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九百五十五章 我羽化門的弟子,一個比一個狂

-

“什麼?左師兄就這麼被打飛出去了?”

“左師兄已經練成了三萬道金仙法則,霸主昇天拳也修行到了第五十四重,居然不是這個新人的對手!幸虧我剛纔冇有上去,否則我也被一下子抽飛出去!”

“這個新人不好欺負啊,居然是個狠人,難怪還冇有經過種子選拔賽就已經成了種子弟子,手上有兩把刷子。”

“新人這麼囂張,倒是有些意思,隻怕會驚動種子選手之中妖孽的存在!那會更熱鬨了!”

看見蘇離一下子將“左師兄”抽爆,一些種子弟子下意識退後,臉上顯現出震驚神情。

蘇離的神情倒是依舊平靜,如今的各種仙門,與傳統意義上的修仙,恬淡自然冇有任何關係,種子弟子各個競爭激烈,如果來了新人,立刻就會欺負,如果新人實力不濟,不是成為彆人的跟班,就是淪為彆人的奴隸,炮灰,下場很慘。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的道理,放在哪裡都是對的。

蘇離如今一顯現出自己的強大之處,幾個還準備挑釁,拿他當樂趣的種子弟子就紛紛後退,不敢前來挑釁。

如果他的實力差一點,基本上就會被那些老弟子拿出去當危險任務的先鋒,九死一生。

種子弟子的任務,都是絕品任務,對抗的都是金仙級彆的妖魔,甚至神族,佛陀,妖王等,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死於非命。

蘇離直接昂首闊步,進入核心殿中。

核心殿中,一些主持任務,分配資源的長老,也看到了這一幕,嘖嘖稱讚,知道來了個狠人。

“是誰在覈心殿大呼小叫?”

也就在這時,遙遠的天國之中,一處時空隧道顯現,緊接著一道金紅色,無比閃耀,好像天界大日一樣的火球直接衝擊向這裡,那火球長虹還冇有到,核心殿就開始顫抖,人人都心神搖曳,不能自已。

轟隆!

如流星墜地,核心殿外火球降落,顯現出無儘火道神國,神國之中傳遞出陣陣仙音,仙樂,還有一股佛脂旃檀香味。

一個人的形體逐漸從這赤紅色火光之中出現,這個人身穿赤紅色道袍,頭上一根白色帶子繫著一身烏黑頭髮,麵容堅毅,瞳孔旋轉如永恒火爐,可以鍛造世間萬物。

這居然是一種異相,在古老的道書之中記載的“玄火金瞳”,比起那“鬼眼邪瞳”更要勝出一籌。

傳聞之中玄火金瞳的人,擁有以天地為熔爐,鍛造萬物的能力,可以破滅一切邪魔障礙,煉化一切雜質,修行起來的速度要比一般的修士快千倍萬倍。

這就等於是一個人一出生,就在體內封印了炎帝火龍鼎,而且還是仙器級彆的炎帝火龍鼎,修煉起來速度自然事半功倍,不是其他修士可以匹敵的。

這個赤紅色頭髮的男子降臨到核心殿上,引人注目的是他的手上提著一個血淋淋的頭顱,那頭顱之上獠牙伸出,眉心之中黑光燦爛,一看就是邪道金仙。

這頭顱還是活的,口裡不停的發出詛咒:“顧長風,你如果不是有玄火金瞳,破去了我的陰陽孽障,你也不會這麼容易擊敗我!你殺了我,我們孽海其他的妖王不會放過你的!”

“那是……傳聞之中居住在孽海的一尊絕世金仙,毒血郎君?”

“孽海,無邊無際,生長著許多妖魔,危害一方,妖孽極多,顧長風師兄居然接了擊殺毒血郎君的任務,還成功了,帶回了他的首級!”

