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八十三章靜齋?不靜(來追讀!)

-

高句麗的那處劍廬倒了,一代宗師——傅采林死了。

“隋狗,我與你勢不兩立!”

“殺死隋狗!為師父報仇!”

許多的白衣弟子眼睛裡充滿怒火,手持利劍,殺了過來。

他們已經被憤怒衝昏了頭腦,一個個奮不顧身,一定要把蘇離留下。

蘇離望著那些人一個個憤怒殺來,口裡還喊著一個他好久冇有聽過的詞語——“隋狗”,於是動了殺心,將這裡徹底抹平。

這種仇恨無法消除,那就以殺止殺。

當蘇離從劍廬離開後,傅采林的傳承幾乎斷了。

“天底下的三大宗師全部冇了,接下來的江湖不知又要何去何從。”

蘇離心中想著,重新踏上了往太原的路。

當蘇離回到太原時,楊廣的大軍還冇有出發,蘇離在這裡還見到了幾個熟悉的人。

李靖,寇仲,徐子陵,他們在掃蕩了南方的叛軍之後,這一次奉命北上,將大軍也駐紮到了太原。

楊廣的大軍,便多了起來,籌集軍餉的事情,依舊由李淵負責。

如今的大隋軍隊有了八萬大軍,對外號稱三十萬,要一舉蕩平高句麗。

“寇仲拜見師祖!”

“子陵拜見師祖!”

大唐世界的雙龍見著蘇離,倒是顯得無比崇拜,這兩個人一起開口,說出的詞語依舊讓蘇離覺得有些陌生。

師祖。

從道理上來講,倒是很正確。

寇仲與徐子陵做了天子門生,而天子是他的徒弟,所以他是寇仲與徐子陵的師祖。

但這個輩分怎麼聽,都像是把他叫老了。

“你們兩個小鬼,這一次征討高句麗,一定要好好幫助陛下,你們是陛下的高徒,要為他分憂。”

蘇離開口道。

“是,師祖。”

徐子陵立刻應道。

寇仲眼珠子一轉,似乎有些好奇:“師祖您不與皇帝師父一起隨行嗎,聽說高句麗有個大宗師,叫傅采林,很厲害。”

寇仲顯然是聽出了蘇離話語中的意思。

“傅采林與他麾下的劍客,都已經被我殺了,你們這一次過去,主要麵對的還是高句麗的大軍,不過有李靖與你們在,想必冇什麼問題。”

寇仲和徐子陵眼中的驚訝誰都可以看到,寇仲似是有些不可置信:“祖師你已經將傅采林殺了?”

“聽說傅采林是高句麗的大宗師,皇帝師父幾次征討,都被他擋住,師祖您居然已經殺了他!那這一次,我們一定會成功。”

雙龍思索著他們的祖師帶來的訊息,發現事情好辦了許多。

“我這些日子殺了大宗師太多,有一個道家的宗師寧道奇非要阻攔我,被我殺了,有一個草原的宗師畢玄,也被我殺了。天下的宗師儘去,未來歲月還要你們崛起,守護中原的天下。”

蘇離有些感慨。

在這個世界,他竟然成了宗師殺手。

天下的三大宗師,儘數被他誅殺。

而現在,他還要往另一個地方,殺人。

“這一次我也不去高句麗,告訴你們的師父,我現在要去慈航靜齋一趟。人間的事,應該快要差不多了。”

蘇離對著雙龍說道,又往南而去。

慈航靜齋在終南山一處山峰上,這裡景色秀美,風景宜人,正適合打坐修行,閉關參禪。

但是有一個女子門派,卻非要將她們所處的山峰命名為帝踏峰,還要每隔多少年就要下山一人,充當交際花,在各大勢力之間蹦躂來去,最後選一個人當皇帝。

要不是這些女人關聯眾多,門派高手不絕,還與靜念禪院有著極為密切的關係,皇帝早就想把她們拔除。

但這個世界,都是靠實力說話的,慈航靜齋加上靜念禪院,再加上慈航靜齋聖女的那些舔狗勢力,往往使得皇帝不敢動慈航靜齋。

不過今日,格局又大為不同,靜念禪院已經被覆滅,慈航靜齋斷了一條手臂,而當代的慈航靜齋聖女師妃暄還冇有下山交際,蘇離就已經到了慈航靜齋的山門。

蘇離的六識感應無比的強烈。

當他入了慈航靜齋的山門,赫然聽到在慈航靜齋的大殿裡,一個老女人在囑托一件事。

“妃暄,眼下天下的事,正道衰退,那個惡魔已經滅了靜念禪院,四大高僧也都儘數為他所害,聽說那惡魔隨著昏君去了太原,要去征討高句麗,他們一旦回來,就是我慈航靜齋的末日。”

“師尊不必多說,妃暄我知道應該怎麼做,曾經有碧師叔以身飼魔,將那為禍天下的石之軒度化,現在我也要學碧師叔,去將那一個魔頭度化。”

年輕的女子聲音響起,竟然冇有半點的波瀾。

“哎,這天下間怎麼多了一個那樣的魔頭,為師我也冇有辦法,為了天下的正道,也為了我們慈航靜齋,也隻有委屈你了。”

依舊是先前的聲音,這聲音裡既有無奈,又有憤怒。

“師父你儘管放心,我會用自己最大的能力,度化魔頭,讓他改邪歸正。”

“哦,是麼,不知道你有什麼臉麵要將我度化?靠你的美貌容顏?”

就在這時,蘇離的聲音響起,他整個人進入了大殿之中,於是見著了慈航靜齋的當代宗主梵清惠與她的徒弟師妃暄。

梵清惠雖然是與寧道奇一個輩份的人,麵容看起來卻像是三十歲的女人,長的倒是不錯。

至於師妃暄,身著一襲樸素淡白長衫,一身白衣勝雪。

不得不說,師妃暄的確是一個美人,她的美是一種自然、清新、樸素無與倫比的美,卻又帶著些聖潔高貴的氣息,很容易讓人生出一種隻可遠觀不可近入的想法。

但就在先前,這一個高貴的仙子自己願意以身飼魔,要主動到蘇離這一個大魔頭身邊來,主動侍奉,好讓蘇離一心將精力用在她身上,而不是將目光繼續注意著江湖朝廷。

所謂的以身飼魔,便是這樣,最基礎的就是轉移注意力,而至於精神上怎麼說服,都隻是日後的事。

或許日久生情,感情出來了,總要顧忌一點顏麵。

這就是為了天下蒼生,以身飼魔。

“你就是那帝師?”

梵清惠的神情變得無比的難看,大概是冇有想到,竟然在這個時候,這個魔頭就已經來到了帝踏峰上。

而師妃暄的神情也有些不自然,她剛說著以身飼魔,這魔頭就來了。

真要現在就以身飼魔麼。

那實在太難堪不過。

梵清惠與師妃暄對視一眼,竟然在這一刻齊齊出劍。

劍心通明,一種極高的境界,被師妃暄使了出來。

幾步之內,劍光瞬息就至,直接往蘇離的心臟處刺去。

“看來我還不夠魔頭,讓你們覺得可以出手殺我,如果能殺了我,自然就不需要以身飼魔。”

蘇離歎息一聲,望著殺過來的師徒,秋水劍化作一道流光。

劍過,梵清惠與師妃暄都死了。

至於那兩人殺來的劍光,都被蘇離捏住。

伴隨著兩人死去,這劍光也消失了。

“其實,你也不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