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兩百二十六章 我們楊蘇兩家,必須要好好親近親近

-

楊家議事大廳之中,楊奇可謂是大顯身手。

想一想,世人都以為楊奇被廢,廢物一個,但是他一下子出手,隻是一招就打的楊石修煉到了暴氣境界的兒子生死不知,這一刻,楊奇可是震驚場中。

蘇離的麵上也假裝露出驚訝的神情,似乎冇有想到這一幕,然後臉上多了一種歡喜的神情,似乎是在為表弟的功力恢複而高興。

當然他的內心嘖嘖稱讚,這位表弟今日的這一下,的確是大快人心,震驚全場。

世人都在懷疑你時親自出手,打臉一把,實在是愉快。

不過被打了臉的人可不高興,尤其是楊石,他看著自己的兒子居然被楊奇打的生死不知,立刻就飛掠出去,扶起楊封,將一道道的真氣注入自己兒子的身體之中。

所有的人在這一刻,都幾乎是驚呆了,都冇有想到居然會有這麼一幕發生,為什麼一個氣海丹田被廢的人居然這麼強大。

“奇兒,你的氣功冇有被廢?”

“父親,孩兒的丹田的確是被廢了,但是那天遭遇了雷擊,身體反而遭遇了蛻變,氣海經脈又得到了修複,如今又突破了境界,到了暴氣境界。”

楊奇恭恭敬敬地道。

“好啊好,我兒居然還有這樣的奇遇,這可真是上天的賞賜啊。你破而後立,一招能夠擊敗楊風,實力不簡單啊。”

楊戰欣慰的笑了起來。

這件事的確是出乎了意料,但是既然發生了,那就必須好好的宣揚,如此一來,反而增加了他的聲勢。

“好小畜生!”

正在檢查自己兒子身軀的楊石突然抬起頭來,怒火中燒。“同樣是楊家人,你居然痛下殺手!”

“這可是他先出手的,學藝不精,怪不得彆人。剛纔你們說讓他教訓我,現在被我教訓了,也是自取其辱。怎麼,楊石,你要為你兒子出頭?”

楊奇拍了拍手。

“你!”

楊石氣得怒不可遏,但是以他的身份向楊奇出手的確是不妥,那個時候如果楊戰也下場,他或許還不是對手。

“小子,楊石是你的長輩,你就這麼對你的長輩說話?你擊敗傷了一個堂哥,還有理了?”

場中又有一個人站了出來,是楊奇的叔叔輩。

蘇離的目光看向那個人,那是人叫做楊盔,如今的修為與他一樣,都是六段兵氣的境界。

楊家有一個規矩,就是修為到了五重暴氣境界之後,就可以申請出門曆練,闖下一片基業。

在豐饒大陸,五段暴氣境界的修為已經可以算是高手,行走出去可以以一敵百,自然有資格出去發展生意,成家立業。

楊魁,氣功修為六段,凝氣成兵,獨當一麵,在東方的“紅葉城”主持楊家的生意,此時站出來,對楊奇十分的不滿。

對於這樣的事,蘇離這樣的外人當然不會出麵,不過楊奇這一次得到了奇遇,自然可以解決這一個釘子。

“怎麼,這是公平交手,我還要有顧忌不成?再說,楊石本就想著奪取我父親的家主之位,我還要對他客氣?那就是偽君子了。”

楊奇輕描淡寫的開口,目光看向了楊魁。“楊魁叔,你現在站起來,是否我可以以為你要和我動手。很好,我非常歡迎,希望你能指點我幾招。”

這幾句話出口,不冷不熱,直接把楊魁氣的夠嗆,這種語氣實在是太可惡了,可惡到他根本不能容忍不住的地步。

楊魁身軀一動,就到達了議事廳中央,“今天我就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不知尊卑的小子。”

“輕便。”

楊奇身軀一動,也做好了真和楊魁動手的準備。

楊戰的麵上神情一動,想要勸阻,卻冇有說出口,就是靜觀其變。他倒是要看看他這個不孝子今天能夠給他多大的驚喜。

一個是暴氣境界,一個是兵氣境界,差距了一個大境界,酒精要怎麼樣才能夠勝利。

這一幕,也讓在場的楊家眾人震驚無比,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這楊奇居然真的要和奎叔動手?他現在也就是暴氣境界,怎麼敢和兵氣的奎叔動手的?”

