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和清雪一樣真好!

-

蘇離在得到了陳家一半的家產之後,就回到了蘇家。

現在他有九轉金丹,也有諸多妖獸的內核,還有許多的聚氣丹,可以說是最適合修行。

如今整個燕都城的人都將注意力放在楊家,甚至城主府也把注意力都放在楊家,蘇離的蘇家並不招惹人注意。

他直接在蘇家府邸之中,修行了起來。

神象鎮獄勁,這一門神級功法,前期的修行,說困難也不困難,需要足夠的能量,那能量可以來自丹藥,來自於春夏秋冬,來自於日月星辰。

因此當蘇離運轉玄法修行之時,一枚枚的丹藥被他煉化,進入體內,許多的元氣被他吸收,最終讓他的體內力量不斷的增加,

巨象之力,不斷地凝結,從五頭遠古巨象,到八頭,再到十頭遠古巨象,蘇離的修為直接水漲船高,於是乎冇有任何的瓶頸,直接到了八重化氣的境界。

他現在的境界是化氣境界,這個化是出神入化的意思。

氣功八段,出神入化,有諸多的玄妙。

簡單來說,就是把自身的思維融入真氣之中,收放自如。

比如同樣是真氣大手,七重象氣的境界,就隻能做出拍,擊,抓等動作,但是到了八重,真氣大手蘊含有自己的思維,可以感受到敵人的溫度,心跳,體能,真氣也可以向外衍伸,感知周圍的一切。

化氣之境界,真氣更加玄奇。

而蘇離的真氣到了十頭遠古巨象的能力,這已經超越了氣宗,連楊戰,燕孤峰都比不上。

他的身軀之中,真氣在沸騰,血液在燃燒,意誌在凝練,隱隱約約身軀之中傳遞出地水火風雷鳴的聲音,一切都在奪取天地之造化,參悟日月運轉之玄機。

到了最後,蘇離的血液顯現出來了一種淡淡的金色,不再是鮮紅的顏色。

這種顏色,象征著高貴,雍容,尊貴,還有不朽。

神象鎮獄勁,現在已經在改變蘇離的身軀構造了,這對於彆人而言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因為修行界的規矩和常識,也隻有到達奪命境界之後才能夠發生身軀的變化,也正是因為身軀的改變,才能夠帶來壽元的增加,號稱奪命。

神象鎮獄勁,實在是強大。

“神象鎮獄勁,變化比起我的鴻蒙寄生訣要多。”

蘇離思索著神象鎮獄勁這一門功法,他的心意一動,就有一柄真氣長矛在他的手中凝結成型,透露著地獄,破滅的氣息。

此為神象鎮獄勁的一種變化,冥神之矛。

隨即他的體內真氣變化,身後有一雙翅膀升騰出來,讓他可以快速飛行。

這是神象鎮獄勁的第二階段變化,晉升出來惡魔之翼。

又有黑色天幕一樣的真氣籠罩下來,守護住上下四方,此為神象鎮獄勁的第三階段變化,冥神守護。

而如今蘇離的體內衍生出地火水風,隱隱約約間要凝結成一尊地獄熔爐,一旦真正出現,就可以融化一切,煉化一切。

在亙古的傳說之中,地獄熔爐是專門煉化墮落的神祗而誕生。

“八重不夠的話,那就九重。”

蘇離感受著那種氣血運轉之中出現的地獄轟鳴之聲,大手一抓,將一些得來的妖獸妖核直接吞噬了。

妖獸的妖核本來不能被人類直接吞噬,那會死人的,一般的使用方法都是用妖獸妖核入藥,煉製一番之後才能夠使用。

但是蘇離對付這小小的妖獸妖核還用不了這麼麻煩,他的手中出現了漆黑的黑洞,那是大吞噬術。

作為轉世的天君,偶爾想起前世的一些記憶也很正常。

大吞噬術在,妖獸的妖核隨意被煉化,於是乎蘇離再度晉升,直接從八重化氣的境界到達了氣宗的境界,而他的體內,血氣運轉之間,真凝結出了地獄烘爐的形體。

地獄熔爐的形體。

並非是真正的地獄烘爐。

但是饒是如此,蘇離感覺到了一種玄奇的變化,氣宗境界的強大,他現在有一種感覺,哪怕是奪命境界的強者真氣圍攻,他也可以利用這地獄烘爐的形體煉化了。

“氣功九重,氣宗,地獄烘爐的形體。現在的境界似乎夠用了。”

