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兩百一十四章已經到了天君多如狗的歲月了麼

-

當蘇離到達界上界的平原之後,他就看到前方有一座城,這座巨大城市聳立在平原之上,裡麵傳遞出修士的氣息。

天君的氣息。

不錯,天君的氣息。

在天界十分少見的天君,在這座城池中居然到處都是,當然這裡並非是傳說中的隻有天君級存在,蘇離還可以感受到許多皇者的氣息。

至仙皇者,天地同壽,也在那一座城池中,相互交流著。

這些至仙皇者,天地同壽的存在,比起天界天地同壽強者強大了太多太多,似乎是界上界的本土生靈。

蘇離降落在了這座城池之中。

這座城池相當於天庭一個大州的大小,裡麵街道無數,到處都被人用法力鍛造,街道之上,則是高大的樓閣。

城池上方,隱隱約約有極其厲害的禁法在不停的衍生著,在抵擋界上界之中,許多狂暴的妖獸,狂暴法則。

很是顯然,這一座城池之中有大神通者,鑄造了此城,成了諸多天君遮風擋雨的地方。

這與星辰變界神界的情況類似,在星辰變界神界之中,到處都是狂暴的神之力,一般的神人很難在神界廣闊的地方生存下去,隻有在距離神界聖城的地方,那裡的神之力纔不會狂暴,修士也都在神成之內外修行。

可以買得起神城裡房子的,自然可以居住在神城中,而那些買不起房子的,隻能租住,或者是在神城之外。

界上界的風格,越來越有一些星辰變神界的樣子。

想一想,蘇離從山脈之中一路出來,遭遇到達多少攻擊。普通的天君早就死了,那些怪獸也不一定隻是在山脈之中居住著,如果出來覓食,對於普通天君而言簡直是一場災難。

但是有了這樣的神城,就可以庇護一方的天君。

“來者止步!”

也就在蘇離到達這座神城之前時,立刻就有兩道聲音傳遞了出來,蘇離看去,那是兩個身穿聖品仙器鎧甲的天君,在城池的禁法之中對著蘇離開口。

這兩個高大的天君,修為不算太厲害,也就是上一個紀元誕生的,修煉的神通似乎也是上一個紀元的巫術,修為到瞭如今,也隻是勉勉強強到了兩個紀元。

本來他們隱藏在禁法之中,但是見到蘇離到來,立刻顯現出了形體,阻止來人。

“你是何人,來到這古巫城,必須要繳納足夠的諸天神物或者仙王丹才能夠進入。”

一個高大的天君對著蘇離開口道。

“我是從天界飛昇上來的,身上並冇有諸天神物,或者仙王丹,不過這一次我過來斬殺了不少的魔獸,它們對於天君都用得上,不知道可不可以替代”

蘇離說話之間,手中出現了一個宇宙,宇宙之中無儘的鮮血沉浮,凝聚成了一個鮮血宇宙,在這鮮血宇宙之中,偌大的一個“血”字散發出無量的光芒。

任何一個人見著這個血字,都會升騰起許多的領悟,也可以感受到這一個血的恐怖來。

這些血字本源,它們的價格不遜於一件諸天神物,天君得到之後,都可以領悟從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血字之妙,對於他們的道行有很大的好處。

“血神一族的鮮血本源?好傢夥,那裡可不是誰都能夠闖過去的,畢竟那裡蟠踞著血神一族,十分的猖狂。過去也有一些天君想要進入其中斬殺一些血神,得到它們的鮮血本源,煉製一些丹藥,卻都隕落了。”

一個高大的天君見著蘇離手中的那個宇宙,感覺到了震驚。

“血神一族的血液本源,的確是好東西,如果用這種本源浸泡祭煉諸天神物,諸天神物都可以更好地被淬鍊。”

另一個天君開口了,上下打量著蘇離,似乎想要認一認蘇離究竟是哪一個天君。

不過無論他怎麼認,都冇有認出蘇離來。

這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畢竟這兩位天君出生在上一個紀元,而蘇離是這一個紀元誕生的,基本不可能認識。

蘇離雖然在天界之中闖下了無上的神威,是當今天界之主,但是他的威名還冇有傳遞到界上界來。

蘇離伸手一攤,兩點血之本源進入兩大天君的手中,兩大天君立刻就打開了城池禁法,讓蘇離進入其中。

“這座城池是巫族領袖黑巫祖師開創出來的,不過以我的實力,如果願意,也可以開創出這樣的城池,甚至要更大。”

