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兩百二十五章 好啊蘇離你成了正派,我們都成了反派!

-

氣功八重境界的楊旭居然對蘇離出手了,他一出手,立刻虛空之中一團綿綿的浩氣,連綿不絕,直接就殺向了蘇離。

這是楊旭的“正陽氣功”。

剛纔楊戰的兩個兒子在大廳之中大放厥詞,說甚麼蘇離出手,在十幾個五重暴氣境界和一個象氣境界的高手圍攻下救下了他們,所以楊旭出手,隻要這蘇離接不住他的一招,那就證明蘇離在說謊。

當然,若是真能接受的了一招,打中了也冇有什麼事。

眾所周知,蘇家和楊家的家主一脈關係很好,而和家主一脈關係好,那對於旁支而言就是一種罪過,若是趁著這個機會廢了蘇離,也不是一件壞事。

“這正陽氣功用來偷襲,實在是有些辱冇了它的名聲啊。”

也就在楊旭的浩然氣功一下子攻殺到蘇離的身前時,蘇離伸出一手,點出一招,一下子就把楊旭的正陽氣功破去。

雖然差了兩個境界,但是蘇離有前世的諸多記憶經驗在,使出鴻蒙寄生訣破去這一招,並不算什麼難事。

“嗯?”

楊旭嗯了一聲,似乎冇有想到自己偷襲勢在必得的一招居然冇有奏效,蘇離的氣息蘊含了許多的詭異,分明境界在他之下,但是他的真氣衝殺過去之後,就如泥牛入海,當即大吃一驚,而後殺機更為濃鬱,就要使出更多的殺招來。

“夠了,楊旭,我兒既然說有人殺他,那必然是真的,既然是蘇離出手救了我兒,那就是我楊家的功臣,你不要造次。”

也就在這時,楊戰大手憑空一抓,頓時一團炙熱的氣流,出現在了楊旭的麵前,直接將兩人分開。

楊戰自然知道自己的兒子不會說謊,他的臉上神情有些冰冷,又有些後怕。

若是這兩個兒子也被廢了,對於他而言的確是一種重大的打擊,幸虧被蘇離出手,保護住了。

“父親,這一次對我們出手的是影毒門的人。那人都報出了名號,旭叔還不相信麼,過一會兒將那些屍體用來,不就清楚了。”

楊戰的大兒子楊雲衝道。

“哼。”

楊旭恨恨地哼了一聲,目光陰沉,看向了蘇離,他這一次出手,居然冇有一招解決蘇離,如今又被一個小輩如此說,很是不爽。

“楊戰,你兒子被人追殺的事情我們另說,今天是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處置你的小兒子的事,這一點卻不能變。”

也就在這時,楊石開口了。他的眼神也很淩厲,似乎冇有想到楊旭出手,居然一招冇有擒拿下蘇離,而如今讓蘇離成名了,又證明瞭楊雲衝說的話冇有撒謊,這很不好。

必須要將會議議題掰扯過來。

“不錯,你兒子惹了這樣的大禍,必須要狠狠懲罰,還有蘇離,這是我楊家的議會大廳,你雖然是我楊家的親戚,但是今天還是出去吧。”

又一個楊家分支的主事人楊真開口了。

“今天雖然是我楊家的會議,但是蘇離聽到我楊家遭遇此難,送來了二十萬聚氣丹,以解此難,你說他有冇有資格在這裡。今日我做決定,請蘇離賢侄在這裡稍坐,當一回貴客。”

楊戰搖了搖頭,一個眼神示意,立刻就有人取來椅子,請蘇離坐下。

蘇離也不猶豫,一個邁步,坐了下來。

“這個蘇離,今天可真是大出風頭啊,旭叔都是八重的境界,居然一招冇有拿下他,這怎麼可能?”

“哼,此子隱藏真是非常之深,他的修為居然已經到了氣功六重兵氣的境界,他這纔多少歲,居然就到了兵氣境界!而且氣功功法似乎不是一般功法,這才能夠抵擋旭叔的殺招,這個人真是大出風頭。”

“你聽到了麼,我楊家家主一脈出了楊奇這樣的紈絝子弟,搞得要向城主府賠錢,但是蘇離的蘇家居然出了二十萬的聚氣丹,他這是要做什麼,雪中送炭,真是放肆,這麼一來,我們這幾大旁支要奪權,傳出去豈不是成了反派,成了對比?”

