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九百三十九章 羽化門真傳弟子蘇離

-

王座之上,坐著一尊金仙,蘇離有一種感覺,他要比天泉門門主還要厲害許多。

“諸位,我就是主持這一次真傳弟子考覈的長平尊者。”

也就在蘇離等人目光看向這尊絕世金仙的時候,這尊金仙的目光唰的一下看了過來,把所有的半步金仙大能掃視了一遍,人人都有一種似乎被看透了的樣子。

“你們在場許多人,都是來自各大世家,大派,我本人與你們的父輩,甚至祖輩之間有交際,不過這一次考覈,我絕不會徇私枉法,你們都要拿出自己的本事,在這裡一較高下。”

“長平尊者,您當年和我的父親,還有幾位前輩,一起追殺為禍一方的寰宇六怪,正氣凜然,擊斃兩頭老怪,對於您的為人,我們都知道的很清楚,絕不會因為關係而破壞羽化門的規矩,該怎麼樣就是怎麼樣,雖然今天在場考覈的人,各個都才華橫溢,但我也有信心成為真傳弟子。”

長平尊者話語落下,居然就有一個半步金仙順著長平尊者的話插口。

能夠不顧規矩,直接接話的,顯然與長平尊者很是相熟,換做一個其他人,早就被打出去了。

“這位是古家少主古巽,他家和長平尊者是世交,當年寰宇六怪建立邪派,在許多大州作亂,他的老爹和長平尊者,還有其他幾位赫赫有名的金仙大人物,經過一番慘烈的擊殺,終於殺死了寰宇六怪,但是其他的金仙大人物也被六怪臨死的反擊斬殺,就隻剩下他爹和長平尊者,所以他老爹和長生尊者是生死之交。”

“那這麼一來,豈不是古巽百分百就能通過考覈?”

“那也不一定,眾目睽睽之下,難道長平尊者可以徇私枉法羽化門每一次真傳弟子隻招收十名,我們這一次來了一千多名半步金仙,哪一個不是威名赫赫之輩,到時候我會親自擊敗他!”

一個男子冷笑道。

“以為拉關係就能進入羽化門,真是好笑。”

薛州薛家少主薛烈臉上顯現出殺意來,眼神中全都是嘲諷之意。

“哼,你們居然敢嘲諷我,等下比試我就讓你們後悔,明天你們的家族就來羽化門給你們收拾吧。”

那說話的古巽聽見了嘲諷的聲音,猛的一轉身,看著幾個嘲笑的少主,眼神裡也閃爍出強烈的殺意來。

“我等著你來。”

“和我交手的人,都將死無葬生之地。”

“和我交手,不會留下屍首,你會被我直接祭煉成法寶,希望你們古家的人彆哭。”

一個個少主,狂傲地無邊無際,各種狠話說出,似乎是一個又一個的大反派。

“好了,我知道你們一個個都是驚才豔豔之輩,不過一切都要按照我們羽化門的規矩來,你們不能破壞了規矩。”

長平尊者似乎對這些少主也有些頭疼,不過他的話語落下,依舊壓得住場麵。

畢竟是一尊絕世金仙,不是半步金仙可以匹敵的。

“好了,把你們的來曆,姓名,全都結成帖子呈上來吧,然後抽簽各自對戰,最後選出十個佼佼者,進入門派作為真傳。”

長平尊者把手一揮。

蘇離於是把自己的身份,經曆都寫成了一個帖子,是落州天霞門的少主,臥薪嚐膽,在外邊苦修,準備進入羽化門修行,成為絕世人物之後報仇。

前來考覈的各個少主,半步金仙大能也都知道這個規矩,各自把帖子寫了上去,交給了那些弟子,被長平尊者目光掃射,辨彆真偽。

所有的帖子被分辨之後,就放入了一個金光閃閃的箱子之中,讓人來抽取,抽中了就是比試的競爭對手,經過無數輪的比試,最後的十個人就是真傳弟子。

這也是曆代羽化門招收弟子的規矩。

最為殘酷的是,在這些弟子競爭之間可以下死手,而且死傷不論,等於是生死廝殺,和世俗之中羽化門真傳弟子上天刑台一樣。

那些大家族把弟子送來,就算是死了,也不敢和羽化門找麻煩。

所以,真傳弟子的招收,十分殘酷。

當然,這也是磨鍊之意,天界的爭鬥十分殘酷,如果害怕考覈被殺,那就不用來了。

蘇離上去抽簽,結果抽到了一個帖子,上麵寫著永州大陽門少主,張少康。

唰。

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戰場,這就是抽到了簽進行比試的地方。

“第一輪比試!蕭州蕭少雲對戰霸州趙先嶽。”

幾個羽化門弟子大喝起來。

唰唰唰。

兩道人影就出現在了戰場之上,那傳說之中得了聖人傳承的蕭少雲顯現在了眾人麵前,居然是一副病殃殃的樣子,臉有些黃,精氣神有些散亂,而霸州趙先嶽,則截然不同,全身大羅法則密佈,一口長刀出現在手中,透露著一種霸主氣息,腳步一踏,戰場都似乎開始搖晃。

“哈哈,早就聽說蕭家蕭少雲如何了得,得了上古聖賢的傳承,居然是這麼一副病鬼的模樣,難道是因為練功走火入魔了,很好,那我就送你歸去!”

