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你看錯了我,所以死了(第六更,來訂閱!)

-

拜月教主就此死去了。

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他都是人間界頂尖的高手,水靈,風靈,土靈,三道都到了七重的地步。

天地之間的修行者,能夠在一途上修行到第六重,都已經無比難得,而拜月教主能夠在三道之上全到了七重,他的天賦與強大可想而知。

但在與蘇離的一戰中,他犯了一個最大的錯誤。

以風靈之術瞬息至蘇離麵前,要將蘇離斬殺。

他太接近,所以他死了。

蘇離並不是隻會利用靈珠的法師,於肉身一途,他遠遠在拜月教主之上。

或許拜月教主對於人肉身的研究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但吃的東西不同,肉身修行也就不同,而未來達到的地步也不同。

蘇離修行以來,頓頓都是丹藥,精元丹,辟穀丹,續命金丹,都隻是糧食,還有陰陽萬壽丹,雷骨舍利等天極丹藥助力,肉身早已經不是風靈所能破滅的。

而拜月教主卻不同,他雖然法力高深,悟性非凡,但肉身修行,遠在蘇離之下,吃的東西更是遠遠不如。

一個被自己的義父不小心打落懸崖的人,固然可能在懸崖之下遇到奇遇,但往後歲月,絕不可能像蘇離有那麼多靈丹供應,肉身之力,自然不如蘇離。

瞬間移動,幾步之內,當然是拜月教主死。

拜月教主死了。

蘇離其實覺得有些可惜。

因為按照原本的意思,他有可能坐下來,與拜月教主坐而論道。

拜月教主的人生就像是開掛,他經曆了許多,對於靈術的修行到了一種極致,與這樣的智者交流,那應該是一種樂事。

隻不過天不遂人願,趙靈兒要施法做雨救人,拜月教主卻出手阻攔。

這便是道不同,不相為謀了。

鬥法一開,便分生死。

論道這樣的事,自然要放在腦後了。

“靈兒,讓為師助你一臂之力吧。”

蘇離眼見著拜月身死,以磅礴法力催動水靈珠,立刻天地之間,風雲變色,可怕的水靈之力化作無數長河,這長河上空,更有許多水魂,都在南詔國的國都之上飄著。

南詔國的國都上空,彷彿成了一片水澤大國。

隻要這些大河落下來,隻怕整個南詔國都要立刻滅了。

南詔國的國主,早已經從皇宮裡奔了出來,與他麾下的一道臣子戰戰兢兢,跪在地上,祈求得到上天的原諒。

顯然,先前有雨是一件好事,但是現在,這雨的架勢太可怕,像是雨神發怒,要將整個南詔國滅國。

“華天都那位大師兄曾經被大旭王朝請去做法下雪,好增加來年的收成,華天都直接雪飄八千裡,下雪三尺深,大旭王朝的皇帝硬要把公主送給他當丫鬟,他的法力果然磅礴。”

蘇離在這一刻以水靈珠調動水靈之力,一道道水河往南詔國其他各處去了。

蘇離在此時想起了永生大世界羽化仙門的那位大師兄——華天都。

這位大師兄法力無儘,磅礴恐怖。

雪飄八千裡。

下雪三尺深。

蘇離自覺自己如果冇有水靈珠的話,連一個南詔國都無法覆蓋,而南詔國的國土,其實並不算太大。

這樣一對比,他感受到了羽化門大師兄華天都的強大之處。

還得努力修行纔是啊!

一道道水靈長河按照他的法力波動,分散開來,落了下來。

這一次,冇有拜月教主的阻礙,那水流奔騰在乾涸的河床之中,滋潤著這裡的土地。

南詔國國都的上空,一條條的河流離開,落在了其他地方。

整個南詔國,漸漸變得濕潤了起來。

至於要恢複生機,還得多等一些歲月。

“國主,那高人並冇有滅殺我們的意思,我們,得救了。”

跪在地上的一個大臣抬起頭一看,發現南詔國頭頂的水流一條條消失,被高人運到了其他的地方,頓時喜出望外。

“好,好,好!我南詔國真的有救了!”

南詔國的國主也是一箇中年人,臉上有著驚懼的神情,此時見著那天上的人,並非要水淹南詔國,而是在救南詔國,這才鬆了一口氣。

“父王。”

趙靈兒落了下去,與南詔國的國主,她的父親相見了。

“這位仙女,你叫孤——父王?”

南詔國的國主似乎有些不可置信,以為自己聽錯了。

他哪裡有福氣,能有這樣的仙女女兒?

“嗯?”

國主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父王,我是靈兒。許多年前,我被迫離開了南詔國,今天終於回來。”

趙靈兒幽幽地開口,報上了她的名字。

那些過往痛苦的事情,又一次被她想起。

隻不過今日,她眼睜睜看著曾經害她母後的拜月教主死去,這應該是今天最高興的一件事。

拜月教主,與她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能夠死在自己師尊的手裡,這大仇終於得報。

“靈兒,我的靈兒,真的是你?”

國主卻冇有想太多,他大喜過望,仔細觀察,這才發現麵前的女子竟然與他的巫後長的很像,眉宇之間依舊有青兒的樣子。

“果真是我的女兒,靈兒!”

國主顫顫巍巍,伸出手來,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

“這是靈兒,我南詔國的公主!公主來救我們了,我南詔國的公主,來救南詔了!”

國主神情激動到了極點,將他的女兒摟在懷裡,同時宣告著這一件事。

“恭喜國主,得見公主!”

大臣們也都一個個露出欣喜神情,恭賀公主歸來。

他們知道這個時候應該說什麼。

南詔國剛剛死去一個拜月教主,現在迎來了公主,真可謂是雙喜臨門。

不過當務之急,似乎還是要解決拜月教的教徒。

這些人不解決,遲早是禍害。

“那靈兒,那位高人是誰?如果不是他出手,隻怕我南詔國的旱情,很難徹底解除,孤定要好好謝過那位高人。”

南詔國主抬起頭來,目望上空。

都城的上邊,水汽環繞,他一時之間無法看到那位高人。

“那位是我的師尊,師尊傳授了我修行之法,今日又救了南詔國,還誅殺了拜月教主,我南詔國,從此要發生改變了。”

趙靈兒開口道。

“拜月教……也該好好整治一番了。”

7017k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