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九百三十一章 蘇離小名之道極

-

“小姐,你怎麼在這裡?上一次天庭釋出榜單的時候,小姐不是早就看過了麼?”

就在蘇離聽著旁邊那個女扮男裝的女子說話的時候,一隊張貼榜單的衛士看到了這個女子,一尊帶隊的神仙立刻走了過來,恭恭敬敬在這個女子麵前跪下。

“起來吧,不要在這裡表露出我的身份來。”

這個女子急忙一拂,讓這尊神仙站了起來。“凡是通緝犯,都會在張貼通緝令的時候來看一看,我是看一看我們城中有冇有天庭通緝的人混進來。”

“嗯?”

蘇離聽著這個女子說話,突然之間就感覺到了一股寒意,卻不是由這個玄仙小姐而起,而是廣場之上人群中有一股極其晦澀,但是無與倫比的殺機。

蘇離立刻看了過去,就看見一個黑衣人似乎一團陰影,與神族的隱殺之子有些相像,卻比隱殺之子強大的多,因為這尊黑影赫然是半步金仙的修為。

就在這時,那團黑色的影子直接向著蘇離旁邊的女子洞穿而去。

一道漆黑的劍氣,洞穿無數空間,所過之處,砰砰砰,無數劍鋒向外撕裂,劍氣縱橫,廣場之上立刻掀起了一陣腥風血雨,那些虛仙,真仙天仙,連一道劍芒都抵擋不住,就渾身燃燒了起來,化作了一種聖祭的力量。

聖祭大仙術!

蘇離認出了這種大仙術,可以將一切有靈之物轉化為聖祭之力,越戰越強,攻擊越來越凶猛淩厲。

他在下界與神族大戰的時候就很喜歡用這一招。

如今刺殺的那個陰影,也使出了聖祭大仙術,雄渾的大羅真火燃燒著,一劍刺殺而來,蘊含了畢生攻擊,所有的人都無法抵擋住這一劍,天仙,甚至是神仙,也要被聖祭而去。

這一劍,簡直集中萬古殺道之精髓,奪取天地之造化,一劍殺來,仙佛都要退避,被刺殺之人,註定要沉淪。

“小姐小心!”

那女子身邊的神仙挺身而出,化作一道流光,抵擋在女子麵前,但是那流光瞬息之間就將神仙衛士蒸發了,冇有阻擋住半點。

而玄仙女子身上的罡氣也紛紛破裂,有些花容失色,身上的一件衣服,雖然是仙器,也被一下子洞穿。

瞬息之間,這個女子縱然有千軍萬馬的保護,也似乎難以抵擋住這絕殺的一劍。

出劍之人無比的狠辣,專門為刺殺而生,一出手就絕無活路,甚至連蘇離,都被波及在了劍勢之中。

顯然,刺殺之刃並不介意劍下再多一個死人,再多一個被他聖祭了的蘇離。

一劍殺來,要通通毀滅一切存在,天空中無數的殺意凝結成了魔神,黑壓壓的籠罩著,就連一些玄仙都被這種殺意刺激的七竅流血。

隻是一劍,就洞穿了女子的所有防護,下一個刹那就要破滅了女子全身的宇宙,一切意誌。

那殺手刺客的一張平凡麵孔,都顯現出了鬼臉一般的笑容。

當。

而在近乎零的刹那裡,兩根手指突然出現在了劍勢的麵前,那蓄勢待發的雄偉力量,絕世殺意,都轟進了一個偉岸的身影之中。

那個偉岸的身影,正是手指的主人蘇離。

當那殺意和力量湧入他的身軀之後,似乎就要把他的身軀層層破壞,但是無數的大羅法則本源,各種各樣的仙器,堅固的肉身一道發威,立刻就把那股絕世殺意直接瓦解。

“嗯?”

那刺客似乎是吃了一驚,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的絕殺一劍居然被人直接抵擋住,連自己的恐怖力量都被人直接瓦解,那這個人的修為到底有多強?

半步金仙?還是金仙?

他可是半步金仙之中的佼佼者,一招而發,都可以刺殺死同境界的半步金仙!

“死!”

就在這時,蘇離的反擊到了,這一刻蘇離心思微動,一下子催動蒼生大印,一尊古老的大帝形體從蒼生大印中顯現而出,頭戴平天冠,身穿五方袍,無數天龍被刺繡在五方袍上,稍微一動,就好像是萬龍朝聖的模樣。

無邊的大羅法則在這尊大帝周圍環繞,顯現出無比強橫的力量。

“極道神通,終極境界,天地神位,日月天罡!”

這尊大帝一出現,立刻遮天蔽日,一個個赤金國度出現,大手一抓,如億萬狂龍出海,攪亂風雲,那巨掌遮天蔽日,籠罩乾坤。

無數的仙人,都感覺到了劇烈的元氣波動,橫掃泉州古城,許多大人物也都感覺到了不尋常的氣息。

轟隆隆!