蘇離從七重境界修煉到九重氣宗的境界,並冇有顯得太快,也就幾個月。

畢竟他也是要講邏輯的。

要知道,楊戰從這七重到九重,好像是用了四十年的時間,他哪怕是用了幾個月就修行到氣宗境界,傳出去也會震驚死人的。

索性蘇離也冇有怎麼出去,就是在蘇家府邸之中安心修行。

這幾個月時間裡,燕都城十分的平靜,平靜的可怕。

本來前幾個月,許多豪門世家,甚至連燕家城主府邸都在等待著陳家調動大軍高手,和楊家火併,但是這件事情遲遲冇有發生。

陳家的家主上一次被楊戰和蘇離收拾了,可以說陳家的主支損失殆儘,不過陳家還有太上元老團,也是一股可怕的戰力,按理說要跟楊家拚命,居然冇有任何的訊息,這是讓燕都城各大豪門世家和城主都不解的地方。

蘇離倒是十分清楚,楊奇早已經把陳家的太上元老團解決了,而且修為更進一步,到了八重化氣的境界。

楊奇的修煉,簡直跟開掛一樣。

當然蘇離也一樣,偶爾記得了前世的掛,於是也開掛了。

蘇離現在是感覺到了清雪妹妹的快樂,天君的轉世就是舒服,出門在外,一不小心想起了前世的掛,一不小心得到了前世埋藏的寶物,一下子提升境界。

這種感覺,蘇離現在也體驗到了。

他在靜靜地開掛,體會著這一個世界氣的修煉法門,而燕都城之中,各種訊息不斷傳出。

楊家居然傳出了三兒子楊奇被妖孽附體,現在妖孽被消滅,大病一場,氣功劇退的訊息。

本來許多人都擔心楊家出現了一個絕世天才,但是現在聽到這個訊息,都鬆了一口氣,楊奇的行為也隻有被妖孽附體才能夠解釋的清楚,要不然一個人再厲害,怎麼可能修行的如此之快,那還讓不讓其他人活了。

蘇離聽到這個訊息,也假模假樣地去看了一趟,回來之後表現出震驚無比的神情。

當然事實上,這是楊奇在韜光養晦。

他用這一招不讓各大世家將目光注意在楊家身上,不然猛虎也抵擋不住群狼。

蘇離看的是一清二楚。

也就在這看起來平靜的日子裡,天氣從盛夏轉為秋天。

秋風蕭瑟,樹木枯黃,漫天落葉四處飛舞,一些平民收割著自己栽種的靈藥,轉手賣給大豪門世家。

蘇離在等待楊家姑姑的訊息,畢竟天位學院並不是他想進就可以進的,必須要有一個契機。

而這一個契機直接讓蘇離等到了秋天。

他出門轉了轉,看了看蘇家的田地之中百姓的收成。

百姓們並不種糧食,而是種植靈藥,種植製造聚氣丹的靈藥,每到秋天收割的靈藥就賣出去,換取聚氣丹。

聚氣丹這樣的丹藥,平民煉製不出門,隻能提供丹藥材料。

一些豪門世家也不能煉製,隻有一些大門派,學院,聖祖王朝才能夠煉製。

當然這也不妨礙聚氣丹的流通。

“秋天到了,秋獵似乎要開始了。”

蘇離行走在蘇家的田地之中,思索著一些事。

當秋天到來,一些大家族就要開始田獵,比鬥,看一看誰的子弟更加利害,哪一家旁支出了什麼人才,不過偌大的蘇家,子弟並不多,蘇離就是家主,同一輩的也冇有幾個,可謂人丁落寞,自然而然就冇有秋獵的必要。

倒是楊家,估計要去秋獵了,估計又會讓楊奇大大的出風頭。

蘇離卻也不去參加楊家的什麼秋獵,而是行走在自然之中,運轉地獄熔爐之形體。

時至如今,他已經在體內用神象鎮獄勁凝結出了一尊地獄熔爐,熔爐一成,煉化一切,吞噬一切,大量掠奪生命精華。

天地之間的許多元氣,諸如五行元氣,日月精華,星辰元氣,天地元氣,都可以被他吞噬,化作自己的生命本源。

他如今的修為雖然還是氣宗,但是如果遇到楊戰,或者燕孤峰,可以一招就滅了。

同樣是氣宗修為,他這樣的的確可以滅殺那些低等級的氣宗。

“公子,楊家秋獵回來了,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

也就在這時候,蘇家的管家到來,氣喘籲籲。

“哦,發生了什麼變化。”

蘇離問道。

“我也說不清楚,但是楊家家主的地位,似乎大大提高了,他們整個家族,每一個人,無論是主脈,還是旁支,居然都對家主恭恭敬敬。”

管家開口道,臉上的神情滿是驚訝,覺得不可思議。

楊家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前不久差一點火併了,但是現在居然連旁支都對家主十分恭敬,似乎很不正常。

“那就去看一看。”

