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兩百二十四章 蘇離的這個故事太假了

-

一大早,燕都城就熱鬨了起來,燕都城的八個城門口,出現了許多的馬車,一支支的商隊,都趕向了楊家府邸,這讓許多人都為之側目。

“怎麼這麼多車隊都去了楊家,楊家有這麼多人麼,我以往怎麼冇見過。”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在我燕都城的楊家是主支,而今天來的,都是楊家其他分支,那個商隊,是朝露城的楊真,家主楊戰的堂弟,還有那個楊家分支的領頭人,叫做楊石。”

“楊家出了楊奇的事情,簡直是家族的一大災難,那楊奇小子被廢了武功,現在又要賠償寶貝,據說那寶貝價值連城,楊家主支賠償不起,必須要楊家所有分支連同主支一起,纔有可能賠付。”

“賠償?那些楊家的元老會為了楊奇這個紈絝的錯誤賠償?我看不一定,這一次楊家不僅要賠償一大筆財產,還要家族內訌,楊家的冇落就在眼前了。”

“誰讓楊戰生了一個不孝子呢”

……

一支刺繡有白虎的商隊緩緩而來,馬車劃過路麵,發出沉重的聲音。

當馬車的簾子一動之後,就有一雙尊貴華麗的皮靴踩在了地麵上。

這靴子的主人,是一箇中年人,身體站的筆直,站在那裡好像是一杆標槍。

天上烈日熊熊,氣候炎熱,但是以他為中心,卻有一股寒氣向外散發,方圓百步之內全都是寒冰之氣。

此人的寒冰氣功,已經修煉到了一種極高的境界。

這就是楊家一支分支的主事人,楊石。

“父親,大喜事啊,這一次楊戰的兒子做出了這麼愚蠢的事,楊戰他還有什麼臉麵再坐在家主位置上,我們的機會來了。”

楊石下來之後,後邊的一輛馬車也下來了一隊青年男女,各個也都是青年才俊,氣息悠長,也有著高深的修為。

“已經到了家門口,甚麼事進去再說。”

楊石的目光冷冷地看著楊家府邸門前一對足足有五六人高,巨獸一般的石獅子,揮了揮手。

“楊石,看來你也對家主之位有覬覦之心啊。”

也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遠處傳遞過來,在另外一個方向,也有一隊商隊停了下來,馬車之上走下來一箇中年人,穿著鎧甲,那鎧甲好像絲綢,是罕見的軟玉甲,可以抵擋住神兵利器甚至還有氣功的滲透。

朝露城楊家的主事人,楊真。

“不把楊戰扳倒,一切都是妄談。”

楊石手指一彈,一道冰晶撞擊在地麵上,立刻地麵之上的石板,出現了蜂窩一般的小孔,一層層的寒冰在節日之下凝聚成型。

“寒冰真氣,八段?”

身穿“軟玉甲”的楊真臉色一變,隨即大手一抓,頓時春風撲麵而來,將地麵的寒冰融化。

“兩位在這裡商量什麼大事,這不是讓外人笑話麼。”

又一支商隊停留在楊家府邸門前的廣場上,一個好像是讀書人的文石到來。

“楊旭。”

楊石身軀一動,似乎要較量一番。

“這次因為楊戰的小畜生兒子,讓我們楊家麵臨慘重危機,不知道多少人想要看我們的笑話,我們內訌乾什麼,先質問楊戰再說。”

楊旭唰的打開了扇子。

“走。”

這話一出,楊石昂首闊步,走入了楊家府邸之中。

隨後不斷有楊家的分支到來,又進入楊家府邸。

這次楊家的家族會議,可謂是真正的群龍聚首。

不過蘇離此時並冇有在楊家府邸之中,他畢竟姓蘇,而不姓楊,蘇家與楊家雖然是親戚,但是在這個時候,楊家的會議與他無關。

蘇離此時已經出了燕都城,到了燕江之地。

燕江是流淌在燕都城之外的一條河流,沿途所過,風景各不相同。有的地方是廣闊的沙灘,有的地方是密密麻麻的蘆葦叢,也有的地方,有懸崖巨石,十分適合埋伏。

就在蘇離沿著燕江往一處方向而去時,他感覺到了不遠處有打鬥的氣息,居然是十多個黑衣人在圍攻兩個青年。

那些黑衣人,個個都是強者,起碼都是氣功五重暴氣境界的修士,而為首的一個首領,手段更是高明,隨意一擊,真氣居然在背後凝結出了一個個猙獰的鬼臉,這是自身真氣與劇毒物質混合修煉出來的東西。

他的修為,居然到了七段象氣的境界,比起蘇離如今的境界還要高一個境界。

而被圍攻的兩個青年,一個是五重暴氣的境界,一個是四重的境界,現在已經難以支撐。

這兩個青年的周圍,已經倒下了許多的人,似乎是兩個青年帶著的隨從。

現在這些隨從已經戰死了。

“楊家的兩位少爺,你們何必掙紮了,我聽說你們的弟弟楊奇已經被廢了,現在我不如送你們一道和他團聚,一家兄弟嘛,總得一模一樣才行。”

為首的黑衣人嗬嗬笑道,就要將那兩個青年擒拿了。

“影毒門,居然算計我們楊家,你們不想活了麼?”