那刺客還要反擊,一下子刺出三千劍,但是那大手紋絲不動,蘊含著一股極道不滅之意,居然就將刺客抓在手裡,用手一捏。

這一個刺客一下子就炸裂開來,化作了一團血肉。

蘇離毫不猶豫,立刻就將其中的大羅法則抽了出來。

也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泉州古城的中央傳遞出來:“畜生,敢刺殺我女兒!”

無數金光,爆射而出,整個時空,全部凝固,一個帶著無窮威嚴的人出現在了半空中,城中幾乎所有的仙人都不由自主想要頂禮膜拜。

“金仙,這是一尊金仙。”

蘇離感受著出現的人,知道隻有金仙這樣的威勢與法力,單純論氣勢,似乎與災難天君的兒子不相上下。

這尊金仙一下子降臨,全場都靜寂無聲。

熊熊火焰收斂,化作了一個威嚴的中年男子,好像上古帝王,發售之中閃動著金色光澤,掌握著可以粉碎一切的力量。

這就是金仙的威勢!

“天泉門門主來了!”

“泉州古城真正的主人,一尊無上金仙?聽說他已經到達了傳說中的金仙巔峰,隨時隨刻都有可能領悟祖的意境,成就祖仙,成道做祖。”

“不過那刺客什麼來路,居然敢刺殺天泉門主的女兒?”

“我也不清楚,那刺客是半步金仙的修為吧,多少的天仙,神仙都死於非命,還有倒黴的玄仙也重傷了,但是那個半步金仙居然被人抵擋住,甚至擒拿了,那個年輕人究竟什麼來曆?”

“那個解救天泉門小姐的男子,真是個厲害存在,應該也是半步金仙的修為吧,太強大了,居然直接擒拿了那個刺客!這一下,他一定會得到天泉門主的賞賜吧!”

“不過誰也不知道這是不是雙簧呢,接下來我們都拭目以待。”

場麵平靜了下來,許多仙人高手從遠處趕來,他們感受到了元氣波動,與此同時,一些大人物也降落到了廣場上。

“女兒,你冇有事吧。”

這尊絕世金仙走到女子麵前,伸手一籠罩,女子的身上就多了一件衣服,隨後看向了蘇離。“你的實力不錯,危機時刻救下了我的女兒,要不然我的女兒已經遭遇了毒手,你是哪裡的修士,我要重重感謝你!”

“門主還是不如先問一問這刺客的來路。”

蘇離大手一抓,就將被他抽取了所有大羅法則的刺客送了出來,此時此刻這一個刺客已經被他封印,渾身的大羅法則又被抽走,看上去弱小的可憐。

“嗯?”

這絕世金仙眼神中流露出一絲震驚來。“這年輕人,沉穩無比,有大人物的氣度。”

他的心中嘖嘖稱奇,以他的修為,地位,一般的人見了都要唯唯諾諾,但是眼前這個人似乎見慣了大人物,在他麵前保持平靜,不動聲色。

“讓我看看究竟是什麼人敢刺殺我的女兒。”

絕世金仙接過刺客,立刻動用搜神之法,隨後麵色顯現出冷漠神情,“居然是真空家鄉。上一次他們想讓我天泉門加入那個組織,被我拒絕,他們現在就來刺殺我的女兒。”

絕世金仙一搜魂,頓時明白了刺客究竟是從哪裡來的。

“天泉前輩,這位高手真是身手不凡啊,不過我身為天庭的巡查使,卻從來冇有見過,不知是何方人物?”

就在這個時候,幾個人龍驤虎步,走了過來。

蘇離一眼看去,就看見了幾個風華絕代的年輕男子。

“這是天庭駐守在泉州的另外幾個巡查使。”

商子洛的記憶立刻發揮了作用,蘇離知道這幾個男子與商子洛一樣,都是巡查使。

走過來的巡查使,一共有三位,全部都是年輕男子,個個都瀟灑出塵,法力雄渾,身上透露著一股股玄之又玄的氣息,不在商子洛之下。

三人一出現,就用一股不懷好意的目光上下打量著蘇離,似乎要給蘇離羅織一個罪名,關起來。

本來這三個人和蘇離無緣無仇,絕對不會有這種意念,但是蘇離剛剛解救了天泉門主的女兒,要被天泉門主感謝,於是三人對他生出了極大的敵意。

天泉門勢力極大,表麵上尊重天庭,但是泉州所有的門派,都要聽天泉門的臉色行事,可謂一方諸侯,這幾個巡查使想要當上泉州的總巡查使,也必須要得到天泉門的支援,否則就會舉步維艱。

有幾個巡查使,甚至想要追求天泉門的大小姐,通過聯姻獲得天泉門的支援。

但是現在蘇離橫空出世,居然救了天泉門大小姐,救命之恩很容易以身相許,所以三大巡查使立刻對蘇離冇有了好臉色。

“好了,小友救了小女,我天泉門感激不儘,你想要什麼,隻要我天泉門能夠做到,都可以滿足你。”

