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九百五十二章覺得我囂張?那就跪下吧

-

“神州淨土的公主?門下弟子比鬥?”

蘇離聽著幾個真傳弟子的話語,就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不久之後,天庭會有一場大的比試,是讓各門各派的種子弟子,進行天才比試,那時會有億萬道門,億萬天才進行戰爭,從中挑選出真正有大氣運,大智慧,大勇氣之輩,而現在神州淨土的公主來到羽化門,也是要看一看羽化門年輕一輩的真傳弟子之中有冇有什麼天才。

“師兄,請快去英才殿吧,蕭少雲,古巽等師兄都已經在那裡了。”

“塵心呢?”

蘇離隨口問道,他現在晉升了絕世金仙,而且是體內修出三十萬道金仙法則,法寶之中蘊含三十萬道金仙法則的絕世金仙,根本就不把塵心放在眼裡,不過塵心的阿賴耶之劍的確有些意思,在他這尊金仙的手裡可以發揮出極為恐怖的威能。

阿賴耶之劍,倒是有一些類似於他神通秘境之時最喜歡用的大切割術,直接切割對方神念,起手打出沉默,然後就乾掉對手。

“塵心師兄已經閉了死關,似乎要進一步突破,到達金仙境界,長平尊者雖然叫了他,但是不一定回。”

一個真傳弟子偷偷看了蘇離一眼,知道如果塵心真的突破了金仙,那這位方羽師兄就會被遠遠甩到身後。

“好,那走吧。”

蘇離大袖一甩,飄然而起。

諸多老弟子都暗暗心驚,感覺不到這位方羽師兄半點情緒波動。

不一會兒,古老的大殿顯現在了眼前,處處都是黑色似乎玄武一樣的石板建造而成的。

這神殿十分壯闊,到處都顯現出一種神秘的氣息,似乎孕育著智慧,是智慧之母。

這就是英才殿。

蘇離一進入殿中,就看到大殿之中的王座上,端坐著一個女子,這個女子氣質深沉而高傲,蘊含著一種頤指氣使的韻味,一看就是高高在上慣了,任何人都不能忤逆她的意誌。

這個女子,顯然就是神州的一位公主了。

神州是一處神秘之地,比中州還要廣闊,其中的勢力十分多,公主也有許多個,蘇離也不知道這一個公主到底是哪一個勢力的公主。

在那女子的下方,站立著幾尊老者,似乎是管家之類,但各個都是絕世金仙。

除此之外,還有幾個趾高氣揚的年輕人,雙手環抱,冷冷打量著英才殿,似乎對於羽化門的天才都不屑一顧。

而與那神州公主平起平坐的,是長平尊者,還有現在活躍的七位金仙,似乎在交談著什麼。

在這八位金仙的下邊,站立著羽化門真傳弟子之中的絕世天才,也都和那公主手下的年輕人爭鋒相對,一副誰也不服誰的樣子,顯然是想和神州的天才較量一番。

“嗯?”

那公主看到蘇離到來,眼神一動,立刻看向了蘇離的身軀,似乎要將蘇離的每一個身體部位,每一寸的修為,每一道的神通都看的一清二楚。

蘇離一動,隨意催動遮天鏡,那公主的目光怎麼來的,就怎麼回去了,而後他對著諸多金仙尊者開口道:“諸位尊者,我來了。聽說神州淨土的公主,想要見識我們羽化門的天才弟子?”

“不錯,方羽,這位就是皇甫公主,快見過這位公主。”

其中一位尊者開口道。

“你就是斬殺了煞星盟七十二尊半步金仙,還刺殺了白骨老妖兒子的方羽?”

那皇甫公主眉頭一皺,眼神裡有一些不舒服,因為她居然感知到這一個羽化門的天才居然祭出了一件寶物,不讓她窺視,這讓她有些不滿。

“哈哈,這正是我羽化門的絕世天才,方羽,他經曆了許多事,不過臥薪嚐膽苦修之後,終於有所成就。”

長平尊者哈哈一笑,顯然對於“方羽”很得意。

“消滅煞星盟,殺死白骨老妖的兒子,的確非常了不起,可以稱得上中州的天才,不過放在我們神州,也就很稀鬆平常了。”

突然之間,皇甫公主麾下一個年輕的男子說話了,臉上顯現出不屑的神情。

“哦?那你怎麼不去刺殺白骨公子的兒子,聽說他的兒子還有幾個,你怎麼不去殺一個,或者你去殺了白骨老妖?”

蘇離的神色平淡,淡淡的開口。

“嗯?大膽!”

那個年輕男子麵上頓時露出冷笑的神情,一雙目光宛如仙劍,直接刺向蘇離的心靈。

一般的高手,如果被這看上一眼,心神恐怕都要崩潰。

“鬼穀邪瞳!”

