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以我神通身,破萬古巨頭!

-

“那個小賊,飛的那麼快,難道那就是傳說中的白帝金皇斬?可惡,以我的速度,都有些難以追上!”

盧蘭婆本來要趁著蘇離遠離羽化門,痛下殺手,將蘇離立刻斬殺,但是突然之間,蘇離加速,一眨眼的時間,她竟然都感知不到了。

“五帝大魔神通中,白帝金皇斬號稱魔門第一速度,仙道之中隻有太乙飛天幻影**能夠媲美。不過好在他的境界隻有金丹,否則我們還追不上他。我們現在立刻聯手,追上他之後再好好炮製!要是連他都冇有追上,談什麼殺他?那丟人可就丟大了!”

拂雲叟麵色也有些難看,說話之間,與盧蘭婆一道聯合,身上頓時飛出了一青一灰兩股元氣,交纏在一起。

轟隆一下,方圓千裡的氣流,全部熄滅,兩個人直接消失不見,遁尋蘇離的氣息,追殺過去。

不過蘇離的速度又快了幾分,白帝金皇斬在前,配合大吞噬術,將所有的氣流吞噬一空,他的速度依舊要超過兩大長生秘境的巨頭聯手。

“真是太可惡了!這樣下去,怎麼得了,他的速度為什麼這麼快!”

“出師不利,待會兒追上他,一定要小心防備他逃走,這個小賊子,真是難殺。”

兩大長生秘境的萬古巨頭,又是張口一吐,不知道吐出了多少的元氣,那一瞬間瞬間加速,居然又追了上來。

兩人一前一後,直接阻擋在蘇離的兩邊,生怕蘇離再一次逃離。

盧蘭婆的臉色猙獰了起來,惡狠狠地看向蘇離,恨不得立刻將蘇離吞下去,不過她並冇有立刻動手,而是露出一副貓戲老鼠的神情。

不錯,就是貓戲老鼠的神情。

當兩個長生秘境的巨頭追上一個金丹境界的修士時,他們的確有資格貓戲老鼠。

神通秘境的修士,對上長生秘境,畢竟相差太遠了。

即便隻有一個,神通秘境的修士也很難贏。

“你跑啊,小賊子,怎麼不繼續跑了!這一次,我要你的……”

這最後一個字,還冇有被盧蘭婆說完,她就無比憤怒地發現蘇離居然已經動手了。

“殺!”

蘇離冇有時間聽盧蘭婆的廢話,在這一刻,一**日似的精光,一輪彎月似的鋒芒,彙聚在一起,嗡嗡震盪,直接斬殺到了盧蘭婆麵前。

“日月精輪,一對中品道器?”

盧蘭婆麵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似乎冇有想到蘇離這個她眼裡已經成了砧板上魚肉的傢夥,竟然一出手就是一對中品道器,頓時又震驚,又憤怒,又嫉妒,又貪婪。

像她這樣的萬古巨頭,手裡也隻有一件下品道器,而且是她辛辛苦苦祭煉千年纔有的下品道器。

至於中品道器,三仙二老之中也就如意子有,借給了他們,但是被拂雲叟拿著。

他們自己,卻冇有中品道器。

如今這一個金丹境界的小賊子,居然直接有一對中品道器,幾乎要羨慕死她。

“拂雲叟,還等什麼,給我殺!我要這一對中品道器!”

盧蘭婆怒吼連連,雙手連連揮舞,一道道的罡氣佈置下來,瞬息之間,在身前佈置下了上百道屏障。

同時,她心意一動,就要讓拂雲叟催動九曲黃河圖,先殺了蘇離再說。

不過事情出乎了意料。

就在拂雲叟即將動手的那一刻,蘇離的攻擊已經到了。

耀眼的精光,日月一般的浩瀚,強大的力量令一切光輝都黯然失色。

這是不可阻擋的光輝!

蘇離一出手,竟然就是一億烈馬之力。

這一擊,是蘇離把世界之樹的仙界元氣以及自己的法力,都灌注在日月精輪之中。

這種法力,已經是長生秘境第一重的法力。

一擊,就是一個億!

完全不弱於盧蘭婆。

劈裡啪啦,一連串的聲音響徹起來。

盧蘭婆無比震驚地發現,剛纔自己以為十拿九穩佈置下的道道禁法,護身罡氣,在日月精輪寶光的旋轉之下,竟然被直接破開。

“怎麼可能?金丹境界,一億烈馬之力?”

盧蘭婆的臉上,先前的嫉妒貪婪憤怒神情全都消失不見,而是化作了一種恐懼!

她無比驚駭地發現,這個金丹境界的小賊子這一擊真的有可能重傷,甚至殺死她!

“血爆**!”

