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兩百一十九章 多寶,太上,釣魚這麼久也應該被魚吃了吧

-

多寶天君和太上天君居然掌控了從永生之門流傳出來的人字。

這一個人字,簡直有無數的玄妙之處。

永生之門中,有許許多多的字體,諸如神字,巫字,仙字,龍字,佛字等等,這樣的一個字可以衍生出一個種族的文明,諸如蘇離曾經得到的龍字,就衍生出了諸天之中的龍族。

而無數種族之中,人字擁有無比巨大之潛力。

“人”,可以一念成神,一念成仙,一念成魔,一念成巫,一念成……

無儘潛力,無儘未來,這一個字具有大妙處。

見著這一個人字,三大巫師的麵上都露出了震驚神情,全身顫抖了起來:“這就是我們做臥底的代價?如果是這個代價的話,忍辱負重,做羽化門的太上長老也不是不可以。”

“這就想多了,人字當年被起源仙王得到,最後留給了我,作為鎮教之寶,是不能給你的,但是借給你參悟參悟還是可以的。”

多寶天君搖了搖頭。“這人字之中融合了我的氣息,我一念之間就可以收回,不過你們若是能夠明悟人的妙處,說不定就可以踏入十二個紀元的地步,而且我可以給你們提供一億枚的仙王丹,作為你們修煉之用如何?”

“人字你們雖然不能得到,但是那塊神玉雕刻的無麪人你們可以煉化,當年起源仙王從永生之門噴塗出來的神物之中得到了這一塊神玉精華,他想要在上邊雕刻出一個人形,結果卻因為任性複雜,千萬麵目,與其一麵,不如無麵。雖是無麵,卻是萬麵,這裡麪包含了起源仙王的無上意誌,你們可以煉化,增加實力。”

太上天君開口道。

“好,這件事就這麼定了,我們乾了。我們也就犧牲犧牲自己的尊嚴,去給一個小門派去當甚麼太上長老。”

黑巫祖師與其他的兩位祖師對視一眼,似乎在商量著什麼,片刻之後終於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那咱們就此彆過,我和太上天君還要去遊說彆家,一有訊息,我會通過這個‘人’字來通知你們的。”

多寶天君點了點頭,直接從身上飛出五千萬枚的仙王丹,而後飛了起來,和太上天君化作了兩道光芒,消失不見。

也就在這兩位天君消失不見之後,蘇離和方清雪的形體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他們一出現的瞬間,三大巫師就感覺到了一種恐怖的威能,似乎這位無限天君發生了一種天翻地覆的變化。

而那個女子身上的氣息,也讓他們感覺到畏懼。

“掌教,怎麼辦,他們是來對付你的!”

“掌教你的氣息……似乎比以前強多了!”

“還請掌教示下,這一次我們應該如何做?”

三大巫師極為尷尬,臉色極其難堪,他們現在已經成了蘇離的人,而多寶天君和太上天君居然讓他們當臥底,這又是該怎麼說。

若是多寶天君和太上天君比無限天君多到,豈不是現在情況又變了?

“無妨,既然多寶天君和太上天君將主意打到了蘇離你的身上,那他們隻有死路一條。”

方清雪神情冷漠,說出的話語殺伐果斷,身軀微微一動,就散發出一股足可以毀天滅地的氣息,使得三大巫師都連連後退,最後退無可退,隻能夠匍匐在地麵,好像壓扁的蛤蟆一樣。

“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的道侶,電母天君轉世,如今的修為十三個紀元,當然我的修為也到了十三個紀元。”

蘇離見著方清雪氣機湧動,知道她這是在威懾三大巫師,於是笑了笑,開口道。

兩人心意相通,下一刻,方清雪的氣勢收入身軀之中,但是三大巫師麵色震驚到了極致。

“什麼,電母天君的轉世,就是您!”

“電母天君,十三紀元修為,這是怎麼做到的。”

“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啊,我記得先前不久無限天君你是十二個紀元巔峰的修為,怎麼轉眼之間就已經到了十三個紀元,這一步究竟是怎麼邁出的。我在許多歲月之前就已經是十一個紀元的巔峰,但是到了現在還是十一個紀元的巔峰,距離十二個紀元還有漫長的歲月!”

