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兩百二十八章 又讓我表弟跪下?真是熟悉的傳統

-

“燕都城城主的女兒,回家省親。”

當城主府的人離去之後,蘇離思索著這個事情。

燕都城這麼大的地方,也有許多的是是非非,這些日子他雖然在家修行,但是其實也能感受到燕都城城主府的一些動靜,無非是想脫離聖祖王朝的統治,將這一座城池變成一個王國,燕國。

這些歲月以來,聖祖王朝的統治力度有些薄弱,所以許多城池都想脫離統治,自立為國。

蘇離收下了訊息,卻依舊在家中修煉。

宴會這樣的活動,青年才俊比試氣功那肯定會有的。

整個豐饒大陸以實力為尊,不管是家族還是官府,各種聚會都少不得比試氣功,甚至過年時小孩子聚會也會比試氣功,哪家的小孩子氣功修為高強,出類拔萃,那家長的臉上都有臉麵。

甚至有的家族之中,家長的地位不僅僅取決於家長自己的氣功修為,還取決於自己的小孩是不是天才。

蘇離如今的修為,到了象氣的境界,神象鎮獄勁發生了一些奇異變化,諸如冥神之矛,惡魔之翼,還有一種冥神守護,都是神象鎮獄勁的變化,十分的好用。

他也不可能就在這三天之內再突破一個境界,所以三天之中修煉領悟神象鎮獄勁,等待城主府宴會的到來。

終於,這一天到來,天色剛剛亮。

蘇府一大早就忙了起來,為蘇家的公子蘇離準備赴宴的事情。

當蘇離要出發的時候,一尊轎子停在蘇家門前,請蘇離進去。

除此之外,還有八個仆人在轎子旁邊侍奉。

按照老管家的意思,蘇家的公子赴宴,自然不能夠一個人去,那顯得有些寒酸,如今的蘇家好歹也是世家,當然要講一些規矩。

蘇離也冇有拒絕老管家的意思,就坐在轎子之上到了城主府前。

城主府極大,占地數千頃,簡直是一座城中之城,外圍是一條河流,碧波隱隱,水底之中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有機關,而城牆也高達數十丈,巍峨雄壯,上邊有氣功深厚的將士鎮守,用目光掃視著來往的行人。

除此之外,城牆之上還有一抬抬蜂窩似的弩機,名叫“破甲火弩車”,千百隻弩箭以火藥催動,一起連射,氣宗高手都要飲恨當場。

就是這樣守備森嚴的城主府,楊奇居然知道一條密道,進去之後把城主府家的伏龍丹偷了,也是一件怪事。

當蘇離想起這件事的時候,他的目光一瞥,就看到不遠處一個人走來的楊奇,叫了聲:“楊奇表弟。”

他下了轎子,那邊的少年聽到蘇離的聲音,目光一動,隨即走了過來:“蘇離表哥,你也來了。”

楊奇走了過來。

兩人的目光互相打量了過去。

蘇離可以看到如今的楊奇居然已經修煉到了氣功七重象氣的境界,但是他修行神象鎮獄勁,除卻蘇離自己外,幾乎是不會有彆人看出他的修為是七重象氣境界。

換做任何一個其他人,楊奇此時的身上冇有任何修為,簡直是廢物一個。

一個廢物,居然還敢來城主府赴宴,這就會吸引許多人的注意。

蘇離還冇有和楊奇說兩句話,不遠處就有許多人的目光看向了他這邊,還有許多的議論聲響起。

“嗯?你們看,那不是楊家的不孝子弟楊奇麼,他居然還敢來城主府?”

“他不是被廢了武功麼?”

“聽說又恢複了,好像是他那個在天位學院修行的姑姑寄來了靈藥,才勉強斷續了經脈。不過我又聽說有訊息,是他被雷劈中之後,身體發生了變異,結果導致功力又恢複了。”

“屁!屁話,被雷劈還能恢複功力,哪怕是氣宗都得涼涼,不過天位學院的姑姑寄來靈藥恢複,倒是有可能的事情,隻是經曆了這次事情,楊家明顯和城主府交惡了,楊奇居然還敢來,莫非他要癩蛤蟆吃天鵝肉?”

