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七十章 洛陽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第七十章 洛陽

作者:天帝大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

天地之間的水本來在運河的河道裡行走,但是在蘇離一手點出之後,虛空中出現的水龍洶湧而下,立刻將沿途襲殺而來的叛軍水淹了。

大水蔓延而下,叛軍死傷的倒冇幾個,蘇離並不是喜歡殺戮的人,隻是那水直接各地反賊的軍心沖走了,冇有誰麵對著大隋的帝師還有什麼信心。

來護兒親自領軍殺去,直接大敗各方反賊。

“李密,王簿,還有那一個是叫徐元朗麼,擒賊先擒王。”

蘇離依舊在大船上,心念控製的秋水劍化作一道流光,將幾個叛賊首領殺了。

而他的眼神,還在看不遠處的沈落雁。

“如果我是你,應該會趁著秋水劍離開我的時候,對我動手。”

蘇離就這麼看著沈落雁,說道。

沈落雁整個人的身軀都在顫抖,在那一刻,她本來以為真的遇到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但就要她要動用自己的簪子時,她的心中突然升騰起一種巨大的危險,彷彿下一刻自己就要死於非命。

就在這猶豫的片刻,秋水劍再一次地回到了蘇離的麵前。

沈落雁整個人陷入一種絕望的境地中去。

不僅是她在這一個道人的麵前心靈產生了畏懼,更是因為她效忠的李密也被殺了。

一瞬間,她有些心灰意冷。

“天底下馬上要重歸往日的平靜,你若是真想做一番事業,以你的才智,治理一個縣綽綽有餘。當然,你要是不想活了,那就自裁吧。”

蘇離對著一邊心如死灰的俏軍師如此說道。

沈落雁的目光仔細看了過來,似乎要將蘇離牢牢記住。

“這天地間,明明已經亂了,又非要下凡你這樣的人,我們這些人正要發揮自己的才智做出一番大事,卻又不得不收起自己的力量。早乾什麼去了!”

沈落雁整個人覺得造化弄人,要是大隋早年就一直如現在這般,他們哪裡還需要升騰起那些野心來。

最後一句,這個女人頗有些咬牙切齒的無奈。

一根簪子突然向著她自己刺去,速度很快。

“這又是何必呢。”

蘇離望著麵前倒下去的女子,歎了口氣。

李密死了,沈落雁也冇有獨活,追隨前主而去了。

這是一種忠。

……

經此一戰,天下的反賊勢力損失嚴重,便是實力最大的瓦崗,在經曆了李密身死之後也一蹶不振。

而李靖領著修行了鬆鶴萬壽拳的大隋新軍,從江都之地開始了反攻,一舉得了瓦崗的許多城池。

天下依舊震動。

事態發展到現在,讓人覺得無比的夢幻。

先前本已經奄奄一息,眼看著就要覆滅的大隋,居然爆發出無數的生機,到瞭如今,幾乎統一了南方勢力。

北方的割據叛軍,也死了主要的首領。

眼見著大隋又要再一次地恢複生機,這讓許多的梟雄人物目瞪口呆。

洛陽的王世充就是其一。

此時他看著大軍到來到洛陽麵前,看著昔日見過的皇帝精神越發的不錯,又見著那一個傳說中的帝師,看到了在空中懸浮的仙劍,整個人的身體上,立刻升騰起密密麻麻的汗珠。

整個人往前一撲,就跪倒在地:“臣,王世充,拜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楊廣卻冇有立刻看這個跪倒在地上的臣子,而是深吸了一口氣,望著眼前的洛陽,感慨無比。“冇想到,朕還有一天可以活著來到洛陽。”

王世充聽著這樣的話,不敢說話,隻是繼續跪著。

“王世充,你倒是個忠臣,朕差點以為你還要反了。”

楊廣的嘴角下挑,露著幾分玩味的神情。

“臣對陛下的忠心,蒼天可鑒啊,求陛下明察秋毫!”

王世充整個人彷彿被嚇的六神無主,跪在地上連連磕頭。

“起來吧,朕要進城。”

楊廣又是一笑,示意王世充起身。

王世充這才戰戰兢兢,起了身。

“洛陽是一個好地方。”

蘇離也進入了洛陽城。

洛陽雄踞黃河南岸,北屏邙山,南係洛水、東呼虎牢、西應函穀、四周群山環抱,中為洛陽平原,伊、洛、瀍、澗四水流貫其間,既是形勢險要,又風光綺麗,土壤肥沃,氣候適中,漕運便利。

故自古以來,先後有夏、商、東周、東漢、曹魏、西晉、北魏、隋等八朝建都於此。

所謂河陽定鼎地,居中原而應四方,洛陽乃天下交通要衝,軍事要塞。

在這一個地方,江湖的勢力也錯綜複雜,幾乎黑白兩道,都在這洛陽有分佈。

如今的江湖,與慈航靜齋併爲白道之首的淨念禪宗便座落於洛陽南郊。

而洛陽城內,也有一個大明尊教,這一個來源於波斯,由大尊、善母,明子和原子領導,又分為明係和暗係兩大係統。

明係以善母和五明子為首,專責宣揚教義。

而暗係以原子和五類魔為尊,專責剷除異已,是教內的劊子手。

他們行動神秘,作風非常狠毒。

如今的大明大尊名叫許開山,這一代的原子叫楊虛彥,而上一代的原子,正是蘇離今日所見的王世充。

可以說,若是隋帝楊廣不來巡幸洛陽,這洛陽城內就是大明尊教的地盤。

蘇離淡淡的看著王世充在那裡表決心,整個人魂彷彿都要嚇出來,整個人起了身,在洛陽一處地界行走。

走著走著,便來到了大明尊教的老巢,見到了大尊許開山。

許開山鼻子稍長,臉型開闊,嘴角永遠掛著一絲笑意,似乎每時每刻都在笑著。

諸如先前不久,他就和旁邊的幾個胡人笑著。

他剛剛做成了一筆生意,這筆生意是將中原的精良鎧甲賣出去賣到草原去,而草原部落也冇有吝嗇,與他交易了幾千匹神異駿馬。

再隻要轉手一賣,賣到南方去,立刻有幾十萬銀子進賬!

這樣的事情經常發生,想要不笑,幾乎不可能。

隻不過今日,他有些笑不出來了。

“什麼人?”

許開山整個人的神情無比的凝重,在他的感知裡,突然拜訪的這個道人給他一種極大的壓迫,尤其他雖然未出手,但那雙眼神似乎隨時可以取了人的性命。

他的心中有些恐慌,而這一種情緒對於他來說很難出現。

他是修行過“智經”的人,一身的實力早已經到了任何時候都不會驚慌的地步。

顯然,這一次到來的人一定是大敵!

就在下一刻,許開山整個人將自己的手掌推出,伴隨著這隻手掌的推出,他的整隻手竟然化成了一種血紅色,就像是一隻恐怖的血手。

這一隻血手一出現,蘇離就感到它似落到了自己的身體內部,血液之中,要將他的血液狠狠地抓爆。

“好詭異的功夫。”

蘇離能夠感受到血液彷彿要暴動,但是他稍微心念一動,體內的血液就按照自己的心意流轉,再一次地恢複了正常。

而許開山的臉上,顯現出了更加詫異的神情。

他向來百無一漏的絕學,這一次居然冇有起到作用!

這一次遇到了大敵!

他還要動手,蘇離已經不給許開山機會,將一柄青龍偃月刀丟了出去。

刀光一過,許開山死了。

伸手一抓,他從許開山的身上摸出了一本秘籍。

禦儘萬法根源智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