長平尊者大吃一驚,看見這個年輕男子的眼睛,一下子從王座上站立了起來,滿臉的不可置信。

“什麼?真是鬼穀邪瞳?這可是天生神眼啊,甚至可以把任何同境界的道術看一眼就學會,還原出來。”

“居然有這種體質的人!鬼穀邪瞳啊,那可是看人一眼就讓人陷入邪靈的攻擊的神眼,這神州淨土的人也太過分了,居然無聲無息之間就對我羽化門的弟子展開這樣的攻擊。”

“鬼穀邪瞳,號稱同境界無敵啊,冇有想到神州淨土居然將這種體質的人也收入麾下了。此眼有無敵的力量。”

羽化門的諸多金仙尊者也都從王座上站立起來。

看到了鬼穀邪瞳,各個尊者都吃驚不小,他們萬萬冇有想到皇甫公主座下隨便一個弟子都是天生神眼,擁有奇特體質。

這種人,在億萬萬個修士之中纔有可能出現一個,是上天誕生的神眼。

天界的修士,秉承蒼天血脈,偶爾之間會出現一些強橫的體質,諸如荒神之體,玉骨冰肌,大日炎體,鬼穀邪瞳等體質,每一尊,都有可能成長為天界的大人物,因為這些體質秉持了天界氣運而誕生,比起一般的修士要強大無數倍。

“居然是鬼穀邪瞳!”

蕭少雲,古巽等人,都顯現出了凝重的神情,他們是絕世天才,更知道鬼穀邪瞳這種體質的可怕之處。

這可是傳說中的“邪眼”“鬼眼”,被看上一眼,就會邪靈附體。

“方羽,我的名字叫李弘浩,從今往後,你會永生永世記住這個名字,你每天將活在噩夢之中!”

這個擁有“鬼穀邪瞳”的男子目光越來越邪異,直接對著蘇離的深處看去,似乎要控製蘇離的身體與靈魂。

較量,從一開始,一見麵就出現了。

“皇甫公主,還請讓你手下的人住手!”

長平尊者急忙道。

“無妨,他懂得分寸,隻會讓方羽小小吃一個虧,他是看見你們羽化門這個弟子前呼後擁,太過囂張,所以小小的打壓一下他的銳氣。”

皇甫公主揮揮手,表示能夠控製住場麵。

“看見我前呼後擁,太過囂張,所以要打壓我?那你就跪下吧。”

蘇離看著那個李弘浩一直對著他操縱心靈,臉上顯現出一抹冷笑,直接一步邁出,就到了他的麵前,大手往下一壓。

噗通。

李弘浩居然冇有任何的抵擋餘地,就被蘇離的大手硬生生壓的跪倒在了地上。

“什麼鬼眼邪瞳,也想給我吃一個虧?你看不慣我的囂張,那也得看著,跪下慢慢看著吧。”

蘇離站立場中,依舊雲淡風輕。

但是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不可思議。

“怎麼回事,李弘浩為什麼不反抗,為什麼就這麼跪了下來!”

“怎麼會這樣,他可是我神州淨土的絕世天才,為什麼不出手反擊啊!”

“好啊好,方羽師兄也太厲害了,哼!那神舟淨土的弟子個個趾高氣揚,眼睛都長到天上去了。這一下讓他跪下,而且眾目睽睽之下讓他跪下,他從此之後,冇有麵目見人了,讓他再囂張跋扈。”

“眾目睽睽之下讓神州淨土的絕世天才跪下,這……實在是太解氣了,不過那李弘浩為什麼不反抗?”

“他是不想反抗麼?隻怕是不能反抗吧,你看場中……”

羽化門的幾個絕世少主嘖嘖看著,就看到李弘浩發出一聲無比慘烈的聲音:

“不!”

眾目睽睽之下,李弘浩發現自己居然被一巴掌逼迫的直接下跪,這種侮辱,簡直冇法形容。

他差點活活被氣死。

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方羽,你這是在找死,我李家是不會放過你的。我要你死!”

砰砰砰!

李弘浩的身軀之中傳遞出各種爆炸的聲音,似乎是他催動了一件又一件的符籙,衝出了數道神光,使得他力量大增,想要與蘇離再次拚命。

但是蘇離的力量豈是一個小小的半步金仙所能抵擋的,任憑李弘浩如何使出手段,他都安跪場中,根本不能站起。

“放肆啊,你居然敢讓我神州淨土的弟子跪在場中,一起出手,速速斬殺逆賊!”

“可惡,居然對我神舟門弟子如此羞辱,這種羞辱我們絕不能忍受。”

“你完了!”

神州淨土的幾個弟子,各個都怒吼連連,一個個殺機沸騰,身上異象紛呈。

有一尊通體居然閃現出了無數聖賢的聲音,他的皮膚之上,都演繹出無比輝煌而莊嚴的氣息。

這居然又是一種神秘體質——絕無聖體。

又有一個年輕人身上顯現出仙跟來,是先天戰神體。

又有一個年輕人顯現出絕世體質,是大荒戰體,傳聞之中牧野家族創始人戰王天君的體質,就是這種體質。

幾個年輕人,戰意沸騰,顯現出來的異象,居然都是天界罕見的體質,個個都有驚天動地的潛質,就對著蘇離發動了絕殺之術。

“住手,你們怎麼可以以多敵一,我蕭少雲是看不下去了,如果想要較量,一對一,我蕭少雲願意與神州淨土的天才較量較量。”

