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九百七十五章 誰敢稱無敵,誰敢稱不敗

-

草的文明史。

柳樹的文明史。

蘇離在這個世界,見到了與永生大世界一些不一樣的風景,自然而然也有不一樣的感悟。

那一葉草,也可以斬斷星辰,一株柳神,也可以震盪古今。

蘇離目光打量著石昊麵前的獸皮,感受到了一株草,不過這株草中有濛濛雲霧繚繞,似乎是一片乾坤。

一道粗大的劍氣自那株草中衍生而出,貫穿高天,這是通天的劍氣,亂天動地。

“這是什麼?”

石昊越是領悟,越是欣喜,感受到了一種劍陣,這絕對是上古大能開創的,蘊含了多種符文痕跡,化作開天辟地的一劍。

對於石昊而言,這絕對是一種寶藏,因為他剛剛處於列陣境界,如果能夠在體內刻印下這種劍陣,那是一種很好的選擇。

他的體內神曦流轉,朦朦朧朧之中有一株草從地上拔起,綻放符文,催發出通天劍氣,斬向那些日月星辰。

劍意所過,那株草分開天地,最後什麼都變得暗淡,隻留下一株草的痕跡。

“一株草,也可斬日月星辰。”

石昊有所明悟,蘇離創出的小奶娃也有所明悟,他的體內洞天之中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符號,最終凝結成了一株草。

這草不斷變化,化作一種殺陣,可斬日月星辰,在他的血肉之中誕生。

最後,這劍陣開始縮小,化成一粒光點,在他的血液中流動。

蘇離亦有所領悟,他的無限神拳之中多出了分支,是關於草與劍的大道神通,經由他極致推演,再一次豐富了無限神拳。

以不同世界修行,大道神通豐富無限神拳,開創出一條無線不循環大道,這是蘇離的路。

而如今,蘇離先後得了一些道與法,推演之後,有了一些收穫。

至少,蘇離在永生界時也不會想起草的文明史之類的東西。

無論是在天界還是在玄黃大世界,幾乎冇有什麼草能夠修成絕世高手。

這個世界卻是可以。

而且有許多的純種生靈,地位極高,卻不是人類,而是各種飛禽鳥獸。

這也是少年石昊喜歡吞噬的原因。

“石昊。”

蘇離目光流轉,看向了不遠處修行,有所領悟的石昊。

“師尊。”

石昊邁步而來,恭敬一拜,不知道這位師尊要吩咐什麼。

“你入我羽化仙門,為我羽化仙門弟子,為師決議傳授你一種大道神通,可融入身軀之中,化作列陣陣法。”

蘇離開口道,麵上帶著笑容。

這一個少年石昊,向來有大氣運,成為他的弟子之後助力他開啟了《獨步天下》大世界,所以蘇離決議傳授石昊一種大道。

他如今所會的大道神通,簡直太多太多,三千大道,小宿命術,大因果術,大願望術,大輪迴術,大五行術,大災難術,大混沌術,大本源術,大星辰術,大封神術,還有那排名靠後的一些大道,諸如大切割術,大崩滅術,大吞噬術,大度化術,還有一些大道,諸如大社稷術,大劫運術,大超度術,大解脫術,大光芒術,大黑暗術,大潮汐術,等等,三千大道,已經掌握了兩千多種。

蘇離神思微動,於是選擇傳授少年石昊大吞噬術,這一種大道對於他吞噬純血生靈而言,很有幫助。

“大吞噬術?”

石昊眼見麵前漆黑符文凝結而成的大陣,感覺到了一陣驚歎,這一尊大陣一出現似乎就可以汲取天地之間一切能量,為自己所用,尤其他感受到這座大陣如果凝結到了極致,或許張口一吞,就是整個世界。

“多謝師尊傳道。”

石昊一拜,開始修行起這一種三千大道來。

越是修行,他越發感受到這種大道的神奇之處,似乎天地萬物,一切皆可以吞噬,這讓他感覺到了一種震撼。

三千大道,大吞噬術的威能,似乎根本不弱於鯤鵬寶術,或者草字劍訣。

“我創造出的那個小娃兒,卻不能修行大吞噬術,他要修行這個世界的寶術。”

蘇離看著石昊修行大吞噬術,實力提升,麵上神情有些奇特。

不過就在他打量著石昊修行的時候,高高在上的天空,突然傳遞出一道詭異的波動,緊接著那蒼穹之門突兀炸開。

絢麗如煙花,驚豔若朝霞,看起來十分美麗,但是蘊含大恐怖。

此時光雨如隕星,劃過整片長空。

一道道虛空大裂縫在高空之中響起,造成了十分怪異的天象,驚動荒域眾多修士,人心惶惶。

“對於下界八域而言的大劫要來了。”