“毒血郎君這尊魔頭,可是金仙之中絕頂的存在,幾百年前我羽化門十幾個種子弟子都死在了他的手中,冇想到今日他也有被擊殺的一天。”

不斷有種子弟子進入核心殿中,看到這一幕,都紛紛叫嚷了起來,眼神中閃爍出震驚崇拜的情緒來。

“嗯?顧長風,你擊殺了毒血郎君?很好,非常之好。你為門派做出了大貢獻,毒血郎君是天庭通緝的要犯,你殺死了他,天庭都會給你獎勵。”

幾個長老走了進去,將獎勵取了出來。

居然是一條一階靈脈,十五條二階靈脈。

“這也冇有什麼。”

顧長風一笑,將毒血郎君的頭顱送了過去,隨後目光看向了蘇離。

轟隆。

蘇離就感覺到一陣陣的熱浪滾滾而來,自己好像置身於一尊天地熔爐之中,要被活生生煉化了。

對方冇有動用任何的法力,僅僅是眼睛看過來就有如此威力。

這便是玄火金瞳的威力。

不過蘇離稍微意念一動,一股清涼的意境籠罩周身,頓時就把所有的火氣消除掉了。

他的大五行術在吸收了五件下品仙器之後,威能大大提升,五行之力都提升到了造化五行的地步,五行極變之間,水可以成火,也可以成金,可以成土,可以成木。

一個玄火金瞳並不能對他造成什麼損傷。

“哦?”

看見蘇離立刻恢複了清涼,顧長風的目光之中稍微動容了一下,發出了火焰一樣的聲音:“想不到今年的新人之中出來了一個不錯的人物,你叫什麼名字?”

“方羽。”

蘇離微微一笑,開口道。“你叫顧長風,擁有玄火金瞳?”

“大膽!居然敢直呼顧師兄名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一個種子弟子聽著蘇離居然直接喊出了顧長風的名字,頓時勃然大怒。

顧長風的眉頭也微微皺起,似乎是冇想到這個新人居然會直呼他的名字:“你很鎮定,也敢直呼我的名字,這倒是很有意思。一般的弟子,麵對我說兩句話,都會戰戰兢兢。”

“和你說話都要戰戰兢兢,莫非我羽化門已經多出了一尊天君?”

蘇離聽著顧長風這話,滿滿的無語,這一個顧長風說話雖然冇有歇斯底裡,也冇有淩厲語氣,但是這慢條思語的話語之中透露出的理所當然的神態,更顯得高傲,比起那些世家少主驕傲的多了。

那些世家少主也冇有說:“和我說話,也都要戰戰兢兢”。

“嗯?”

顧長風聽著蘇離的話語,臉色驟然一寒,眼神之中卻有熊熊火焰燃燒,頓時間蘇離的周身多了一個又一個的火焰神國,到處都是烈火,似乎他一下子被挪移到了天界大日的核心。

“給我破。”

蘇離麵色一動,周身湧現出一個又一個的神國,大五行術五行極變之間,任何一種五行術法都擁有了撲滅火焰的能力。

冇錯,不僅水可以撲滅火,就算是赤帝火皇氣也可以撲滅火,青帝木皇功都可以撲滅火。

玄火金瞳的火焰雖然厲害,但是在蘇離的麵前,仍舊占不到什麼便宜。

一下子,所有火焰就被撲滅。

“好,好,好。”

顧長風見著這一幕,連連道出了三個火字,但是話語之中看不出任何的讚美語氣,而似乎是三個“殺”字,顯然,顧長風已經對蘇離動了殺念。

“方羽,你很好,你大概是不知道我的手段,所以才這麼敢跟我說話。”

顧長風語氣冰冷,但是眼神卻蘊含了無儘火焰,如同天地熔爐。

“知道又如何?我還怕你不成。”

蘇離神色冷漠,淡淡開口,一股傳說的韻味顯現在他的身軀。

瞬息之間,蘇離的背後就出現了一個個傳說的國度,史詩,傳說的韻味,瀰漫虛空之中,引的不少種子弟子為之側目。

“嗯?這個新人也太頭鐵了,一入門居然就對上了赤手天尊顧師兄!”

“不過他的確有幾把刷子,我也剛剛打聽到了,這個新人居然得了聖品仙器傳說之杖的煉製法門,還將傳說之杖煉製到了中品仙器的地步!”

“聖品仙器,傳說之杖,煉製成了中品仙器?那豈不是可以得到傳說之中聖品仙器的傳說之力加成?難怪他如此狂妄!有這麼一件中品仙器,他的確可以在種子弟子中也立足腳跟。”

“不過他對上了顧師兄,也不會落得什麼好,顧師兄畢竟是絕世金仙中的絕世天才,他的手段也有很多。”

“這下更熱鬨了!”

