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九百五十八章神通化聖賢,蘇離強無敵

-

“方羽,你很好,你居然拆了我的神國,現在天上地下,冇有人可以救得了你,你褻瀆了我的威嚴,必須得死!”

項一真一從自己的洞府之中飛出,臉上顯現出無比冷漠殘忍的神情,他的一雙眼睛,深邃,而又充滿了憤怒,稍微一閃,就有黑夜降臨,拉扯人進入黑暗之中,永生永世沉淪。

“夜帝神拳!永夜君王!給我死!”

被蘇離破壞了洞府,唯一真教教主項一真直接祭出了自己的大殺招,打出了傳說中的夜帝神拳。

夜帝神拳,乃是天君絕學,因為夜帝本就是天君修為,但是冇有進入天庭,在遙遠的古代天庭似乎控製了天界的大日,不過夜帝總會跳出來把天界大日變成一輪黑日,因此遭到天庭天君的圍殺隕落了,

這都是太古年間,上億個天界年之前的事情了。

此時項一真含怒出手,直接打出夜帝神拳,彷彿是掌握黑夜的帝王,永久隱藏在無儘黑夜之中,再也冇有人能夠傷害的了他。

“黑夜漫漫,總有光明,什麼夜帝神拳,通通給我破滅!”

蘇離身軀一震,全身億萬晶體神國之中爆發出無量光,千億萬的恒星之光彙聚在一起,衝破黑暗,使得這一方天地重新回到了光明的世界。

啵!

蘇離的拳頭,打破一切黑暗,同時那拳頭之中蘊含了遙遠的傳說,一股來自神話時代的傳說之力縱橫而來,形成一個個的傳說神國。

項一真身軀極速後退,麵對天界大日,傳說聖人一般的蘇離,也不得不避其鋒芒,蘇離一連融合煉化了許多金仙的力量,更是在羽化神國之中將金仙法則重新修煉,現在力量徹底爆發出來,尤其他的體內各種中品仙器的力量一道湧入,浩浩蕩蕩,不可阻擋。

蘇離的一拳,就相當於數尊絕世金仙的恐怖攻擊!

這一拳所過,黑夜散去,時空都要化作一片混沌。

砰!

號稱黑夜君王的項一真退無可退,目光陡然之間黑光大作,整個人如同夜帝降臨,頭頂顯現出了一輪黑色的大日,流轉不修,與天界的大日相互印證,一時之間天地之間有了兩日,一黑一白。

“方羽,你很好,從來冇有人能夠把我逼迫到這種程度,我今日要你死!”

一下子顯現出一輪黑日,項一真再一次攻殺而來,向前打出,千山萬水,日月滄桑,滾滾黑日衝上天際,天上都被這輪黑日籠罩。

“黑日沖天,上古異象!項一真居然使出了這種異象!”

不少種子弟子麵上顯現出了震驚之色。“傳聞之中上古夜帝修煉,黑日沖天,對抗天庭掌握的天界大日,因此天庭隻好圍剿了夜帝,將他建立的夜帝門徹底破滅!”

“現在,項一真再度展現出了夜帝的風采,難道他是夜帝轉世?”

“那不可能,如果是夜帝轉世的話,早就被天庭剷除或者帶走了,天庭怎麼會允許被剷除的夜帝轉世留在羽化門?”

“那倒也是,不過其實當年的夜帝身亡之後,剩下的門人並冇有被天庭全部剷除,而是歸順了天庭,成瞭如今天庭的夜皇府,至於項一真,隻怕是夜帝的弟子,或者一門神通轉世,倒也不忌諱。”

“不過那方羽究竟是什麼來路?居然能夠逼迫項一真使出這種異象來,項一真已經許久冇有被逼迫到這種地步了。”

無數弟子震撼著。

赤手天尊顧長風也心中震驚,他本來以為“方羽”不過是一個剛剛入門的新人弟子,根本不算什麼,但是現在,這“方羽”無比凶猛,不僅狠狠地逼迫了項一真一把,還煉化了那項一真麾下兩個種子弟子的金仙法則。

簡直就是方老魔!

“冇有人逼迫你到這種地步?那我今天就逼迫你一把,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一個小小的種子弟子,以為得了夜帝的傳承就敢在羽化門內部放肆?就連夜帝都被當年的天庭壓著!”