“難道這就是天命之子的恐怖之處,突然之間突破境界,根本無法想象怎麼做到,我們必須和無限天君在一條船上,這樣才能夠活的性命,多寶天君都是幾個紀元之前的人,本來已經失去了氣運,能夠苟延殘喘已經算是可以,但是現在還在上跳下竄,陰謀對付掌教,那就隻有一條道路,死!”

黑巫祖師的臉上露出智慧的光芒,這一刻他更是堅定了站在蘇離這一邊的決心。“在這一個紀元,誰要是對無限天君不利,誰要是站到無限天君的對立麵,那就隻有一個結果,死。多寶天君不會有例外,太上天君也不會有例外。”

這位巫師全身激動,目光幽幽,似乎是一位先知,看到了未來的結局。

“很好,你們有這樣的想法,非常之好,多寶天君和太上天君,就由我們來對付。”

蘇離大手一抓,一道神光籠罩住了“人”字,他可以感受的到,這個人字之中,有多寶天君濃濃的天君本源靈魂。

但是冇有任何用,蘇離輕輕一動,那些本源之力就陷入幻境之中,而人的玄妙直接被蘇離吸收。

這一刻,蘇離全身一震,一股氣息就開始蛻變,虛空之中,無數的永生之氣滾滾而來,凝練成了晶體,大量的滲透進入身軀。

人字的玄妙,顯現了出來。

“清雪,我們一道參悟。”

這裡的時空發生變化,無論是蘇離還是方清雪全都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界上界的路上,兩尊偉大的存在,一邊趕路,一邊說話,正是“太上天君”和“多寶天君”。

“多寶,這個人字給了三大巫師,不會有什麼不妙處吧,會不會被蘇離看穿了?蘇離實在是一個奇葩,他的修行速度實在太快,本來我在閉關修煉,以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但是轉眼之間,那蘇離就成了氣候,難以掌握。”

太上天君的臉色有一些不好看。

“無妨,一切都在預料之中,那一個人字可是一枚棋子,隻要三大巫師參悟了人字,吸收了無麵玉,就會成為我的棋子,到時候我心念一動,就可以祭祀了他們,吸收了他們的全部修為。”

多寶天君的語氣十分陰森恐怖。

“好,你有把握就好,不過我們現在去見誰,如今遠古天庭的那些臣子,九天玄女,黑白二使都在佈局,迎接造化仙王的迴歸,我們也要佈局迎接起源仙王的迴歸。”

太上天君道。

“不錯,必須要佈局,真正掌控局麵。傳說之杖,自由之翼都是我的棋子,而且彌寶的父親寶主,也是我的棋子,寶主當年的飛昇,天劫,都是我的安排,那雷帝天君怎麼可能看的出來,還以為寶主死了。”

多寶天君的臉上神情十分得意。“雷帝都死了,寶主還冇有死,他現在活的好好地,在不停地修煉,以後出來就是我的一枚棋子,隻可惜蘇離居然冇有收彌寶進後宮,否則這一個棋子的用處更大,那就等於我抓了蘇離的老丈人。”

“蘇離此子,與電母天君轉世為道侶,冇有再看上彌寶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蘇離破滅了起源王朝,奪取走了封禪祭壇,還斬殺了洪荒天君,恐怖天君,這就出乎了我們的預料。”

太上天君臉上顯現出不快來。“早知道如此,我們就把封禪祭壇帶上來,不便宜蘇離。”

“這也是起源仙王遺留下來的一枚棋子。”

多寶天君冷冷道:“封禪祭壇是起源仙王畢生心血,哪有那麼容易被煉化,現在蘇離的身軀之中,諸天神物太多了,什麼天葬之棺,封禪祭壇,造化之門,誅仙之門,這都是仙王佈置的手段,還真以為他跳出了仙王的掌控?他雖然厲害,但在仙王的麵前,還是個小螻蟻。”

“對了,現在界上界的那些高手之中,一些厲害的存在,十三個紀元,十四個紀元,十五個紀元修為的存在是否知道了蘇離?如果被他們知道蘇離的事情,隻怕我們也未必能夠掌握住蘇離。”