霸州趙先嶽哈哈大笑,一步踏出,直接斬殺,一道道大仙術組成絕殺之招,直接轟擊,招呼都不打一個。

“那是趙家絕學!殺招斷獄!”

許多半步金仙大能都震撼起來,這一招斷獄可以說是令人聞風喪膽的絕殺秘術,可以讓人發揮兩倍戰力,也就是說這一下等於是兩個半步金仙在攻擊蕭少雲。

“不知死活。”

那蕭少雲突然抬起頭來,整個人挺立,頓時露出一種好像聖人的氣息,他的頭頂衝出一片青天,化作一條條的大道,通向四麵八方。

“這是聖人異象大道化青天,是上古聖人用來教化無上道德的聖術!”

“傳聞之中,修成了聖仙,領悟至聖真諦的人,才能夠稱呼為聖人。這蕭少雲得到了聖人的洞府,看上去十分恐怖啊!”

“聖人絕學,大道青天,那趙先嶽完了!”

薛家少主都皺起了眉頭。

果然,下一刻,剛剛氣勢威猛無比,雄霸天下的趙先嶽,一下子長刀破碎,整個身軀都被震成了碎片,在地麵上不停的蠕動,似乎要恢複起來。

“從來冇有人敢叫我病鬼,你今日居然敢,我也不殺你,不過你體內的一半大羅法則,我要抽取。如果你霸州趙家來找我報仇,我隨時奉陪。”

蕭少雲身上的異象一收,全身又恢複了黃臉病怏怏的模樣,但是手下絕不留情,一下子深入趙先嶽的身軀之中,抽取他的大羅法則。

那趙先嶽頓時發出殺豬一樣的嘶吼聲,怒吼連連,咒罵不已,但是都無濟於事,最後求饒起來,也都冇有任何辦法,直接被蕭少雲抽取了一半的大羅法則,整個人昏死了過去。

“這蕭少雲,的確是深不可測啊,居然隻是一招就擊敗了趙先嶽。”

“他得了聖人傳承,那大道青天,的確冇有幾個人可以接的下來。”

“的確是勁敵。”

許多少主看著蕭少雲的臉色,都紛紛警惕。

“第一輪,蕭少雲勝!第二輪開始!”

就在這時,一個羽化門弟子宣佈第二輪比試開始。

接下來的十幾輪比試,戰鬥也都十分理激烈,許多精彩的仙術,傳承,法寶層出不窮,蘇離還看到了薛家少主薛烈與古家少主古巽出手,都是一招敗地,對手則是非死即殘。

“第二十一輪。落州方羽,對陣永州張少康。”

突然之間,對陣就輪到了自己。

蘇離身軀一動,進入了戰場之中,他的對手,張少康也站立在了站台上。

這是一個青年才俊,雙手揹負,顯現出了不可一世,掌握大權的風範。他的身軀之中,大羅法則居然也有兩百萬道,顯然是絕世天才中的天才。

“你就是落州的那個被滅門少主,方羽?聽說你一直臥薪嚐膽,想要進入羽化門報仇?可惜今天就要斷送在我手裡,我可以給你個機會,乖乖下去,等待下一次再來,不然今天死在這裡,你天霞門的種子都斷了。”

看著蘇離,張少康搖搖頭,一臉憐惜還有譏諷。

“是嗎?我這一次一定要進入羽化門之中,學得絕學,報仇雪恨!絕不退卻!”

蘇離帶入了落州天霞門的少主身份。

“哦?既然你不識抬舉,那你就隻能死了。上天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卻非要闖進來。”

見著這一幕,張少康臉色一冷,身上的大羅法則化作一道道的仙道法則,就要將蘇離擊殺。

“哎,這方羽真是倒黴,好不容易修煉到了半步金仙境界,要進入羽化門刻苦修煉,努力報仇,結果卻遇上了張少康。”

“話也不能這麼說,天界本就是弱肉強食,他被滅門那是實力不夠,碰到張少康更是運氣不行,一個人的運氣不好,實力不夠,成就不會大,羽化門隻需要強者。”

“這張少康的實力很強啊,你看他的氣勢如淵如獄,傳聞之中他的身軀之中還有中品仙器,更是在幾月之前得了一位絕世金仙的傳授,修行了一種神拳,叫兩儀神拳,幾乎是可以媲美羽化門的一些絕學,霸主昇天拳,是遙遠時代兩儀聖人所創的。”

“那方羽豈不是死定了,他這個門派,就算是絕種了?”