“五段高手和六段高手相差十倍,就算是十個五重的加起來,也打不過一個六重的。”

“楊奇居然有這樣的奇遇,本來氣功修為被廢,遭遇了雷劈但是這雷居然讓他的力量恢複,甚至更上一層樓,不過現在也太狂妄了,居然要越級而戰。”

“奇怪,奇怪,這幾天是怎麼了,聽著楊奇大哥楊雲衝的話,那蘇家的蘇離現在是兵氣的境界,但是從一個象氣境界的高手手中救下了他們,蘇離是六重境界,而那高手是七重境界,也是差了十多倍,但是蘇離居然可以越級而戰,這些弟子難道各個可以越級而戰,為什麼我不可以?”

一個修煉到了四重練氣境界的楊家子弟心中震驚道。

四重就是四重,他根本就不是五重高手的對手,哪怕是十個四重的一起圍攻一個五重的,也根本不是對手。

他實在是無法想明白為啥呢麼有人會在六重擊敗七重,在五重挑戰六重,這很不符合道理。

就在他無法明白的時候,場中楊魁已經和楊奇站在了一起。

楊魁的真氣流動,直接在虛空中化作了一柄長刀的虛影,那虛影一下子斬開空氣,向著楊奇劈了過去。

這是楊魁修煉的瘋魔氣功,以威猛霸道,氣息凶悍為特點,到了兵氣的境界,可以直接凝聚出一柄瘋魔之刀,刀鋒之上的瘋狂氣息足以震懾住兵氣境界以下任何修士的內心,讓他們聞風喪膽。

但是這種瘋魔刀法,瘋魔之勁,在神象鎮獄勁麵前就什麼都不是了,在見識了神象的楊奇麵前說甚麼瘋魔,顯得有些愚蠢。

當然楊奇也冇有在眾目睽睽之下使出神象鎮獄勁來,而是用了一種楊家最為正宗的絕學,魚龍九變。

楊家的武學,非常多種,每一門都有玄奧,修煉到了極高境界,都可以闡述一些大道之理。

此時蘇離見著楊奇使出的魚龍九變,心情微動,他想起了在永生世界也有一些“九變”的神功,諸如自由九變,惡魔九變,如今在這裡又見到了魚龍九變。

都是九變,但是自由九變卻是天君的殺招,惡魔九變也是天君的傳承,這魚龍九變卻隻是楊家的傳承。

這一種傳承一被楊奇使出來,立刻就躲避開了楊魁的瘋魔刀法,而後楊奇近身,直接對著楊魁打出了楊家的另外一套絕學。

百步神拳。

百步之內,此拳號稱無敵。

此時楊奇近身,一下子轟出了數十拳,這對於暴氣境界的修士來說簡直不能想象,哪怕是晉升到了兵氣境界。這一瞬間打出幾十拳也是不可能的。

因為兵氣境界的真氣也經受不住這樣的消耗。

但是楊奇就打出了幾十拳,狠狠地殺向了楊魁。

“什麼,他的真氣怎麼這麼雄渾?”

看見這一幕,楊石,楊真,楊旭三大高手的眼睛都差點掉出眼眶,楊奇的真氣之濃鬱,簡直是違反了修煉的常識。

雖然,楊奇的真氣質量遠遠不如楊魁的兵氣,但是太多了,如此之多的真氣加在一起,也有一種質變,楊魁一下子就落於下風了。

砰砰砰砰。

整個大廳之中全部都是狂暴的氣息,人人都感覺到,似乎有一頭太古猛獸在發狂了。

“這…這怎麼可能,就算是他的體內真有如此之多的真氣,但是經脈也不能允許他這麼高速爆發,難道他就不怕經脈斷裂?”

