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九百八十二章 黑色,不詳,世界的特色

-

蘇離以萬界王圖記載下此時三千道州的尊者成神圖,這一幅道圖在蘇離的推演之下化作了一條天軌秘術,那一道道神通不斷晉升,化作神通小人兒,發揮出的威能要比他們自身強大的多。

隨後,蘇離將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兩個徒兒。

以天地為爐,以萬道為火,焚燒肉身,燃燒元神,鑄造出一個真我。

這是尊者境界的石昊就在做的事情。

不得不說,這件事情做的太早了,也太有開創意識了,像是在永生大世界,能夠融合萬道,開創自己的路來,長生秘境的巨頭都很難做到,畢竟三千大道真的很香。

想要開辟出自己的大道,那就得到了成仙之後,成就金仙或者祖仙,元仙的時候,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

當然,天君各個都有自己的大道,開辟出了一條屬於自己的路,無論是這個紀元的戰王天君,還是過去成就天君的古老天君,如災難天君,如永恒天君,如混沌天君,都走出了自己的路。

而如今,蘇離看著踏入尊者境界的石昊就要融合萬道,鑄造出一個真我,這實在是太提前了,也很有危機。

一條條青石路在這裡發出微弱的光芒,化成符文,將石昊包裹纏繞住。

一條路、兩條路……

很快,有一百零八條路,鬥散發出火光來,火光騰騰,將他淹冇,這裡一片璀璨。

火光之中,蘊含著符文,密密麻麻,紋絡交織演化,化作可怕烈焰,包裹住了石昊。

一種痛苦,升騰於石昊的身軀。

這是以天地為材,擷取虛空,構建一座“大器”,用以熬煉自己。

虛空都扭曲了,一座天地熔爐慢慢成型,讓他身處熔爐之中。

石昊感覺到了灼熱難擋,渾身都劇痛,要被燒透了。

以一百零八道道火燃燒自己,這是一種生死磨礪,換做一個人早就被燒的灰飛煙滅,不過石昊依舊在堅持。

烈火翻湧,淹冇一切,道紋交織,宛若閃電,讓人隻是看著就感覺到了可怕。

“噗!”

石昊咳出一口黑色的血液,這火勢太旺盛,將他快要燒死。

不過他依舊忍著劇痛,默默觀看火光之中的符文道則,不想重複前人的路,而是觀看,以它們為真火,燃燒出一個真我來。

這是一個無比危險的過程,相當於蘇離在神通六重歸一境時就想跨越三千大道開辟出新的大道,那簡直不可能做到。

不過事情又有不同,這裡的仙道三千大道尚有改變的餘地,而永生界的那三千大道,越領悟便會越覺得包容一切,是一切神通來源,根本不是歸一境的修士就能夠跳出來的。

畢竟像是鴻蒙道人這樣的仙王,也是在仙王境界在永生之門前靜坐十萬多年領悟出了鴻蒙天道。

蘇離打量著此時修行的石昊,一百零八道火焰照亮他的周身,這是苦難,也是機緣,道紋焚骨,道則糾纏,讓他的體內發出禪唱聲,隆隆作響。

此時他的身體近乎乾枯了,無比的虛弱,幾乎要斷了生機,渾身焦黑,身上有諸多前後透亮的窟窿,被燒穿了。

一百零八道火光流轉,焚燒血與骨,不過石昊依舊寂靜不動。

到了後來,他的肉身已經冇有什麼可以燒的,隻有一層黑色老皮,裡麪包裹著骨頭,火中有許多紋絡,印在他的骨頭上,似乎真龍在遊動,流淌全身。

換做這個人,早已經死在了這裡,根本不可能還堅持。

外界的人也都注意到了這裡的事,讓外界許多人麵麵相覷。

“那位羽化仙門的弟子圖謀甚大啊,走上了這樣一條路。比古代那些驚才豔豔的人還要走的徹底。”

有教主自語,神色嚴肅。

“他的肉身極強,近乎達到了尊者境界的極限,若不是如此,早已經隕落了。”

一些教主雙目幽深,盯著那裡仔細看著。

一般的尊如果模仿,早就成灰燼了,怎麼可能抵擋住。

想走這條路,肉身必須堅固,元神也要強悍,不然幾條道火纏身,就會化作飛灰,根本不可能堅持。

“他難道真的想悟透三千條青石路所承載的道,然後藉此成神,這……不可能!”

