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九百六十三章 失落之劍,白骨長河

-

蘇離一下子斬殺十尊金仙,奪取了海侯聖泉眼,又大手一抓,就將海底的城池也一道吸取到了八部熔爐之中,用熊熊的僅限於真火煆燒,就變成了純淨的元氣,增加自身晶體神國的力量。

這些城池,都是精心鍛造,蘊含無數天才地寶,如今被蘇離全部吸取煉化,各種元氣凝聚成了虛影,是神龜天王獸化為的龍獸,元氣融入八部浮屠之中,成為神靈,但是隻要一催動,就能化作龍獸,發揮出大軍的力量,滾滾如潮。

幾乎把這個巢穴全部收刮乾淨之後,蘇離就離開了海底,到達了地麵。

經過了這麼一場戰鬥,他的無限神拳再次得到了很好的磨練,尤其擊殺了十頭金仙級彆的老龜之後,他發現在這十頭老龜的記憶中,居然有召喚失落之劍的大陣。

失落之劍,王品仙器,蘇離在世俗之中見過,不過因為天界與玄黃大世界規則的阻礙,力量根本傳遞不到,隻能發出一個投影。

但是在這天界之中,如果召喚出王品仙器失落之劍的分身,隻怕不是現在的蘇離可以應對的。

不過他出手太快,那十頭金仙甚至都冇來得及召喚失落之劍,就已經被他全部殺死了,換做一個其他人,肯定要吃大虧。

“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召喚失落之劍,就怕這東西召喚出來,不收拾敵人,收拾我。”

蘇離思索著召喚失落之劍的好壞,萬一這召喚出來的失落之劍想起了他,那就有些尷尬。

思索之間,海麵上神龜天王獸的大軍黑壓壓壓了過來,渾然不知道他們的老巢都已經被蘇離滅了,所有的靈脈被蘇離奪取了。

“那方羽殺入了神龜天王獸大軍之中,說是要斬首,怎麼不見一點動靜?”

蘇飛揚靠攏了玉府太子,劍氣一卷,就滅殺了上百頭神龜天王獸,還有一些黑水王蛇。

天界也有黑水王蛇,神通不小,不過是神龜天王獸的附庸,是天王獸的附庸,如今釋放出來,滾滾翻騰,更添幾分氣勢。

“哼!他那是不自量力,也許已經陷入了重圍之中,最近有傳聞海中的皇者已經開始甦醒,傳遞出驚人的意誌,王品仙器失落之劍也從塵封中甦醒,法力更增,隱隱約約要修煉到聖品仙器的地步了,這些都是機密,不過都被天庭掌控,天界的幾位天君也在商量對策,海中許多大的妖獸部落,都蠢蠢欲動,似乎是得了海皇的傳書。”

慕容士說出了一段秘密。“如果是這樣,神龜天王獸一定得到了海皇使者的傳書,可能已經被海皇使者收服,有一些殺手鐧。我為什麼遲遲不出手,就是在推演一些事情,否則也可以橫掃大軍。”

“什麼?還有這樣的事。慕容太子真是訊息靈通,上達天聽啊。”

太一門魏東昇等人都大吃一驚。

“這一次隻怕那方羽急功好利,進入大軍之中,遭到了殺手鐧,恐怕凶多吉少,我們還指望他進入亂神海,做我們的擋箭牌。”

梵晨笑了笑。

轟隆!

就在他話語落下,遠處的妖獸中心處綻放出一團天界大日一般的光芒,正是蘇離出現了,他如一尊王者霸主,全身都綻放出條條燦爛長虹。

他大手一抓,上萬頭的神龜天王獸就落入了他的身軀之中,自動化龍,被他吸收。

整個神龜天王獸大軍,瞬息之間潰不成軍。

“找死!”

在大軍的深處,足足三頭金仙老龜一下子破空而起,各自施展出了一口奇特的古劍虛影,要斬殺蘇離的身軀。

“失落之劍的劍氣!”

虛暮雲叫了起來,臉上顯現出凝重神情。

“果然是失落之劍的劍氣,這每一縷劍氣,威能都超越了上品仙器,所向披靡,我剛纔若是過去,劍氣入體,也會遭到創傷!”

慕容士麵色一變。

“的確可怕!”

太一門魏東昇心中一動,同時又想看著方羽受到重傷。

但是蘇離在圍攻之下絲毫不懼,他一步邁出,直接分出三尊影子,一下子把那三頭金仙打爆,所有的金仙法則都被直接吸收。

隨後,他大手一抓,就把那三道失落之劍的劍氣抓在自身晶體神國中。

“不要,方羽,那失落之劍的劍氣很淩厲!”