蘇離的話語響徹在虛空之中,全身的晶體神國更加光明燦爛,蘊含一種無邊光明的氣息。

諸界不滅,我心永恒,這是蘇離已經明悟出的大仙術,在此時此刻他處在那無儘黑暗之中,又升騰起一種唯我光明之意。

這種唯我光明之意一生出來,就與諸界不滅遙相呼應,他的一拳轟出,顯現出諸天萬界來,這諸天萬界都蘊含無儘光明,破滅一切黑暗。

轟隆隆。

諸界光明與那漆黑的大日一下碰撞,所有的異象消失。

項一真的臉上顯現出冷漠殘忍的神情,就在這異象破滅的一瞬間,他再一次結出一尊大結界,向著蘇離狠狠籠罩而下。

“方羽,你的確很強,能夠擊破我黑日遮天異象,不過也到此為止了,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永恒的死亡,夜帝曼荼羅大結界!”

那巨大的結界,席捲而至,黑暗如潮,唯獨項一真在黑暗之中聳立,控製無儘黑暗,滾滾黑暗結界降臨而下,要將蘇離所有的光芒全部包裹其中。

“夜帝曼荼羅大結界麼,也不算什麼,我在陽神世界時已經見識了黑暗曼荼羅胎藏大結界,暗皇道人,玄天館的絕學。”

蘇離見著那黑夜結界轟擊而下,臉上的神情十分平靜,他在此時此刻,突然想起了陽神世界所見玄天館的絕學,那位陽神“玄”留下的絕學,便是無儘黑暗,黑暗奧義。

玄天館的一切絕學,在陽神世界時就落入了他的手中,如今他為金仙,比起往日來提升了太多太多,關於玄天暗黑錄,關於黑暗曼荼羅胎藏大結界,稍微一推演,就能將他推演到大仙術的地步。

他在這零個刹那的時間裡想起了許許多多過去經曆過的世界,各種道法,諸如陽神界造化道人,盤皇,元,太等陽神的絕學,遮天世界九天尊,諸多大帝的絕學,長生界三皇五帝絕學,神墓世界各大逆天王者,祖神的絕學,於是一口元氣噴出,噴射到了未來之主,天命球等推演的寶貝之上。

蘇離的身軀之中,一階靈脈瘋狂燃燒起來,化作天命球等寶貝推演的力量。

來自各個世界的各種道術,甚至是蘇離在玄黃大世界學到的各種小神通,大神通,無上神通,都被還原了出來。

無數的神通,在蘇離的腦海之中,演繹出一條星星長河,星星長河之中每一顆明星都是一道神通。

刹那之間,蘇離再一次運轉自身法力,那些明星炸開,化作一道道的金光,在金光之中,一個又一個的上古聖賢誕生了。

本來蘇離的神通已經修行到了神通化人的地步,但是現在那些神通小人再一次成長變化起來,化作了一尊尊高大的聖賢,講述著自己的道理。

突然之間,一尊聖賢不斷地成長,成長,化作了一輪黑色的大日,那是陽神世界陽神玄的無上絕學玄天暗黑錄,與蘇離此時所見夜帝神通凝結一處,便化作了一個新的聖賢。

這尊聖賢一出現,便力壓許多聖賢,一輪黑日遮天,顯現出了黑日遮天的異象,又轉而一變,化為夜帝,永布黑暗。

那尊聖賢不斷變化之間化為了一尊黑色的道人,那道人如萬古夜之帝王,臉上看不清楚麵目,似乎上古夜帝降臨人間,把一切神通都掩蓋住了。

轟隆!

這尊黑色道人一成型,立刻就飛了出去,正撞在項一真的夜帝曼荼羅大結界上。

轟隆隆,無儘黑暗爆發,整個羽化神國似乎陷入了無邊的黑暗之中,彷彿有兩尊黑暗道人要爭奪黑暗的主宰權。

這一幕立刻震驚了無數圍觀的真傳弟子。

“什麼情況,那方羽怎麼使出了這一招,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那方羽也是夜帝轉世?”

“無邊黑暗,席捲一處,這濃鬱的黑暗都要遮掩住我的目光了,我現在也看不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方羽究竟是什麼來曆,居然也使出了黑暗夜帝之術,隻怕項一真都要愣住了!”

一個個種子弟子震驚的站了起來,就連先前下棋的幾個種子弟子也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這怎麼可能?”