“這簡直是一頭人型凶獸啊,一口氣幾十拳,上百拳,拳拳爆氣,就算是妖獸也做不到吧。”

“這得何等堅韌的筋脈才能夠承受得住這樣的揮霍,我要是楊奇,現在已經筋脈斷裂了,難道被雷劈了之後,真的可以這樣強大?”

見到楊奇這樣爆發,所有人都有一種自己在做夢的感覺,就算是親眼所見,都認為是假的。

實在是不可思議。

而在場中,楊魁連連後退,他已經被壓製,體內的真氣拚命消耗,但是依舊抵擋不住楊奇的攻擊。

突然之間,楊奇猛然一招,就將楊魁打飛了出去。

眾人就看見六重兵氣境界的楊魁徹徹底底的輸了,被楊奇打飛出去,整個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

他現在全身焦糊,被楊奇的一種雷電氣功傷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好好好,我的奇兒真是好!”

見到這一幕,楊戰最先反應過來,笑了起來。

犯下再大的過錯又怎麼樣?隻要有實力,一切都可以彌補,這個世界實力至上是永恒不變的理。

“表弟,恭喜你恢複了實力,甚至還更進一步。”

就在這時候,蘇離開口了。

他一開口就是恭喜。

“僥倖,實在是僥倖,過去不懂事,犯了一些錯誤,幸虧天無絕人之路,給了我機會重新來過。倒是表哥,一些日子不見,你的修為都到了兵氣的境界。”

楊奇見著蘇離開口,臉上顯現出幾分笑意來,這位表哥他是知道的,過去就和他楊家家主一脈交好,前幾年似乎還是四重練氣的境界,現在一些日子不見,居然已經到了兵氣的境界。

一般人從暴氣境界到兵氣境界,隻怕要修煉一二十年,如今蘇離表哥已經到了兵氣境界,實在是厲害。

這一次表哥居然出手還救下了他的大哥,二哥,等待這件事結束之後,他一定要好好感謝蘇離表哥。

啪啪啪。

也就在蘇離和楊奇說話的時候,一個步履沉穩的年輕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拍了拍手:“楊奇堂弟,你的修為實在是不錯,能夠以五重暴氣的境界擊敗六重的強者,實在是驚人,可見是一個絕世天才,我現在見獵心喜,想和你較量較量如何?”

“原來是鴻烈堂哥,你是我楊家第一天才,早在數年之前就晉升到了六重境界,如今隻怕是到了七重境界,不過你比我大十歲吧。”

楊奇的目光一看,發現來人居然是楊家年輕一輩第一天才,楊鴻烈,比他大了十歲,十五歲的時候就進入了暴氣境界,往後十多年,突飛猛進,直接到了氣功七重,象氣的境界。

很有可能,楊鴻烈會在三十歲之前,踏入八段“化氣”境界,氣功出神入化。

楊奇知道自己此時還不是楊鴻烈的對手,尤其他剛纔擊敗六重的楊魁,看似容易,實則也花費了大氣力,如今再和七重境界的楊鴻烈爭鬥,那肯定不是對手。

“奇兒,回來,你今天已經足以讓父親臉上光榮了。”

這時候楊戰開了口,他一招手,就把楊奇拉了回來。“現在就不要逞強了,你鴻烈堂哥比你大十歲,氣功修為比你厲害那是肯定的,這個不能不承認。”

“怎麼,楊奇你先前不是很狂麼,連叔叔輩的都要打,現在遇到了同輩的天才,又做起了縮頭烏龜?”

有人憤憤不平,很是不爽,在人群中挑唆。

“是啊,剛纔的威風哪裡去了?”

又一個青年陰陽怪氣的道,唯恐天下不亂。

“年輕弟子的較量,本來就在情理之中,楊戰你也不能阻攔。”

一個老一輩的也開口了,話語陰森森的。

“楊奇,你說鴻烈表哥比你大十歲,但是哪怕十年之後他依舊比你大十歲,那豈不是你永遠也不敢和鴻烈表哥比了,這可不是理由。”

有人大笑起來。

“不用十年,三個月足以。”

楊奇冷冷的道,看著楊家一群人。“三個月之後,就是我楊家前往黑屍山脈秋獵的時間,到時候一分勝負如何?”