“起起落落,衰亡榮辱,都是正常之事,偌大的天界,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事情發生。”

“張少康的確是強,幸虧被方羽遇到了,為我們抵擋了一輪,希望接下來,不要遇上他。”

戰場之下,許多人議論紛紛,有對“方羽”覺得可惜的,也有覺得張少康厲害的,還有的在思考如果遇上了張少康,應該如何抵擋。

而幾個高手,比如蕭少雲,薛烈,古巽等人,卻紋絲不動,似乎這張少康不放在心裡,他們似乎已經內定,進入了羽化門做真傳弟子。

“小子,我就來結束方家的命運!”

張少康也感知到了下邊人的目光,尤其是薛烈,蕭少雲,古巽等人似乎對於自己不屑一顧,他的內心深處頓時感受到了巨大的侮辱。

“你們居然敢忽視我?我的實力已經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接下來我就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不,現在我就要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

張少康的心中升騰出了憤怒之意,他決定一拳就將方羽擊殺,顯現自己的實力!

“兩儀神拳!”

突然之間,他一下子踏了出來,身後出現了兩幅神圖,代表著兩儀之力。

“給我碎!”

兩幅神圖一下子旋轉過來,鎮壓向蘇離,一招之間,乾坤宇宙都似乎要被扭動。

蘇離卻無聲無息間,突然在原地消失不見,零個刹那間,他就出現在了張少康的身後,遙遠的傳說與曾經得過的一些無上絕學化作一種雜亂無邊的拳法,讓人看不出來曆。

但是隻是一下,那張少康就被蘇離直接轟出了擂台。

“怎麼可能?”

“這個方羽隱藏的這麼深?”

“居然是方羽贏了?他剛纔使出了什麼手段?”

“冇有看清楚,就是他一下子到了那張少康的身後,然後將張少康轟了出去。”

所有人議論紛紛,似乎冇想到竟然是這個結果,就連一些佼佼者,“蕭少雲”“薛烈”“古巽”這些高手,都眼神中射出奇光來。

“想不到殺出一匹黑馬,按照我們得到的情報,應該是張少康入選,這個方羽會被淘汰,結果冇想到他居然擊敗了張少康?這是怎麼做到的?他剛剛施展的什麼道術?我居然冇有看出來。”

那林飛羽來到長平尊者的麵前,有些震驚的開口。

“這次來參加比試的人,本尊都已經知曉,這方羽也是一樣。我已經接到曲雅樓的訊息,他得到許多奇遇,想要進入羽化門中提升實力,報仇雪恨,剛纔那一招,似乎是他得了一件中品仙器,發揮出了力量。”

那長平尊者道:“此人是比較身家清白的,冇有太多的牽扯。”

“薛兄,你看此人法力如何”

不遠處,那蕭少雲突然神念一動,問薛烈。

“也就一般般,不過他有一件寶物,似乎是中品仙器,翅膀之類的東西,有幾分意思,這才一下子擊敗了張少康,如果讓我出手,他根本不可能有勝算。”

薛烈臉色冷漠。

“薛兄好眼力。”

那蕭少雲道:“不過這方羽體內蘊含的大羅法則極強,甚至還有金仙法則的氣息,似乎是得了王品仙丹,看來此人旳奇遇非同小可。”

“也強不到哪裡去,如果遇上我,不出三個會合,就可以把他擊斃。”

古巽搖搖頭。

其餘的幾位高手,也都神念傳遞。

“那幾個少主倒是很狂妄,遇到我,我可以一下子將他們打死。”

蘇離感受到一個個少主的神念,也不以為然,不顯山不露水,看上去普普通通。

接下來又有半步金仙上場,大多數的人都被淘汰,而蘇離也淘汰了好幾輪半步金仙大能。

不過奇怪的是,他並冇有和“薛烈”“古巽”“蕭少雲”碰在一起對戰過。

這幾尊天才人物,也冇有相互之間碰撞戰鬥。

蘇離大概明白了,羽化門已經下定決心收這些人為真傳弟子,自然而然不能讓他們戰鬥,相互淘汰。

果然,戰鬥接近尾聲,蘇離也冇有碰到這些人。

到了最後,剩下了十個人。

除了那三個之外,其餘的個個也都一副冷傲,高高在上的氣息。

“恭喜你們,成為羽化門的真傳弟子。”

那長平尊者拍拍手,每人手中都多出了一塊令牌,上麵刻畫著一個飛天,中間一個“真”字。

這代表著羽化門的真傳弟子。

“從今往後,你們就是羽化門的真傳弟子了,不過這隻是修行的一步,萬萬不可驕傲。”

長平尊者開口道。

十個人都點了點頭。

蘇離看著手上的真傳令牌,有些感慨。

人生若輪迴,又成了羽化門的真傳弟子。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