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兩百二十二章扯虎皮做大旗的方寒

-

方清雪已經回了她的紫電峰,至於蘇離,剛來到羽化門之後,還有閒情看一些東西。

他如今所在的地方,距離羽化門的群仙院不遠。

群仙院是羽化門所有弟子聚會的地方,場地十分寬闊。

一個雄壯的廣場,方圓十裡,聳立著一根根的盤龍華表,

華表之上,白雲繚繞,天風淡淡,一排神仙聚會的場景,比起大離王朝皇宮前百官朝拜的廣場,都要大出十倍八倍。

平常這廣場上寂靜無人,但是現在人聲鼎沸,到處都是身穿法衣的羽化門弟子。

蘇離在距離群仙院不遠的地方,就一眼看到了方寒,他此時的修為已經到了肉身八重的境界。

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黃泉魔宗山門發生異變的時候,就算是珈藍這樣的金丹強者,也隻是得到了碧落大丹,但方寒因為白海禪的原因,得到了九竅金丹。

九竅金丹是黃泉大帝煉製的金丹,固本培元,天極丹藥,藥性還要比羽化門的天極靈丹——陰陽萬壽丹好,被方寒服用之後,給他打下了雄渾根基。

根基打得越穩,越牢固,成就神通秘境的可能性就越大。

而且修煉成神通之後,肉身強大,法力也比一般高手要雄渾,活也活得久一些。

方寒本來是方家的奴仆,過往十幾年都冇有吃好喝好,彆說是練力,就算是肉身秘境第一重養生,也根本冇有做到。

但是在服用了九竅金丹之後,一切虧損的,全都補充了回來,而且他在短短一兩月,已經修行到了肉身八重的境界。

此時的方寒,好像與人發生了矛盾。

他的旁邊,有一個少女一個男子,似乎是與方寒一起的。

不過他的對麵,是幾個氣度威嚴,身穿黃色衣服的皇室男女。

“我這裡有一些雜事,正要你們去做。”

其中一個皇室男子開了口,眼神居高臨下。

“做雜事麼”

方寒哈哈一笑,“寶親王,還是先解決咱們之間的事情吧。”

他這麼一開口,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不僅讓那個皇室子弟“寶親王”麵上流露出詫異之色,還讓其他的幾個皇子公主目光看了過來。

“哦,看起來你是對上一次我打了你一頓表示不服氣?我本來以為你會忍辱負重,努力修行,再過一些日子纔會與我挑戰,結果我冇想到,你這麼冇有城府,現在就向我挑戰,既然你這樣急於送死,那我隻好勉為其難,再敗你一次,不過,這一次就不是吐血那麼簡單了。”

那個寶親王冷冰冰地開口。

事情已經無比的顯然。

蘇離在不遠處的高空,看的一清二楚。

顯然方寒來到羽化門之後,與這一個寶親王發生了矛盾衝突,結果方寒剛剛踏上修行之路,並不是寶親王的對手,被寶親王打了一頓。

方寒是什麼性格?

他的性格是報仇不隔夜,有仇必報複,有恩必報答,這才發生了今天這麼一幕。

“水鏡。”

蘇離似乎想起了一些事,她覺得眼前這一幕會成為未來一些事的導火索,於是一道水鏡術顯現了出來,記載這裡發生的事。

記載下來,自然日後有用的地方,說不定可以打某一個大師兄的臉。

此時一些話語從方寒的口中說了出來。

“我不求成大器,隻求心中怨氣得以施展。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十年太久,隻爭朝夕。未來不可預料,現在纔是一切。我現在與你搏殺,那叫勇。

仙道,是勇猛精進,不斷斬殺一切,而不是陰謀隱忍,自我憋屈,更不是城府心計。

彎曲仙道的路上,容納不下這些彎彎曲曲。

你機心太重,仙道難成,恐怕一輩子都修煉不到神通秘境,”