石昊也停止了修行,感覺到了一絲壓抑,當他去問自家師尊的時候,蘇離開口說道。

“下界八域雖然看起來廣闊無邊,不過對於上界而言,依舊極為渺小,上界許多人將這八域看成八座監獄,也有人將這八域看成八處藥田,當藥田之中生長出足夠的尊者之後,他們便開始采摘。”

蘇離說出的話語令石昊沉默,他雖然過往歲月也曾聽過藥田理論,但是卻冇有想到自己親自要經曆。

“這一場針對尊者,神火級彆的屠殺就要來了。”

蘇離目光看天,此時一道沉悶的聲響過後,世間恍若一震,而後劇烈無比,一聲詭異的巨響,大道運轉軌跡都出現了偏移,短暫的停頓之後,這個世界都彷彿僵住了。

轟的一聲,天穹破開,衝下無量神光,還有浩瀚的神道氣息,被無數生靈捕捉到,有所領悟。

大劫將起,但是許多修士在這一刻領悟到了天外的風景,如被醍醐灌頂,竟然陷入了頓悟之中。

“當!”

一道悠悠鐘聲,傳遍荒域每一個角落,這一域再大也無法避及,全都被鐘波滌盪。

一口大鐘緩緩落下,從天空出現,古樸自然,輕輕一震,鐘波席捲無限大荒。

這口鐘的周圍氤氳霞霧蒸騰,仙光萬道,瑞彩萬千,籠罩蒼茫大地。

鐘壁上有一個又一個符號亮起,似乎是一段祭文,響徹眾生耳畔,傳遞眾生心間。

晦澀深奧的聲音,若一位亙古長存的人物輕語,雖然冇有身影,但是目光似乎看到了整片世界。

祭文宏大,有一種古意,更有一種悲涼。

轟。

又是一道沉悶聲響,大道軌跡再次偏移,又有一物落下,噴出豔豔霞光。

那是一座小塔,若羊脂美玉刻成,散發著滾滾混沌氣息,有一種洪荒之氣,更有一種古樸的道韻流轉。

不過這塔身隻有兩層,不太完全,但它周身神霞湛湛,像是一輪聖陽高懸。

嗡的一聲,它輕輕一抖,灑落下漫天符文,乾擾了天地虛空的穩固,這荒域都彷彿要崩塌了。

隻不過它並冇有傷及無辜,似乎在掃視,在盪滌,在尋覓。

“轟!”

又有一尊法器出現,依舊是混沌氣瀰漫,不過殘缺的厲害,丟失了三分之二,而今隻有小部分。

這似乎是一個盤,混沌之盤,無數奇異符文繚繞周圍,可以將讓乾坤倒轉,令日月星河與萬物踏進輪迴中。

這殘缺的混沌盤一現,整個世界都不同了,所有人的精神似乎竟要踏進輪迴中。

天地往複,時間循環,歲月變遷,一瞬間而已,許多生靈像是經曆了數世那麼久遠。

三件法器,震撼世間,天穹都破裂了,無數符文似乎禁錮了整個荒域大世界。

甚至如果目光看的遠的話,就會發現這三件法器還禁錮了八域世界。

下界八域,天地玄黃,宇宙鴻荒,全都在禁錮之中。

所有惶恐,尊者震驚,往日高高在上的尊者如今恨不得隱藏自己全部的氣息,不讓這三尊法器發現。

因為一旦發現,他們就會被抓。

但是就在下一刻,三尊法器發出轟隆聲音,緊接著朗朗乾坤之中出現滿天星鬥,一顆又一顆的大星轉動,要降落八域。

白日耀星辰,這是一種詭異而妖孽的天地異象,意味著天大的劫難開啟了。

天地一下子陰沉了下來,滿天星鬥竟然全部墜落下來,要砸向蒼茫大地。

這是要滅世麼?

此時此刻,無數修士絕望了,生活在世俗城池之中的凡人也都絕望,從來冇有想過有一天然會被直接滅世。

但他們隻是凡人,根本冇有力量對付從天而降的漫天星辰。

“誰來救救我們?我們是無辜的!”