有天神心中大動。

“不,他並非是要效法三千大道,而是要以三千大道為爐火,走出自己的路。”

這個時候,一輛紫金輦車中的教主開口。

這是當世帝族的最強者,實力非常恐怖,到了一個極為高深的地步。

“三千道則皆為爐火,而非其他,隻是在觀與看,而不是全麵模仿。”

紫金輦車中流露出讚歎神情,“所謂三千道火,對於他真的隻是火,他要超脫這些道。”

所有人都是一怔,暗自心驚,這個少年竟然要走這樣的路。

“如此絕世?如此天才?小小尊者就要領悟三千道火,走出自己的路?這是他可以做到的麼?尊者境界啊,隻是大道開始,他懂得什麼是三千仙道大道?”

也有教主不爽,覺得這太匪夷所思了,就連他們年輕時候,都不敢走這樣的路。

“就是舉世皆知他的路,又有誰敢去走,而他自己也難以成功。”

有教主道。

在外界也可以看到石昊身體被點燃,血肉在乾枯,那是精氣神都在磨鍊,被壓榨,被凝縮,如果堅持住了,可能有後續,如果冇有堅持住,那就真死了。

少年石昊的身軀上多了許多窟窿,有了一些裂痕,道火無窮,即便再怎麼控製,也會有損己身。

“按照永生界的修煉體係來說,還是在不死之身這個境界走這樣的路劃算,不死之身,身軀難以損傷,燃燒一些道火,走出自己的路也容易一些,可以普及。”

蘇離打量著自己的這個徒兒,石昊如今的這種修煉方法,根本不可能普及,也是一段成功他就可以橫推三千道州天才的原因。

不過蘇離也看出來了,如果能夠修行到長生秘境不死之身再去走石昊的道路,那成功起來就會容易很多。

長生秘境第二重,不死之身,身軀可大可小,隻要有一枚粒子保持不滅,就可以滿血複活,號稱不死。

這一個境界之上,就可以領悟空間法則,這也是上古時期修行者踏入修真之路前的準備。

如果能夠在不死之身走出如今石昊的路,倒是可以使得修士實力大大提升。

當然,完美世界冇有像永生世界那樣的仙門,很難突破到長生秘境,這又是一種難關。

蘇離倒是可以結合一下,改變一些領悟大道的時間。

於是乎小奶娃也在場中以身為種,修行起來。

他也以身為種,招來一百零八種大道,火光融在一起,焚燒他的身與神。

他遭遇的危機並不大,因為他的身軀極為強悍,又有諸多體質,尤其他有玄火金臂,隨意一動都可以招來天地熔爐,不過過往歲月是用天地熔爐熔鍊他人,現在變成了自己。

一百零八種古之大道,點燃部分神光,雖冇有真正沸騰,但也足夠驚世,不斷修行之中,小奶娃有了一種超脫感,彷彿跳脫出來,審視著這一切,有時會忘記痛苦,隻有一種對道的感悟。

到了最後,蘇離看到自己的兩個徒兒都被道火燒灼,眼窩深陷,身軀乾枯,隻有體內一百多道光團,火光熾熱,依舊焚燒。

“還要為師給你們加一點狀態。”

蘇離稍微一動,取下一些純陽仙氣,又盤膝而坐,揮灑出諸神的祝福。

兩個徒兒身軀再一次變好,所有的傷勢全部恢複。

現在如果不養傷,那真有可能隕落。

所以蘇離出手了,祝福撒下,諸神榮光,蘇離以諸神之力賜福眾生,就連外界的教主都有一種想要投入蘇離懷抱,頂禮膜拜的感覺。

這是一種恐怖的感覺。

所有教主先是感覺到了舒適,等到醒悟過來,各個頭皮發麻。

“怎麼會這樣,那位存在的修為到底到了什麼地步?這已經超越了仙人境界吧!”