那絕世金仙一揮手,開口道。

他洞若觀火,立刻就看見了幾位天庭巡查使對蘇離的敵意,同時知道天泉門內部也有許多男弟子追求女兒,為了避免麻煩,他決定給這個人一筆補償,打發了事。

“爹爹,可不能失了禮數,他剛剛救了女兒。”

那個大小姐看著這一幕,也感受到了一些不對,不過如果讓救命恩人就這麼離去,那也不符合禮數。“這位道友敢問尊姓大名,何方門派,今日道友救了我,我天泉門自然要一儘地主之誼,小女子名叫王翩,道友可以叫我翩兒。”

“我的名字叫道極,至於救了大小姐,也是偶爾路過,拔刀相助,不希望回報,我要去往中州一趟。”

蘇離看著幾個人都將目光看過來,慢條斯理地回道,顯得雲淡風輕,態度淡然。

他說出了一個名號,道極。

非是自己的名字,但容易讓人聯想起極道天君來,這也是先前他以蒼生大印來對敵的緣故。

極道大帝,一尊天君,雖然蘇離不知道他究竟在天界的那一州,但是見多識廣的金仙有的應該聽過。

“道極?”

那絕世金仙,天泉門門主也是一奇,這一個名號一聽就不是真名,不過總有一種讓他彷彿聽過的感覺。

“道極,極道,極道?極道大帝?天界似乎有一尊天君叫極道大帝,不過距離我泉州太遙遠遙遠,難道他是極道大帝的傳人?如果說他是極道大帝的傳人,那瞬殺那個半步金仙的逆賊,也就很合理了。”

這尊金仙心中轉過無數的想法,哈哈一笑:“我們天泉門的確不能失了禮數,讓彆的門派笑話,小友暫時先不要走了,再說中州路途遙遠,要經過上百大州的傳送,歇息一下並不耽誤,讓我天泉門一儘地主之誼。”

“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蘇離點了點頭。

“好,我天泉門雖然簡陋,但也不會讓人失望。”

絕世金仙,天泉門主哈哈大笑之間,手指一動,立刻上百尊神仙衛士清理道路,簇擁著蘇離往城池中央而去。

越往前走,蘇離便越感覺到靈氣濃鬱,空氣中蘊含的元始之氣更加濃鬱,地下似乎有一個巨大古泉,在不斷噴吐元始之氣。

蘇離知道這泉州下邊也有一處靈脈,叫做生命古泉,比起芒山旳靈脈要強大許多倍。如果在這生命古泉之中修行,那修行速度絕對可以事半功倍。

“歐陽君,這個道極究竟是什麼來路?”

“不管是什麼來路,看他這個樣子,就很讓人不爽啊。”

“道極,道極,這一聽就是假名,極州之地倒是有一尊天君,名叫極道大帝,難道他是極道大帝的傳人?”

“哼,不管他是不是極道大帝的傳人,如果很快離去,我們倒是可以不追究他,但是如果在這裡糾纏,影響我們的謀劃,那我們也不得不出手了,我們天庭巡查使,想要收拾一個人,辦法多的是!”

幾個天庭的巡查使跟在後麵,神情自若,但是彼此之間傳遞著神念。

“道友,你要小心這幾個人,一個叫黃子齊,是穀元宗的弟子,另一個叫歐陽君,是神威門的人,還有一個陳元生,是方寸山的弟子。”

蘇離在走路之間,那王翩大小姐突然眉頭一動,一股神念傳遞到了他的耳朵中。

“是麼,我雖然不怎麼惹事,不過也不怕事,他們要對我出手,那他們必須得付出代價。”

蘇離神色依舊淡然,似乎根本不把那三個巡查使放在眼裡。

這一幕又讓絕世金仙,天泉門主暗自點頭。

“看來這個年輕人真有可能是極道大帝的傳人,也隻有天君傳人,纔不把天庭巡查使放在眼裡,這個年輕人看來值得深交,將來也可以為我天泉門結交一些善緣。我天泉門雖然在泉州占有絕對的勢力,但生命古泉靈脈被許多大勢力眼紅。”

天泉門主心中思考著,統籌全域性。

當下,各懷心思,到達了一間巨大的客廳中,那絕代金仙天泉門主寒暄了一陣,笑道:“這一次小友救了我女兒,我當然要回報。我這天泉門中,有生命古泉靈脈,你可以放心修煉,生命古泉之中不僅有大量元始之氣,更有上古聖賢的溫和意念,最適合修行。”

“多謝。”

蘇離點了點頭。

他自然想要修煉一番,也不怕對方看穿自己的底細。

事實上,他還要透露出幾分底細,這樣才能為自己謀得更多的好處。

泉州之地,有一處寶藏,而這處寶藏,他隻是知道有,但是具體怎麼走,他還不清楚。

那一處寶藏之地,名叫隕落邪穀。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