“天為什麼要滅世啊!我還有妻兒老小。”

“我的孩子纔剛剛出生,我不想死啊。”

整個世俗世界一片淒涼,而那些修士,也都感受到了無邊的恐懼。

星鬥齊下,若太古十凶咆哮,那種威勢,讓人膽魄欲裂,巨大的滿天星鬥陰影,燃燒出無儘的火光,從天外衝來。

如果星鬥降落下來,這片大地都將被砸翻,徹底毀滅。

石昊也有些頭皮發麻,無論如何他也冇有想到過,居然會有這種事情出現,上界的存在這是要直接滅世了麼?

這簡直無法抗衡。

他的第一想法,就是立刻往天空衝去,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不過他的目光一下子看到了蘇離,這位羽化仙門的掌教至尊,他新拜的師尊,可以到這位師尊並冇有任何的畏懼之色,似乎哪怕群星隕落,也根本無法奈何他。

石昊的心,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身在師尊身旁,如在大道之側,他感覺到了不一樣。

“不過是虛幻的景象而已,不成什麼問題,而且……”

蘇離的目光看向天際,淡淡開口,“就算是真正的群星隕落,也不是什麼事,日月恒星毀滅又如何,依舊隻是小事情。”

蘇離開口,令石昊震驚,他不覺得自家師尊在此時吹牛,不過師尊說出的話語,實在是可怕。

日月恒星毀滅,也不算什麼事,那豈不是自家師尊還在日月恒星之上?

那是什麼樣的一個境界?

石昊感覺自己現在還無法想明白。

眾生再強悍,依舊生活在星辰之上,受日精月華滋養,像是他修行的鯤鵬寶術便是汲取太陰太陽之力,發揮極為強大的威力,而如果有人舉手投足之間可以覆滅日月星辰,的確不敢想象。

雖然說他見到的那株草的劍意可以破滅星辰,但那並不是真實所在。

石昊心中思索,感悟天地變化,要從那群星隕落中感受到真實與虛假。

也就在這片刻的功夫,許多非凡人物衝向了天穹。

一頭螭龍通體赤紅,它昂首嘯天,充滿了悲憤,逃向域外。

這是一尊尊者,似乎在憤怒自己修行多年,好不容易修行到尊者境界,居然還要滅亡於這天災之下,實在不甘心,

卻有一道粗大秩序神鏈從虛空中出現,突兀無比,當場將它鎖住。

“吼……”

另一邊,一頭狴犴形似猛虎,頭生龍角,渾身金光之色,神光流轉,釋放最強寶術,攻擊虛空。

但是依舊無用,也有一條秩序鎖鏈將他捆住,就此擄走。

尊者如草芥,不再值錢,逃跑的尊者一個個被捆縛,被秩序神鏈拿下。

“轟!”

遠方騰起一片赤霞,噴出無儘曦光,一個巨大的法相出現,頂天立地,散發出一股神聖氣息。

他張口一噴,就是一股洶湧洪流,掙脫了秩序鎖鏈,衝向域外。

這居然是一尊神靈,點燃了神火的強大存在。

但是一柄神刃落下,晶瑩透亮,直接斬向那片眩光,斷其生路。

神刃斬落,神明法相如一座山般倒了下去,鮮血染紅長空。

這是怎樣一種場景?

荒域修士震驚,縱然神靈,也無法逃過大劫麼?

“不過是偽神爾,初點神火,也敢稱神?”

有一道聲音在九天之上響起,整個山川都在轟鳴。

所有修士膽寒,真的應言了那句傳說。

尊者如螻蟻,神聖如草芥。

大劫到來,冇有誰可以逃脫。

“羽化仙門的仙尊,您在哪裡啊,快出手救救我們吧!”

有人想到了蘇離,想到了在虛神界顯現身軀的羽化門掌教至尊蘇離仙尊,此時頂禮膜拜,祈求庇護。

“仙尊您在哪裡,這片天地都要毀滅了,求求您救救我們。”

一些修士呐喊,哭泣著。

“求仙尊施展威能,救我荒域!”

無數修士皆痛哭,頂禮膜拜。

當此之時,他們想到了那位下界的仙尊。

“誰能救你們,哪個能改變命運!罪地,不過是我們的藥田而已。能夠被本座收取,那是你們的榮幸。”

似乎有聲音再一次在九天之上響起,話語之中滿是不屑一顧。

“哦。我敢稱無敵,我敢稱不敗,收拾你們倒是真不費力。”

蘇離的一雙眼睛往上界看了一眼。

這一眼看過去,死了十幾尊巨頭。

萬界王圖顯現,收了三件法器。

什麼鐘啊,塔啊,盤啊,全都落入萬界王圖之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