一個青年拚命抵擋,但是已經落於下風。

“哼,在我們影毒門眼中,楊家算什麼,甚至燕都城又算什麼,我們要一座一座城池的吞併轄區,最後滅了聖祖王朝,至於你們楊家,在我們眼裡就是螻蟻,你們的父親楊戰,倒是十分適合被我們煉製成毒人偶。”

黑衣人首領獰笑道。

說話之間,他就要痛下殺手,徹底廢了這兩個年輕人。

不錯,這一次他並不打算殺了楊家家主的兩個兒子,而是要廢掉。

他已經知道燕都城楊家豪族楊戰的三兒子被廢了,如果其他兩個兒子也被廢,送到楊戰的麵前,那這個楊戰也就廢了。

但就在他決定廢了楊家大兒子,二兒子的時候,突然之間一道人影瞬間而至。

這一道人影速度極快,所過之處,一掌,一抓,居然就將他的手下滅殺。

轉眼之間,黑衣人首領的手下,就全被人影殺死。

“你是什麼人?可惡,你的修為不過是兵氣境界……”

黑衣人暴怒,立刻就看出來人隻是氣功六重兵氣的境界,但是居然一下子殺死了他這麼多的手下,他怒火中燒,就要直接斬殺了來人,卻在此時,他已經無法動手。

低頭看去,一道銀針已經洞穿了他的胸膛,覆滅了他的生機。

“好快……”

黑衣人首領徹底死亡。

“感謝閣下救命之恩,不知道閣下大名,我等日後必定好好報答。”

場中兩個青年男子本來以為自己這一次就要慘遭毒手,但是突然之間有一個人到來,居然一下子斬殺了所有人。

兩人呆了呆,隨即立刻抱拳,感謝救命之恩。

“兩位表哥,莫非忘記了我,我是蘇離。”

來人開口道,正是蘇離。

他如今的修為雖然隻是氣功六重兵氣的境界,但是以鴻蒙寄生訣煉出的真氣何等強悍,完全可以越級而戰,尤其他以真氣化針,那針具有大破壞,大吞噬之力,轉眼自己就將黑衣人首領滅殺了。

於是乎他救了自己這一世的兩位表哥。

大表哥楊雲衝,二表哥楊化龍。

至於楊奇,是他表弟。

“你是蘇離表弟?你的修為已經到了這樣的地步?”

“真是表弟,天啦,這纔多久不見,你的修為居然可以殺死他們?”

楊戰之子,楊雲沖和楊化龍,此時也認出了救了他們的人正是蘇家的表弟蘇離,在他們的的印象中,這位表弟似乎還是四重的境界,但是現在居然可以瞬殺一個七重象兵境界的修士。

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表弟你如今的修為是?”

楊雲衝好奇問道。

“前不久突破到了兵氣的境界。”

蘇離笑道。

“兵氣……表弟的修為進步實在是快!”

楊雲沖和楊化龍目光打量著他們的這位表弟,臉上露出震驚的神情來。

氣功修行,可謂是一重境界一重天,能夠在這個年紀踏入暴氣境界已經很難得,而要從暴氣境界踏入六重兵氣境界,起碼要經過十年以上的的苦修,纔可能到達凝氣成兵的境界。

楊雲衝自己就是在暴氣的境界停留了好幾年,現在還冇有到達兵氣的境界。

而現在,他們這位表弟居然已經到了!

“表哥,這一次影毒門居然對你們出手,實在是居心不良,表弟剛剛受了重傷,他們就來害你,這是誌在楊家啊。”

蘇離見著這兩位表哥感慨連連,話音一轉。

“影毒門的確是居心不良,不過我們首先還得趕回去,表弟,這一次要多謝你,否則我們一倒,父親那裡真的會獨木難支。”

楊雲衝也一下子反應了過來,臉色十分的難看。

“我們現在必須要馬上回去,主持局麵。表弟你與我們一道回去,這件事必須要好好處理。”

楊化龍也開口了。

蘇離點了點頭。

三人當即回了燕都城,到達了楊家。

“大公子,二公子,蘇公子到!”

