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七十一章 禦儘萬法根源智經

-

蘇離從許開山的身上,搜到了一本秘籍,這本秘籍的名字聽起來有一些神奇,並不像長生訣,或者天魔秘那樣簡單上口。

它的名字叫做:禦儘萬法根源智經。

當蘇離將這本“智經”翻開之後,看到了它的總綱。

這一本秘籍,特彆強調要以無上的智慧,參透天地之間的本源,達到統帥萬千神功法門的地步。

一切的一切,都在於養出智慧。

所以開篇就是煉靈養神。

就是要以一種修行,來將自己的精神力強化,隻有提升精神力,人的智慧才能提升。

而智慧一成,萬千法門儘可以領悟。

智經中說,天地之外,存在許多散在精氣,人在這精氣之中,卻不能利用,需以大智慧靜坐思定,引散在精氣進入體內,則自身精神提升,智慧便也增強。

這一套說辭,竟然與長生訣的內外環境有些相似。

人體內一環境,人體外一環境,如果體內體外環境相通,則無數元氣可歸於自己。

而現在,智經也有類似的說法。

煉靈,陽神,得智!

蘇離繼續往後翻頁,仔細閱讀這一本秘籍,他就發現這一部秘籍,就像是一本百科全書,記載了許許多多豐富的內容。

小到各種毒術的配方,麵具的製作,甚至到春藥這種東西的配置,而大,則到了許多修行的法門。

這其中,有一門功法,名叫“血手功”,這套功法以血為引,使雙手成為發放真勁的媒介。

內勁可以化虛為實,隔空壓製對手,甚至可以遙控他人的血流,功勁到了一種極限,可以讓彆人的血在體內爆炸。

這是一種極為玄妙的功夫,如果放在世俗裡去,一定會被稱之為妖術。

蘇離瞬間明白先前許開山的一雙手變得血紅,甚至操控起他體內的血液流動,原來就是在用這一個血手功。

隻不過他如今早已經是通靈境界的修行者,體內的一切,無論是血液還是內臟,都要遠遠超於常人,這纔沒有讓許開山得逞。

不過這門功夫到了他的手裡,完全可以化作一種出其不意殺人的絕世招數!

一擊而出,敵人體內血液爆炸!

瞬間殺人,出其不意。

“禦儘萬法根源智經,這本神功秘籍被人小瞧了,依我看,不在長生訣之下,隻可惜冇有人給它正名。”

蘇離將禦儘萬法根源智經翻了一遍,最為神奇的還是煉靈訣與血手功,一個可以將散在精氣引入體內,化作精神力量,一個顯現出化虛為實的玄妙。

論與人廝殺的手段,完全不在長生訣之下。

蘇離將這本秘籍拿了,正要回去,已經有人來請他。

“帝師大人,陛下有請。”

一個士卒恭恭敬敬開口。

蘇離嗯了一聲,來到了隋帝楊廣的行宮。

如今的楊廣,正揹著一雙手在行宮中靜靜看著行宮外的景色,直到蘇離進來,他纔將目光轉了過來。

蘇離一眼看過去,就發現這位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他的神情雖然依舊顯得平靜,但是內心似乎無比的墳墓。

不知道楊廣聽王世充說了些什麼,竟然氣成了這個樣子。

“帝師可曾知道和氏璧?”

楊廣見著蘇離到來,一字一頓地開口,頗有些咬牙切齒。

“聽過一些。”

蘇離點了點頭。

楚國人卞和在荊山砍柴時發現一塊璞玉,於是獻寶於楚厲王,厲王讓人鑒彆,得出一塊普通石頭的結論,厲王怒而下令削去左膝蓋骨。

後來楚武王登基,卞和再次攜玉獻寶,武王再次找人鑒彆,依然給出同樣結論,便怒而削其右膝蓋骨。

時光流逝,武王崩文王立,卞和懷抱寶玉而泣於荊山腳下,三日夜而不停,眼淚乾涸以血代之,悲傷寶玉無人能識彆。

於是文王讓人打開玉石,發現裡邊果然是塊稀世寶玉,並取名“和氏璧”。

和氏璧麵世後,成為楚國的國寶,從不輕易示人。後來,楚國向趙國求婚,使和氏璧到了趙國。

之後又有完璧歸趙的故事,說的是戰國時代超強待機大魔王嬴稷與藺相如的故事。

藺相如雖然曾經完璧歸趙,但秦王統一天下,和氏璧依舊到了秦國,被始皇帝雕琢成玉璽並永傳後世,象征著皇權與地位。

“和氏璧在三國之後就漸漸不見,不過最近似乎這和氏璧在洛陽出現,王世充告訴朕,有一個名叫慈航靜齋的門派得到了和氏璧,還在不久之前,拿了出來放在洛陽城外的靜念禪院,準備送給未來的皇帝。你說這件事荒謬不荒謬。”

楊廣的眼神裡充滿了殺氣,那種殺氣讓蘇離見了也知道他動了天子之怒。

天子之怒,流血百萬!

慈航靜齋做的事情,觸發了任何一個帝王的逆鱗。

“當今之世,朕還在位,前不久那慈航靜齋,竟然明目張膽將和氏璧拿了出來,要選出他們滿意的皇帝,將和氏璧送給他。

這些個臭女人,不在山上吃齋唸佛,居然要代天選帝。

是誰給了這些臭女人代天選帝的權力,這個天下,哪裡需要她們來為眾生選天子,尤其朕還在位,她們竟然就敢這樣!”

“帝師,聽說這些臭女人住的地方叫帝踏峰,意思是她們整個人平時就腳踩著皇帝,她們想讓誰當,誰就能當,還請帝師幫朕這一個忙,將帝踏峰,慈航靜齋徹底抹去。

而現在,朕想帝師領著大軍徹底抹去靜念禪院,奪回和氏璧!整個靜念禪院,慈航靜齋,都要雞犬不留,全部格殺!”

“那就殺了吧。”

蘇離點了點頭。

靜念禪院,慈航靜齋,他們之所以敢這麼做,完全是仗著自己實力強大,高手眾多,所以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

他們覺得自己說的就是道理,自己看中了誰,誰就是皇帝。

那蘇離自然也可以剝奪他們這種說話的權力。

蘇離於是領兵往靜念禪院而去。

淨念禪院位置在洛陽南郊,寺內建築加起來達數百餘間,儼如一座小城。

正中處有七座大殿及一座闊深各達三丈,高達丈半的小銅殿。

除銅殿外,所有建築均以三彩琉璃瓦覆蓋,色澤如新。

銅殿前有一廣闊達百丈,以白石砌成,圍以白石雕欄的平台廣場。

正中處供奉了一座文殊菩薩騎金獅的銅像,龕旁還有藥師、釋迦和彌陀等三世佛。

彩塑金飾,很有氣魄。

除了四個石階出入口外,平均分佈著五百羅漢,均以金銅鑄製,個個神情栩栩如生。

“帝師大人,這些和尚,好有錢的樣子。”

蘇離領兵進入了靜念禪院之後,一個小兵望著眼前那麼多金銅,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他們總是很有錢的,不過今日之後,就成了朝廷有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