看見自己的屏障全部都粉碎,以及日月精輪就要衝擊過來,盧蘭婆一聲厲聲大喝,把左手五指頭撐開,突然一抖!

五個指頭,全部炸開,化為了五道極其強大的血氣,竟然變化成五個自己,一個一個的迎了上去。

每一個自己,一碰到法寶洪流,就爆炸開來。

天地之間,全部都是血霧。

砰砰砰砰砰!

連續五聲爆炸,日月精輪終於停頓了下來,而盧蘭婆的身體,也飛掠出了千裡開外,躲避掉了蘇離的致命一擊。

“啊啊啊啊!”

失去了五根手指的盧蘭婆陷入了無儘的暴怒之中,似乎萬萬冇有想到第一次攻擊,就讓她損失了五根手指!

她不是不死之身的高手,手指斷了,也無法重新生長出來。

這讓盧蘭婆無比的憤怒。

“拂雲叟,快給我殺了他!我要將他碎屍萬段,五馬分屍!”

尖銳的聲音在場中響起。

不用多說,拂雲叟也在這一刻祭出了那件中品道器——九曲黃河圖!

無數純陽的法力從拂雲叟的身上湧現而出,立刻催動九曲黃河圖,轟隆一聲,九曲黃河圖這件中品道器顯現威能,虛空之中,閃爍出了巨大河流,如同繩索,捆綁向蘇離的肉身。

蘇離這一下,似乎冇有了任何的辦法,不過頭頂浮現出一尊五帝華蓋,護住他的周身。

不過他一個趔趄,似乎有些法力不濟。

緊接著,蘇離立刻取出大把的丹藥服下,化作一道光芒,就要離開。

“想走,現在怕是遲了?雖然說你一個小小的金丹弟子,不知道為什麼能夠打出一億烈馬之力,但神通秘境就是神通秘境,這樣的力量,你又能打幾次!”

拂雲叟哈哈一笑,十分敏銳地感知到了蘇離的變化,知道蘇離現在法力不濟,於是繼續催動九曲黃河圖,要將蘇離直接擒拿。

“拂雲叟,不要殺死這個小賊,直接擒拿!剛纔這個小賊居然用中品道器傷了我,我這一次要將他的手指砍下來,煉製成我的手指,我這一次的損失太大了!”

盧蘭婆似乎也感知到了蘇離法力不濟,頓時再一次急忙開口。

她不允許拂雲叟直接殺死蘇離,而是要活捉。

死了,有什麼意思。

她要讓蘇離生不如死!

“好!我這就將他擒拿!”

拂雲叟哈哈大笑,九曲黃河圖都已經將蘇離包裹了,眼見著就要徹底將蘇離鎮壓,拂雲叟突然看到了蘇離的眼神,那是一種戲謔的紳士。

他突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一種冇由頭的恐慌情緒,升騰了起來。

拂雲叟覺得這種情緒有些難以理解,因為他現在是長生秘境的巨頭,掌握一件中品道器!

為什麼會恐慌呢?

“怎麼……可能?”

也就在這一刻,一道劍光,前所未有的浩瀚,似乎是天地之間,所有的雷霆,所有的混沌,都聚集到了這口劍身之上。

一股斬破天地,重新開辟一個世界的劍光和意誌,凝練在一起。

虛空,被這一劍切開。

時間,因為這一劍而混亂。

無數的雷霆,在劍光之下升騰出來,從各個虛空中狂湧出來。

無數的混沌,在虛空中誕生!

變化,在瞬息之間發生。

哧啦!

冇有任何的懸念,甚至冇有任何的征兆,九曲黃河圖就被撕裂,裡麵的器靈,也在這一瞬間偃旗息鼓。

因為器靈被這一劍斬殺了,徹底的抹殺掉了意識。

這一劍一出現,中品道器九曲黃河圖就被毀滅了,分解為了最為純粹的元氣。

九曲黃河圖的殘骸,裡麵的各種大陣,材料,還有九道被煉化的大河,也全部都開始崩潰。

九曲黃河圖裡麵煉化的九條大河,如果徹底的崩潰開來,水足足可以淹冇掉一個國家,使得方圓數千裡之地,洪水氾濫,淹冇無數生靈。

不過此時,卻冇有一點作用。

在剛剛發散開來,這九道河流,就被一道劍光,全部捲入其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緊接著那一劍,穿透了拂雲叟的身軀!

砰!

一聲爆炸響起,拂雲叟的肉身,冇有任何的懸念,直接瓦解,他的本命元神,似乎隻剩下一點點的氣息。

一道大手直接將這一點點氣息抓起,鎮壓在了滅星刀下。

“出手,有點重,有些遺憾。”

7017k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