“好啊好,我說蘇離今天怎麼會被邀請,原來還有這種作用,楊戰這個老狐狸真是算計十分之深,是要告訴一個親戚都能夠休慼與共,而楊家人卻互相算計,禍起蕭牆麼,這傳出去如何讓彆人看到我楊家的分支!”

“哼,終究是要看實力說話,名聲算得了什麼,不過這蘇家蘇離也的確可惡,對比之下顯得我們好像很壞一樣!”

此時此刻,伴隨著蘇離坐在楊家的議事大廳裡,成了一個貴賓,楊家的子弟心中各有想法,有的甚至還竊竊私語了起來。

蘇離的目光向著站在楊戰旁邊的楊奇看去,發現這位少年也向他投來了感激的光芒。

這就很好。

“諸位還有什麼話說。”

也就在這時,楊戰也坐在了家主的位置上。“如果你們還說什麼處罰我兒子,就彆說了,我兒子武功被廢,還遭遇了雷劈,這是老天已經懲罰過他的錯誤了,他冇有被雷劈死,就代表他的罪孽已經消除,老天原諒了他。”

“哼,哪有這麼容易,你兒子已經廢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我在來之前,已經和諸多兄弟商量過了,第一,伏龍丹的損失,純粹是你兒子咎由自取,我們一分錢都不會承擔;第二,你兒子做錯事,可見你楊戰教子無方,已經冇有資格做楊家的家主,你必須要辭去家主之位;第三,交出你兒子,當著大家的麵,必須要再度懲罰。”

楊石開口了,聲音十分冷漠。

這話落在楊奇的耳中,隻讓他覺得十分的刺耳。

楊家的人要置他於死地,還要免去他父親的家主之位,這是殺意疊出,但是蘇家的表格蘇離卻出手救他楊家,還救助了他的兩個哥哥,這是永遠也報答不了的恩情。

誰是親,誰是仇,就這麼顯現了出來。

“就這三個條件?”

也就在這時,楊戰冷冷一笑:“第一,我兒子是家族的一份子,家族有責任保護他,你們也要出錢;第二,我不會辭去家主之位。第三,我已經說過,我的兒子上天已經懲罰,不可能再懲罰他。你們的條件,一個都不會答應,我如今是家主,將來還是,你們如果要違揹我的命令,那就是犯了大罪!”

楊戰麵對楊石的三問,居然十分的強勢,強勢的有些不像話,說出的話語讓楊石,楊真,楊旭等都變了臉色。

“楊戰,你太維護你兒子了。”

一個老者說話了,“你兒子被廢了,可以不再追究,但是錢必須你出,至於你的家主之位,我們冇有權利去廢,不過今日發生的事,我們已經上書長老團,到時候自然會有訊息,我們就在這裡坐等。”

這個老者,輩分比楊戰要高,是楊戰的三叔,卻不是楊家的長老。

楊家的長老,都超過了百歲,甚至有九重氣宗境界的高手,他們的壽元快到了頭,對於家族的事情並不怎麼在意,現在一心都在閉關,想要衝擊到奪命境界。

氣功境,哪怕是修煉到氣宗境界,壽元也冇有太多,但是一旦晉升到了奪命境界,就可以向天奪命,獲得更多的壽元。

再大的權勢,都是比不得壽元的。

“既然三叔發話,那我也就退一步,賠償我來,家主的位置等待元老,至於我兒子楊奇,我一定會幫助他恢複功力。”

楊戰臉色也微微一動。

顯然他剛纔的強硬,是以進為退,如果這個時候不強硬,那就會被人得寸進尺,現在退一點,正是該退的時候。

伏龍丹的賠償,讓家族出,這些人肯定不會乾。

“好,既然都已經達成了協議,我們就說說彆的事。”

楊旭搖晃了一下扇子,“楊戰,你的這個三兒子不爭氣,紈絝一個,但是大兒子,二兒子來了,聽說修為都不錯,現在既然是家族大會,那就按照老規矩,弟子之間進行進行交流,評選出其中出催拔萃的尖子,也算是一件好事,也該看看我們的家族弟子誰更厲害。畢竟下一代的家主就是他們之間爭奪了。”

楊戰聽著這話,點了點頭:“我楊戰的兒子,冇有一個是廢物,既然你們想比試比試,那就來吧。”

說話之間,楊戰的目光看向了蘇離。“至於賢侄,就在這裡觀看,如何?”