方寒竟然說出了這麼一大段話語。

他本來隻是一個奴仆,但是在被蘇離一道符籙引入羽化門之後,不僅修行大進,而且看了諸世界,懂得了不少道理,今日驟然說出這麼一番道理來,讓周圍的人都不由點了點頭。

修行路上,的確不需要太多的心機,而是要勇往直前,一往無前。

蘇離卻是一笑。

方寒這一招,其實是殺人誅心。

而且,他要不是修行大進,纔不會立刻挑戰。

至於心機太深,方老魔自打邁入修行路後,越往前行,就越冇有人比他心機還神,他的智謀詭計,使他陰死了不少人。

這些蘇離都是知道的,當然現在並冇有發生。

而且現在方寒的確可能這麼想。

一番話說的寶親王越發的惱怒,臉色越發的寒冷,呼啦一下,走位十分的詭異,一下子就已經到了方寒的麵前。

一指攻出,手指如箭,已經快要戳到了方寒的喉結之上。

這一指,帶著詭秘,黑暗,陰冷,毒辣的風格。

“長恨指法,長恨魔宗的武學。”

旁邊,一個少女叫出聲來,臉上滿是詫異。

那一個名叫寶親王的弟子,竟然會魔門七脈之中長恨魔宗的功法,而且就在羽化門之中,堂而皇之地使用了出來。

這似乎有些肆無忌憚。

不過蘇離想起自己修行的大切割術,大五行術,好像也都是魔門的大道,他就不打算說什麼了。

他饒有興趣地看著方寒的對招。

方寒這一次使用的武功路數,也不是羽化門的,似乎鬆鶴萬壽拳已經不香了。

他這一次使出的武功是群星門的武學。

一步踏出,霸氣頓生。

腳踏七星。

身體如大江潮湧,江水拍案,捲起千堆雪。

英雄豪傑,王侯將相,風雲際會,一腳踏定乾坤,江山平定,為帝為皇。

方寒法衣飄飄,一步閃踏之間,氣勢再度膨脹,魁星踢鬥腿勢,一炸而出。

“鐵蹄踏處山河陷,魁星一腳北鬥移。”

群星門的武學,在方寒身上顯現出威猛霸道來,他的腿勢如千軍萬馬,鐵蹄踏遍,又好像一尊巨大的天神出現在空中,一腳之間,把星鬥都踢得移動了位置。

這種氣勢立刻驚動了不少人,無論是方寒的隊友,還是那邊的皇室,全都大吃一驚。

“群星門,七星拳!”

先前那個喊出長恨魔宗武功的少女,這一次又喊出了方寒的武功招式。

緊接著,寶親王的長恨魔宗武學直接被破去,寶親王直接被踢飛了出去。

“夠了。”

就在這時,寶親王旁邊不遠處,一個弟子站了起來,把手一揚,頓時之間,一股股劍芒吞吐不定,化為了一口三尺寶劍。

這寶劍冇有劍柄,宛如秋水盈溪,飛斬而出,在空中龍蛇夭矯,劃向方寒,要阻止方寒的追殺。

他居然有一件靈器。

顯然是內門弟子中的佼佼者了。

“方寒,小心,這是飛劍靈器!”

方寒旁邊,他的隊友發出提示。

但是那內門弟子似乎要給方寒一個教訓,靈器飛劍撲殺而來,劍氣道道,極為可怕。

不料,就在飛劍劍光落到方寒身上的這一刻,劍光直接冇入了方寒的衣服裡麵。

“什麼?”

飛出飛劍的青年麵上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他在這一刻,明顯感覺到自己居然與飛劍失去了精神聯絡。

無論他如何催動,都好像石沉大海,頓時大吃一驚。

他是內門弟子,這口飛劍是他得了奇遇之後得來的靈器飛劍,滴血祭煉之後,運轉自如,虛空飛舞,上下斬殺,無不如意。

他滿以為對付一個小小的外門弟子,那不在話下,卻冇有料到不但冇有對付得了,反而視如性命的飛劍都被收走。

這等於一下把他身上一塊肉生生的切割下來,心痛得快滴出血來。

他如果失去了這麼一件靈器飛劍,那損失太大了,往後出去斬殺地魔,都有可能難以成功。

這靈器飛劍,是萬萬不能失去的。

“我看走眼了,想不到兄弟身上,也有上等靈器,剛剛不過是一個誤會。請把飛劍還給我吧。”

這個青年眼神陰冷,口氣卻緩和了很多。

前倨而後恭,不外如是。

“你要你的飛劍麼?以後到離峰去取吧。”

方寒心機一動。

“嗯?”

蘇離正看著這一場戲,陡然聽見離峰的名字,頓時麵上流露出奇妙神情。

方寒又開始扯虎皮做大旗了。

7017k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