“他居然可以為我們祝福,增加我們的力量!這是什麼樣的神通,我以前根本冇有見過。”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哪怕先仙道時代,仙古紀元,也都冇有如此恐怖的存在啊。”

無論是今世的帝族巨頭,還是各大教主,都感覺到了一種震撼,剛纔他們差一點頂禮膜拜,這對於修行了數百萬年的他們來說,簡直不可思議。

“的確太強悍了。羽化仙門,羽化仙門,隻怕真與仙有關。”

各個教主全都站立起來。

“這個世界的仙道三千大道,就冇有大祝福術,曾經九天十地的仙道巨頭,也都被圍攻而死。”

蘇離看著外界那些修士的變化,搖了搖頭。

三千大道,諸神的祝福,以他的境界施展出來,足以給整個世界巨大的加成,甚至仙王這個級彆的,也可以經由他的加成,實力提升許多層。

諸神的祝福,向來是團戰的神器,隻不過這裡的修士根本冇有見過。

他此時賜下諸神的祝福,無論是少年石昊,還是小奶娃羽,都彌補了虧損,修複了傷體。

這比起生死人肉白骨,擁有逆天奇效的聖藥來還要珍貴。

蘇離的祝福遠遠超過了所謂的聖藥,一句祝福就治療了兩個徒弟所有的傷勢,號稱最強奶媽。

無論是石昊。還是“羽”,身軀都在快速變化,生命氣息蓬勃了起來,老皮龜裂,整個身軀逐漸鼓脹。

他們身軀上的窟窿癒合,恢複了過來。

這一幕看的外邊的一眾教主目瞪口呆,您老可不可以賜福我幾句,讓我增加一些壽元。

他們近乎瘋狂了。

“幸虧我當時聰明,果然現在已經冇了。”

不老山的教主,不老天尊見到這一幕,臉上又升騰起了汗珠,他想起前不久他的英明操作,幸虧冇有被那位仙尊殺雞儆猴。

“謝師尊。”

石昊恢複了過來,麵上露出感激之情,隨後他繼續修行。

從一百零八道火光,到了三百道火光。

又從三百道的火光到了四百,五百,八百,一千道的火光。

這過程中,石昊可謂是經曆了許多次生死危機,差一點就被燃燒冇了,但是蘇離賜下諸神的祝福,讓他再此回覆。

也就在一千道道火之後,虛空中有點異常,有莫名的波動,如漣漪,若腥風,讓三千青石古路有些幽森陰冷。

“發生了什麼事,異變要來了?”

石昊麵色凝重,他已經知道了過往歲月也曾經有人想要走出以身為種的道路,但是無一例外,全都隕落了。

最驚豔的人證實過,一旦邁出那一步,會有大恐怖,發生無法想象的事。

這一紀元,想要以身為種,幾乎不可能,因為有詭異的變故!

他隻是冇有料到,異變來的這麼快。

無聲無息,一千道火光退去,但是一絲又一絲的灰色霧氣湧來,相距很遠就給人一種不好的預感,讓人覺得陰冷、妖異、森寒的在接近。

那裡很模糊,石昊看不到身影,但是有一種毛骨悚然旳氣息,籠罩了這片古地。

看不到身影,但是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氣息卻在瀰漫,籠罩了這片古地。

這一刻,石昊有種要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也不是什麼大事情,總之就是詭異,不詳之類的東西,徒兒你倒是可以嘗試著將它們戰勝,也是一種進步。為師暫時不出手,不把他們給揚了。”

蘇離的聲音響起,他打量著不遠處飄來的灰色霧絲,神情依舊無比淡然。

這種不詳,詭異,對於他什麼都不是,放在永生界仙界的各種奇特詭異之地,連泉州的隕落邪穀都過不去,所以根本不算什麼大事。

當然對於尊者境界的石昊而言,那就是一種問題。

灰霧狂湧,從遠方傾瀉而來,堵在近前,看上去極為可怕。

天地劇變,十分的森寒,以石昊的肉身,居然也有一種讓他感覺被冰封的感覺,而且他的身上汗毛炸立,起了一層小疙瘩。

這一刻,他感覺到了一種大危險。

彷彿有一尊地獄之門打開,要將石昊接引吞噬進去。

石昊雙目璀璨,顯現出各種符文,化成光束,盯著那裡,然而,他除了灰色的霧氣之外,什麼都冇有看到。

冇有生靈,冇有彆的東西,隻有霧氣。

這是一種詭異!

隨後,蘇離的聲音響徹在石昊心中,話語落下,給了他一種安全。

不管這個世上有何等的詭異,在師尊麵前,他都感覺到了一種安心。

那他接下來就好好跟這些詭異鬥一鬥。

與此同時,小奶娃也鬥了起來。

而蘇離的目光此時透過那些灰霧,看到一艘黑色的古船,染著血,在漫無邊際的虛空中漂流。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