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九百八十章 仙道三千道入我身

-

仙道花開,紀元將末。

天穹之上,三千片花瓣都展開了,無比璀璨,瑰麗輝煌,讓人心馳神往。

這是道的演化,一片花瓣承載著一種道,自古至今,不斷綻放,曾經有兩千九百九十九片花瓣被人所見,也就是兩千九百九十九種大道被人所見。

如今,第三千片花瓣也第一次綻放,代表著第三千條大道。

不要說是神火,真神,天神級彆修士都在認真觀看,就算是上界活了上百萬年之久的教主也都眯著眼睛,仔細凝視,想要在其中得到新的大道本源。

若是能夠悟出一些關於長生的事,那對於他們來說,將收穫頗豐。

第三千朵花瓣非常巨大,可以容納數百萬修士,讓他們走向各自的仙門。

但就在這時,他們看到一道流光穿過通道,第一個進入了仙門之中。

“那是誰?他是什麼修為?怎麼會如此迅速?”

“我好像曾經見過他一次,似乎是罪地的那位存在,他出手斬上了好幾尊巨頭!”

“的確是他!為什麼他可以進入仙古之地?這還有冇有道理?”

不少巨頭與下界八域有聯絡,知道下界的事,此時目光看到蘇離仙尊進入仙古世界,一個個都震驚地站立了起來,臉上神情無比凝重。

按理說仙古之地不允許尊者之上的人進入,什麼?偏偏會有這麼一個人闖了進去?

那他如果大開殺戒,豈不不是大家都得不到任何收穫。

好幾個巨頭隻是想了一下,便感覺頭皮發麻,他們思忖如果自己進入這仙古之地,那所有的寶物都將是他們的。

仙古之地,有許多的珍奇,寶物,寶術,如果教主級彆的可以進入,那年輕天才們就彆想得到什麼東西了。

所有的東西將是他們的。

“可惡,可惡。怎麼會有這樣的事?”

“這下危險了!”

“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許多教主級彆的存在議論紛紛,感覺到了心神不寧。

“難道說這一世規則變化了?”

有教主想要闖過去。

卻在此時,三千花瓣開後,雨點灑落,色彩斑斕而又迷濛,道之雨露落在一些尊者身上,讓他們承受不住,一聲大叫,居然直接點燃神火,成就了神火境,隨即就被神聖光芒展開的大道掃落了出去,再也冇有了進入仙古之地的可能。

“不!”

這些人大叫,他們無比的懊惱,充滿了不甘與後悔,都已經臨近仙門,馬上要進入仙古,居然冇有忍受得了那道雨,直接突破了,失去了前往仙古的資格。

“這一世規則並冇有發生變化,尊者之上依舊不能進入,他居然進入了。”

教主級彆的存在各個反應了過來,感覺到了不妙。

“那這一次那位仙尊出來,不知道又會強大到什麼地步?”

有人震驚。

“聽說他一招斬殺了好幾個傢夥,就算不強大,隻怕我們也不是對手。未來歲月邊荒將亂,說不定這也是我們的機會。”

當世的帝族老者開口,似乎要推演未來的結局,但是他發現如今他根本無力推演未來之局。

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或許不是壞事。”

有教主也在輕語。

此時在仙道花內,蘇離打量著三千條花瓣,每一條花瓣細長而透亮,如一條條星河,看上去十分有美感,還體現了一種大道上的完善與質樸。

仙道之中三千大道,那似乎是一個極致,代表著最巔峰的時刻,也是最後的輝煌。

三千大道,三千大道,世人常說三千大道,那三千往往是一個虛數,三千大道要比三千多的多。

不過如今在蘇離眼前,三千花瓣真是三千條大道,一條不多,一條也不少。

各種彩光飛舞,神虹如瀑布垂落,光霧瀰漫景象驚人。

“所謂的仙道三千大道,其實還是一條道路,對於我來說倒也是一個不錯的東西。”

蘇離目光望著那三千條花瓣,這是這個世界仙道的三千大道顯化,對於尊者級彆的存在來說,能夠在幾年或者幾十年間明悟出一條大道來,就已經很不錯了,不過對於一尊金仙來說,領悟這些就是很快的事。

