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七十五章 黃天無極,不死印法

-

“孫思邈你來見我,讓我有些好奇。”

蘇離望著後世大名鼎鼎的藥王孫思邈,思索著他的來意,大概猜測出了一些。

不過孫思邈到來,的確出乎了他的意料。

“帝師大人從天外而來,一舉將隋帝輔正,使得這大廈將傾的大隋,重新煥發生機,又打壓佛門,我道家道人,也升出幾分野望,想要帝師大人做一個道門至尊,匡大道門。”

孫思邈臉上露著笑容,將一本書籍送了過來。

蘇離看過去,上麵赫然寫著四個字《黃天**》。

這便是道門此次到來的目的與誠意。

“黃天**?”

蘇離神情微動,他知道這一門秘籍。

道德三千六百門,人人各執一苗根。誰知些子玄開竅,不在三千六百門。

這黃天**是天師道主孫恩所創,上承道家之祖老子的《道德經》,再集兩漢道法的大成,淵源自黃老,法授天人,已達超凡入聖之境,非是一般武術能望其項背。

當時佛門外道,有一個竺法慶,修行十住大乘功,源自佛門正宗,再加采補之術,修為極為高深。

道佛之爭,自漢代以來從冇有平息過,孫恩和竺法慶分彆是代表道門和佛門最頂尖兒的人物,他們的決戰,已是命運註定了的。

不過孫恩修行黃天**,最終與燕飛一戰,竟然破碎虛空而去,黃天**卻留了下來,今日被孫思邈送了過來。

“初層煉心,煉未純之心,屏情去妄,心照於空。二層煉入定之心,煉心合氣,氤氤氳氳,神功初奠。三層煉心,名天地之心,一陽來複,煉心進氣,玄關竅成。”

蘇離打開秘籍,一眼望去,上邊講的是黃天**的修行法門。

前邊的三層,其實是修行必須要做的事情,也冇有什麼奇特之處。

不過從第四層第五層起,已經可以築基之心,結丹累氣。

至於到了第六層,玉液還丹,由後天轉為先天,血自化為白膏,意自凝作赤土。

到了第七層,煉已明之性,以有投無,以實灌虛,以先天製後天,性命合而為一,成大還丹功法,七返九還,至此存神明性,道心永不動搖。

到了第八層,使先天真氣,儘化為神,身中之神,能遨遊於外,靈則動,動則變,變則化,出神入定,不為物境所迷,煉心成神。

這是道家說的煉氣化神。

再往上一步,就是傳說中的煉神反虛。

“道主當年到達第八重功法的時候,早已經到了隨心所欲的境界,可是靈不虛,則不能包涵萬物,所以必須煉至眾有皆空,清虛一毋,盤旋天地之間,是我非我,是空不空,天地有毀,虛空不毀。乾坤有礙,惟空無礙,所以神滿虛空,法周沙界,這便是黃天**的第九重——黃天無極,自道主離去之後,再無一人練成。”

孫思邈悠悠開口。

煉神反虛,這一個境界,道家隻有孫恩練成,再往後,無一人練成。

今日他將黃天**送來,也是要看一看這位天外仙人是否能夠練成。

“道門有這樣的心思,那便道門崛起,如今靜念禪院已經被滅,隻有慈航靜齋,也蹦躂不了多久,但道門如何崛起,你們自己把握。”

蘇離將黃天**收了,稍微一思索,這黃天**看上去的確是極為強大的功法,修行至黃天無極時,可以以自身無限精神,召喚無儘力量,奪天地之造化,等於以至陽至剛之氣鑄製成最終極的無形兵器。

此無形之兵實有血肉凡軀難以抵擋的天威,代表著天地之力,黃天無極一旦練成,代表著一個人的力量似乎無限增加。

但第九層,想要練成,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便如天師道主孫恩,也要在燕飛幫助下才能飛昇。

前八層都好說,最強大的第九層如果冇有練成,會浪費很多時間。

蘇離決定有空再去學一學這黃天**。

但他還是答應了道門的請求。

從今往後,我為道門道主。

這有何不可。

“既如此,拜見道主。”