項一真的臉上顯現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來,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的大結界居然被這樣破去,居然有人要和他爭奪黑夜的主宰,這是難以想象的事情,他的殺機更加濃鬱。

“方羽,你在找死啊,你居然敢模仿我的絕學?今日……”

項一真的殺機凝結成了實質,卻在此時,無儘黑暗全都破滅,一團濃鬱到恐怖的光芒從不遠處爆發,那團光芒之中蘊含了太多太多的玄妙,似乎是一尊尊的聖賢在講述自己的大道,不過承受的人成了項一真。

小神通,大神通,無上神通,三千大道,大仙術,每一種,都在此時化作了一尊尊的聖賢。

一尊金色佛陀,飛昇起來,打出無上殺伐之術,這正是大因果術的化身。

一尊五色帝王,頭頂五帝華蓋,手中五方世界輪轉,那是大五行術的化身。

種種三千大道,都化為巨大聖人,至人,對著項一真講出自己的恐怖大道。

與此同時,極道之意,傳說之意,自由之意,代表著極道天君,傳說之杖,自由之翼,也在項一真的頭頂展開了大道的闡述。

不過像是終結聖王的終結之道,混亂天君的混亂之道,起源仙王的起源之道,造化仙王的造化之道並冇有出現,這些都是禁忌,用不著對著項一真講道理。

倒是那神州淨土皇甫公主的彼岸經,戰王天君的裁決七式等都紛紛化生,凝結成一個個聖人,對著項一真講起了大道至理。

諸多大道至理,天君絕學,瞬息之間就落在了項一真的頭上。

“不!”

項一真發出了怒吼,似乎不可置信,但是下一刻他的身軀就被打爆。

“夜帝神拳,也不算什麼。”

蘇離的聲音響起,大手一抓,立刻抓攝出項一真體內的諸多金仙法則,與此同時,他毫不停留,大手向著虛空抓去,一下子就將項一真的那件上品仙器金闕彌羅宮抓在手裡。

瞬息之間,勝負分出!

“嗯?誰贏了?誰輸了?”

“這一下就要分出勝負了!”

“天啦,項一真居然被打爆了!他旳金仙法則都被抽了出來,還有那件上品仙器,也被方羽鎮壓了!”

“那怎麼可能?方羽剛纔做了什麼,他怎麼如此強勢?”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項一真就算是輸了,也不可能輸到這種地步。剛纔發生了什麼?”

黑暗退去,無數意念,刹那交織,這些種子弟子,以及一些長老就看見項一真居然被方羽直接打爆在場中,一道道極為粗壯的金仙法則都被方羽抽出,這讓所有的種子弟子都目瞪口呆,不能自已。

“這怎麼可能,項一真居然被打成了這個樣子,那豈不是說如果我先前對上他,也要被他抽金仙法則?”

赤手天尊顧長風望著遠處的一幕,驚訝的都要說不出話來,唯一真教項一真,雖然隻不過成為種子弟子三十年,但是實力極為恐怖,就連他都不能說戰勝,結果在今日,居然被打成了這樣。

“我們唯一真教的教主,居然也被抽了這麼多的金仙法則!那個方羽,簡直就是老魔!”

“方老魔出現了,我要立刻退出唯一真教,否則大禍將至!”

“我們種子弟子的天要變了啊!方羽太恐怖了!”

一個個種子弟子做夢也都冇有想到居然是這樣的結果,他們本來以為蘇離最多隻能抗衡,卻冇有想到完勝了。

“不好,項一真居然被抽取了這麼多的金仙法則,這麼下去,他將從我羽化門的絕世天才變成一個廢物,那暗皇府都會來找方羽的麻煩。”

見著場中發生的場景,在神國之中觀戰的大尊者的臉上顯現出凝重神情,一下子站起身來,開辟出一條空間通道,就出現在了場中。

“方羽,你如果殺死他的話,暗皇府來找你的麻煩,你也不會好受,雖然在羽化門之中我們可以庇護你的安全,但是出了羽化門,說不定你要遭受他們的追殺。”

大尊者一下子出現在場中,立刻給項一真喂下一枚枚丹藥,同時傳音道。

“多謝大尊者告知,不過這是項一真出手在前,我不過是反擊而已,那暗皇府要來找我的麻煩,我自有辦法應對。”

蘇離見著大尊者出手,也不再動手。

他剛纔這一下就抽取了項一真八萬道的金仙法則,又得了一件上品仙器,尤其他剛剛領悟大道神通,陷入了一種奇妙境界,要立刻去閉關。

項一真已經不成什麼氣候了,不過那暗皇府,蘇離也的確得思考辦法應對。

但是他絕不後悔。

在他麵前放肆,那簡直是在找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