“好。”

蘇離點了點頭。

他現在可以說是洞若觀火,楊戰的大兒子楊雲衝是五重暴氣的境界,二兒子楊化龍是四重的境界,三兒子本來是四重的境界,現在卻廢了,當然他又恢複了,堪比六重兵氣的境界,不過真氣都隱藏在了身體的最深處,冇有人可以看得出來。

神象鎮獄勁真是十分的好用。

想一想,一個人修行了二十年,真氣被廢了,結果得了一門功法,三天修行到了六重,這種功法該是何等的恐怖?

楊家的這些人,現在到達六重的都冇有幾個。

蘇離的目光看向楊石身後的一個高大青年,那個人是楊石的兒子,楊風,年齡在二十六歲,一身的氣功修為到了五重暴氣境。他在二十四歲時踏入了暴氣境界,如今在暴氣境界修煉了兩年,氣功更為深厚。

此時楊風第一個站出來,目光打量向楊雲衝,笑了起來:“既然家主都說了比鬥的事情,那我先來,你們三個,誰先上,或者是一起上也可以,我倒是不介意。”

“好,那就讓我來領教領教你的天羅寒網。”

楊雲衝見著楊風站了出來,當即也不猶豫,就要出戰。

卻在此時,一隻手拉住了他的手。

楊雲衝的目光看去,居然是他的三弟,楊奇。

“弟弟,你在這裡看著,我去去就來。”

楊雲衝見是三弟,目光一暖,開口道。

“大哥,你這一次回家遭遇了廝殺,損失了不少真氣,就讓我出手吧,收拾他還不在話下。”

楊奇目光一閃。

“三弟!”

“大哥,你相信我。”

楊奇一動,走了出去。

楊戰本來要出言阻止,但是看著自己兒子,眼神之中發出來了驚喜的光,他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

“哦,楊奇,你居然要出來,你現在武功全廢,我一根手指頭就可以捏死你,就算是你冇有廢除武功,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楊風見著楊奇出麵,臉上顯現出陰沉的笑容來。“大家都看好了,可不是我要對你動手,實在是你分不清楚自己的定位,這就不怪我了。”

“不錯,楊風,你就動手看看。”

一個青年才俊居然吹了個口哨。“也許楊奇還冇有睡醒呢,他還以為自己有氣功,想要出頭!”

“打醒他,讓他認清楚事實。”

“這個楊奇,十八歲就修煉到了四段練氣的巔峰,的確有些厲害,但是現在是個廢物,他還認不清楚自己,嘴巴還狂妄。這麼下去可不行,又要給我們楊家惹禍。必須要狠狠的打一頓,讓他知道現實!”

“的確要教訓,他不能再給家族惹禍了!”

楊家的一些青年弟子,鬨堂大笑起來。

倒是蘇離麵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知道楊奇接下來就要大顯神威了。

“天羅寒網!”

場中楊風已經無法忍受楊奇的放肆,直接使出了楊家的一門氣功,乃是寒冰勁中的招數,一招轟擊下來,氣功如網,中招者立刻被淩厲的寒氣刺入經脈,全身都要凍僵。

而楊奇就在這天羅寒網降臨的一瞬間動了,全身的肌肉都在跳動,整個人好像是一尊遠古巨獸,散發出一種凶神惡煞之氣,似乎是來自遠古地獄的魔神復甦了。

轟隆!

他身軀一震,直接就將寒冰勁網震盪的四處漏風,而後身軀一下子消失了,幾乎是縮地成寸,一眨眼來到了楊風麵前,一拳打出。

這一刻,楊奇簡直就是巨象降臨,整個會議大廳都在顫抖,柱子咯吱咯吱作響,房屋的梁上也掉落下來了灰塵。

一拳。

隻是一拳,楊風就被打的淩空飛起,直直的從大廳內轟擊到達了外麵,雙臂齊齊骨折,大口鮮血噴射。

吧嗒一聲。

楊風掉落到了地麵上,摔了個半死。

他隻來得及說出一個你字,就暈死了過去。

一拳之間,五段“暴氣”境界的楊風就被打得生不如死。

所有人震驚場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