“就他?恢複了功力也是紈絝一個,根本不會入燕飛霞小姐的眼,倒是他身邊的蘇家公子蘇離,聽說這一次楊家出事,蘇離居然將家族之中的幾十萬聚氣丹給了楊家,助力楊家度過難關,實在不容小覷。”

“哼,那也得楊家徹底度過這次難關才行,度過了,那就是雪中送炭,蘇家往後也能夠發達,但是渡不過,那幾十萬的聚氣丹也就成了肉包子打狗。”

“這倒也是。”

蘇離站在那裡,可以感受到許多人的意念,對於楊奇,這些人都是看不起,而對於他的議論,就有好有壞,各執一詞。

“喲?這不是楊家的紈絝楊奇麼,聽說你的武功廢了又恢複了,怎麼現在身體怎麼樣?我剛看見你一個人走來,連個奴仆都冇有,看樣子這次楊家真是傾家蕩產了啊,不要緊,你如果冇有錢活不下去,到我陳家做一個奴仆還是可以的,我可以給你一口飯吃的。”

一個青年,手拿摺扇,居然走了過來,對著楊奇極儘嘲諷。

這是陳家的一位青年俊傑,陳青,過去的修為也就是四重練氣境界,這幾日不見,他的修為有些長進,已經到了五重暴氣的境界。

他摺扇輕輕一搖,頓時旋風驟起,飛沙走石,一股肉眼可以看到的龍捲風,對著楊奇和蘇離席捲過去。

這是陳家的絕學“旋風勁”,一運轉起來,可以把磨盤大小的石頭都吹得滿地滾,非同小可,本來他的修為是四重練氣的境界,無法發揮旋風勁的威力,但是現在一下子到達了五重,真氣可以出體,陳青就要把楊奇狠狠地吹翻在地,折殺一下顏麵。

楊家和陳家一直不和,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現在陳青直接出手,一人之高的龍捲風眨眼之間就過來,如果真打在人的臉上,那旋風之中的沙礫肯定會鑲嵌進去,讓人成為麻子臉。

這可真是惡毒。

而眾人也都在等待看笑話。

但是,楊奇輕輕把手一抬,立刻一股真氣爆發,把旋風全部壓迫了下來,隨後他淩空一揮,一隻水缸大小的真氣手掌,攜帶轟隆隆的爆鳴,刹那之間達了陳青麵前。

手掌一印,一拍!

陳青幾乎還冇有反應過來,全身的衣服,摺扇,身上穿著的鎧甲,居然全部炸裂。

除此之外,他身後的大轎,連同七八個護衛,也來不及躲閃,被擊得飛起,個個口吐鮮血。

僅僅是輕描淡寫的一掌,陳家的傑出青年才俊陳青還有屬下的奴仆,全都被擊飛。

楊奇的話語在場中響起:“一個廢物,也敢在我麵前囂張?陳家派遣你這樣的廢物來參加聚會,看來全都是廢物。”

霸道強勢,若無旁人,就是此時此刻楊奇的寫照。

楊奇身旁,蘇離嘖嘖稱讚。

他這位表弟可真是惹事體質,天生招事的人,隻是站在這裡,就有人來挑事。

現在楊奇表弟打了這一個陳家的才俊陳青,肯定又會引起其他的糾紛。

不過他也不說什麼,畢竟表麵上來看,都是陳家的人先惹事,既然彆人先惹事,自然是要打回去才行。

“什麼?陳家的青年俊傑陳青居然被一招擊敗了,這是怎麼做到的?這楊奇的修為到了甚麼地步,可以隔空傷人,至少也到了暴氣的境界!”

有人震驚了起來,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我冇有看清楚他的修為,但是他真的好強,就算是我,想要收拾五重暴氣境界的陳青,也都冇有那麼容易,楊奇居然直接一揮手,就把陳青和他的奴仆打成了那個樣子!”

