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拜月(第五更,來訂閱!)

-

引靈之術,這在仙劍世界,是正統的修行法門。

天地之間,處處存在五靈,水,火,土,風,雷,是這個世界的基礎。

所以趙靈兒望著幾年不曾下雨的南詔國,開始了引靈之術。

她自己已經是水靈七重的大修行者,一召喚水靈,立刻召喚出一條水河。

這水之長河上空,還有種種水魂,將水靈構成的長河分灑出去,降落天地。

“下雨了!下雨了!”

“那是誰?有一個巫女,正在施法做雨?”

“可憐我們南詔,終於下雨了。”

南詔國國都之地,百姓們已經多年不曾見到雨水,如今這大雨落下,讓他們驚喜萬分,一個個望著天上的降雨,喜出望外。

有些子民,已經跪了下來,痛哭流涕。

一個老人,顫顫巍巍,伸出一個手指,那大雨落下來,滴打在他的手指上。

老人小心翼翼接過這一點水滴,放入嘴裡,乾巴的嘴唇有了些濕意。

隨後,他哭了起來。

“南詔國,得救了啊!”

……

許多的人在哭泣,都在激動,不過在拜月教的地盤上,一箇中年男子目光往著天上望去,麵上的神情稍微有些奇怪。

“法雨的味道,是哪一個高人來到了我們南詔國都呢,莫非是公主殿下。”

中年男子的一雙眼,往著虛空看去,他一揮手,麵前出現了一道水幕。

水幕之中,顯現出趙靈兒的身影來。

“看來應該就是靈兒公主了,何必浪費靈力去救他們。這些愚昧不堪的俗人,讓他們滅亡,難道不是更好的選擇。”

中年人眉頭深深的皺起,他想了想,一揮手。

於是國都附近,這裡的大地發生了變化。

虛空之中的長河落下,化作無數降雨,本來流淌在南詔國的地上,成為一條條的溪流,滋潤著南詔國的土地,但就在這位中年教主一揮手之後,大地彷彿成了另外一種模樣。

無論天上的降雨如何磅礴,隻要落在地上,立刻被大地吞噬的一乾二淨。

下過雨後的土地,依舊乾涸如先前。

土地彷彿在這一刻有了生機,要吞噬一切雨水。

哪怕雨水再多,依舊無法改變土地荒蕪的本質。

“這就過了。”

天空之上,蘇離本來冇有出手,因為他的徒弟趙靈兒牽掛南詔國的子民,竟然使得她的水靈之術,一躍修行到第七重,於她的修行而言,是一件好事。

所以蘇離並冇有出手相助,而是看著趙靈兒降下雨水,解救南詔國的子民。

但是在這一刻,蘇離感受到在天地之間,多了一種氣息。

如果說趙靈兒降下的雨是法雨,那現在大地成了法地。

它像是永不滿足的深淵,任憑天上的雨水再多,也都不會讓大地的表麵發生變化。

蘇離知道,這是另有高人出手了,這一個高人,應該就是拜月教的教主,人間界數一數二的高手。

“既然你已經出手,那就看一看誰更勝一籌吧。”

蘇離站立虛空之中,淡淡地開口。

他用手一抓,頓時七煞葫蘆之中,鑽出七口靈器飛劍來,七口靈器飛劍組成一個劍陣,散發出了強大的法力。

下一刻,這七口靈器飛劍已經到南詔國國都之中,拜月教的老巢。

刷刷刷刷!

無數劍氣垂落下去,劍氣如狂風暴雨,狠狠落下。

砰砰砰!

拜月教主所在的房屋,立刻被切的千瘡百孔。

轟隆一聲。

那裡的房屋已經倒塌了。

不過拜月教主並冇有死。

迎著無數的劍氣,他整個人懸浮在了空中。

他的周遭,出現了一道道的光環。

竟然有數不清的土靈被他在一瞬間召喚而來,形成了一個防禦罩,抵擋住了蘇離的劍氣斬殺。

“原來靈兒公主的背後,竟然是你這麼一位高人。”

拜月教主的目光望向蘇離,神情依舊顯得平靜,不過多了些肅穆。

他已經感受到了,那個年輕的男子是一個更加可怕的對手。

相比於靈兒公主的靈力,他在那個年輕男子的身上感受到了恐怖而磅礴的神力。

剛纔那個年輕男子根本冇有動用全力。

“看上去你在土靈一道上彆有天賦。在這個世上,你似乎是第一個將土靈一道修行到第七重的地步。”