當蘇離再次到達楊家的府邸之後,他能夠感受到楊家的所有人都對家主恭恭敬敬,大有一種家主至高無上,就和皇帝一樣的感覺。

蘇離就知道這是楊奇又施展了手段,直接剝奪了家族元老團的許多權利。

本來家主擁有許多的權利,但是上邊還有一個元老團,平日裡倒是不怎麼乾涉家主的行動,但是關鍵時刻乾涉一把,十分難受。

而現在楊奇直接剝奪了元老團的權利,使得大權都歸家主,這是一種巨大的改變。

“表哥你來了。”

楊奇見著蘇離到來,立刻臉上露出了笑容。

他對於這位表哥,十分的敬佩和感激,在楊家最為危險的時候表哥出手救了他們,如今楊家的情況好轉,離不開表哥當時的出手,

“表弟,我看楊家似乎有大變化啊。”

蘇離見著楊奇,臉上也露出笑容,隨即目光一轉,似乎是發現了一些不同。

“表哥果然是慧眼如炬,實話告訴表哥,我楊家的確發生了許多變化。”

楊奇請蘇離進入楊家深處,所過之處,楊家的所有弟子都對楊奇恭恭敬敬,甚至楊家的叔叔伯伯,也都被楊奇十分恭敬,讓蘇離看的嘖嘖稱讚。

“不立規矩,不成方圓,家族之中也得有規矩,否則各自為政,爭權奪利,怎麼成事。皇朝的規矩就是最好的規矩。”

楊奇往前而去,對著蘇離介紹著。“如今大陸之上,許多城池紛紛建國,我楊家也未必不能夠建立國家,而現在就要立下皇朝的規矩。表哥你看,這是我楊家的執法隊伍。”

蘇離隨著楊奇,就見到了幾十個年輕的楊家修士,身上的氣息起伏不定,似乎是剛剛提升了境界。

這幾十個年輕的弟子,修為各個都是六重的地步,實在是匪夷所思。

本來楊家冇有這麼多六重兵氣境界的年輕高手,但是現在,居然都是。

“這些年輕弟子,是家族之中忠心耿耿的弟子,我消耗了洗一些元氣,提升了他們的境界修為,組成執法隊伍,一個家族之中必須要有執法隊伍。”

楊奇對著蘇離介紹道。

“好,很好,表弟這一手真是非常之好。提拔這些年輕人做你執法隊伍的人,是一招妙棋。”

蘇離的臉上露出笑意,執法弟子隊伍,這個事曾經的太一門想做,不過冇有做成。

本來按照永生界的發展規律,方寒可能做成,但是他橫空出世,於是方寒也冇有做成。

倒是現在,蘇離在楊家又見到了執法弟子隊伍。

“表哥你看,我們楊家又成立了禮部和財部,這兩部由我大哥二哥管理。”

楊奇又帶著蘇離見了楊雲沖和楊化龍,現在這兩位表哥,居然已經修行到了七重,六重的境界,比起過往歲月的五重,四重進步太大了。

這真的是一人得道雞犬昇天。

楊奇一人可以帶飛整個家族。

“還有一件好事,父親得到了姑姑的信,姑姑在天位學院立下了一個大功勞,學院要給她獎勵,於是姑姑為我們爭取到了天位學院學習的名額,從今往後,我們就可以前往天位學院了!”

楊奇笑了起來。

“好啊,今天這個訊息真是太好了,從今往後,我們就可以一起進入天位學院學習了。”

蘇離聽著這個訊息,臉上露出笑容來。

這的確是一個好訊息。

往後他就可以去天位學院看一看。

“賢侄,你來了,你和奇兒就一道前往天位學院學習吧,等你們學成歸來,我們楊家和蘇家在這燕都城將無比的安全。”

楊戰出現了,他的修為現在依舊是氣宗,不過真氣的力量比起以前強大了好幾倍,似乎是又得到了不少的奇遇。

“多謝姑姑,多謝楊叔。”

“不用謝,等你們把這裡的事處理的差不多,就去天位學院吧,我們燕都城其實就是一個小池塘,真正的天地在外邊。”

楊戰感慨著說道。

“好。”

無論是蘇離,還是楊奇,都點了點頭,燕都城的確是太小了,也應該出發去天位學院了。

當把蘇家的事情處理好之後,蘇離與楊奇踏上了前往天位學院的路。

舉目四望,阡陌交通,一條條的大道通向了各個遠處,在無儘遠處,一座座大山綿延起伏,遮擋住了人的視線。

此去天位書院,千山萬水,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我從小到大,出過最遠的門就是去給屍山脈狩獵,外邊的世界聽到過,但是都冇有去過,現在是要真正出遠門了。”

楊奇覺得有些新奇,又有些謹慎,就像是一個窮小子進京趕考。

“此去,又要好修行啊。”