“這下陳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這次陳家來人可不止陳青一個青年才俊呢。”

“我們拭目以待吧,看來楊奇真的恢複了功力,還大有長進。”

城主府前邊發生的一幕,本來被眾人當做熱鬨看,但是很快這些年輕俊傑就想明白了,楊奇這一手充分顯現出他的實力強大來,很有可能是他們的勁敵,於是都存了隔岸觀火的心思,看著他和陳家的一乾人鬥爭。

“這是怎麼回事?”

與此同時,陳家另外的人聚攏了過來,一些奴仆連忙扶起陳青,治療他手上的傷勢,其他的高手則對楊奇怒目而視,連帶著蘇離也遭遇了他們的怒目而視。

冇辦法,站的太近了,容易被看到。

“楊奇,你好大的膽子,這次城主府聚會,你居然敢在城主府前下此毒手,蓄意滋事,挑戰城主府的威嚴,真是放肆!”

一個大約二十五六歲的青年沉穩走了過來,一張口就是大帽子扣了上來。

蘇離的目光看向這個年輕人,他的名字叫做陳滅儘,是陳家的第一年輕俊傑,在燕都城也算是赫赫有名,因為他從小就醉心武道,一直修煉到如今還不娶妻生子,曾經說不修煉到氣宗境界就不娶親,而現在他的修為已經到了氣功七段象氣的境界。

這個人麵帶微笑,對著楊奇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大帽子扣下,把他往城主對立麵上推,可見他是一個笑麵虎的人物。

“蓄意滋事?”

楊奇臉上露出漫不經心的神情。“這陳青在城主府前先對我和表哥出手,我也不過是反擊而已,要說蓄意滋事,那也是你們陳家在蓄意滋事。”

“的確是這個樣子,陳滅儘,你的弟弟實在是太欠管教,剛纔若不是表弟出手教訓了他,我都要忍不住給他一個教訓。”

就在這時,蘇離也開口了。

“哼,我弟弟不過是給你們打個招呼,你們居然直接出手,偷襲他,把他擊傷。”

陳滅儘臉上的笑容一收,取而代之的是寒冷,身軀之上散發出了強大的氣勢壓迫,他竟然直接說自己的弟子是在打招呼,而楊奇是在偷襲,扭曲事實。

“不過今天是城主府的宴會,我等下見了燕城主再和你計較,現在你跪下來吧,給我陳家賠禮道歉,拿出一千萬聚氣丹作為賠償讓我弟弟養傷,我就饒了你。”

“……”

蘇離看著陳滅儘,有些無語。

這裡不是永生大世界,居然又出現了讓人跪下來的熟悉的話。

但是這句話,自己說得,彆人說不得,彆人說了隻怕得死。

尤其是陳滅儘居然要楊奇賠付一千萬的聚氣丹,這可真是往死裡結仇,撕破臉皮了,要知道他蘇家也是個不小的世家,不過可以隨意流通的聚氣丹,也就四十萬,其他的多是商鋪,藥店,兵器譜,玉鋪之類的非流動產,不可能立刻變換成聚氣丹。

陳滅儘居然要一千萬的聚氣丹,那它的名字就可以倒過來寫了,叫做滅儘陳。

完全是要讓陳家滅亡。

“很好,非常好,你陳滅儘居然讓我賠付一千萬聚氣丹,那我覺得你冇有這樣的福氣。”

楊奇果然臉上顯現出了冷漠的神情,突然之間往前邁步,直接就到了陳滅儘的麵前。

“你果然出手了,小子,下輩子再……”

陳滅儘的臉上顯現出陰謀得逞的神情,似乎他先前說這些話都是在激楊奇出手,如今見著楊奇真的出手,他就要立刻出手直接廢掉楊奇,但是他的臉上顯現出駭然神情,因為當楊奇衝過來之時,居然隻是一下,就將他的護身氣功滅儘,然後一巴掌轟在了他的丹田之上。

“怎麼會這樣,我是氣功七段…….”

陳滅儘的臉上顯現出了無儘恐懼的神情,下一刻,他就發現自己的丹田被一巴掌打的破滅了。

他這個陳家第一天才,直接被廢了!

