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九百六十五章 我感覺可以煉製三十三天至寶了

-

蘇離不動則已,一動就是殺招,元始之氣爆發,一下子打出四倍戰力,每一個身軀都對上一尊絕世金仙,居然立刻就把慕容士,蘇飛揚,梵晨,魏東昇打成了粉碎。

“什麼,這怎麼可能,你不是身受重傷了麼?為什麼現在還這麼生龍活虎!”

一下子遭遇了這樣一幕,爆碎的四人身軀中傳遞出不可置信的意念,慕容士立刻長嘯一聲,破碎的血肉之中居然爆發出一團晶光,把自己全身籠罩住,要修複自己的身軀,同時要對蘇離展開絕世的攻擊。

“玉皇鏡!天庭至寶,絕品仙器!?”

見到這一麵鏡子,虛暮雲叫了起來,生怕被晶光照射住。

碧魚兒也變了顏色,就要後退。

“嗯,不對,這是殘破的絕品仙器碎片,不過就算是殘破的絕品仙器,它的威力也無比恐怖。”

碧魚兒眼神一動,認出了這隻是絕品仙器玉皇鏡的殘片,並不是完整的玉皇鏡。

“破碎的絕品仙器,也不算什麼。慕容士,我讓你今天死,你就活不到明天。”

蘇離看到慕容士祭出絕品仙器玉皇鏡的碎片,發出玉光,猛烈綻放之間,甚至凝結出了玉皇虛影,微微一笑,手上直接施展出了殺手鐧,打出了無限神拳。

“天地無限,永恒之道。無限神拳,破滅萬法。”

蘇離每踏出一步,背後就顯現出無數蘊含大道真諦的滾滾洪流,他的周身無數晶體神國化作了巨大天國,籠罩四野,一道道粗壯如大腿的恐怖金仙法則,撐起了一個個的國度,令人看上去就感覺到無比的恐懼。

“你的金仙法則,居然如此粗壯?我的金仙法則,還不如他的一半!”

太一門魏東昇看到了這一條條如同大腿粗壯的金仙法則,麵上顯現出了畏懼的神情,他根本冇有想到這個方羽居然如此深藏不露。

他就要轟出災難聖河,得到冥冥之中的一線生機,但是突然之間一座宮殿鎮壓下來。

這座宮殿,似乎是妙法所在地,眾聖之所居,處處都是金碧輝煌,強大的天神在宮殿之外巡邏遊弋,宮殿稍微一動,迸射出的氣息就瓦解天穹,崩壞四極,一種祖靈的氣息在這宮殿之上瀰漫,鎮壓四方。

這座宮殿一出,立刻就將魏東昇的身軀直接鎮壓場中,根本動彈不得。

“那是項一真的上品仙器金闕彌羅宮,怎麼在方羽的手裡?”

破碎的血肉之中傳遞中震驚的神念,是梵晨在震驚,這一個絕世金仙被蘇離一拳打爆,肉身還冇有恢複,就看到蘇離居然祭出了一件上品仙器鎮壓了魏東昇,立刻狂吼起來,身上透露出一種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佛門氣息。

蘇離對於這種氣息最是敏感,一麵催動無限神拳,一邊催動晶體神國,大手一抓,將他從那種境界中抓了下來,鎮封在了自身晶體神國之中。

隨後,蘇離一拳就轟在了玉皇鏡上邊。

這玉皇鏡的碎片,雖然隻是一塊碎片,但依舊十分玄妙,與天皇鏡,石皇鏡,遮天鏡都各有神奇之處。

不過蘇離現在的力量已經達到了一種一力破萬法的地步,任何神通寶貝,任何法力神通,隻要和他一個境界,都可以擊破。

那玉皇鏡雖然顯現出一個玉鏡的國度,可以直接撕裂金仙法則,但是在蘇離的無限神拳下,也起不到什麼作用。

以無限為核心,融合了許多至尊絕學,被蘇離以無上智慧,化作開創之道,一拳轟殺過去,簡直可以開辟一個時代,一個紀元,無數文明。

蘇離大踏步前進,雙手連連打出無限神拳。那玉皇鏡的晶光,居然被他打的裂開,四處亂飛,整個玉皇鏡甚至都顫抖了起來,畢竟它隻是絕品仙器的碎片,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絕品仙器。

蘇離甚至催動了被自己煉化了的造化神器殘片的氣息,頓時讓這一件絕品仙器的殘片器靈都散發出一種畏懼的氣息,許許多多的仙陣直接停止運轉,那是被造化神器的殘片所震懾。

絕品仙器的殘片固然強大,但是在造化神器殘片麵前,就像是乞丐之於神人,差距太大太大,根本不可計量。

轟隆隆!

那一枚絕品仙器玉皇鏡的殘片,居然被直接轟飛了出去。

“怎麼可能,我們都是天之驕子,絕世金仙,為什麼我們之間的差距這麼大?”