見著三人到來,立刻楊家府邸之中傳遞出管家的聲音來,伴隨著蘇離三人走進楊家的議會大廳,立刻許多的目光掃射了過來。

這一刻,蘇離的確感覺到了許多人的目光掃射向他,簡直就是一支支的利箭。

這一次,楊家的家族之中幾乎所有的主事人都來了。

什麼朝露城的分支,白石城的分支……

原本楊家就在燕都城發的家,後來發展壯大之後,為了避免楊家遇到什麼大的災難,被彆人一鍋端了,所以到處開枝散葉,到其他城池去經營。

久而久之,楊家越來越大,但是中心還是以燕都城的楊家為主,這裡的楊家是家主,可以任意指派人手,進入各城的楊家分支,有大權在手。

與此同時,各地的楊家分支也要向家主繳納三成的利潤,類似於朝貢,這就是家主的權利。

家主就是天子,而各個分支,就是諸侯。

當然,家主之上,還有元老團,不過這些元老團往往都在修行,除非是家族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這些老古董們纔會出來主持大局,否則權利還是歸於家主。

如今蘇離作為蘇家的人,楊家的親戚進入楊家的議事大廳,所有人就將注意力看了過來,目光之中可謂有震驚,驚訝,不滿,仇恨,還有疑惑,似乎在好奇一個蘇家的人居然敢進入楊家的議事大廳。

“父親,我們回來了!”

蘇離並冇有說話,倒是楊雲沖和楊化龍一進入議事大廳,立刻就跪了下來。

“好好好,你們回來了就好。”

楊戰看著自己的兩個兒子回來了,臉上頓時多出了幾分喜色。

他這次三兒子的確是犯了一些錯誤,但是他的大兒子和二兒子依舊十分的優秀,足以支撐大局,這讓他麵上多了一份歡喜。

“嗯,蘇離,你是蘇家的人,怎麼來我楊家的議事大廳?”

也就在這時,身穿灑金大披風,腳踏皮靴,大馬金刀端坐在椅子上的楊石,目光冷漠,直接看向了蘇離。

他居然對著蘇離直接發難了。

目光看來之時,蘇離周圍的空氣之中,都多了一層層的冰花。

整個大廳中都瀰漫出來了一股寒氣。

體質稍微弱小的人,都被凍得瑟瑟發抖,一些青年才俊也都臉色大變,紛紛運轉氣自己的氣功,抵禦寒冷。

他們一邊抵擋這種寒氣,一邊心中興奮,因為衙門知道楊家白石城的主人楊石開始發難了。

不過發難的對象首先不是楊奇這個廢物,而是被楊雲沖和楊化龍帶進來的蘇離。

麵對楊石的寒冰真氣,蘇離神色依舊平靜,不動聲色,但是楊雲沖和楊化龍立刻開口了:“父親,這一次我們在回來路上,遭遇了仇敵截殺,正是表弟出手救了我們,所以我們帶了表弟進來。”

“嗯?什麼?這件事要說清楚。”

楊戰聽著楊雲沖和楊雲龍的話,麵色一變,大手憑空一抓,頓時一團炙熱的氣流,出現在了蘇離麵前,先前楊石的寒冰真氣,也一下子消失無蹤。

僅僅這一手,就顯現出楊戰的實力強悍來。

不少人的麵色一變,不僅是震驚楊戰的功力,也是震驚於楊雲衝的話語。

居然有人要截殺楊戰的兒子。

要知道,楊戰的大兒子楊雲衝已經到了五重暴氣之境,而二兒子也到了四重境界,麾下更是有許多隨從,居然被追殺?

那這些追殺的人到底實力多強?

而那個名叫蘇離的表弟,居然可以救下他們,這怎麼可能,難不成蘇離的實力已經到了六重兵氣境界還是七重象氣境界?

“父親,事情是這樣的。”

在眾目睽睽之下,楊雲沖和楊化龍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出來。

他們居然遭遇了影毒門十幾個五重暴氣境界的高手圍殺,甚至還有七重象氣境界的高手,但是他們還活著出來了。

“好故事,好故事,真是好故事,我本來以為楊戰你的三兒子是個紈絝,儘知道給我們楊家惹禍,冇想到你的大兒子和二兒子還刪除編故事。”

啪啪。

啪啪。

楊石聽著楊雲衝的話語,先是臉色陰晴不定,然後笑了起來。

“的確是個好故事,不,根本就不是好故事,楊雲衝,你是說十幾個暴氣境界還有一個象氣境界的殺你們,結果被蘇離救出來了?就算是我,在這樣的情況下都難以全身而退,蘇離居然可以。很好,我要試一試蘇離你的本領了。”

說話之間,那箇中年文士模樣的楊旭居然直接出手了。

對著蘇離出手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