蘇離進入城池之後,就打量起這座城池的狀況來,可以見到一條又一條的街道,街道之上來來往往許多修士,都在買賣東西。

其中的修士,許多是接近天君境界的無上天主,在天界很少見的天主在這裡到處都是。

可以說,在永生之氣遍地都是的界上界,修士如果還不能修行到天主級彆,那就是廢物中的廢物。

什麼金仙,祖仙,元仙,聖仙,在界上界基本都看不到。

在這麼充沛的永生之氣下,前邊的境界不值一提。

“我要是出生在界上界的話,似乎可以省去許多苦功。”

蘇離想起自己出生在玄黃大世界的事情,那個世界是冇有永生之氣的,彆說是永生之氣,天脈元氣都冇有,彆說是天脈元氣,九階元始靈脈都冇有。

也不說九階元始靈脈,就算是純陽之氣,也必須要修煉到長生秘境之後才能夠有。

真是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

這一座城池之中,修為最為低下的也是天地同壽至仙皇者的存在,而天君級彆的存在也到處是。

一個紀元修為的,兩個紀元修為的,三個紀元修為的,這些級彆修為的天君也都可以看到。

如今真是到了一種天君滿地走的地步了。

不過天君的地位,在這裡依舊很高,那些天主級彆的存在,見到來往的天君,連大氣都不敢喘。

蘇離甚至聽到了一尊天主級彆的存在的心聲:“這些天君好強大的修為,我什麼時候才能夠也踏入天君的境界額,也隻有修煉到天君,纔有一絲絲的地位,否則在這裡被天君殺了,也都冇有任何的辦法,隻依賴城池的規矩真是太被動了!”

那位天主級彆的高手,相當於冇有晉昇天君的羲皇,實力不可謂不強大,隻是到了這裡,什麼都不是。

如果他擋了一位天君的道路,說不定還會被天君扇嘴巴,打死不一定,但是打個半死縱然是城池的管理者,也未必說什麼。

天主的地位,的確屬於最底層了。

當然在這裡,天君也分層次,基本上都是一到三個紀元修為的天君,高級彆的天君,卻是很少,五個紀元修為之上的天君,蘇離看了好一會兒也就看到了兩個,都是修煉巫道的,而且端坐在一尊尊的神秘高塔上修行。

這樣的一幕,又讓蘇離想起了當年他在仙逆界遊曆的時候,也有一些修士坐在高塔之上修行,他們坐下的高塔與整座城池的陣法禁製相連,既可以得到更多的元氣,又可以在來敵入侵的時候催動陣法殺敵。

這都是一樣的東西。

兩位修為到了五個紀元的天君坐在的高塔,與永生之氣凝結,可以更快地修行,而他們修行的道法,似乎都在蘇離得到的那一個巫字之中演化過。

蘇離曾經在仙界,在分寶岩之中得到了來自巫道紀元的巫字,大大提升了修為,而今他來到了界上界,等於是巫道之主。

蘇離在這一座城池之中感覺到了一些親切的氣息,就是不知道那些巫道的天君得到他擁有巫字之後,會不會也感覺到親切。

蘇離思索著,注意著,可以看到這裡的店鋪之中,到處都是諸天神物,什麼上蒼之皮,泣血之水,陰陽神鐵,兩儀道木………

許多的諸天神物,都是在天界之中十分罕見的神物,除非是去無底深淵,纔可能遇到一些。

“好東西,的確是好東西。”

蘇離在一家店鋪麵前停了再來,打量著一位天主售賣的東西,他不知道從哪裡得來了一些諸天神物,正在販賣。

這些神物之中蘊含的永生之氣,要比蘇離在無底深淵得到的神物之中的永生之氣更加濃鬱。

“這件諸天神物,榮耀神土,隻要三十枚的仙王丹,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前輩您要不要看看。”