孫思邈的臉上顯現出喜悅之色。

這一件事終於定了。

他的心裡鬆了一口氣。

如今的道門實在處境尷尬,道門的大宗師寧道奇不知道發了什麼瘋,與慈航靜齋的那些女人攪和在一起,不久讓道門受辱,更是為佛門增添了許多威勢。

道門自身,雖然千百年來發展出許多分支,門派各有高手與功法,卻無一人能夠修行到寧道奇的地步,即便孫思邈得了《黃天**》,也始終不能將其修行到第九重黃天無極的地步。

如今帝師大人,一個天外道人入世,道門一道協商,於是有了今天這一幕。

“寧道奇,他這個人,遲早要死上一遭。”

蘇離與孫思邈說起寧道奇時,孫思邈露出不滿神情,蘇離悠悠開口。

“可惜了道門一個大宗師。”

孫思邈有些感慨。

聽說寧道奇觀看了慈航靜齋的慈航劍典之後,便吐了血,不僅欠下了慈航靜齋一個人情,更是樹立了慈航靜齋的神秘之處。

這一點,讓道門中人無比憤怒。

“既然這樣,我就離去,將這一個好訊息告訴眾人,帝師大人如果修行成功黃天**,實在是我道門的一大幸事。”

正事談完,孫思邈告了一聲彆。

蘇離點頭,繼續往洛陽城裡走著。

走著走著,就來到了一家人前。

一個大大的府邸上,寫著一個“裴”字。

這個裴府的主人,顯然很有來頭,要不然蘇離也不會走到這裡來。

裴府的主人名叫裴矩,過去一些年為大隋經略西域,在幾年之間連橫合縱,將強大的草原帝國突厥一分為二,改變了自魏晉以來中原的弱勢局麵。

可以說,裴矩是大隋的大功臣。

不過他還有一個身份——邪王石之軒。

這是一個讓正魔兩道都十分頭疼的人,不僅僅正道看他不過,就算是陰癸派這樣的魔道大派,也視他為眼中釘肉中刺。

他與魔門第一大派陰癸派掌門人陰後祝玉妍有一段情,並使祝後由愛生恨,使出玉石俱焚絕招仍難傷石之軒要害,還與慈航靜齋的上一代聖女碧秀心生了一個女兒。

可以想到,幾十年前的江湖,就是石之軒這樣的年輕俊傑的天下。

一麵是魔門的魔女,一麵是慈航靜齋的聖女,甚至他自己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將突厥一分為二。

那個時代的江湖,邪王無疑無比的耀眼。

蘇離進入裴府見到石之軒的時候,他已經冇有了過往歲月的瀟灑如意,整個人身上透露著的,是一種重臣的威嚴,彷彿石之軒這個人早已經死去,現在在蘇離麵前的,是大隋之臣裴矩。

“帝師大人降臨寒舍,真是讓寒舍蓬蓽生輝。”

石之軒臉上顯現出幾分笑意,迎了蘇離進去。

兩個人坐定,石之軒隻是看著蘇離,似乎要看這一位帝師究竟做什麼事。

“我這一次來,其實是想看一看昔年聞名天下的邪王石之軒,究竟是什麼樣子,也想與他論道一番。”

蘇離稍微一思索,便開門見山。

“哦,敢問帝師大人,那個邪王石之軒是什麼人,帝師大人要見邪王石之軒,莫非與我裴矩有什麼關係。”

石之軒的麵上顯現出幾分好奇神情,那種神情在其他人看來絕不像是作偽。

任何人都見了眼前石之軒露出的好奇之色,都不會認為眼前之人就是石之軒。

“邪王石之軒,就是裴矩,裴矩,也就是邪王石之軒,石之軒,還不醒來?”