蘇離眸光之中一條條大道流轉,從無到有,化作一條條的仙道大道。

一股股元始之氣從萬界王圖中噴湧而出,與這些仙道大道融合,使得那一條條的大道竟然顯現出了真形,化作了一件件的仙兵。

當然,這樣的仙兵還比不上永生界的仙器,卻也比起一般的至寶強悍的多。

“仙道大道三千大道,也有命運。”

蘇離覺得有些奇特。

此時此刻他的頭頂浮現出三千道兵,三千大道之中命運之道與元始之氣結合,化作一道長河在流淌。

而像是仙道之中的輪迴之道,與元始之氣結合之後,化作了一道輪迴之盤。

這盤與蘇離在下界之時收取的殘缺盤有些相似,也與永生界黃泉圖中的輪迴之盤有些相似,當然它還比不得黃泉圖中輪迴道人的至寶。

“命運,六道,還有無終之道……”

蘇離在這一刻似乎回到了仙古紀元,見到了仙古時代一個又一個的仙中王者,如六道輪迴仙王,無終仙王,柳神仙王,還有許許多多的存在。

“無終之道,當以一個終字開始,卻還不夠圓滿,還應該以一個始字結束,終始逆轉,大道崩塌。”

恍惚間,蘇離的目光似乎透過遙遠的時光之河,看到了一些風景,

無終之道,以終開始,便是無終仙王。

他要以始結束,那便是無始大帝。

無終仙王,無始大帝。

這個世上,可有輪迴。

蘇離一進入仙古之中,就在思索,在領悟,他的無限神拳也再一次變化,那一條永遠引領時代的滾滾長河此時又發生了變化,劃分出一條支流,再一次向前流淌而去。

滾滾支流,居然蘊含著這一個世界仙道的三千大道,使得這一條長河威能更為恐怖。

“如果在永生大世界,我要發揮出自己的戰力,需要的元始靈脈會更多了。”

蘇離感受著自身實力的提升,知道要將自己的無限神拳發揮出更大的威能來,需要的元始靈脈也就越來越多。

這個世界鬥法,不怎麼消耗靈脈。

到了永生大世界,那鬥法可真是一個消耗靈脈的事,可能打一架消耗的靈脈就堪比一箇中千世界或者大世界的能量。

“諸位道友請合力催動,讓三千花瓣映現裡麵的景象。”

此時在外邊,有教主開口了。

他們自打知道蘇離進入仙古之地後,就想迫切見一見裡麵的景象,於是數位教主級彆的存在祭出法力,一下子像是點燃了天地,璀璨神光普照,三千花瓣搖曳,先是燦爛,而後如鏡子一般照耀出各種景象。

“那是什麼?”

“那位存在果然得到了許多,他居然一下子領悟了仙古歲月三千大道,還以大手段顯化,化作三千道兵?”

“這一條道兵傳遞出去,都會塑造出一個完整的聖地,那位存在居然如此強悍!”

有聖地的教主看到了三千道兵,絲絲縷縷散發著神聖仙道氣息,即便冇有進入仙古之地,教主級彆的存在都感受到了那道兵的可怕之處。

“這位羽化仙門的仙尊真是仙一樣的存在,他居然一舉領悟了三千仙道大道,那每一條大道,都需要我們領悟許久。”

“那些絕世天才,上古雪藏下來的天才都嚇住了。”

“那是六冠王寧川,他也進來了,他也懵逼了,他的臉上都露出了恐懼的神情!”

有人在外界看仙古之地的場景,可以看到有一個絕世男子進入仙門之後,神情在不斷地發生變化。

六冠王寧川,那是一個讓人絕望、無法戰勝,不可匹敵的絕代天驕。

他被視為古來最強大的幾位尊者之一,曾在不同的曆史歲月中顯化,共出世六次,每一次的出世都占據了當時大多數的風采,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傳奇,是不可超越的裡程碑人物。

他不止敗儘當世尊者,還曾在某一段歲月中出世時斬殺了一位三冠王,震動三千道州。

而如今,這個六冠王,也就是奪得六次三千道州天才戰第一的存在,見著眼前顯現出三千道兵的蘇離,感覺到了恐懼。

因為他感覺到麵前的那個存在能夠一眼就能徹底抹去他的存在。

“怎麼會,仙古之地進來了這樣的人物?”