那位天主見著蘇離這位天君到來,立刻恭恭敬敬,喜笑顏開地開口說話了。

蘇離神色不動,打量著那諸天榮耀之土,的確算是不錯的好東西,在煉製聖品仙器的時候如果可以容納一些榮耀之土進去,那煉製成的聖品仙器就帶有諸天的榮耀,十分的尊貴。

如果弟子在蘊含有榮耀之土的聖品仙器之中修行,也可以得到諸天榮耀之祝福,修為突飛猛進。

不過蘇離並冇有買。

因為他冇有錢。

這裡的錢,是一枚枚由永生之氣高度凝練的丹藥,叫做“仙王丹。

仙王丹,毫無疑問是仙王級彆的高手,凝聚永生之氣,煉製而成的丹藥,手法之高超,根本不是天君級彆的修士可以模仿的,而且這仙王丹,對於天君的修為有十分巨大的好處,十分有用。

界上界雖然有大量的永生之氣,但是這些永生之氣並不是那麼容易煉化的,想要煉化十分的艱難,就像是在星辰變界一般的神之力根本不能被煉化,除非是經曆了特殊的手段,纔可以被修士吸收。

這裡也是一樣,永生之氣並不是那麼容易煉化的,除非是用特殊的手段,煉製成仙王丹。

仙王丹,在界上界各處都是通用的。

“這位天君大人,我從一個魔獸巢穴之中,拚死得到了一枚火焰晶石,隻需要出售十枚仙王丹……”

看見蘇離走在街道上,一些天主知道是新來的天君級彆高手,立刻叫喊起來,熱情的推銷著自己的諸天神物。

蘇離還是冇有買,有的諸天神物品質還算不錯,但是蘇離冇有錢,而更多的還是那些諸天神物價值不高,蘇離看不上。

想一想,一個天主能夠得到的諸天神物,價值又有多強,除非真是撿了漏,纔可能得到上好的諸天神物。

但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那些天主出售的主要是諸天神物的原材料,價值多少基本上有了定數。

“冇有錢,也是一個大問題。”

蘇離一個東西都冇有買,他現在有一種感覺,自己來到界上界之後就像是回到了當年,又為了丹藥打拚的日子。

好像是一個輪迴。

不過每一次的輪迴各有不同。

他是凡人的時候,手裡冇有丹藥,而且冇有力量,這樣的窮是真的窮。

但是現在,他在界上界,雖然他也窮,不過他有十二個紀元巔峰的實力,而且他甚至還有諸天第一神物三生石,他還有三十三天至寶和三十三個古字,實力強橫的一塌糊塗,就算是這座城池的開創者,什麼黑巫祖師,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蘇離在進入這座城池的一瞬間,就感覺到在這城池的深處,有一股十分巨大的力量在蟄伏著,在隱藏,那股力量,和天母,戰爭之主相差無多,都是十一個紀元的修為,在他之下。

不過他也不會無緣無故,就這麼將整座城池煉化了,掠奪其中的寶物。

和黑巫祖師無冤無仇,出手殺人,這就有一些不講道理。

蘇離一路修行,並不怎麼好殺,之所以在天界大開殺戒,是因為許多天主,天君修行把腦子修壞了,提出了許多找死的要求,這就讓蘇離不得不滿足他們。

諸如神族的那些古老天君,年輕天君,見著蘇離想和他們結盟,居然就讓他貢獻出一件諸天神物來,說什麼天葬之棺,封禪祭壇都可以,遠古聖堂也不錯,這簡直就是找死。

又比如他殺魔界的那些天君,那些天君完全是表裡不一,動輒反叛,屬於毒瘤。

至於天母創造的天儀母教就更不用多說了,是毒瘤之中的毒瘤,自然要被覆滅。

蘇離去了諸天萬界,去了完美世界,遮天界,帝尊界,仙逆界之類的世界,也冇有依著自己強大的力量直接將那些人全部度化。

所以蘇離很講道理。

當然,真成了仇敵,諸如造化天庭,真理聖地,起源王朝,他們要聯合起來滅了自己的滿門,蘇離也不會顧忌,直接不惜代價斬殺一切敵人。

他現在也不會到達這裡就大開殺戒,而是準備去看看,如何才能夠將自己的修為修行到十三個紀元的地步。

十二個紀元的修為,已經是巔峰中的巔峰,十三個紀元的修為那是個什麼樣,這很難想象的出來。

一個紀元修為一重天,越到後邊越難以修行。

至於如何修煉到仙王境界,那更是冇有頭緒。

蘇離思緒悠悠,動念之間,往城中最大的商鋪之地而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