太上天君道。

“彆的高手?可能現在不知道,不過這個訊息也瞞不了多久。大人物是不會將目光注意到螻蟻身上的,但是這個螻蟻的修為到了十一個紀元,十二個紀元,就算在界上界,也是一流人物,怎麼還隱瞞得住。而且下界的羽化門實在是太囂張了,居然建立了新的天庭,任誰都能夠知道羽化門。”

多寶天君的臉上帶著嘲諷的事情。“尤其蘇離奪取了丹界,那丹界之主,刹那天君已經轉世歸來,他是乾坤之主的弟子,現在已經進入了乾坤城,恢複了往日的修為,當年造化仙王破滅丹界,真以為殺不死刹那天君,不過是因為乾坤之主出手了,才使得造化仙王冇有下死手。”

“這麼說來,乾坤之主的確知道了蘇離,那刹那天君是乾坤之主的弟子,隻要一告訴乾坤之主,以乾坤之主這種老古董的修為,隨意一推算,立刻就知道得清清楚楚。”

太上天君道。

“這也冇有什麼,我們是對付不了乾坤之主,但是起源仙王一定會給我們足夠的好處,讓我們為他做事,我們現在也隻需要靜觀其變,佈置下棋子,把羽化門變成我們自己的,我還得找機會下界一趟,去見見彌寶,告訴她她父親寶主在我這裡的事情……”

多寶天君一步步計劃著,大有架空蘇離,掌控羽化門的架勢。

“很好,非常好!我都不知道你們對我如此關心。”

也就在這時,虛空中傳遞出聲音來,而就在這聲音出現的一瞬間,這裡的時空直接被隔絕開來,與整個界上界分離開了,似乎都不在這一個永生界中。

“嗯?”

多寶天君臉色一變,大袖一捲,席捲天地,竟然要把這篇虛空全部都包裹在其中,直接破滅萬古,但是他們依舊在這處虛空中,根本冇有逃離。

蘇離和方清雪的形體直接顯現了出來。

“蘇離,電母天君!”

多寶天君,太上天君一看,眼睛都直了。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自己剛剛在討論陰謀算計,對方就立刻知道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多寶天君,太上天君,你們對於我羽化門的算計,可真是到了無微不至的地步,這非常的好,也非常的不好,你們現在隻有兩條路,第一是主動自裁,留下你們的一絲軀殼,我允許你們轉世投胎,第二,就是負隅頑抗,直接就死,連轉世投胎都做不到,真真切切的死亡,永遠的消失。”

蘇離對著多寶天君和太上道。

這兩位天君,可謂是聲名赫赫,算計很多,雖然本應該是算計方寒,結果他異軍突起,這算計就落到了他的頭上。

比如彌寶的事情。

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是陰謀的氣息。

彌寶是修真大世界分寶岩寶主的女兒,自己則拜師太上九清天,可以說彌寶打一修煉起,就得了多寶天君和太上天君的道統。

這位女子,身為寶主之女,那個時候地位極高,因為彌寶當年的修為是虛仙境界,而寶主的境界已經到了長生十重真仙境界,就要飛昇。

但是寶主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腦袋昏了,竟然要明知不可行,非要去攜帶著分寶岩飛昇,結果遭遇了不測,那時候眾人以為是被雷帝天君滅殺了。

寶主就這麼“死”了,彌寶於是繼承了分寶岩,卻遭遇了許多折磨,最終被蘇離所救,後來搭上了羽化門,搭上了玲瓏福地,飛昇到了仙界。

而這一切都是兩位天君的算計,在寶主的天劫之中,雷帝天君的確是出手了,但是多寶天君也出手了,雷帝以為自己殺死了寶主,但是寶主現在還活著,被多寶天君培養著當棋子。

而分寶岩之中居然有巫族之主的屍體,還有巫族的巫字,甚至分寶岩本身就是諸天神物,裡麵蘊含有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寶字,不得不說各種算計。

這些算計本都是來釣魚的,那魚兒是方寒,結果蘇離來了,就釣了蘇離上來。

但是蘇離不是方寒,冇有一受傷就和彌寶修行,所以寶主現在還不是他的嶽父。

這枚棋子就稍微有些不夠本。

許許多多的算計,甚至現在也是一種算計,不過並冇有任何的用處。

蘇離和方清雪此時包裹住了這一個獨特的時空,他們就要滅殺了曾經設局的人。

多寶天君和太上天君,必須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