見到這一幕,虛暮雲大驚失色,急忙提醒。

便是那碧魚兒也都臉露驚訝神情,不明白方羽為何這麼勇,居然敢直接大手抓攝失落之劍的劍氣。

但是讓所有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因為就在蘇離抓攝失落之劍的劍氣進入體內之後,他的神情冇有一絲的痛苦,反而依舊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他居然冇有事?”

慕容士臉色一動,似乎在推算。

“這也能直接收服?”

就連梵晨也都顯現出幾分忌憚神情。

“當年吞噬了那麼多的造化神器殘片,如今拿來辦失落之劍的劍氣正好合適。”

蘇離身軀一動,身體衝出無數漩渦,當空一絞,幾乎將神龜天王獸的大軍殺了一大半。

而在他的身軀之中,失落之劍的劍氣被他溫養在造化神器之中,那失落之劍的劍氣於是被收服。

“不錯,不錯,又得了三千道金仙法則,還有三道失落之劍,這劍氣的威力,居然要比上品仙器的威能還要大,有一種絕品仙器的威能。”

蘇離心情不錯,這一下的收穫,很是不錯。

他直接降落在了虛暮雲的麵前。

“方羽,你……”

“我剛纔衝入大軍之中,想著擒賊先擒王,於是先進入了神龜天王獸的巢穴之中,收取了那靈脈海侯聖泉眼,又把他們的啊部落徹底毀滅,這纔上來擊潰了大軍。”

蘇離傳音道。

“什麼,這麼短的時間裡你就滅殺了神龜天王獸的巢穴,還奪取了他們的靈脈?”

碧魚兒眼神一震,根本不敢相信。“神龜天王獸的巢穴之中,有十大金仙,也有無數的半步金仙,尤其他們的老巢之中,有經營了上百萬年的禁製,我曾經潛伏過,也依舊找不到任何破綻,不能進入。”

蘇離一笑,不再多說。

這樣的事愛信信,不信就算了,他也懶得解釋。

“方羽你真是厲害,那海侯聖泉眼,可是相當於數十條的一階靈脈,你得了這麼一條靈脈。可真是價值連城的財富。”

虛暮雲卻信了,臉上流露出羨慕神情,她雖然是虛家的子弟,是一個聖人世家,但是自己也冇有這麼多的財富。

“前方的風暴停歇了!”

慕容士開口道,目光卻看向了蘇離,似乎要看出蘇離究竟有什麼法寶收服那三道失落之劍的劍氣。

“既然風暴停歇了,那我們就走吧。”

蘇離眼見著風暴果然停歇,天界大日重新浮現,慢條斯理地開口。

他的體內力量在不斷增加,一條條的大羅法則在元始之氣,自身精氣的凝結下形成一道道細如遊絲的金仙法則,又繼續絞在一起,化作一條粗壯的金仙法則。

“走!”

慕容士似乎想要說什麼,卻還是冇有開口,往前一動,率先出發。

而蘇離,虛暮雲,碧魚兒等跟隨其後。

又行進了一天之後,亂神海終於到了,到處都有一種鐵血征戰,遠古神魔隕落的氣息。

亂神海,到了。

它本就是遠古戰場。

一眼看過去,這裡的虛空透露出一種霧氣,霧氣聚而不散,四處飄蕩,有一種類似於隕落邪穀的味道。

說是一片海洋,其實並非全都是大海,大海之中有許許多多的大陸,方圓數伊裡,甚至數十萬裡。

有狂風吹過這裡,霧氣滾滾,但是從來不會消散。

這片上古戰場,永久處於迷霧之中,各種遠古魂魄,太古神靈,在其中飄蕩,神秘而危險。

蘇離一眼看過去,就發現在一些大陸上白骨森森,神秘而恐怖的神念徘徊著,似乎有某種霸主級彆的存在在其中,隨時隨地都可能給人致命一擊。

“亂神海中越發的危險,一些隱藏的妖魔,太古的死靈,都十分強大,隨時都能扼殺金仙,而且有傳聞,神族的大軍也進去了亂神海,同樣要尋找鬼武聖君的墓地……”

慕容士的神情徹底凝重了起來,身體之中浮現出了一道透明純清如同明玉一樣的劍光,防禦力十分的強橫。

“慕容太子是天庭玉府的人,想必一定有地圖,不然我們在這裡外邊徘徊,到處亂找,隻怕還冇找到鬼武聖君的的墓葬,就會遇到神族大軍,或者是太古妖魔,死靈,十分危險,不如把地圖拿出來,我們仔細參詳參詳,找到鬼武聖君的墓葬,深入其中,同心協作得到寶藏如何。”

蘇離開口道。

“嗯?”

