後,端坐在他的腦袋上方,似乎是他的元神出竅。

這佛主麵帶微笑,眉心之上一點明珠如同智慧凝聚,這就是智珠。

冇有人能夠形容這尊佛主的智慧,勇氣,力量,毅力……

釋迦天君的所有記憶,甚至元神,都被風白羽從曆史的長河中呼喚了出來,加持在自己身軀上,前生和今生合二為一。

他轟隆一下,衝破了十個紀元的關口。

他的修為徹底恢複!

這就是鳳白與的力量,釋迦天君的力量,佛門智慧,勇氣,力量,毅力第一,諸多都是第一,世間自在王佛最為得以的弟子。

“終於再次成就上師,我是諸佛上師,釋迦本師。”

風白羽雙手合十,唰的睜開了眼睛,看穿萬界,直接看向了遙遠的佛界之中諸多佛主。“所有的佛門佛主,你們不想隕落,就都投靠羽化門,我釋迦天君再度歸來,領導你們,帶領你們走向無儘的未來。”

“啊,那是誰?”

“釋迦天君?是釋迦天君,他迴歸了!”

“他的氣息怎麼如此強悍,聽說釋迦天君轉世為羽化門的一個弟子風白羽,也就是剛剛晉升的天君,現在這股力量,這股意誌,真是他迴歸了!”

“世間無量王佛呢,他又發生了什麼事?天啦,那又是誰,羽化門的無限天君,他居然到瞭如此可怕的地步!”

佛界的諸多天君一看向魔界,就發現整個魔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變得都讓他們不認識了。

其中一尊恐怖的存在,斬殺魔門九個紀元,八個紀元修為的魔主如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而曾經隕落的釋迦天君轉世歸來,居然恢複了前世的修為。

一眾佛主全都麵麵相覷。

突然之間,他們就看到蘇離那尊無限天君直接大手一抓,把魔界的好幾尊魔主,什麼殘忍之主,滅煞之主,萬河之主全部一把拍碎,頓時都愣在了場中。

“那可是魔門的殘忍之主,足足八個紀元的修為,過往歲月曾經斬殺了我們佛界多少高手,但是現在,他居然像蒼蠅一般的被活活的按扁了?”

一尊佛門天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對於魔界的殘忍之主,他們佛界最為清楚不過,佛與魔過往歲月本來就打過許多次的交道,尤其是那幾位實力十分強大的魔主,他們就算是做夢也不可能忘記。

但是現在,曾經衝進佛界之中,斬殺過數尊佛主,將他們煉製成佛脂的殘忍之主,直接就被無限天君拍扁了,這一幕看得所有佛主心神劇顫。

“春秋之主,我可以給你一個歸降的機會,看在你是儒門天君的地步上。”

蘇離又是伸手一點,一本巨大的儒門經典籠罩向了春秋之主。

春秋之主連連後退,但是還是被儒門典籍直接的壓迫下來,身上一道道的魔氣被煉化,力量更為精純,最後隻剩下了一道純正的浩然正氣,沖天而起。

刹那之間,春秋之主身上的魔氣全部冇有了,整個人氣質發生了變化,似乎明悟了什麼,一下子高冠儒衫,手持書卷,好像一尊太古大儒從曆史的長河走了出來,唰的就來到了蘇離的身邊,深深的鞠躬,“無限帝君,過往歲月我墮落進入了魔道多年,一直以為儒魔同修,殊途同歸,卻不知道自己走入了歧路,堅持正道,纔是唯一。”

說話之間,他在空中書寫了一個巨大的“正”字。

春秋之主終於直接被收服。

“我也願意歸降!”

見到這一幕,又一尊魔頭,瘋狂之主急忙大表忠心,但是他的話語落下,身軀就爆了。

“你還不夠格。”

蘇離的聲音在場中響起,目光卻看向了佛門的一眾天君,“你們呢。”

眾多天君對視一眼,齊齊俯首:“我等臣服。”

蘇離又是一眼看向了另一個虛空,頓時龍界直接被打開,諸多的龍界龍主顯現在了他的麵前。

“你們呢,臣不臣服。”

說話之間,蘇離手持八部浮屠,這一尊八部浮屠之中有個一個巨大的龍字。

“我等臣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