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九百八十三章 你要跟我比誰更詭異,不詳?

-

透過不詳,詭異,蘇離看到了在虛空之中,有一艘黑色的古船染著血,巨大無比,部分甲板上殷紅的血觸目驚心。

這艘古船對於三千道州的生靈來說,絕對是一種不詳,自古以來冇有多少人能夠遇到它,不過一旦遇到了幾乎註定是要死去,就算是三千道州的教主也不能倖免。

如今蘇離眼見詭異源頭,卻看到了它。

這艘船很大,足有數萬裡之長,黑色船體顯現出古老滄桑,還有一種詭異淒涼,不知道存在多少歲月。

而那嫣紅的血,任時間長河沖洗,都不曾乾涸,始終有光澤,染在黑色古船上。

蘇離邁步,踏入這艘古船之上,目光所及,船體堅固,似乎是金石,又似乎奇異古木。

不遠之處,到處都是血液,鮮紅的血內蘊含古老而神秘的符文,又有無限殺機。

“這個地方,詭異是詭異,不過並不強大。”

蘇離行走在這裡,並冇有感覺到危險,不過這個地方本身就有些奇特。

船體之上有一些古器,被鑿刻成水缸般大小,矗立在那裡,如山嶽般高大,似乎是出海的大船甲板上放著的接雨器皿。

但是這“水缸”之中接的並不是一般的雨,而是滿滿一缸的血液,不過是金色的,內蘊符文,若湖泊在起伏,很是驚人。

一缸金色的血液,內蘊符文,比之早先在甲板上看到的殷紅血液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僅如此,還有其他的大缸,全都盛滿了血,顏色不同,有銀白色,有赤紅色,還有黑色的。

每一種血都足以驚世,其中蘊含的符文驚人,可以抹殺神靈。

“塵歸塵,土歸土,血魄的歸血魄,輪迴的歸輪迴。”

蘇離打量著那些血,隨意施展出三千大道大血魄術,於是所有大缸之中的血液化作了一條條的血龍,進入了蘇離身軀之中。

三千大道,大血魄術,向來極為神奇,這一門大道落在玄黃大世界,於是開辟出了魔道七脈之中的血影魔宗,而大血魄術修行到極致,可以萬物化血,與龍族的萬物化龍極為相似。

此時蘇離施展出三千大道中的大血魄術,於是乎這漫天的血液似乎有了生命,化作了一條條的血龍,隨著蘇離施展出大輪迴術,上個時代的記憶消去,他們轉世而成一個個的嬰兒。

當然這些嬰兒一出生就擁有前世的種種符文,修行起來一日千裡。

在蘇離的晶體神國之中,那些嬰兒迅速修行了起來。

蘇離一路走過,淨化了黑船上的血液,使得這裡的不詳漸漸消失,都有了一些祥瑞的樣子。

黑船的確神秘,不過染的血都已經消失,依舊有一些彆樣的東西,甲板上有一隻斷角,跟一座小山大小,整體晶瑩透亮。

它粘著血,橫陳在那裡,形狀像是真龍的斷角。

不遠處又有一塊鱗片,也沾著一絲血,符文波動劇烈。

又有一些極為奇特的東西,似乎都是大戰之後留下的東西。

蘇離所過,儘數塵歸塵,土歸土,輪迴的歸輪迴,萬物化龍的歸萬物化龍。

他掌握的大道太多了,對於奇怪的東西有各種各樣的處理法門,三千大道大傀儡術,可以傀儡一切生靈的和非生靈的,三千大道大普渡術,可以度化一切生靈的。

至於三千大道大切割術,大解拆術,可以拆家,萬物化龍,大血魄術,可以龍化,血化。

再加上一個大輪迴術,轉世投胎去。

於是蘇離走過,整艘黑木船更加祥和。

當他來到一處地方時,見到了一個祭壇在船艙外,通體烏黑,刻著很多古老的圖案,那些紋絡繁奧複雜,充滿了廝殺的痕跡。

蘇離走到祭壇之上,可以看到在祭壇頂部有一凹陷下去的池子,內部竟然是五色液體,散發出璀璨霞光。

當蘇離看向麵前的五色霞光時,眼前顯現出奇特景象,五色液體如同汪洋起伏,當中模糊的畫麵顯現出來。

那是一座古老的巨城,還有浩瀚無垠的戰場,喊殺聲震盪天地,其中的修士一個個可以摘星捉月,到處都瀰漫著神道光芒,符文沖天,讓滿天星鬥降落不久。

這裡的戰鬥很是激烈,不過蘇離見識過了更激烈的戰鬥,比如亂神海的神族半步金仙大軍,如果放在玄黃大世界去,可以直接破滅萬千大世界。

廝殺在進行,雙方展開了交戰,最後幾個人相互扶持,在夕陽下向著邊荒之地古老巨城走去,他們受了不輕的傷,隨時會倒下。

一共七個人,都有一種無敵的氣質,像是七個無敵的王,踏著無儘屍體,回到巨城鎮守邊荒。

不過他們還冇有來得及修整,又有無儘生靈殺來,有神道氣息顯現,也有仙道光芒,震古耀今。

戰鬥繼續開始了,那七人滿身是血,站在城頭上,仰天怒嘯,再次衝出,廝殺了起來。

而在城中,還有很多衣衫襤褸的人,包括瘦弱的少年,獸皮有破損補丁的女童,皮包骨頭的老者,全都登上了城頭,要參加戰鬥。

戰鬥十分激烈,每時每刻都有人死去,最後邊荒七王之中有一個人倒下了,滿天星鬥都在黯然。

“我們在戰鬥,但是堅持不住了,後來者何在。盟約……”

活著的六大王者傷痕累累,相互扶持,格外淒涼。

嗡!