聽到蘇離讓他拿出鬼武聖君的地圖,慕容士的眼神中閃爍過一絲殺機。

“大膽!”

蘇飛揚卻說話了。“方羽,你簡直是放肆。這一次是慕容太子領我們前來尋寶,所有的事情,都應該是慕容太子來安排,不應該是你來指手畫腳。先前你得到三道失落之劍的劍氣,就應該奉給慕容太子,然後讓太子來分配,你卻直接收取,你這用意,就大大不純。現在居然還讓慕容太子拿出鬼武聖君的墓葬地圖?看來你是根本不把太子放在眼裡啊!”

蘇飛揚言辭犀利,似乎句句都在為慕容士著想,不過句句又充滿了挑撥,大有一種讓蘇離與慕容士立刻開戰的感覺。

“哦?先前就是你挑撥那太一門的魏東昇出手試探我的實力,現在又是你在挑撥,看來我不得不出手,將你擊殺了。”

蘇離的目光看向了蘇飛揚,衣服無風自動,顯現出幾分秋風蕭瑟來。“我們的隊伍中出現了你這樣的挑撥者,那還怎麼成就大事。”

蘇離大手一抓,就要將蘇飛揚直接殺死。

“方兄還請住手。”

慕容士見著這一幕,立刻邁步一動,阻擋在蘇離的麵前。“方羽兄還請息怒,我的身上雖然的確有鬼武聖君的地圖。不過那是天庭的機密,一旦泄露,就要遭到懲罰,你們跟著我就好,不會讓你們吃虧就是。我們現在必須通力合作,否則就算進入亂神海,也無法得到寶物。”

“就看在慕容太子的麵子上,暫時饒他一命,不過如果還要挑撥離間,立刻就給我死。”

蘇離冷哼一聲,冇有再出手。

現在並不是出手的時候,他還得依靠慕容士的力量進入鬼武聖君的墓葬之中,進入之後,該死的自然會死。

“哼,還怕你不成。”

那蘇飛揚麵色陰冷,跟隨在慕容士身後,暗暗傳遞神念給慕容士,“慕容太子,你真要領這個方羽進入鬼武聖君墓葬之中嗎,隻怕他進去之後會搶奪鬼武聖君的殘圖。”

“哼!他根本到達不了鬼武聖君的墓葬,當然我要殺他,不能做的這麼明顯。”

慕容士也傳遞了神念過去。“他畢竟是羽化門的人,而且有虛暮雲護著,虛暮雲雖然也不算什麼人物,不過她是虛家旳人,聖人世家。不過你也放心,他們到達不了鬼武聖君的墓葬之地,就會被我引入一處絕地之中趁機殺死。碧魚兒,虛暮雲可以放過,但是方羽一定要被我殺死,他的所有神通,都要被我煉化!”

“慕容太子英明!”

“的確是英明!這方羽手段高超,但也止步於此了。所有的金仙法則倒是可以為太子您煉製一枚好的王品仙丹。”

“必須要煉化!”

一股股神念從梵晨,魏東昇,蘇飛揚的身軀之中傳遞著,醞釀出了一個又一個的陰謀。

“走!”

慕容士繼續前進,蘇離等跟隨其後,他剛纔運用偷天之道,直接聽到了這四個人的神念,不過卻也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就跟隨在幾人身後。

一進入亂神海中,蘇離就感覺道一陣天旋地轉,這裡到處都是時空亂流。

層層疊疊的時空不知道通向什麼地方,強大的死靈發出怪笑,時時刻刻的流淌在人的耳邊,揮之不去。

蘇離等都有一種感覺,似乎隨時隨地都會有一團陰影要在他的背後對他動手,但是回頭看去,卻什麼也冇有。

嘩啦嘩啦。

這裡的時空越來越扭曲,到了最後甚至都不能飛行,最終隻能落在地上。

遠處一條白色的長河,直接流淌著,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那是……”

眾人目光看去,眼前居然出現了一條骨河,長達不知道多少億萬裡,裡麵流淌的,居然全都是白骨。

一條由白骨,白色骷髏頭化成的長河,阻攔在眾人麵前。

這種情景,十分詭異。

“這裡就是骨河,鬼武聖君的墓葬,就隱藏在這裡!”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