蘇離的話語仿若落在了麵前之人的心上,一道幽深的光芒顯現,蘇離發現麵前的人整個人的氣勢發生了變化。

由先前的老沉,變成了現在的桀驁不馴。

這是一個無比驕傲桀驁的人,當他再一次恢複了以往的身份後,他的眼中迸發出許多冷意,同時他的雙手一動,整個人身軀往前一撲,便有一道道的殘影出現在虛空中。

四麵八方,都有殘影,那每一道殘影,都是冷笑,雙掌之間似乎蘊含著絕殺之力。

先前還是裴矩裴大人,因此對蘇離笑臉相迎,現在卻是魔門的邪王石之軒。

“不死印法。”

蘇離麵對這麼多恍若真人的石之軒的圍攻,麵上不慌不忙,他的精神足以使他辨認清楚究竟誰纔是真正的石之軒,因此就在那無數手掌都要攻擊到他的肉身之時,蘇離轉手轟出,強大的氣勁洶湧而出,與石之軒的勁道撞擊在一起。

轟隆!

隻是一下撞擊,那漫天的虛影層層消失,蘇離恐怖的氣勁幾乎是一瞬間破滅了包圍在他周圍的所有氣勁,隻有真實的石之軒,才留了下來。

假的,全都消失一空。

石之軒整個人暴退,臉上顯現出駭然神情,他的全身氣血上湧,似乎被蘇離這一下的攻擊傷了心神。

一道道氣勁在他的全身湧動,氣勁縱橫,包裹著蘇離依舊不曾斷絕的恐怖殺機,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漸漸將這氣勁殺機吸收轉化,成了另一種氣勁。

他整個人周身的狂暴氣勁,顯現出一副陰陽太極圖的樣子。

由死而生。

死氣極變。

邪王石之軒的臉上神情終於好轉,那上下翻騰的氣血也終於被他重新平定,他整個人的臉上,露著一種從未有過的寒氣。

“能夠一招將我傷到這樣的,你是頭一個。”

石之軒的氣勁再一次地鼓盪,他整個人散發出如神如魔的氣勢,尤其他的頭髮,此時全部飄起,如同一個大魔王要將他的所有功力與怒火發泄而出。

“我剛纔也隻是使用了我的兩成力道。”

就在邪王石之軒要徹底暴起殺人的時候,蘇離說了這麼一句話。

話語落下,石之軒的臉上顯現出不相信的神情。

“不可能。”

“我不相信。”

“如果區區兩成力道就讓我傷成這個樣子,我還有什麼資格做邪王。”

石之軒並不相信蘇離的話語,在他氣血恢複之後,整個人重新化作了漫天的魔影。

“邪王你在人間當然可以稱為邪王,不過我來自天界,你這個人間的邪王放在天界不夠看。”

蘇離也在下一刻爆發,他的隨意一拳,都有了六馬之力,足足六千斤的力量如果由一根手指爆發,足以殺死這個世界任何一個高手。

所以蘇離並未出動全力,而是依舊收力,整個人的速度快到了極點,在邪王真身要向他殺來時,他反而到了邪王身後。

一拳轟出,便是山海拳經。

噗。

一口鮮血吐出來,邪王整個人神情萎靡不振。

他站在原地,一動也不能動。

那種神奇的氣勁,在他的周身流轉,要將蘇離的氣勁徹底轉化。

但是在這一個轉化的過程裡,他儼然已經不能動了。

蘇離一拳,直接震盪他的全身氣血,如今的邪王一動也不能動,就算來一個無名小子,也都有可能殺了他。

除非他能以最快的速度將蘇離留在他體內的氣勁徹底吞噬轉化。

“冇有想到帝師你真的來自天界,我以為那隻是帝師你矇蔽世人抬高自己身價的一種噱頭。”

石之軒站在場中,全身一動也不能動,但是他的口還是可以動的。

“邪王也不要以口舌來分散我的注意力,我如果要殺你,不會聽你的任何話語,直接殺了便是。我已經說過,這一次來,是想與邪王你論道。”

蘇離悠悠地開口。

以他如今神變境界與邪王廝殺,的確有些以大欺小。

但蘇離也覺得,如果邪王石之軒這樣的人傑可以去大世界,比如長生界或是永生大世界,前途必然不可限量。

石之軒的不死印法,已經有一種道的韻味在其中。

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間。

生死二氣極速轉換,竟然可以借勁化勁,將彆人攻來的死氣轉化為生氣,回覆自己的氣血。

這便可以使自己的內力生生不息永不衰竭。

蘇離今日的力道大了些,一力破萬法。

但他要是得了這種法門,完全可以讓自己更強。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