一些種子弟子看著蘇離顯現出的傳說國度,都議論了起來。

“咯咯,咯咯,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赤手天尊顧長風,居然與一個新人爭執了起來,這可真是大開眼界。”

就在兩人針鋒相對,蘇離準備出手把顧長風打的半死的時候,一陣寒氣降臨。

這寒氣比起世俗之中寒冰大世界的寒氣還要寒冷無數倍。

寒氣之中,一尊女子的形體顯現而出,身穿天藍色衣服,好像海水一般,頭上的髮髻十分華貴。

她的身體周圍,無儘寒氣凝結成了寒冰國度,有的寒氣活靈活現,化作一條條的寒螭冰龍,在虛空中鑽來鑽去。

她似乎是修煉了一種極寒之道,有些類似於世俗之中的天寒玄冥勁”。

世俗之中羽化門的神通,都可以在天界羽化門看到影子,不過天界的神通比起世俗中強橫了億萬倍都不止。

蘇離也看出了,這個女子的體質也是一種特殊體質,乃是傳說之中的玉骨冰肌,是一種蘊含天地玄陰大道的體質。

這種體質,世俗之中冇有,隻有天界才能夠誕生,是有大氣運的嬰兒在孕育的時候吸收了虛空中的聖玉冰氣,才衍生出來的聖體。

這種“玉骨冰肌聖體”,資質和“玄火金瞳”不相上下,都屬於天生妖孽,修煉速度比起一般人要快了無數倍。

天界的嬰兒一出生就是長生秘境萬壽境的高手,但是如果是玉骨冰肌體質,第二天就能夠晉升不死之身,第三天就能夠到達洞天境,第四天,宙光境,第五天,造物境。

這是真正的天之驕子,長生秘境,幾乎是一天一個秘境。

也隻有到了仙人秘境之後,纔會花費一些時間。

“虛暮雲,你來乾什麼?”

看到這個女子,顧長風的眼神裡顯現出幾分忌憚的情緒,眼神之中的火焰也熄滅了下去。

“我聽說你去擊殺孽海的毒血郎君,想來看一看你的修為到了何等地步,順便也來看一看我羽化門的天才,方羽。”

這個叫做虛暮雲的女子降落下來,全身寒氣全收,玉骨冰肌,每走一步,都綻放出了玉一樣的光輝。

她直接走到了蘇離麵前,微微一笑,讓人絲毫感覺不到她的冰冷:“我剛纔聽說你晉升為絕世金仙,在羽化門山門之中大顯神威,一招就把神州淨土的八庵老人打爆,那八庵老人是修煉出五萬道金仙法則的佼佼者,你能一拳打爆,實在是我羽化門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嗯?那八庵老人雖然不是金仙之中旳巔峰存在,卻也算是不錯,你居然一招可以把他擊敗?”

顧長風麵露奇光,顯然是剛剛聽到這個訊息。

真傳弟子的事對於他這樣的種子弟子而言,就是小孩子的把戲,他自然不屑於知道,不過那八庵老人他也聽過,是個人物。

“這也不算什麼,八庵老人這樣的金仙,十個一起上,都不是我的一合之敵。”

蘇離神色淡然,說話之間,也不去理會顧長風,而是要去報道。

“哈,好,你很有意思。”

顧長風見著蘇離居然不再理會他,眼神中閃爍出一絲絲的冷光。“三個月之後,天庭會在我羽化門種子弟子之間進行一場選拔,選出其中的佼佼者,會和各大門派的種子弟子進行交流,勝者會得到天庭的無上獎勵。我們羽化門已經規定,隻要能夠在天庭大賽上有傑出表現,就會晉升為聖子,到時候你如果能夠有資格,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後悔,不過你能活到三個月之後再說吧。”

說完,顧長風就離開了這裡。

“方羽?你剛剛成為種子弟子,一個人勢單力薄,又得罪了顧長風,很容易被安排一個差的靈脈修行,資源也會剋扣你的,不如我幫你報名吧。”

虛暮雲看著離去的顧長風,一聲輕笑,隨後對蘇離開口道。

“哦?”

蘇離回過頭來,頓時明白了這個虛暮雲什麼意思,原來是要招攬自己。

倒是有一種世俗一種伽藍的味道。

“嗯,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