蘇離望著拜月教主,見著他周遭濃鬱的土靈光環。

那些土靈看上去顯得單薄,其實蘊含了無數的土靈元素,使得拜月教主周身的防禦到了一個新的境地。

土本來主防禦,土靈到了七重,更是防禦無敵。

但是蘇離隻是心念微動,催動土靈珠,立刻無儘的土靈感受到靈珠的號召,紛紛瓦解而去。

拜月教主的神情一變,麵上越發的肅然。他伸手一招,漫天遍野,多了無儘的水靈,組成一條長河,這長河之中,亦存在許多水魂。

他在水靈一道的修為,赫然也到了水靈七重的地步!

不依靠水靈珠,僅僅憑藉著自己的天賦悟性,拜月教主竟然在水靈一途到了七重的地步,顯現出他的可怕來。

這是一個冇有任何背景的人類,年少時因為與他義父理念不合,被他的義父打下懸崖差點身死。

之後的歲月不知道他經曆了什麼,一直修行,居然達到了水靈七重,土靈七重的地步,在偌大的人間界,單論對天地道理的領悟,與蜀山的劍聖不相上下。

蜀山的劍聖領悟天道,實力到了一種新的境界。

而拜月教主,水土二靈同修,創立的拜月教更是席捲南詔國,若不是他對國君之位不感興趣,隻怕這南詔國早已經換了主人。

隻不過今日拜月教主遇到了蘇離,這一個他眼裡前所未有的大敵。

土靈之術被土靈珠剋製,失去了防禦的作用。

他現在剩下的,似乎隻有了水靈?

蘇離又是心意一動,催動水靈珠。

天地之間的水靈氣息於這一瞬都要聽蘇離的命令,這一刻,無論是趙靈兒還是拜月,他們都發現自己的水靈七重都被剋製。

“散。”

蘇離道了一個散字,圍繞在拜月教主周身的無儘水靈也全部散開。

漫天的劍氣洶湧落下,如同一道劍河。

在這最後的關鍵時刻,拜月教主再一次身影一動,居然就來到了蘇離的麵前。

一步,瞬移!

這是風靈之力!

他在風靈一道的領悟上,居然也到了七重的地步!

天地之間一共有五靈,拜月教主卻是水,土,風三靈皆七重的地步!

人間界第一人,似乎非他莫屬。

天縱奇才,三靈同修,皆為七重!

“你還是輸了。”

很近很近的距離,拜月教主的麵上神情終於變化,他輕輕吹了一口氣,那口氣變化成風中的精靈,風中的刀劍,向著距離很近的蘇離殺來。

“不,是你輸了。”

蘇離望著那些肅殺風靈,根本都冇有躲避,而麵上,顯現出感慨神情。

一道極品靈器——音殺魔刀,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

下一刹那,就斬殺到了拜月教主的身體之上。

居然是永生大世界羽化門的無上神通——瞬殺**,講究的是一擊得中,一出手就殺人奪命,連敵人催動法寶,調動護身罡氣的時間都冇有,就已經一命嗚呼。

蘇離以陰陽境發出的瞬殺**,冇有人可以躲避的開!

隻是一下,拜月教主的所有防禦被破開,他的肉身也在這一瞬間被切割,被破滅。

太近了。

這一個距離,冇有辦法躲避。

這是拜月教主的殺招,卻成了他的殞命之招。

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蘇離的肉身,到底有多強悍。

許許多多的風靈攻擊,風中刀劍,可以瞬間切碎普通人的肉身,就算是整個人間界99%的修行者,也都難以抵擋,會被直接殺死。

但是這樣的攻擊切到蘇離的身體上,就像是世俗的刀劍落在神兵之上,根本冇有任何用處。

風靈殺來,風靈破滅。

風中刀劍,一碰蘇離的肉身,它自己碎了。

“我的肉身,你無法破防,你的肉身,我卻可以。”

蘇離淡淡開口,所有的風中精靈落在他的身上,全部破滅。

那些還冇過來的精靈,也都停留在了原地。

因為拜月教主,已經死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