慕容士見著這一幕,剛剛得了時間聚攏而起的身軀,眼睛瞪得老大,立刻打出了絕殺之術。

“對,我們都是天之驕子,絕對可以反殺,怕你不成!”

蘇飛揚也聚攏了自己的肉身,眼神犀利,就要反擊。

但是一隻大手突破虛空直接抓攝住他的脖子,正是蘇離的一隻手。

“哦?是麼,你剛纔上跳下竄,一個跳梁小醜,我容你活到現在,已經足夠仁慈了。”

蘇離一把抓住蘇飛揚,伸手一抓,就將不久前得到的失落之劍劍氣打入蘇飛揚的體內,立刻這個絕世金仙,陰險劍人臉上顯現出震驚和恐懼的神情,緊接著他整個身軀再一次炸裂開來,根本無法聚攏。

“接下來就是你了。”

蘇離的目光看向玉府太子慕容士,身軀一動,化作十個影子,一下子就到了慕容士麵前,於是這尊金仙就看到自己的身軀再一次炸裂開來。

他全身顫抖著,竭力施展變化,想要擺脫但是無濟於事,身體中的許多法寶,也都在一瞬間被壓製住。

轟隆。

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轉眼之間,當片刻之後,虛暮雲和碧魚兒就無比驚訝地看到慕容士,蘇飛揚,梵晨,魏東昇全都化作了一團團的血霧,許多寶貝在血霧之中沉浮。

那位玉府太子,地位尊崇的大人物,也像是死狗一樣被蘇離抓攝在手裡,連咒罵的聲音都發不出。

蘇離的大手稍微放鬆一點,慕容士的聲音就傳遞了出來:“你,方羽,你敢殺我?我的父親是玉府之主,超越金仙的無上存在,你根本無法想象我的父親究竟有多厲害,他擅長先天術道,可以推算一切,你根本不可能欲蓋彌彰。更何況,我在玉府之中立下了一盞玉皇燈,你就算是殺了我,我照樣可以複生,恢複一切道法神通!”

“的確是這樣,曾經有一個邪道高手殺死了玉府的一個高手,被玉皇燈救活之後,玉府的高手儘出,滅殺了那一個邪道高手門派所有人。”

虛暮雲皺起了眉頭,“不過如果不殺死他,禁錮住,那玉皇燈不會有任何的反應。”

“哼!你想禁錮住我?讓我身不如死?那也不可能。天庭很快就會知道這件事,你居然囚禁天庭的人,這種罪名就算是羽化門都承受不了,現在的羽化門,可不是華天君時代的羽化門了。華天君已經消失了。”

慕容士漸漸恢複了冷靜的情緒。“今天的事情,你放過我如何?我已經知道了你的厲害之處,未來肯定不會得罪你,甚至我們可以化乾戈為玉帛,一起在鬼武聖君的墓葬之中得到好處。”

“慕容太子,讓他們放過我們!”

梵晨再次把全身凝聚了出來此時見著這一幕,喊了起來。

“方羽,你的確是絕世高手,不過我們這一次是普通切磋,你既然無法殺人滅口,不如就放了我們。我們也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而且,我們在門派之中也有魂燈,一樣會重生。”

“是麼,在我麵前,魂燈有什麼用,我說過,我今天要你死,你們活不到明天。”

蘇離的大手,凝結成了一個奇怪手印,突然之間就對著慕容士打出了一拳。

這一拳所過之處,一股濃鬱的黑氣顯現虛空,有一種上古巫道的恐怖氣息,但是在巫道之中,實際上是終結之道與小宿命術。

蘇離一拳轟出,眾人就看見在慕容士的背後,顯現出了遙遠的時空,這個時空之中有一盞玉皇燈。

這便是慕容士的本命靈魂烙印。

啵。

蘇離的那拳轟殺過去之後,那盞油燈一下子爆炸,四分五裂,隨後遙遠的時空斷裂。

而慕容士,這位玉府太子,此時發生了尖叫,尖叫過後,所有的靈魂,意誌,都被破滅,隻剩下了一個空殼。

“啊,怎麼會這樣?”

蘇飛揚的臉色,唰的一下慘白。

“這是什麼道術?是上一個紀元的巫術?不,不應該是這樣的,慕容太子怎麼可能真的就這麼被殺死啊。他真的死了,天塌了!”

無論是梵晨,還是魏東昇,此時都頭皮發麻,徹底感覺到了隕落的危機。

現在慕容士是徹徹底底的死了,冇有半點玄念,整個身體之中粗大的金仙法則,各種神通,元氣,都歸了他人。

他根本不可能想象,羽化門之中怎麼可能出現這麼恐怖的弟子!

這簡直震懾住了他的心神。

“如今這兒有四個天才,我分兩個,你們兩個各得一個?”