最後一幅畫麵,是一艘黑色的古船橫穿邊荒,帶著血,冇入虛空大裂縫。

這就是五色液體之中呈現出的畫麵,展現了一段過往的歲月。

邊荒古城,九天十地,對抗異域。

蘇離知道所謂的三千道州隻是九天十地的一地,另外還有九天九地,加在一起纔是九天十地,他們的對手則是異域。

這是一場殘酷的戰爭,從仙古紀元一直持續到了現在,若是不出意外,異域將覆滅這一個紀元。

當然可能會出意外,少年石昊正在崛起。

蘇離行進到船艙之中,此時這裡到處都是灰色霧氣,帶著詭異與不祥。

如果仔細去看,就會發現這船艙之中是一個世界,一片山河。

一座斷山,宏大無比,即便斷了,也依舊聳入雲層中。

山下屍骸遍地,到處都是太古時代的服飾,那些人穿著極為古老。

斷山之下,有一座石鼎,隱約間有霞光衝出,這也是昏暗的死地中所見到的唯一的瑞霞。

不過石鼎旁,有一條巨大的玉石桌,上邊有一個又一個的牌位。

“大赤天主、清微天主、禹餘天主……”

牌位之上,寫著這些名字,那是一個一個的仙人,仙古歲月的仙人,時至如今這個世上還有大赤天主,清微天主的傳說,他們的仙種更是化作了大赤天火、清微天火等流傳在世間。

而如今,在他們的牌位麵前,沾染著晶瑩的血液,依舊不朽。

隱隱約約可見一顆顆的頭顱,落入了石鼎之中,似乎這石鼎裡有一個存在,吸收了那些死去仙人的頭顱,要從中飛出來。

但是石鼎之上,加持有封印,不過這封印也快消失了,而石鼎也佈滿了裂痕,已經龜裂,隨時會碎掉。

石鼎之中,有一絲絲的灰霧與黑氣從封印透出來,飄蕩而去,落在了一些虛空之中。

蘇離的目光可以看到,其中有一些灰色的霧氣落入到了少年石昊與他的弟子“羽”麵前,化作了一種可怕的不詳,詭異,正在與他的弟子展開激烈廝殺。

仙古之地,就在石昊與“羽”走上以身為種的道路之後,有灰色的不詳霧氣滾滾而來,化作那一條又一條“觸手”,鋒銳無比,如同一杆杆死亡之矛。

“當!”

分明是灰霧,結果撞在洞天上,居然發出金屬顫音,力量巨大無比。

這個地方暴動,灰色霧靄沸騰,化出一條又一條,極為恐怖。

那種灰色霧氣,足以碾壓一般的成神者,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對抗。

石昊與羽各自出手了,在其身上爆發出一道又一道雷電,劈向霧靄,又有天地熔爐道火焚燒而起,要消滅不詳灰色霧氣。

“喀嚓!”

雷帝寶術與天地熔爐降落,全部轟在這片霧靄上。

但是灰色霧氣並未消失,而是變成了紅色,如同血水一般,斬殺向蘇離的兩個弟子。

這赤紅如血的霧靄中,有一些模糊的爪子,像是要透過虛空,抓過來,狠狠抹殺石昊和小奶娃。

石昊與小奶娃再動,各自施展出了自己絕世的攻擊。

他們戰在了一起,戰鬥十分激烈。

“揭開封印,賜你不朽,若是不揭,則化作膿血……”

而在黑木船之上,此時一道模糊而微弱的波動傳來,對著蘇離開口。

古樸的石鼎,溢位的灰色霧靄還有黑氣在飄搖,看起來充滿了不詳,魔性的力量在震盪。

“哦?”

蘇離聽著這個聲音,麵上的神情古井無波。“如果不揭開,就化作膿血?你很好,你要比誰更詭異,不詳麼。”

蘇離的神情依舊平靜,不過此時他口出大詛咒術。

“你的眼,將成為我的眼。”

“你的頭顱,將成為我的酒杯。”

“你的骨骼,將成為我的權杖。”

“你的靈魂,將成為祭祀圖騰的火焰。”

“你的血肉,將成為萬惡的土壤。”

蘇離口含天憲,發出一道道大詛咒。

“啊!”

那石鼎之中,頓時傳遞出無比淒慘的聲音。

就在蘇離的話語落下之後,慘叫連連,似乎有強大的存在要反抗,但是在蘇離一道道的詛咒之下,根本不可能反抗。

石鼎之中發生了劇烈的變化,裡麵出現了一件權杖,一尊酒杯,一縷火焰還有一抔土壤。

而這石鼎之中原本的生靈,已經徹底的隕落了。

“跟我比詭異,找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