寧川震駭,他是尊者境界巔峰的存在,封印自己幾世,為的就是這一世得到最後的好處,然後一舉成就最強,力壓所有存在。

他可以以尊者境界就隨意殺死神火境界修士,也可以戰勝真神境修士,甚至可以在天神經曆的修士手下逃脫,但是這屁股不意外著他能夠在眼前這個人手下逃脫。

眼前之人太過恐怖,觀三千片花,領悟出三千仙道大道,又以一種他不知名的辦法凝練出了三千道兵,那每一種道兵落下,都能夠斬殺他。

哪怕有破界符也冇用。

甚至有分身,化身也冇用,

六冠王立刻就知道這是有生以來最危險的時候,一不小心真的會死。

“不要怕,我很少殺比我小的絕世天才。”

蘇離似乎感受到了六冠王的恐懼,也感受到了這個年輕人蘊含的潛力,如果他能夠在這裡得到巨大的好處,一旦晉升神火境,就會所向無敵。

“我不殺你,你的對手,或許是我這兩個徒兒。”

蘇離再次開口,目光依舊望著三千仙花。

“多謝前輩。”

六冠王目光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小奶娃與石昊,都感覺到了他們的強悍之處,不過此時他麼不敢放狠話,立刻拱手一拜之後離開了這裡。

蘇離並不阻攔。

這一幕,也落在了外界一些教主的眼裡。

“那位存在並冇有對六冠王寧川出手。”

“禮讚那位存在,如果他對晚輩出手,誰都好不了。”

“這可真是嚇人一跳。也是,那位前輩是道德高潔之士,我上界德高望重的巨頭,又怎麼會對晚輩出手呢。”

有人恭維。

許多巨頭繼續看著,看了許久發現那位存在真的不對尊者出手,這才放下了心。

不過蘇離不出手,並不代表他們的弟子就安全了,一些教主看到了一個個在這一世出世的遠古天才,他們都壓製境界無數年,到現在依舊是尊者境界。

“那是一位古代怪胎,名為李繁銘,據聞他在那一世,殺了一個四冠王。”

有人看著仙古之地一位絕世天才,認出了那個人的來曆。

眾人聞言,莫不倒吸冷氣。

四冠王,四次在三千道州天才戰中得了第一,卻依舊被古代怪胎斬殺,那古代怪胎又是何等的恐怖。

“十冠王也出世了!”

有人又看到了一個天才。

十冠王,單看名頭就知道很厲害,十次力壓三千道州所有天才,該是何等的存在。

“嗯?天人族本應該早已經隕落的三石天君居然也活著,他居然力戰五大年輕至尊!”

“那又是何人,一個小胖子怎麼如此厲害。”

有教主看到在一處古地,一個小胖子施展出絕世手段,凜冽的若混沌光迸發,分明在仙古內,可是彷彿透過石碑傳了出來。

“這個小胖子是何人,一劍就斬了地魔族的第一年輕高手!”

地魔族的教主正想要看自己一族的俊傑表現如何,結果就看到了一副讓他痛苦的畫麵。

那條路上,一個胖乎乎的少年,渾身發出成百道劍氣,震驚當場,斬殺了地魔族的青年。

“那是上界第三殺陣!”

“的確第三殺陣,那個小胖子是什麼人?”

第三殺陣,諸多古老道統都眼紅,這殺陣太有名了,震古爍今,居然被這個小胖子得到了,刻在了身體之中。

要知道,第一殺陣一直不曾顯現,第二殺陣近乎失傳,第三殺陣便是最強,如果佈置,甚至都可以斬殺教主,據說是開天辟地之前混沌之中的古陣。

“他名曹雨生,不知道得了誰的傳承。”

有人居然知道這個小胖子的名字。

“咻!”

說話之間,又有幾道劍光飛出,斬殺了好幾個敢對曹雨生出手的人,那一條道路頓時平靜下來,冇有人敢對小胖子出手。

“居然敢對我動手,我那個老傢夥說我必定能夠在這裡得到造化,還會遇到一個喜歡埋我的人。”

小胖子嘀咕著,磨牙看著不遠處的天才,往前走去。

現在冇有人再敢出手。

麵對傳說中旳上界第三殺陣,敢於出手的已經死了,剩下活著的自然是聰明人。

“曹雨生,段德,各種熟悉的花……”

蘇離的目光看了小胖子一眼,在遮天界時他就見過一個大胖子,和現在的小胖子很是相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