氣海一破,全部都是絕望,比殺了他還難受。

在豐饒大陸,不會武功不能夠修煉的人,到哪裡都會被人鄙視。

陳滅前一刻是陳家的修煉天才,甚至不出意外的話,未來陳家的家主都會落在陳滅儘的身上,但是這一刻,他的氣功被廢除,從此之後,比最為低賤的奴仆都不如,這簡直是生不如死。

陳家的仆人,也都不是弱不禁風的廢物,都修煉到了二重或者三重。

陳滅儘近乎絕望,而在這時,一聲大吼從城門口傳遞出來。

“住手!”

一尊全身都是鋼鐵鎧甲的存在突然出現了,他好像是一尊戰爭魔鬼,正是整個城主府之中的衛兵大統領,羅魂。

就是這位羅魂廢了楊奇的氣功修為,如果不是得了奇遇,楊奇一輩子就成了一個廢物。

而如今眼見著楊奇真的廢掉了陳家第一天才陳滅儘的氣功,羅魂無比憤怒的聲音在場中響起,一聲狂吼,直接就出現在了楊奇的身後,發氣速度之快,歎爲觀止。

但是楊奇卻紋絲不動。

他的背後直接出現了六條手臂,每一條手臂都顯現出王者的氣息,赫然是楊家的絕學,不敗王拳。

隻是一擊,居然就將羅魂轟飛了出去!

隨即,楊奇的目光睥睨,掃向全場,最終目光落在了陳家的一些青年才俊和奴仆身上。

“你們的主子陳滅儘都成了廢物,那你們也不能免除,統統成為廢物吧!”

楊奇的手連連催動,立刻一些螺旋的氣勁脫體而出,直接將陳家的其他青年俊傑以及奴仆廢掉了。

這已經等於和陳家開戰了。

事實上,當楊奇廢了陳家第一天才陳滅儘之後,陳家一定不會善罷甘休,與其如此,不如做絕。

而且,這幾日家族也查到一些端倪,他的大哥二哥之所以被狙殺,差一點被廢,都與陳家脫離不了關係。

就是陳家勾結了影毒門,陰謀對他大哥二哥出手,幸虧被他的表哥蘇離所救。

如今,已經到了翻臉的時候。

於是乎,轉眼之間,來到城主府聚會的陳家所有青年俊傑和奴仆,都直接被楊奇廢了。

“什麼,發生了什麼,楊奇居然一招就廢了陳家第一天才陳滅儘,還將羅魂統領一下子擊敗了,我的眼睛不會是花了吧。”

“這怎麼可能,楊奇就算是被雷劈好了,也就是五重暴氣的境界,怎麼可能一下子廢了七重的陳滅儘?”

“天啦,陳家的第一天才陳滅儘被廢,陳家的其他天才也都被廢了,我燕都城這一次是要爆發一場血拚了,今天過後,整個燕都城,將會少一家世家!”

這時候,其他世家豪門的子弟終於反應了過來,各個都覺得匪夷所思。

而大統領羅魂也在這一刻將十分陰冷的眼神看向了楊奇。

“好啊好,楊奇,你居然在城主府的門前,當著我的麵把陳家的人廢了,看來我必須施展出我修行的海皇經怒鯨氣功,將你斬殺,你死在這門氣功之下,葬身大海,可謂是死得其所。”

就在這時,羅魂的身後氣息波動,似乎有大海洶湧澎湃,瀰漫而來。

那大海裡麵隱隱約約傳來了無數怒鯨的聲音,好像是千萬怒鯨,要一起降臨人間,覆滅一切。

“羅統領,那陳滅儘居然要我表弟跪下,交出一千萬枚的聚氣丹賠罪,即便是表弟不出手,我也要出手的,這種愚蠢的人,實在是該死。你若是要跟表弟鬥一鬥,那還是和我來吧。”

蘇離直接邁步而出,他的氣息一動,背後顯現出了一尊法相。

是他上一世在陽神界時見過的一位道尊,如今被他顯現了出來。

“什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