蘇離笑著開口,他越發感覺到人生就是一種輪迴。

想當年他在永生界的時候,離開了蘇家去羽化門,那個時候說過,此去修仙,一定要修出一個名堂來。

後來他真的在羽化門修出了名堂,不僅成為了羽化門的掌教至尊,還率領玄黃大世界的修士與神族廝殺,最終飛昇仙界,又是一次輪迴。

飛昇仙界,曾經的大人物虛仙,真仙,天仙,真仙,都成了小人物,也隻有玄仙,半步金仙,進入羽化門纔有一丁點的地位。

那個時候修行了許多歲月成就了半步金仙的他到達天界的羽化門時,他就感覺到人生是一種輪迴。

在天界羽化門修行,一路往上,成就了金仙,祖仙,元仙,聖仙,至仙,帶領著羽化門走上了天界霸主的位置,但是在飛昇界上界之後,又是一輪迴。

如今蘇離和楊奇行走在聖王大世界的路上,向著天位學院前進時,也感受到了一種輪迴。

人生何處不輪迴,守得本心月明。

兩人各有心思,在大路上飛行,不過突然之間一股股強烈殺伐氣息從遠處傳遞了過來,可以看到一對對的士兵到處燒殺搶掠,到處摧毀村莊。

這地方,已經不屬於了燕都城的範圍,而是一個叫做紅葉城的地界。

蘇離和楊奇到達的地帶,是紅葉城偏遠的一個縣城外邊。

而那些修士士卒,似乎是攻打了下來這城池,這些士卒身穿白色盔甲,上麵刺繡著藍色的海洋。

刹那之間,蘇離和楊奇都認識出來了,這是雲海城的大軍。

每一座城池都有特殊的標誌,雲海城的鎧甲是白雲鎧甲,大海圖案。

楊奇對於這一點可謂是十分的清楚,因為欺騙了楊奇的女人雲海嵐就是雲海城的。

“雲海城的士卒居然已經到了這裡,那豈不是很快就要進攻到燕都城了?”

楊奇的目光皺起。

雲海城已經建國,成為了雲海國,雲海國的國主雲中龍,可謂是氣功高深,擁有雄才大略,而雲海嵐也和海族,海神學院有千絲萬縷的聯絡。

現在雲海國的麾下居然到達了這裡,顯然紅葉城幾乎是全境喪失了。

“看來雲海城有彆的人助力,你看那個人。”

就在蘇離和楊奇說話之間,兩人出手斬殺了一些雲海國的敗類,而這一幕引起了不遠處一個人的注意,一條人影從遠處飛來。

這個人身穿藍色長袍,背後有一雙海藍色的翅膀,扇動之間衍生出了一道道風捲。

這一對翅膀,顯然是上乘的氣功修煉而成。

當蘇離又斬殺了一些敗類士卒之後,那個藍色長袍的修士一下子飛了過來,落在兩人的麵前。

這是一個年輕人,看樣子不到三十歲,但是他身上的修為,已經到了氣宗!

不到三十歲的氣宗。

這顯然事情不簡單,至少燕都城之中除卻蘇離之外,就冇有這樣的人。

“這些士卒是你們殺的?”

也就在這時,藍色長袍青年男子冷冷的看著死去的士卒,眼神十分的冷漠,冷酷的可怕。

“不錯,他們居然濫殺無辜,我自然要出手,你又是誰,雲海城似乎冇有你這樣的高手。”

楊奇神色一動。

“雲海城?”

這個藍色長袍青年男子揹負雙手,居高臨下看著蘇離和楊奇。“我來自海神學院,雲海城算什麼東西,至於我的名字,死人是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的。”

“嗯?”

楊奇聽著這個藍色長袍青年的話語,臉色一沉。“這些士兵,燒殺搶奪,一點人性都冇有,海神學院也是正統,居然會因為我們殺了他們而要殺我們。”

“廢話真多。我現在就擒拿住你,好好的折磨你,我有一百種酷刑,保準你會告訴我很多事情。”

藍色長袍青年似乎失去了耐心,一下子顯現出自己淡藍色的真氣。在這淡藍色的真氣之中,似乎有巨蛟的影子在翻騰,鱗爪在波濤中閃爍,猛惡猙獰。

“大海無量!”

一掌拍擊,平地驚雷。

不過就在這時,蘇離一步邁出,到了藍色青年的麵前,一拳轟出,好像是上古神祇降臨人間又好像是遠古巨獸復甦,無儘力量在他的手中出現。

隻是一拳。

蘇離就將這個海神學院年輕的氣宗秒殺了。

“不,不可能,我是海神學院的傑出弟子,所有的導師都告訴我隻要我不遇到奪命境界的強者,都可以一律滅殺,為什麼我會在這鄉巴佬的地帶,被一個小人物擊殺,我不甘心啊!”

直到自己死了,藍衫青年還不相信自己居然被一招秒了,死在一個小人物的手中。

“表哥,你好厲害……”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