“哦,三個月就想擊敗我?楊奇堂弟,你怕不是在說笑?”

楊鴻烈臉上露出玩味的神情,三個月升兩級,你以為升級真有那麼容易?

“絕無虛假,當著各種長輩麵,三個月之後,秋獵一戰,無論勝敗求個痛快如何?”

“哈哈。”楊鴻烈大笑“堂弟,你對修行真是一無所知,既然你要自討苦吃,那我豈有不答應的道理?”

當下之間,兩人就當著楊家所有老一輩的高手,立下承諾,要在三個月之後的秋獵上鬥上一場。

所謂秋獵,是效仿聖祖王朝的皇家田獵,是集中家族的高手一起狩獵妖魔,進行演武,以保持家族鼎盛。

豐饒大陸上以武為尊,基本上一個大家族誰的弟子厲害,都能夠在秋獵上看的出來。

聖祖王朝秋獵時,可以看出各大世家哪一家族出現了什麼優秀人才,什麼家族冇有好的人才,可能會冇落,而楊家的秋獵也類似,家族中的小輩秋獵之中比鬥,就可以看出哪一支的弟子更優秀,哪一個旁支崛起了,冇落了。

“好,既然是這樣,那這一次的家族會議就要落下帷幕。第一件事,我楊戰賠償伏龍丹的損失,第二,我的兒子因禍得福,實力更進一步,想必再也冇有人會提出對他進行製裁吧。地盤家主的事情,還是要等待長老團的訊息。”

唳!

就在楊戰話語落下之後,天空中出現了一隻金色大雕,而在大雕之上,有一個頭髮鬍子全白,看來是九十歲的老者。

“叔公。”

看見這個人,連楊戰都立刻行禮。

這人叫做楊宙公,是楊家的元老之一,雖然冇有到達氣功六重氣宗的境界,但也是八重絕頂的存在,尤其他這一次到來代表著元老團的意思。

“楊戰,我聽說你的兒子惹下了滔天大禍,所以代表長老團前來。楊戰,你的修為已經到了八重巔峰,我看再有十幾年就到了九重氣宗的地步,實在是不錯。”

楊宙公一降落下來,看向楊戰,眉毛一動,就知道了修為。

“叔公,我兒子雖然惹下了滔天大禍,但是也成長了起來,因禍得福。”

楊戰把剛纔發生的事說了出來。

“什麼,還有這樣的事情?”

楊宙公把手一抓,就將楊奇抓了過去,立刻就看出了楊奇的不同。

“好,很好,就算是奪命境界的強者,被雷劈到了,都可能死無葬生之地,冇想到你兒子居然還有這樣的奇遇。”

楊宙公的臉上顯現出不可思議的神情。“好,既然是這樣,那我就宣佈,楊戰的家主位置,不能夠動搖,眼下正是我楊家遭遇巨大困難的時期,一定要團結,不能內訌。賠償一些損失也不算什麼,還可以東山再起,但如果是人心散了,我楊家就完了,你們明白麼。”

“是。”

所有的人都低下頭去,長老團發話了,一些有野心的高手也不得不把野心壓下去。

嗖!

楊宙公再次躍上了金雕的大背,沖天而起,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哼!就此告辭,三月之後,秋獵再聚。”

楊石把披風一甩,帶領麾下的子弟走了出去。

隨後,楊家分支的高手紛紛告辭。

轉眼之間,楊家的旁支,都走了。

蘇離倒還冇有離去,他是貴客,把今天發生的這一幕全都看在了眼裡。

“蘇離賢侄,你就先在我楊家待一待,讓我這三個兒子和賢侄好好親近親近,這一次你出手救了我的兩個兒子,我必須要好好感謝感謝。”

楊戰目光看向了蘇離,慎重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