眼見著好幾個絕世天才都要對著蘇離打出絕殺之術,蕭少雲這個蕭家少主走進了場中,開口道。

“皇甫公主,兩人比鬥,一人有所不敵,這也是難免的事,總不能一擁而上,圍攻一人,這是不是不合規矩。”

王座之上,長平尊者也看向了皇甫公主。

他身為羽化門的尊者,自然而然要維護羽化門的弟子,何況這一次“方羽”給了他大驚喜,不僅冇有被鬼穀邪瞳纏繞,而且一下子就讓神州淨土的弟子跪下,這讓他心中很是爽快。

不過明麵上,他還是露出一副質問的神情。

“你們幾個既然一起上,那就都跪著吧,居然敢對我動手。”

卻在此時,場中傳遞出蘇離淡然的聲音,也不見他怎麼動作,所有的天才便都跪倒在地,一動都不能動。

“什麼?”

皇甫公主大吃一驚,而皇甫公主座下的幾個老人,也都顯現出了震驚之色,似乎冇有想到羽化門的這個弟子居然如此囂張,讓所有絕世天才都跪著。

“小子,你也太囂張了,居然敢讓我神州淨土的所有絕世天才都跪著!”

一個老者立刻飛了出去,當場就抓向蘇離,似乎想把蘇離直接鎮壓了。

“八庵老人,還請住手,這不過是弟子之間的相互較量,小輩之間的交手,您出手是不是有些以大欺小。”

見著那個老者對“方羽”出手,長平尊者麵上的神情變得冷漠,立刻發出一道屏障,阻攔在了蘇離麵前。

“怎麼?長平,你以為你旳這道屏障能夠阻攔住我?”

看見阻擋在蘇離麵前的屏障,老者臉上顯現出了冷笑。“我八庵縱橫天下的時候,你還是一個小人物。現在你羽化門的弟子讓我神舟淨土的弟子通通跪下,折辱了我神舟淨土的尊嚴,這件事你必須給一個交代。”

老者身上散出來的氣息越來越濃烈,背後的忿怒好像萬佛之王一樣,產生了虛空明王。

“交代?什麼交代。你神州淨土的弟子不如我,被我鎮壓在場中,讓他們跪下也隻是小小的懲戒,換做其他地方,早就煉化吞噬了,你要是不服氣,來來來,我們可以較量較量,我倒是不介意一拳打死你。”

蘇離的目光看向這個老者,說出了讓所有人都為之震驚的話語。

所有的人聽見蘇離的話,以為他瘋了。

八庵老人更是氣得凶光閃爍,他是什麼人?老一輩的絕世金仙,曠世絕倫,現在卻被人說要被一拳打死。

這萬萬不能夠忍受。

就連皇甫公主,聽到蘇離的話語,也都閃爍出了殺機。

“八庵,既然這個方羽不識好歹,狂妄也已經瘋魔,你就斬了他吧,羽化門也不敢說什麼。有這樣的弟子,不是羽化門的福氣。”

“是!”

八庵老人得到了命令,突然之間一躍而起,大手一抓立刻天地之間一片黑暗,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一隻遮天大手當空拍來,天地之間無數的憤怒冥王,都發出罪孽的聲音。

“八庵老人住手!”

羽化門的幾位金仙認出了這是什麼,那是罪孽大手印,無上秘術,連環之間可以把人拉扯進入無邊的罪孽之中,絕不是半步金仙的“方羽”可以對付的。

他們立刻就要聯手打出攻擊,阻止八庵老人的攻擊,卻在此時蘇離的整個身軀,一下子變得無比高大,全身金光濃鬱如天界大日,永恒不滅。

他隻是一拳轟出,就破滅了一切黑暗,麵對那罪孽大手印,更是顯現出冷漠神情。

那罪孽大手印的力量,一接觸到他的金光,就寸寸崩潰,完全破滅。

“八庵老賊,你以為我隻是一個半步金仙麼,實話告訴你,我已經修行到了金仙之境,而且那接了白骨令前來追殺我的金仙,全都被我殺死了。說殺你不用一招,就不用一招。”

蘇離的神念,如滾滾風暴,橫掃場中。

所有人都聽到了蘇離的話語。

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神情中,蘇離一下子就到了八庵老人麵前,他的拳頭如同太古天君一般,永恒自在,金光燦爛,無邊力量在他的拳中凝聚。

隻是一拳!

八庵老人身體的護身罡氣就被蘇離震散,金仙法則都有一種要破滅的樣子,他的一生經曆千百萬戰,但從來冇有一次都讓他感覺到像現在這樣絕望。

無力。

完全的無力。

八庵老人拚儘一切,要抵擋住蘇離的攻擊,但是蘇離的那一拳就好像是天界的上億神山全部毀滅,一切抵擋都被破滅,

眾人就看到他被一拳,打得肉身直接爆炸開來,金仙法則都有斷裂的樣子。

一位老金仙,絕世金仙,比起長平尊者還要古老許多的絕世金仙,居然就被蘇離一拳打的肉身破碎,金仙法則都要斷裂。

場中所有人都愣在了場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