蘇離一下子施展手段,又將梵晨與蘇飛揚徹底擊殺,至於太一門的魏東昇,他還冇有立刻擊殺,隻是在思索著要不要讓他為自己做一些事。

“多謝!我就選擇梵晨了,從今往後,我就與方羽你共同進退!”

碧魚兒麵上露出大喜之色,立刻將梵晨整個身軀收入進去,她的身軀之中,一下子顯現出一尊丹爐的形體,居然也是上品仙器。

一股股粗大的金仙法則從上品仙器丹爐中不斷飛出,變化著,和她的氣息結合在一起,這一刻,碧魚兒的修為,立刻快速提升了起來。

煉化一個梵晨,幾乎是等於煉化了十幾個甚至是幾十個普通的金仙,所有粗壯的金仙法則被碧魚兒一吸收,碧魚兒一躍成為了絕世金仙中的絕世存在。

“那這個蘇飛揚,我就勉強煉化了。”

虛暮雲大手一抓,就將蘇飛揚抓攝進了身軀之中,同樣煉化起來。

許許多多的法寶,丹藥,還有金仙法則都進入了的虛暮雲的身軀之中,蘇飛揚居然還有王品仙丹,上品仙器,也都便宜了虛暮雲。

“接下來,就是你們了。”

蘇離看著虛暮雲和碧魚兒煉化兩大高手,點了點頭,從此刻起,他們就是一條道路上的人,自然而然就會有她們利用自己的事勢力將這件事抹平。

“所有神通,納入我身!”

蘇離一下子施展力量,那慕容士身軀就破裂開來,一條條粗大的金仙法則飛了出來。

慕容士的金仙法則,每一道金仙法則居然和蘇離一樣,都有人的腿一樣粗,而且有玉質的光芒,十分凝練,無數的玉質滲透進去,使得每一道的金仙法則都有一種把天地轉化為玉質的能力。

玉,代表的是溫潤,尊貴,玉府太子凝練而成的金仙法則,也顯得十分尊貴。

最為關鍵的還是在這金仙法則之中,帶有一股祖靈旳氣息,那是接受過玉府之主灌頂的氣息。

慕容士體內的金仙法則,足足有五萬道,與以前的蘇離一樣雄渾,不過這些日子他擊殺一眾金仙,不斷強大起來,體內雄渾的金仙法則,已經到了十二萬道,因此滅殺起這位玉府公子來,不怎麼費力氣。

現在,這五萬道無比雄渾的金仙法則,卻全都便宜了蘇離。

蘇離煉化一條條的玉質金仙法則,感覺到自己似乎被一位無上祖仙直接灌頂,有一種暢快淋漓的感覺,而且在吸收的過程中,慕容士身上的一件件仙器都飛了出來。

他的眉心之地,是一枚舍利,透露出玉質的光芒,晶瑩剔透,乃是玉皇舍利,是仙界玉礦中誕生的精華,不經曆了多少年才凝聚成形。

但是現在都便宜了蘇離,被蘇離煉化之後,蘇離的晶體神國之中都鍍上了一層玉質,一尊尊的玉皇在其中誕生,似乎要凝聚成型。

他一口就吞了,頓時那玉皇舍利化為了滾滾玉液,滲透進入了自身神國晶體中。原本神國晶體,晶瑩剔透,但是現在卻沾染上了一層玉色,一尊尊的玉色皇者在其中誕生,似乎就要凝聚成形體。

他的力量,頓時再次增加。

如今蘇離練就晶體神國,力量想要增加,一是增加金仙法則,二是吞噬各種法寶,天地奇珍,就會不斷增加力量。

殘破的玉皇鏡,也被他煉化進入自己的晶體神國之中,他的晶體神國,越發的壯大,到處都是玉質的光芒,孕育出來的神靈也越來越強橫。

此時此刻,蘇離的身軀之中,每一個晶體神國之中,都誕生了一尊巨大無比的神靈,各個都不同,形態各不相似,和無限神拳配合,似乎要開創出一個嶄新的未來。

蘇離行走在世間,便代表著未來的方向。

慕容士的身體之中,除了玉皇舍利之外,還有數件寶物,一個丹爐居然也是上品仙器,兩口寶劍,居然也是上品仙器,顯現出了這位玉府太子的強橫之處來。

但是現在,依舊全部便宜了蘇離。

好幾件上品仙器,許多件中品仙器,還有許多的材料,全都進入了蘇離的身軀之中,甚至讓蘇離有一種感覺他都可以煉製三十三天至寶了。

的確,現在蘇離擁有的材料太多太多,不像下界那般,完全可以煉製三十三天至寶。

不過他並冇有煉製全部的三十三天至寶,而是繼續煉化慕容士的金仙法則。

很快,他的金仙法則到了恐怖的十七萬道。

這雖然是十七萬道,但是堪比一般金仙的一百萬道金仙法則。

“接下來,是你了。”

蘇離的目光最後看向了太一門魏東昇。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